• 嗨起來吧
  • 0

池玲瓏的肚子現在確實非常非常大了,已經足有她懷小勺子時,六個月時候的肚子那麼大,偏她只是肚子高高隆起,胳膊腿還瘦弱的很,看起來就讓人擔心她會帶不住肚中的孩子,也因此,現如今她每走一步,幾個丫頭都膽戰心驚的,簡直恨不能背着她抱着她是好。

孫琉璃聽了池玲瓏這話,卻不由伸出指頭,沒好氣的在她腦門上點了一下。

肚子中三個孩子,自然比別人的肚子要大些,這要是不大,她才要擔心呢。

不過,這個肚子的大小,現在確實很可觀,這段時間簡直就像是往裏邊吹了氣一樣,見風就長,幾乎一天一個樣。

孫琉璃看見表妹肚子一天天大起來,打心底里高興的不得了,可也有些擔心,現在才四個月,肚子就這麼大了,那等到生產時,這肚子還不得炸開了……

孫琉璃心有餘悸,前幾天就將這事兒給大哥孫無極說了下,好在孫無極早就想到了這個情況,就特意找了幾個古方,讓她每日煲些湯水帶過來讓表妹喝。

池玲瓏這一胎懷的安穩,除了嗜睡,就是總是吃不飽,她食量大,每天要吃好幾頓,偏偏肉都長在了肚子上,她身上卻不長肉,也是唯恐她肚子越來越大,到時候帶的吃力,孫無極才想到了讓她多喝湯水的計劃。

畢竟湯水都好消化,營養也夠,每天多喝些湯水,孩子身子骨健壯,倒不會發育過快,如此,池玲瓏生育時可少些風險。

池玲瓏不懂這其中的彎彎道道,孫琉璃也沒有故意拿這些東西出來嚇唬她。

她倒是心胸開闊的緊,因為分得清是非輕重,知道現在最緊要的是肚中的孩子,別的有的沒的就不操心了,而至於自己每天的飲食都在變,吃的麵食米飯也大多換成了湯水……總歸表哥表姐也不會害她。

喝完了湯水,孫琉璃又和她說了會兒話,就離去回了玉瀾堂。

池玲瓏坐在內室窗下的美人椅上,翻著話本打發時間,坐了沒一會兒功夫,就覺得腰酸背疼,想站起來走走。

碧月扶她起來,秦承嗣這時恰好從清華苑回來,見到這情景,就快步上前接過手,親自攬着她的腰,扶她到外邊散步。

現在已經是九月中下旬了,節氣已經進入秋天,京都的氣溫明顯下降不少。

正午左右那段時間還暖和些,其餘譬如早起和傍晚,冷的出門都要批上披風,穿上小襖才行。

現在太陽正在西斜,日頭倒還不錯,出來走走挺好,再過會兒,等日頭落了,院子裏就該下霜了,就冷得呆不住了。

池玲瓏被秦承嗣攬著腰,兩人在花園裏散步,看到周圍幾株果樹上的果子都要熟了,池玲瓏就高興的說,「咱們院裏結的果子,看着都挺不錯,不過,我聽人說,有的嫁接了新品種,結出的果子更好吃呢。」

嗅着近前的果香味兒,又看看眼前一株果樹上的果子還青青的,池玲瓏不免有些嫌棄的說,「我以前只聽說棗樹九、十月就成熟了,怎麼這株這麼不爭氣啊?」

眼前這株棗樹是在早兩年致遠齋重修的時候,秦伯做主移植進來的,不僅移植了棗樹,還有石榴這些象徵多子多福和早生貴子的吉祥樹。

這株棗樹上一年開了花,但是果子沒供起來,今年侍候的好了,倒是結的滿樹都是棗子,只是,別人家的棗子都紅了能吃了,他們家的棗子還是青大個。

秦承嗣聽了她形容一株植物用「不爭氣」三個字,好笑的捏捏她腰間軟肉,說了句「精怪」,又語調低緩磁沉的給她解說着,早先從秦伯哪裏得來的資料,「這是大雪棗,和南方的棗樹不同,成熟的較晚,要到十一月中旬才成熟,不過,口感清甜,你會喜歡的。」

池玲瓏捂著嘴輕笑,「你也會喜歡的。」這男人可是最喜歡吃些清甜的糕點和果子的,這個秘密她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秦承嗣不否認,嘴角卻忍不住微翹起來,池玲瓏抬頭見他稜角分明的五官線條,柔和的不可思議,心中也軟做一團,不由又拉着他的手說,「不過,別的勛貴府邸,種的樹樹花花都是觀賞性為主,咱們家倒是與眾不同。」

又笑着說,「怕是讓那些人知道咱們在花園種了石榴、棗樹,還專門留了果子當零嘴,又會有人閑不住,要說秦王府沒底蘊、武將府邸行事粗鄙、無章法云云了……」(未完待續)

ps:多謝「小蝦米」「guiyue08」「maestroxu」「夢緣小虎」「豆豆暖房」「yan5890018」「飛舞的琉璃」「春夏涼荷」「水煙藍」親們投的寶貴的粉紅票,「blue蓮漪」投的評價票,「熱戀^^」「美人么么噠」「夢蝶寶玉」「y」打賞的平安符,「hi~可可」打賞的財神錢罐,哇哇,好喜歡,多謝諸位親們的支持,愛你們,么么,抱一個。」。

… 第1007章

不過,最後發送的時候,還是把『宗政御』三個字刪除了。

七爺:嗯。

慕安安看著秒回信息,心滿意足把手機放在一旁,繼續開車。

慕安安之所以要一個下午的假。

一來是想回家準備下。

二來,是想好好裝扮下玻璃房。

畢竟要把秘密公開,這個秘密一定要漂亮才行。

慕安安自己跑到飾品店去買了一些東西,回到御園塆,也不需要任何傭人幫忙,自顧自的開始整理玻璃房。

順帶還把小九之前弄的一堆小陶瓷上色調整下。

整理完玻璃房,已經是兩個小時后。

晚六點整,慕安安回到房間,弄了一個香噴噴的泡泡浴,舒舒服服的泡了個澡,做了一個SPA。

她裹著浴巾,在衣帽間挑選了半天,最後選擇了一條款式簡單的白色小禮服。

裙子是一字肩,在腰間的位子有特別設計。

兩側的腰是蕾絲布料,可以很完整的展示出穿著者的腰身線條。

她把長發放下來,尾巴弄了一個小波浪。

上妝、畫眉、畫眼線眼影,塗上番茄紅色調的口紅。

從選衣服到化妝,她都是慢慢來,每一部都坐的很細緻。

她踩上細長高跟鞋,站在全身鏡子面前。

身上退出了一點少女感,多了幾分小成熟,小性感。

而這種性感,是屬於20歲女孩子最美的樣子。

20歲,她最美的年紀,即將要去赴最的約,等最愛的人。

慕安安沖著鏡子笑了起來。

只是……

在房間里時,她是保持最美的樣子。

可到了玻璃房……

完全變樣了。

慕安安借著玻璃的反光,開始演練等下該怎麼跟七爺談。

她先是站在門后的位子,一本正經的舉起手,「你好,宗政御,我叫慕安安,你未來的……女朋友。」

一說完,慕安安又覺得有點尷尬。

她立馬換了態度,撩了下大波浪頭髮,改了腔調,「宗政御,重新認識下,我是你以後的小祖宗。」

一說完,她表情立馬僵了,「真夠傻。」

?慕安安有點頭疼揉了揉眉心。

跟小九待久了,都會爆粗口了。

慕安安深呼吸,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

七點三十分鐘。

距離他回來,還有三十分鐘的時間。

慕安安調整下情緒,重新演習。

她對著鏡子,笑了起來,「七爺,歡迎你來到我的……少女秘密,這裡、所有,都是八年來我對你的感情。

不是小輩對長輩的依賴、敬畏或者說親情。

八年,我對你,除了男女之情的非分想法之外,沒有其他任何感情。」

「所以,你願意接受我的所有嗎?」

「我的鬼迷心竅,我的痴心妄想,我的狼子野心。」

「宗政御,你願意……牽我的手嗎?」

慕安安慢慢把手舉起來。

她靜靜的站在那邊,透過玻璃看著自己現在的樣子。

臉有點紅,很緊張。

只是眉眼之間,卻還是藏不住的期待、興奮。

像代嫁的新娘,坐在婚房內,等待新郎敲門的那一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聞言,衛臨臉上的疏離少了幾分,語氣依舊淡淡,「是我狹隘了,我與師妹還有事。徐仙子,再會。」

說完,越過徐令慧向前走。

「是要去錦衣閣么?」徐令慧溫婉地笑,「正好我也要去,不如一起。」

她身後的丫鬟綠衣抬眸覷了她一眼,眼神透著疑惑,很快又垂下頭去。

莫憂這時也

《一路渡仙》第二百四十九章疏影小築(2) 慕天喬眼睛一閉,輕輕嘆了口氣:「你說!」

慕昕薇將車子停在了路邊。

「我要你現在就修改遺囑,股份我要一半,修改完給我過目,等我同意了才行,對了,把我媽放出來,你讓她待在那種鬼地方,你還是人嗎,慕天喬?」她陡然提高了聲音,大聲咒罵著自己的親生父親。

這場對話一直持續了半個小時,慕昕薇將自己的要求全部提了出來,期間慕天喬一直使用緩兵之計,試圖安撫她暴躁的心情。

慕昕薇掛了電話往回趕,她在地下停車場戴了墨鏡,全副武裝之後才走近了公寓樓,她的男朋友此刻正在家裡打遊戲,看到慕昕薇回來,摘下耳機,將遊戲機扔下說:「事情怎麼樣了?」

從小被寵溺著長大的富二代法律意識單薄,或者覺得無論發生什麼事,自己背後有人撐著,高中畢業那年飆車撞了人一點事也沒有事,這次也完全跟個沒事人一樣還在家裡打遊戲。

慕昕薇將包扔到沙發上,坐下,眉頭緊緊皺起來說:「慕天喬說他會考慮。」

她覺得這件事不簡單,但是既然都已經做了,那麼勢必不可能半途而廢,再說了,她要的根本不過分,只不過是拿回自己想要的東西罷了,慕家的財產本來都是應該屬於她的,她怎麼就這樣甘心全部給那個私生子。看了眼還在打遊戲的男朋友一眼,她沒有對他將實話完全說出去,這會兒對他說:「這段時間你最好就在家裡,不要往外跑,等我拿到我要的一切,你想做什麼我都隨你。」

富二代腦子比較簡單,這會兒也相信慕昕薇的鬼話。

慕昕薇哄了他幾句,回到自己房間接了個電話。

「慕天喬的財產清單我已經整理出來了,會給你發過去,對了,還有一件事,我沒有告訴你。」

「什麼事?」

「據說遺囑上,還提到了另外一個人。」

「誰?」

「顧念,你認識嗎?」

…………

顧念已經搬回了星河雅苑,宴西告訴他江總已經回他消息了。

她問江亦琛什麼時候回來,關於這點宴西也不知道。

慕天喬拜託她的事情她越來越覺得離譜的沒邊,她開始過上了擔心的日子,晚上總是會做噩夢。

這天,薄書硯剛上完課,被一群女生圍住,為她們解決問題之後,在教學樓前面的榕樹下看到了站在那裡的顧念。

他愣了一會,然後走過去。

身後女生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