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噁心的招式!」嚴峰不禁罵了一句,「這可如何是好?」

「溜溜,去把他抓回來!」張宇暄拍了拍手,一隻巨型企鵝突然出現,站在張宇暄身邊。

這企鵝甚是好笑,體型和張宇暄差不多,都挺著大肚子,個頭比張宇暄還高。兩隻鰭像人的胳膊一樣,插著那並不存在的腰。它站在那裡,十分神氣。

「最好是要活的。」張宇暄拍了拍企鵝的肚子,道。

企鵝點了點頭,嘎的一聲,向嚴峰跑去。

「該死,竟然是渾天境的妖獸!」嚴峰臭罵了一句,但現在的他已經沒有還手之力了。

企鵝來到嚴峰面前,張開大嘴,就像吞魚一樣,準備把嚴峰吞到肚子裡面去。

就在這時,無數火球從天而降,彷彿流星雨一般。

火球打到了企鵝身上,企鵝只好向後躲閃。

而嚴峰身上的冰塊,也因此漸漸消融。

「大人來救我了!」嚴峰欣喜起來,雙眼放光,彷彿是看到了生存的希望。

突然間,火光大作,張宇暄感覺眼前一閃,再加上灼熱的感覺,不禁閉住了眼睛。

當張宇暄再睜開眼睛時,一個紅衣老者,出現在他面前。看這老者,一頭白髮披散著,身上的紅袍無風自動,細心地話可以看出來,他的衣服上綉著一隻朱雀。

這人便是朱雀門的大長老,朱成瑜!

「張宇暄!你還認得老夫嗎?」老者笑道。

「朱成瑜,你來救你的狗?」張宇暄大笑。

「你說誰是狗!」嚴峰大叫道。

被稱為朱成瑜的老者擺了擺手,示意嚴峰不要多嘴。

「你想幹什麼?」張宇暄一揮手,天空中的饕餮身形變化,變回寶劍模樣,回到張宇暄手中。而那企鵝也是惡狠狠地看著朱成瑜。

「我要你趕緊退回去,從此南極南北分治,北部由鳳凰門管理,南部還由你管理,你以後不再招惹鳳凰門,老夫便就此罷休,你看如何?」

「做你的春秋大夢!」張宇暄聽了朱成瑜的話,不由得氣的胸口直痛,「你們想這樣割裂南極,真的是做夢!」

還什麼南北分治?其實就是割地求全!

「張宇暄,老夫給你面子了,你要是不知好歹,自己想想後果!」朱成瑜喝到,「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火神一出,敵人必亡?」

「哈哈哈哈!」張宇暄大笑道,「就憑你,還敢號稱火神?真的是老不要臉!」

「放肆!」朱成瑜大怒,「你敢罵我老不要臉,看我不斬了你個小胖子!」

說著,朱成瑜身形一閃,直接是出現在張宇暄面前,帶著火焰的拳頭直接打在了張宇暄身上。

張宇暄悶哼一聲,直接被打落到地上。

也就在這時,空間封鎖消散了,一切都恢復了平常的樣子。

峰揚等六人都在空間封鎖外休息,等待著裡面的結果,突然見空間消散,眾人都看向那邊,只見嚴峰被凍成冰塊,動彈不得,而張宇暄也是捂著胸口倒在地上。

而他們的中間,有一位老者,十分神氣地站在那裡。

「這人是誰?」峰揚問道。

「這是鳳凰門的大長老,朱成瑜。」峰雪然嚴肅地道,「他的實力,很強很強!」

聽了峰雪然的話,峰揚也是了解的這朱成瑜的實力。僅僅是簡單的四個字:很強更強!

「一群小輩,我朱成瑜別的不缺,就是缺耐心,所以你們今天,已經沒救了!」朱成瑜雙手叉腰,嘴一張,一口火焰自口中吐出,向張宇暄吐去。

張宇暄的企鵝直接向張宇暄撲了過來,擋住天境這一擊,但是火焰的衝擊,讓它向後倒退。而在企鵝身形倒退的時候,也是帶著身後的張宇暄向後滑動。二者就這樣一直倒退到峰揚等人身邊。

「峰揚,我還可以用最後的力量撕開空間,你快帶著他們跑!」張宇暄虛弱地說著,口中不斷的有血溢出,「去叫救兵,讓整個中原聯合起來,圍剿朱雀門,二閨女的陰謀已經開始了!」

「叔叔,我們走了你怎麼辦?」張美琪哭著問道,今日的情況,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而且今天她們肯定會有人死再這裡。

「我死了沒事……」張宇暄道,「主要的是你們,我的修鍊已經到達極點了,早已經沒有上升的能力,但是你們不一樣……」

「領主您別說了!」峰揚突然站起來,從儲物手環中取出一個小玉瓶,「您帶他們走,剩下我一個人,我能解決困局!」

當峰揚拿出小玉瓶的那一刻,張美琪和嚴承志都張大了嘴巴,尤其是嚴承志。

「三花虎火!」嚴承志不由得喊了出來,「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他是宗主的親傳弟子。」張美琪笑了笑,對嚴承志道,「別吃驚,他雖然現在才是幻藍武尊,但是他才修鍊了一年的時間,而且,沒有經歷過聖壇洗禮。」

「一年就幻藍武尊了?」嚴承志捂住了嘴,「怪不得,怪不得。要是在宗門裡面,想成為宗主的弟子,那可是需要經歷極大的挑戰!」

「你們的遺言都說完了嗎?」一旁的朱成瑜已經不耐煩了,「說完了我就把你們殺了,我火神一出,敵人必亡,可不會因為你們破了我的規矩!說吧,你們誰先受死?」

「領主大人,你快帶他們走!等爆炸結束后,你們再來接我也不晚!」峰揚看其他幾人沒有動靜,焦急地大喊。

「我們走!」張宇暄見狀,氣息爆發,一扇空間大門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

「走!」除了峰揚,其他人都一起踏入空間門。

「峰揚哥,你要小心!」峰雪然道,「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我,你答應我你一定要活著回來,我就把一切都告訴你。」

「放心。」峰揚笑了笑,「快走!」

「想走?」朱成瑜看這些人已經鑽進了空間門,身形一閃,準備跟進去,但是就在他抵達的時候,空間門已經關閉了。

朱成瑜惡狠狠地轉頭,看見了峰揚還站在那裡。

「我火神一出,敵人必亡,既然你要送死,那我就成全你!」

峰揚看著朱成瑜,又看了看嚴峰,直接打開了小玉瓶。頓時,強烈的氣流爆射而出!葉滄海來到了羅天劍宗弟子的面前。

繞清尊行了一禮:「葉長老。」

「嗯。」

葉滄海微微頷首。

繞清尊說道:「葉長老可知道了那人的身份?」

聞言,葉滄海則搖了搖頭:「並未詢問。」

「那人,應當是青洲傲天宗的宗主。」

繞清尊先前見到那雲袍道

《我的弟子皆是天驕》第二百九十八章:風勢漸起 孩子?大家更詫異了。

喬安夏有些泄氣,「好吧好吧,你別擔心了,我不去就是。」

「這才聽話。」龍夜擎掛了電話,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繼續跟他們聊著新項目。

喬安夏跟李清說了下,李清說對方是身份尊貴的大人物,還是王柏川介紹的,想去帝豪園買棟別墅。

「好吧,我這就過去。」喬安夏顧不上那麼多了,才剛剛懷上,哪有那麼多禁忌?不過,她沒開車過來,只能打車去。

李清和那位客戶已經在工地等著,喬安夏認出來了,是徐錦成的夫人蘇晴。

「徐太太?」

蘇晴笑道,「龍太太,早就聽說了帝豪園,正好我一對子女要回國了,想買兩棟別墅送給她們。」

蘇晴聽徐錦成說過喬安夏,富華集團的主要產業在滬城,帝都也有不少,所以想在帝都多置辦點物業,徐錦成知道她想來這兒買別墅,正好讓她跟喬安夏搞好關係,到時候有什麼事也能降低點風險。

一買就是兩棟,這真是大客戶了。

喬安夏慶幸,幸好自己來了,「我們先去看看吧。」戴好安全帽,去了工地。

一邊走一邊介紹著帝豪園的規劃和樓盤,「這邊還有幾棟位置很好的,雖然離大門口遠了點,但靠近湖畔,又是在半山,風水位置都非常好。」

房子還只是框架,還沒建好,從外觀還看不出什麼來,只能看所處的位置。

蘇晴買房是老手,這幾棟確實不錯,「好,我們再到其他地方看看。」

在工地轉了一圈,又回到原來的位置,「還是這兩棟比較好,行,我好好考慮考慮。」

喬安夏說道,「先到售樓部那邊坐會兒吧。」

「好。」蘇晴和她們去了外面的售樓部。

喬安夏又把規劃圖拿給她看。

蘇晴沒怎麼看了,「基本的情況我都了解了,不過,買房子嘛畢竟是大事,我得回去商量一下,再問問孩子們的意思,你看可以嗎?」

喬安夏笑道,「當然,應該的。」

蘇晴轉移了話題,「你大嫂……我是說龍大少奶奶最近怎麼樣?在忙什麼呢?」連續幾次看到凌若冰和徐錦成在一起,讓她多少有些不爽,想了解清楚一點。

喬安夏說道,「我大嫂在龍氏上班,她在忙什麼,我還真不清楚呢,徐太太,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蘇晴並不了解情況,也不能亂說,「沒什麼,就是有幾次看到她在酒吧,好像清醒不太好,所以隨便問問。」

喬安夏覺得她應該不只是隨便問問,不過,人家不願意說,她也不方便再問,手機響起,來電顯示是龍夜擎,喬安夏走到一邊戰戰兢兢的劃開接聽鍵,「喂。」

「跑哪去了?又不聽話是吧?不是說了讓你在辦公室等著嗎?」平日里惜字如金的龍夜擎,一下子蹦出好幾句。

喬安夏小心的說,「我在陪客戶看房子,人家一下就看中了兩棟,說要買兩棟呢。」

「為了賣兩棟房子就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

「不是,我身體好著呢,真的,才剛懷上,你就這麼緊張,那以後怎麼辦?」

龍夜擎還是生氣,「說了不讓你亂跑,你一點都不聽,還跑工地去,不知道那地方很危險嗎?」

喬安夏定了定神,有點不高興了,「工地能有什麼危險的?我是什麼人你不知道嗎?有誰能傷害到我?大驚小怪!」鎮元子聽著聲音只覺心底升起無盡暖陽,恐懼陰霾被逐漸驅散,他幾乎是無意識的回復出那句話,也是下意識的起身對蘇炎行禮。

當他意識到自己說出的話之後,才想起來蘇炎已經恢復正站在自己眼前,望著蘇炎那深邃眼神,他沉寂在心底無數年的記憶也如潮水般湧來。

「王,您回來了?!」

鎮元子不可置信的驚呼出聲,馬上又低下頭去,他只敢看蘇炎一眼,再不敢多看幾眼。

「他們也回來了,吾自然也回來了,但是吾,非吾,元,做好戰鬥準備,他……

《我在西遊搶信仰》第一百三十章絕不獨活 顏爍凡突然感覺身上劇痛無比,絲毫力氣都沒有。

我不是死了么,怎麼會這麼痛?

顏爍凡想着,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臉上來回動,冰冰涼涼的還濕乎乎黏答答的,慢慢地睜開雙眼,一睜眼就看見一隻耳尖冒藍氣,一身雪白,周身冒着紫光的狐狸在盯着自己,可是嚇壞了,立馬就彈了起來,這一起來不要緊,這身上啊,簡直是要撕裂了一般,疼痛無比,每一寸肌肉就好像被人用尖刀一點一點扎進了骨頭一般,簡直是要了命了,不僅是肌膚,就連肚子裏面的五臟六腑都是火辣辣的疼。

「嘶~這是哪啊?地獄嗎?」顏爍凡環顧一周,看見秀麗風景,青山綠水,垂直的崖壁,很迷茫的嘟囔到,那隻狐狸見顏爍凡醒了,慢慢的爬到他身邊,靠在腿上,撒起了嬌,顏爍凡不懂。

這東西這是在撒嬌?跟我?

顏爍凡很是疑惑,試探著伸手摸了摸狐狸的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