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放心啦,還死不了!」

青青沖他點點頭,輕輕放下他,去配合徐瀟清理剩下的大兵。

眾人將露營地翻了個底朝天也沒看到凌柯的蹤影,不禁都是心中一沉,白虎將一名還沒氣絕的大兵扔在了空地上,拿槍逼問他凌柯的下落。

「求求你們,別殺我,小,小海大人已經把他帶走了,我也不清楚他們去了哪裡!」那人畏懼地看著這些異能者。

青青問:「你們為什麼要抓凌柯?」

「我不知道,無心大人下的命令,我們只是執行。」

白虎拿槍捅了捅他,繼續問道:「無心在哪?小海會把凌柯帶去哪兒?」

大兵喘著氣,似乎怕的要死,但他怕的似乎不是白虎手上的槍,而是他口中的無心大人,因為接下來他就緊緊閉上了眼睛,擺出一副絕不再回答問題的模樣。

「切,這個無心還真會訓練手下!」徐瀟譏諷地說道,「別浪費時間了,這傢伙沒用了,不管怎麼樣,我們一定要想辦法救出凌柯,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回海底城再從長計議吧。」

楚夕皺眉道:「可是老大他,我擔心……」

青青按住他的肩膀,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們都很擔心他,只是如今我們彈盡糧絕,大家都有傷在身,現在勉強去追蹤,只怕還沒到地方我們就都倒下了,還是聽瀟哥的吧,回去多調集一些人手再去救他!」

楚夕知道她說的沒錯,他咬咬牙,點頭默認了。眾人將此地的大兵全部滅口,然後補充了彈藥和物資,繼續向林外行去。

凌柯是被一陣機器的「嗡嗡」聲吵醒的,他睜開眼的時候視線還是一片模糊,只能隱約看到身前有一張手術台,對面像是一塊玻璃幕牆。

眼前有一道人影晃過,他雖然還看不太清楚,可是身體的感覺都回來了,他感到自己是被吊了起來,頭顱無力地搭在左邊肩膀上。

過了一會兒,他更加清醒了一些,看到自己身處一間像是實驗室的巨大屋子裡,右邊有兩個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員正在說著什麼,其中一人注意到凌柯已經清醒過來,匆匆和另一人說了一句什麼,就向他走來,另一人則快步離開了實驗室。

「這是幾?」那個頭髮花白的研究者沖他舉起了三根手指。

「要殺就殺!」凌柯怒瞪著他,感覺自己被當成了三歲小孩。

研究員好奇地打量了他一番,然後徑自走到一邊在一本研究日誌上寫著什麼。凌柯瞪了他一會,便轉頭看向周圍,那些看不懂的儀器發出令人煩躁的聲音,凌柯知道自己被俘虜了,他抬頭看著綁住自己的鎖鏈,用力掙扎了幾下,發現完全掙脫不開。

他頹然地垂下頭,發現自己幾乎一絲不掛,只穿了條內褲,不禁更加狂怒,這群人到底想要做什麼?把自己當成牲口了嗎?

「別掙扎了,這套鎖具可是專門針對異能者製造的。」突然,門邊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

凌柯抬頭一看,那種熟悉的感覺又冒了上來,那是戴著面具的無心,銀質的面具完全擋住了她的表情,她揮了揮手,實驗室里的工作人員都退了出去,她輕飄飄地走進來,門在她身後緩緩合攏。

「你想做什麼?」凌柯警惕地看著她。

無心慢慢踱步到正對著凌柯的手術台邊,然後隨意地靠坐在上面,無聲地打量著他,直把他看得渾身不自在。

凌柯皺了皺眉,剛想出聲質問,只聽無心說道:「好一個『救世之星』,你可是讓我們吃了不少苦頭啊。」

「要殺便殺,哪那麼多廢話。」凌柯不耐煩地說。

「殺了你多沒意思,我有更好的主意。」無心似乎是在輕笑,可是銀質的面具依然是冷冰冰的毫無表情。

凌柯深知落入這個心狠手辣的人手中絕沒有好果子吃,索性閉了眼睛,不再跟她廢話。

半晌,實驗室里落針可聞,凌柯睜開眼睛,發現無心依然歪著腦袋看著自己,不由怒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張琪到底有什麼好?」

凌柯憤怒地瞪著她,吼道:「你們有什麼就沖我來,不要牽扯無辜的人!」

「呵!」無心嗤笑了一聲,緩緩說道,「你不要我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傷害姐姐呢?」

凌柯驚疑不定地看著無心,他終於明白那種熟悉感是什麼了,他盯著無心,有些結巴地說:「你……你是,你是悠悠?」

無心抬手摘下了自己的面具,她和凌柯四目相對,表情依然是冷冰冰的。她的模樣基本沒變,只是眼神變得複雜了,已經完全看不到當初的單純。

她有些哀傷地看著凌柯,語調卻是滿含譏諷的:「你還真是讓我看不透啊,你不愛我,也不愛姐姐,那當初為什麼要來招惹我們?」

凌柯看著她,無言以對。

無心站起身,走到凌柯身邊,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頰,沒想到他一轉頭躲開了。

「你還是那麼討厭我。」無心苦笑著說。

「悠悠,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你怎麼會,怎麼會在朱迪異能兵團?」

「我已經不是悠悠了,叫我無心。」無心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一下子變得冷肅起來,彷彿是個說一不二的君王。

凌柯愣愣地看著她,有些心疼地說道:「悠悠,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你跟我回去吧,你姐姐還在等你。」

「哈哈哈……」無心突然大笑起來,笑得站都站不住,她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扶住手術台,笑夠了才說道,「你還沒搞清楚自己的處境吧?」

凌柯神色凝重地看著她,突然有些看不懂她了。

「你一句話就想讓我回去,一句話就能概括我這麼多年受的屈辱,憑什麼?憑什麼張琪可以擁有一切,憑什麼你能一直保護她?而我呢?我為了生存只能苟延殘喘,為了獲得權利,只能出賣自己的肉體,甚至靈魂?我所遭遇的一切你可能想都不敢想,你們這些生活在光明中的人不可能明白黑暗的可怕,讓我跟你回去?不,這麼多年了,也該你們體會一下這種感覺了!」無心面目猙獰地瞪著凌柯,似乎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

凌柯知道悠悠恨他,只是沒想到她會這麼恨他,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有些瘋狂的悠悠,最終嘆了口氣問:「你想怎麼做?」

無心露出有些瘮人的微笑,輕柔地說:「以前的我想得到你的人,現在的我想得到你的心。」

凌柯沒太明白她說這話的意思,忍不住問:「什麼意思?」

無心再次走近他,伸出一根白皙修長的手指輕輕點在他的胸口,溫柔地說:「我要讓你徹底忘記張琪,而你的心裡只能有我一個人。」

「不可能,就算你把我的心臟挖出來,我也只愛張琪,不會愛上你的!」

無心淺笑道:「現在科技那麼發達,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趁現在什麼都還記得,好好回憶一下美好的過往吧。」

無心的手指在凌柯的胸口輕輕劃過,那種冰涼的觸感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而無心的話語更是讓他的心徹底跌到了谷底,他不知道無心打算怎麼對付他,但他此刻感受到了徹骨的寒意。

「悠悠,你別做傻事,你會後悔的。」

無心重新戴上面具,轉身向實驗室外面走去,狀似瀟洒地沖他揮了揮手。

「悠悠!悠悠!」凌柯徒勞地喊著,一邊還拚命掙扎,可是那鎖鏈無比堅固,任他如何用力都沒辦法掙開,急得他直跺腳。onclick=”hui” 雖說陌凡對古月的話只信七八成,但古月也初步得到了陌凡的信任。

就在兩人聊天,唐三等人的斗魂也接近尾聲,不出意外,唐三和馬紅俊的斗魂比賽的結果都是以失敗告終。

戴沐白,朱竹清,小舞三人的單人賽則都以取勝結束,單人結束之後,唐三和小舞並沒有用像原著中那般進行了二對二的斗魂比賽,因為唐三在第一場的比賽之中已經消耗了大量的魂力,已經無力參加第二場。

斗魂結束,五人也一一回到了休息室之中。

相比較與戴沐白,朱竹清,小舞三人,唐三和馬紅俊的臉色明顯有幾分蒼白,陌凡也看出兩人的斗魂並不順利,對於結果陌凡也不在意。

看了兩人一眼,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陌凡便直接起身,「既然結束了,那就回去吧。」

七人走出斗魂場時,依舊能夠聽到此起彼伏的歡呼聲,唐人今日斗魂,雖不能說獲益良多,但通過這種敵對的實戰,都有着一定的收穫。

特別是唐三,回到休息室的時候,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陌凡,唐三離開諾丁學院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了二十九級地程度,保持這個級別也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比他之前修鍊任何一個級別地時間都要長。

這樣的感覺如同遇到瓶頸一般,可是今日一戰下來,他感覺他的瓶頸好像鬆動了,可能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夠突破到三十級,這對於他來說無異是一個巨大的好消息。

他好像也明白了過來陌凡為什麼會安排三十二級左右的魂尊給他和馬紅俊做對手了,可能就是了為了藉助魂尊的壓力來幫助他們突破瓶頸。

沒錯,馬紅俊邪火的問題解決之後,馬紅俊的火焰蛻變,武魂不僅變得更強了不說,修鍊也不再受到邪火的影響,所以他的實力提升也遠超了原著,此刻他的實力也達到了了和唐三,小舞同樣的魂力等級,二十九!

讓唐三疑惑的一點是,如果是為了幫助他們突破瓶頸,那陌凡為什麼不給同樣是二十九級的小舞也安排魂尊的對手。卻偏偏給他們安排了這樣的對手。

對於這個問題,唐三正想詢問之時,一側的馬紅俊突然開口。

「你們先回去吧。我去院長店裏去一趟。」馬紅俊一雙小眼睛中閃爍著幾分興奮的光芒,猥瑣的笑容讓人浮想聯翩。

陌凡回頭看了一眼馬紅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怎麼,斗魂還不夠么?」

「夠了,夠了,這不」馬紅俊嘿嘿一笑,目光從古月,朱竹清,小舞三人身上滑過。

說道一半,馬紅俊則一臉壞笑的看向最後的戴沐白,「沐白,要不要一起。」

戴沐白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眼角餘光卻飄向了朱竹清,連忙說道:「不去,別廢話了,快走吧。」

馬紅俊的反應依舊遲鈍,並沒有看出戴沐白眼神中的意思,原本還有幾分蒼白的臉頰此刻卻因為興奮反而有些發紅,「走吧,一起去。你不是說女人不算人口算資源么?」

戴沐白臉色一變,終於忍耐不住了,「快滾。我沒你品味那麼差。」

馬紅俊有些不滿的哼了一聲,但面對戴沐白邪眸中閃爍的怒光,他張了張嘴,終究沒在繼續說下去,轉身離去。

「女人不算人口算資源?沐白,他去幹什麼?」小舞眉頭一皺,這話對於他們來說可不好聽,隨即開口詢問。

戴沐白看了一眼一旁的朱竹清,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走吧。」

「沒什麼?不就是去勾欄么?你們兩個作為常客,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前方的陌凡饒有興趣的看着戴沐白,輕聲開口。平靜的聲音卻每個人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男人都是骯髒的!」朱竹清難得的開口,可一句話卻得罪了在場的所有男生。

「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管好你自己的嘴!」陌凡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冰冷的臉頰浮現殺意,強烈地氣勢驟然涌動,魂力瞬間爆發。

朱竹清悶哼一聲,身影猛的倒退了幾步,這才穩住了自己的身影。

戴沐白反應迅速,身影一閃立刻就來到朱竹清身後攙扶著。

朱竹清臉色冰冷看着陌凡,沉默不語。

感受身後那堅實的胸膛,「放開,噁心!」

朱竹清看着戴沐白嚴重滿是不屑和輕蔑,一把從戴沐白的懷裏掙脫開來,然後轉身離去。

唐三和小舞兩人根本還沒反應過來,讓唐三心悸的是剛剛那魂力的波動,讓唐三明白可能陌凡自始至終都沒有在他們面前表露過他真實的實力。

至於戴沐白,此時的臉色可以說有多差就多差,自從朱竹清來到史萊克學院之後,戴沐白一直壓抑著自己,容忍着她,此時,一向冷傲的他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怒火,直接朝着朱竹清怒吼道:「你給我站住。」

朱竹清自然不以理會,不但沒有停下腳步,反而更加快了前行的步伐,直接超過了陌凡走到最前方。

「你」戴沐白看了看陌凡的身影,又看了看朱竹清的身影,他一向都不是什麼好脾氣,或者說,他的脾氣比任何人都要暴躁。

但是,看着陌凡和朱竹清兩人,他終究還是忍住了,口中發出一聲虎嘯般的喘息,這才跟在眾人身後繼續朝學院方向走去。

如果有人能夠注意到戴沐白的話,可以看到,戴沐白此時正捂著自己的胸膛,戴沐白的臉色正在不斷的變化,彷彿經歷着什麼痛苦。

「哥,這陌凡的脾氣真不好,竹清就說了一句他竟然動手。而且我感覺他在故意針對沐白。」小舞眨了眨眼睛,低聲湊到唐三耳旁說着。

唐三搖了搖頭,「這不好說,我聽馬紅俊說,沐白和陌凡之間一直都有着矛盾,具體是什麼矛盾不清楚,但是可以知道他們兩人從來都是不對付的,他們之間的私事我們還是不要參與的好。」

小舞憤憤的在唐三耳旁繼續說道:「哼,我感覺這陌凡就是一個壞人,太小家子氣了,他」

「實力不夠,就不要當着別人說他的壞話,不要把我當成聾子。」

陌凡平靜的目光瞥了一眼小舞,小舞剛剛張開的嘴一下頓在了原地 在御之一族碰壁歸來之後,素雲天在龍興城又停留了好幾天。

晚上的時候,他會陪胡列娜一起雙修。

白天的時候,胡列娜在武魂殿署理事務,素雲天則是到龍興城大大小小的市場上去逛,一邊是了解龍興城的風土人情,另一方面也是為天堂巴比倫進駐龍興城收集一些情報資料。

龍興城位居星羅、天斗兩大帝國的邊境,又是東方商路上的要道,市場比庚辛城那邊大了何止數倍?

迦勒底要發展壯大,最缺的是人才,然後是錢。

天堂巴比倫投資公司沒有別的目的,就是要籌錢的。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好幾天,直到教皇殿派出的巡察組進駐了龍興城武魂殿,開始對胡列娜過去一年裏的政績進行考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