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沒,沒了!」

昏暗的光線中,混混瞪大了眼睛望著火光下全身鐵甲的見習騎士們。空氣突然沉默了。

格里菲斯抽出腰間的匕首,插進混混的右手向上劃去。

「啊啊啊!」混混立刻慘叫起來。但是其他的修托拉爾們全都無動於衷,或是沉默地看著他,或是事不關己地警戒著。

「繼續。」格里菲斯從堅固的面甲后吐出毫無感情的兩個字。

「法師,我們有個法師,他能把水凍得像長矛一樣,」混混嘶吼道,「我知道得不多!真的!他一直帶著面具,也不說話。」

「有陷阱嗎?」

「有幾組人帶著弓箭和長矛!」

「還知道什麼?」

「沒有,真的不知道別的!」

「嗯,他沒說假話,」奧菲莉亞輕聲說道,「看來他並不知道更多信息。」

「噢,你是怎麼知道的?」格里菲斯望了眼同樣帶著面甲的同伴,順手就擰斷了混混的脖子,「暫且就這樣吧,我們繼續前進。」

「嘿!你不抓俘虜嗎?」奧菲莉亞抱怨道。

「他試圖隱瞞己方情報。」

「那也不用這麼乾脆,我們已經回到拜耶蘭了,要是還像以前把人當狗來殺,善良的拜耶蘭公民們會怎麼看我們!」奧菲莉亞擺擺手,「算了,現在也沒有人手把他押送回去。但是下次殺俘虜的時候得和我們說一聲。」

「嗯,沒問題,」格里菲斯在混混的衣服上擦乾匕首的血跡,重新插回腰間的刀鞘里,「你說得有道理,是我考慮不周。」

解決掉了這一處麻煩之後,修托拉爾們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繼續前進。下水道里不但光線昏暗,道路也彎彎繞繞分不清方向。 (貓撲中文)()月兒聽他如此開懷,愈發無所懼了,看出四爺是凡事懶得與她計較,昨夜行竊一事根本不值當后怕。他曉得她只是心急父親的事,這於他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大事,軍務、敵特、竊國竊權等才是他掛心的…丫…

她平靜了,抬起頭,笑笑地問:「還有什麼?」

四爺見她的眼睛垂涎地看著他的衣兜,不由笑罵:「個傻蛋!莫非我這衣兜是百寶箱么,有東西便放這裡!」

要是那樣他的胸口還不鼓得跟婦女一樣……

可是月兒還是上來掏摸了兩下,上面口袋掏完又去掏下面褲袋,她也不曉得為什麼,前兒想著魅惑司馬小樓,現在卻覺得四爺也需要魅惑。

魅惑司馬小樓是為了鼓動他,魅惑四爺是為了穩住他。自己覺得這個計劃頗有個道理,所以手就肆無忌憚地一陣掏摸。

可是四爺是個鬼,沒有他看不透的女人。只不過他不怕你故意魅惑,因為往往你在魅惑男人的同時,自己也將陷得不淺……

他就是這樣達觀,能把女人對他的陰謀當享受,享受她的魅惑,總比面對一個腦筋也不肯動、一味冷冰冰的女人好!

他給她的小白手掏摸得亂翻翻的,又不捨得阻止,看著那小白手哈哈大笑,到底顧慮暗地裡的那雙眼睛,把煙摁滅,打開她的手,盡量不高聲地說:「不要搗亂,東西還多,今晚給你。」

又說:「表現好給你,表現不好,一個不給。」

月兒見他心情好,也不魅惑他了,趁勢管他要錢,說:「你上次答應給我十條小黃魚來著。媲」

四爺只管打開明晃晃的煙匣子取煙,口上故意撩撥她,說:「沒有十條,給你一條!」

她頓時臉子一動,一句話也不想說了,轉回臉去。過好一時才說:「雷聲大雨點小!」又悻悻地道:「大山臨`盆多作怪!」

「大山臨`盆?」四爺摸出一根煙在桌上頓了頓,「是什麼?」

她沒好氣,「大山生孩子啊。」

四爺笑了,「越發胡唚!你生不下也沒罵你,倒叫我生!」

月兒冷笑:「反正你是說一萬道九千,到頭兌現一塊錢。」

又說:「你就像那大山生孩子——天為之崩,地為之裂,嚷得日月無光星辰暗淡,喊得房倒屋坍煙塵滾滾,震得天下生靈死傷無數……最後生下一隻耗子。」

四爺大笑,說:「不得了,幾時長這麼大了,越來越不學好,哪裡來這樣多歪嘴!」

暗地裡窺看的三公主握緊了手,四爺此時年輕了至少五歲,他這種狀態彷彿是不對外的,雖然他並不是一味刻板的長官,在外人面前也有率性而為與幽默待人的時候,但總不比此刻這種狀態輕鬆,彷彿在姨太太這裡才是真正的賦閑與休憩。

這叫三公主非常揪心,也沒有興趣再窺他二人的黏膩,她收整情緒,款款走進來。

三公主進來,四爺剛剛那份年輕相就不見了,又恢復了官派的持重與禮數,「吳小姐,坐。吃咖啡。」

三公主有飯前喝咖啡的習慣,講了一次,他就記住了,特意叫侍應生提前磨了咖啡。

他是一慣的恰到好處,得體間又有著成熟男人的隨和,三公主也只好與他賓主相稱起來,姨太太的出現,將她之前預想的一場曖`昧小宴攪黃了!此時倒完全成了一場中規中矩的請客宴。

月兒看出她這份失落,加上惦記父親那邊,便起身要告退離席,款言款語地說:「失敬得很吳小姐,家父壽宴,恕不能久陪,我先走一步,二位慢用。」

三公主不曾講話,四爺已經說:「不急,我已叫羅副官到那邊知會一聲,你我遲些時候再去。」

正說著,羅副官敲門進來了,跟三公主和姨太太分別點了個頭,然後向四爺說林夫人有吩咐,叫他二人只管招待客人,壽筵上俱是林先生的弟子,四爺官高位重,過去反倒使眾人受拘,不如晚間到家聚一聚好了,總之還有一場夜間小宴,是專門預備自家人祝壽的。

月兒沒說什麼,看了看四爺,慢慢坐下了。她也不願去師兄們那裡獨自露臉。

四爺吩咐羅副官說可以傳菜了,羅副官應下要走時,四爺卻又喚住了,讓他去約一個照相師,餐後去林家照幾份全家福。

月兒領悟不到四爺何以會想到照全家福,暫時也沒問,隻眼目微微地與三公主對視了一眼。

這一眼倒讓三公主感覺陌生,彷彿方才嬌俏的女子不見了,倒忽然出現了成熟女子的知性,儼然是當得起一個少奶奶般的。

月兒隱約猜到她所思,不由有些凄楚,她怎麼當不起一個正室少奶奶呢?母親一直就在培養她如何做好一個少奶奶。只不過那些少奶奶學問用不上了,戎公館將她打入了下下層,一切禮數都免了,便是逢時過節,也不要她去給太太老太太請個安磕個頭……

心緒低迷間,侍應生已經布好菜。進餐時,因為月兒食素,所以許多菜都不適合她吃,況且她食細、口刁,像貓兒,雖然不算饞人,但能對她胃口的實在不多。往常在家,菜根不甜不吃,菜葉不綠不吃,蛋黃不嫩不吃,蔥葉焦黃也不吃,統統過濾到備用的碗子里,若是四爺在,就乾脆都揀到他碗里。現在當著三公主固然不好那樣做,但是因為最近養長指甲的緣故,不便用箸,在家倒好說,奶娘色色都給她夾斷夾碎,使銀匙一舀便得,但此時在這裡,兀自拈著一把銀匙,彷彿又嬌又病百無一能的古時小姐,舀也舀不住,吃也吃不上,四爺礙於三公主在場,又無法幫忙,看著她不行,不看又曉得她半口吃不著。攪得他也無心吃、吃不成。

她不是來給三公主搗亂的,但給三公主的感覺卻無異於驀然撞進來的一位黑白無常,將她的計劃撞得落花流水。

四爺也不是不明白三公主的掃興,倒有些不過意,隨和地問三公主在國外的生活情況。

三公主正在一面用餐一面留意月兒的狀態,人們都說她三公主吃飯鋪排,恐怕這位姨太太有過之無不及。

聽見四爺問,她回過神來,正要簡單說說自己在國外的狀況,不料更掃興的事情來了,外面響起隱約的寒暄之聲:「羅副官,你在這裡?是四爺在這兒用餐么?」

是仰倪。三公主臉色一暗,心想糟糕。

但更糟糕的是四爺也聽出仰倪的聲音,放下象牙箸,正要喚一聲,仰倪已經進來了,一起進來的有霍曉農。

看見霍曉農,三公主不由紅了臉腮,好在及時穩住了,她並不起身,坐在那裡笑道:「你們二位倒聚在一處了。」

霍秘書完全沒有想到三公主在跟四爺吃飯,此時實實有些尷尬,彷彿不小心撞破了三公主的**。不過剛這樣想著,就看到微笑起身的另一個女子。

四爺介紹說:「這是內人,這是霍秘書,這是仰倪公子!」

月兒微笑點頭,伸手與他二位握了握,仰倪少爺說:「蘭亭明日就要與吳小姐回南,我特意請他出來小酌一杯。」

四爺曉得霍秘書是吳夫人昨天派來特意接三公主回家的,說:「蘭亭辛苦,我也該請你一請。」

霍秘書說:「四爺抬舉四爺抬舉!」

口上應付著,心下卻驚詫不已,想不到四爺帶著小妾出來應酬三公主,當然他同時也在第一時間意識到:壞事了!他和仰倪不該撞見這件事情,四爺帶著小妾應酬必是曲線拒絕三公主的意思,即使不是這個意思,單純是為了應酬而帶小妾出來也是無禮之舉,哪有帶著小妾應酬貴客的道理,豈不是把客人降了格!此事不被外人知道也就過去了,一旦被外人撞破,三公主勢必感到大失臉面,不知道要干出什麼事來。

其實四爺此時也猛然意識到了這一點。

果然,三公主瑩然而笑,朗朗道:「仰倪少爺,哪個說明天就回?我正要勞你陪我逛逛永安公司呢!」

她此話是跟仰倪少爺說的,但目光卻對著四爺,彷彿下了什麼決心!並且,她的眼圈漸漸紅上來。

她緩緩起身,將皮包夾在肋下,昂著下巴,「四爺,我吃飽了,失陪!」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她的背影已經在門口,背影依然是花枝招展的,她來時用心打扮過,穿得像只開了屏的大紅孔雀,而唯其如此,才更顯出此時的凄傷與敗興至極!

她的高跟鞋音在外面響的噹噹的,屋子裡的人一片茫然,四爺先反應過來的,不過也不好去挽留,喚羅副官進來,吩咐帶幾個人跟著,仰倪和霍秘書也馬上告辭,作速去趕三公主。

人們都去走後,四爺背著手在地上來回走,說:「不妙,不妙!」

月兒往餐桌前一坐,問:「咱們怎麼辦?走還是吃?」

四爺知她挖苦,沒有搭理。

她說:「四爺你要娶三公主么?那這回怎麼弄?我做二的還是三的。」

四爺噗一聲笑了,收住腳道:「別挨罵了!趕緊收拾走吧,吃什麼吃!」貓撲中文 看到自己祖國的玩家收集了一個初級的物資點,大日國的這些觀眾們也是開始到處炫耀了起來,甚至還有人已經把自己的高級照相機擺了出來,準備去拍花景。

雖然所有的鮮花會在夜間綻放的這個獎賞並沒有什麼用,可是這也不影響他們到處顯擺啊!

一時之間,大日國的這兩名玩家也在他們的祖國之中被捧上了神壇,就連大日國的國王都是親自出面感激,而且還親自說,肯定會好好的照看他們的家裡人。

「木景田,祖國的所有鮮花都為你綻放了!」

這一句話已經在網路平台上躥上了熱點榜,華夏國的觀眾們倒是表現得非常的淡定,可是M國此時已經氣瘋了。

華夏國的孤兒們此時也是非常的著急,因為他們並不知道葉修一直待在這個地方究竟是為了幹啥,可是過了一會兒之後,便有兩隻金剛異形來到了葉修的身邊。

「你們兩個分散開來,嘗試著去走到這個仙子湖泊的湖邊,看一下這個湖水到底是有何作用,你們必須時刻保持警惕,一發現不對勁的話便立刻逃跑!」

聽到了葉修的這一番話,金剛異形一點兒也不慫的行動了起來,直接跳著不斷靠近湖面了。

葉修此時也是十分謹慎的看著這一幕,想要查探一下到底是何方神聖埋伏在湖底下。

【叮咚!你髦下的金剛異形在不斷的走近仙子湖泊,他們二位已經為你偵查到了一些消息。】

提示音響起之後,便有一道消息浮現在葉修的腦海之中:

【仙子湖泊:這一片湖泊原本不屬於這裡,它乃是由於一名仙子的眼淚掉下這裡之後所形成的,裡面蘊含著非同凡響的物品,總體評分未知,這個時候撤退才是明智之舉!】

葉修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湖面之上,頓時水波蕩漾了起來,一條巨大的水龍捲直接升上天空。

等這條水龍捲散落開之後,一個看著非常眼熟的巨大身影飛快的從湖裡竄了出來,直接向一個金剛異形殺了過去!

此時此刻,遊戲通告也緩緩的浮現了出來!

【遊戲通告:祝賀華夏國的葉修察覺到了隱藏的地圖:仙子湖泊!

這一片湖泊必然會有一個物質點,護寶怪物偽龍王也被葉修給吸引了出來!】

看著這一則告示,這些觀眾們終於明白了葉修並不是在這裡躲貓貓,他只是發現了這的地方的不同反響罷了!

「我早就說過了,葉修可不是鬧著玩的,他既然躲在這裡,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玩家們一點都沒覺得驚訝,他們只是有一些感興趣罷了,他們想知道這一片地圖到底在何方?

「這一個怪物不就是之前的三爪龍蠱嗎?為什麼他會變得如此的強悍,而且連名字都變了呢?」

葉修很是驚訝地盯著這一個大怪物,發現它的氣息已經變強了太多了!

只見這個偽龍王直接一口咬向了一個金剛異形,看起來非常的兇惡。

難道這一個仙子湖泊能夠讓所有的怪物恢復如初,甚至是死而復生嗎?

而金剛異形也是時刻都警惕著,看著這個偽龍王像自己殺了過來,它直接一個橫跳開始逃跑。

而另一個金剛一行則是直接發動了它的技能,把這個偽龍王的龍鱗都打掉了一片,想要把這個首領給惹怒了。

做完這些之後,這兩個金剛異形才開始疾速逃離,而這個偽龍王看起來也是傻乎乎的樣子,直接朝著金剛異形追擊了過去。

葉修此時已經把目光轉向了湖裡面,他只看到了湖底有一個非常詭異的房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