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葯無雙拖著病重的殘軀向著一旁飛躍而去,躲避了過去。

霸道的刀光直接綻放出刺目的光芒,衝擊在了葯無雙身後的木屋前面。

「咔嚓!」

一聲木頭斷裂的聲響傳來,緊接著,木屋轟然倒塌!

「呵呵,葯無雙,只會躲可不是你的風格啊!當年的你可是殺伐果斷啊!」

古那力嘴角微微上揚,自從跟了新主子以後,他所有的樂趣便是用盡全力貶低他的老主子——葯無雙!

「古那力,呵呵,你就這點本事嘛?貶低我有意思?你別忘了,你以前也只是我面前的一條狗!」

葯無雙一雙眼睛包含著怒氣,死死地盯著古那力,對於這種賣主求榮的傢伙,恨不得讓他遭受萬蟲噬心的感受!

只可惜,自己被陰,身中劇毒,哪怕是當初修為高,此時也如同落入平陽的老虎一般,無法對抗這個叛徒。

但是,葯無雙知道。自己今日是難逃一死,而且她也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只要自己能夠拖得時間越久,君無疏和秦穆然能夠逃跑的時間也就越多。

情深入骨:邪惡總裁請快點 「混賬!你說誰是狗!」

葯無雙的話深深戳中了古那力的痛處,在葯無雙言語的刺激下,古那力出手更加的狠辣。

「嗖!」

一道寒光再次劃過,葯無雙的身上射出一道血箭,臂膀上出現了一道寬約五厘米的傷口。

這一刀,著實不輕,哪怕在黑夜之中,也能夠藉助微弱的光芒看到葯無雙手臂上那露出的森森白骨。

「啊!」

葯無雙吃痛,一手捂住了手臂。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已經刷刷向下流淌,哪怕是深冬的夜晚,依舊阻擋不住冷汗的流出。

「哈哈哈!古那力,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廢物!這個力道給我撓癢呢?」

葯無雙目露凶光,滿是怨恨地盯著古那力吼道。

「到現在還嘴硬!好啊!剛才你說讓我嘗試萬蟲噬心的疼痛的,現在我就讓你也好好感受下!」

古那力臉上浮現一抹癲狂,單手一揮動,頓時,無數的蟲子向著葯無雙涌了過去,瞬間將葯無雙覆蓋,慢慢的,這些蟲子竟然借著葯無雙的傷口,開始撕開皮肉,衝進了她的體內,頓時,葯無雙整個人疼的抽搐起來,但是,她在強忍著,她要挺住,她要拖延時間! 在這十分鐘裏,蘇姍她如果還不能準確的找出,誰是真正的鬼魂的話,那到時候也是實在沒辦法了,李肅也只好跟着一起死了,哎,人生自古誰無死,只是覺得李肅就這樣死了,有些不值得,真的不值得,更何況,李肅他還有。

馬上就要結束了,李肅他知道,畫面也已經越來越不穩定了,彷彿是信號不好一樣,但其實,李肅他是知道的,這。

當然,李肅和蘇姍二人也是活人任務參與者,李肅是活人任務參與者,這是無需質疑的,蘇姍她是活人任務參與者,這也可以說是,無需質疑的,最開始的時候,不是就說了嗎,蘇姍她很大可能不是鬼魂,那相反,她也就是。

言下之意就是,蘇姍她是活人任務參與者,其實,一開始,所有的活人任務參與者就應該將蘇姍排除掉,可以直接去懷疑其他人,懷疑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就行了,蘇姍完全就是一個沒有任何危險的存在,她只是一個女生而已。

一個任務參與者,一個活人任務參與者而已,不過,還好大家也確實是沒有懷疑過她,時間是過得很快的,一轉眼十分鐘的時間就過去了,“時間到,接下來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進行投票”,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現在是一向。

是一向很準時了,“現在,請任務參與者蕭文開始投票”,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之前說完之後,接着又馬上說道。

“我投劉堅”,蕭文現在知道不棄票了,因爲他大概是知道了,劉堅是一定會投他的,要是蘇姍到時候棄票的話,那自己不就完了,好不容易到了現在,眼看就可以將所有的活人任務參與者都殺死了,怎麼可以半途而廢。

蕭文說完之後,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又馬上說道:“現在,請任務參與者劉堅開始投票”,“我投蕭文”,沒有過多的語言,在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劉堅就馬上說道,對於劉堅他會投蕭文,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麼,李肅、劉堅,包括她自己,三人就可以活着離開任務世界了,但如果蘇姍她沒有投對的話,那麼,這次的任務,活人任務參與者就可以說是,團滅了,“我,我投,投”,蘇姍可能是還沒有想好,還沒有想清楚,還是。

還是有點猶豫不決,其實,事情都已經都這一步了,蘇姍她還是分不出到底誰是鬼魂嗎,哎,感覺蘇姍比劉堅差多了,雖然說,劉堅之前是投錯了一次,但他之後還是馬上就發現自己投錯了,於是,他便立刻又把目標換成了。

換成了蕭文,也只是真正的鬼魂,這一次劉堅他,他沒有再選錯了,就是蕭文,蕭文他就是那兩隻鬼魂中的其中一隻,現在就看蘇姍她到底能不能投對了,“我投蕭文”,就在還剩下最後一秒鐘的時候,蘇姍她趕緊說道,還好。

這是快結束了的情況,也是因爲,可能劉美熙和葉黎,她們二人快要來了,或者是,她們二人中的其中一人,快要。

劉麗麗,她本來,哎,這個也不怎麼想去說了,只能說,一個女孩子家家,還是要學好,還是要學點好,不要出去亂玩,也不要惹是生非,最好就是不要去惹“黑社會”的人,不要輕易的去跟壞人打交道,還明知別人是壞人。

至於劉麗麗她到底最後是怎麼死的,在這裏也不明說了,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害,劉麗麗她的死,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去想象一下,但其實也沒什麼好去想的了,還不是因爲那樣的事,好了,不說了。

本來,到這裏爲止,李肅的第九次任務,也就差不多結束了,畫面也應該結束了,但是,奇怪的是,它好像還並沒。

“一分鐘後,任務參與者立刻進入任務世界,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這是,這不就是自己的第十次任務嗎,怎麼。

Hello,靳先生 李肅、葉黎、程陌還有秦風,他們四人同時在深夜十一點多鐘聽到了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但其實聽到那個聲音的,還有一個人,她就是劉美熙,相信大家對這個名字應該不會感到陌生吧,沒錯,她就是之前和李肅還有陳婷二人。

聽到秦風說,這裏哪裏可以打到車,車,在這裏是打不到的了,不過可以告訴秦風,這裏是任務世界,進入任務世界,完成它安排的任務,就可以平安的活着回去,反之,就將永遠的死在這裏,沒有人,沒有任務參與者可以。

可以逃出它的手掌心,除非,除非你能活着完成十次任務,方可逃脫,當然,還有一種辦法,不過這種辦法比完成十次任務還要難,那就是,將魔王他給消滅掉,當這個沒說啊,因爲這基本上來說,是不可能完成,不可能做得到。

不可能做得到的事情,魔王它是誰,它可是傳說中的魔,一念爲佛,一念爲魔,它的力量可以說是,大得沒邊,所以,所以啊,任務參與者們怎麼可能去消滅得了它,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還是安心的想想,怎麼樣才能完成十次。

完成十次任務吧,“這裏是任務世界,這裏並不是我們之前所在的世界,所以,在這裏打不到車,只有”,李肅話還沒有說完,秦風就馬上打斷他了,秦風着急的說道:“任務世界,到底是個什麼世界,還有,你剛纔說只有。”

劉美熙此時也和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一樣,一個人走在路上,魔王給她的提示也是和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差不多,去和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會合,“不知道能不能再遇到他,但願吧,畢竟沒有那麼好的運氣”,走在路上,劉美熙她。

她暗自在心裏想道,進入任務世界,她倒是不怎麼怕,只要有他在,劉美熙她相信就一定可以完成任務的,然後活着回去,只是,這次任務到底能不能再遇見他呢,這纔是劉美熙她心裏最擔心的事情,也是最在意的事情,他。 秦穆然的聽覺很是靈敏,聽到葯無雙發出這樣的慘叫以後,便是知道。

此時的葯無雙必然經受著無比疼痛的折磨。

不過,他得帶著君無疏先離開。若是讓這個小丫頭聽到的話,對於她來說將會是無比沉痛的打擊。

「走!」

秦穆然沒有多說什麼,直接便是拉著君無疏向著暗道的深處走了過去。

君無疏跟著秦穆然在黑暗中穿梭著,雖然秦穆然沒有說什麼,但是一種強烈的不安充斥著君無疏的心頭。

「葯姨,你一定得沒事!」

君無疏在心裡默默的祈禱。

此時,木屋前,葯無雙全身是血,很是悲慘。

萬蟲入體的感覺著實有些難受,那種疼痛,那種奇癢無比,那種令人恨不得將自己的骨頭硬生生拿出來撓撓的感覺,讓她痛不欲生。

可是,即便如此,葯無雙依舊忍耐了下來,她要給秦穆然與君無疏兩人爭取足夠的時間逃跑。

只要君無疏活著,那麼她的死就變得有價值!

「呵呵!古那力,原來你就這麼點本事啊!」

葯無雙啐了口鮮血在地上,強忍著堅強,對著古那力輕蔑地說道。

獨愛毒辣小妻子 「我就這麼點本事?葯無雙,這萬蟲噬心的感覺不錯吧!咱們之間,這才剛剛開始!」

看到葯無雙這樣,古那力眼中瀰漫起濃濃的殺意!

從前只能夠瞻仰的存在,如今好似死狗一般地趴在自己的面前,這種驕傲感,實在是難以言說!

「嗖!」

一道寒光再次劃過黑夜,緊接著,葯無雙的手臂便是飛躍了出來,落在了地上。

「啊!」

斷臂之痛,讓葯無雙忍不住慘叫了出來,可是之後又被她給硬生生地咬牙堅持住了。

「還能忍?」

古那力沒有想到葯無雙的意志力會這麼的強大。

已經遭受萬蟲噬心的疼痛了,再加上斷臂之中,這樣的折磨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承受的住?

「咦?」

突然,古那力覺得事情有些不對!

他看著葯無雙,覺得葯無雙的反應有些異常!

正常的人,遭受了這種折磨,怎麼可能還會如此淡然,遭受了這種傷,她竟然臉上還能夠笑得出來!她到底得心多大啊!

「不對!實在是太詭異了!這裡面一定有什麼事情自己忽略了!」

古那力驟然冷靜下來,他的目光想著四周看了過去,甚至直接拿起了燈光直接照射過去。

「不好!君無疏呢!」

突然,古那力瞪大了眼睛。

自己主要的任務根本就不是來抓藥無雙的,他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君無疏這個女孩!

可是,忙了這麼大半天,卻忽略了正主,這要是被他新投靠的主人知道了,等待他的將會是同樣恐怖的懲罰。

當初自己背叛的時候立的投名狀可就是將君無疏抓到主人的面前啊!

現在可倒好,只顧著自己爽了,正主卻忘了,讓她跑了!

「見人!你是故意拖延時間的!」

古那力反應過來,怒目而視,看著地上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的葯無雙憤怒地吼道。

「哈哈哈!古那力,現在看來你還不算笨! 重生之無限網遊 這麼久了,才發現!」

葯無雙朗聲大笑,似乎全身的疼痛在這一刻都消失了一般。

「啊!!!死!」

古那力惱怒,他將葯無雙如此揉虐,發泄心中的怒火,到頭來卻還是被這個臭娘們當猴耍了!

「轟!」

彎刀霸道向著葯無雙橫掃而去。

「嗖!」

一道寒芒劃過葯無雙的脖子,隨後,葯無雙的身體一僵,臉上露出了解脫的神色!

「給我找!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君無疏找出來!她一個人,天這麼黑,肯定走不遠!」

古那力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看都不看地上藥無雙逐漸冰冷的屍體,道。

「古大人,那她……….」

古那力身手,一名苗疆的手下看著古那力問道。

「剁下頭帶回去給主人,其餘地剁碎了喂野狗!」

古那力冷哼一聲,便是頭也不回地向著破碎的木屋遺址走去。

此時,他面前的廢墟已經被整理出了一條道路來,古那力第一眼掃視過去,便是發現了木屋之中的暗道。

「打開!追!」

古那力臉色一沉,道。

「是!」

眾人領命,便是粗魯地踢開了暗道的入口,隨後打著手電筒,開始向著秦穆然等人追擊了過去。

此時,秦穆然帶著君無疏順著暗道已經快要走出出口。

當他走出出口的那一剎那,眼前的一切,驟然震撼了他。

那是一片較為原始的叢林,周圍樹林繁茂,四周布滿了荊棘和高大的樹木。

整個就是一個人猿泰山居住的地方啊!

「小疏,你知道路嗎?」

秦穆然咧了咧嘴,有些無奈地看著一旁的君無疏問道。

「不知道。」

君無疏搖了搖頭。

這裡她也是第一次來,若不是葯無雙告訴她,君無疏甚至都不知道木屋裡還有一個暗道。

「額…….那我們怎麼出去?這不是開玩笑呢嘛!」

秦穆然徹底崩潰了,這老天是不是今天閉上眼了?

自己好好地救一個人,怎麼就攤上這麼大的事情了呢?現在竟然還被放逐在了不知道哪裡的原始叢林之中,這簡直就是大冒險啊!

「秦大哥,我好怕!」

君無疏畢竟還是一個孩子,尤其是現在漆黑一片,就秦穆然的手中有一點光源,隱約能夠看見前方的道路。

耳邊傳來怪異的聲響,不知道是風聲還是叢林之中野獸的聲音。

“別怕,是風聲!”雖然秦穆然也不知道這個聲音的源頭是哪裡來的,但是這個時候,他也不可能對著君無疏說不知道,要不然這個小丫頭還不得被嚇壞了!

「真的嗎?秦大哥,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小疏好怕!」

君無疏全身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來,一方面或許是因為這裡實在是陰森,另一方面就是君無疏由內而外的恐懼。

「好!秦大哥帶你出去!」

秦穆然點點頭,雖然說他心裡也沒底,但是總待在這裡也不是事兒啊!若是原路返回,很有可能會遇到古那力等人,到時候難免會有一場血戰,自己倒是沒有什麼問題,關鍵是君無疏怎麼辦?

想到這裡,也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帶著君無疏向前繼續走,自己探索前方的道路! 原始叢林里的光線很是昏暗,秦穆然只能夠利用手機的光源在叢林之中摸索著。

更加坑爹的是,叢林之中布滿了荊棘,秦穆然手中還沒有任何武器,根本就做不到披荊斬棘!

這可就讓秦小受同志難過了,無奈,只有運轉勁氣,以拳頭為武器,開始將這些荊棘統統震碎。

「秦大哥,你好厲害!」

君無疏在一旁看到秦穆然這樣,頓時化身成為了最為忠實的小迷妹,拍著手,鼓著掌,讚歎著秦穆然。

「我說小疏,你就別光看了,你秦大哥再這麼下去,咱們還沒有出去,就已經累死了!」

秦穆然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麼冷的天,秦穆然的汗水都能夠將額前的劉海浸濕,可見披荊斬棘是多一件費力的事情。

「秦大哥,我還是個孩子啊!」

君無疏嘟著小嘴,很是委屈地說道。

「好吧!你跟著我後面!注意後面!萬一有人追過來!」

秦穆然想了想也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孩子,也不一定能夠幫助自己多大的忙。

「嘻嘻!就知道秦大哥你最好了!」

君無疏的臉上露出計謀得逞的笑容,隨後乖乖地跟著秦穆然。

「哎!」

秦穆然無奈嘆了一口氣,便是繼續向著前方走了過去。

就這樣,兩個人,一個大人帶著一個孩子,向著叢林深處走了過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秦穆然終於還是忍不住地找了個地方坐下來休息。

重生南非當警察 「真的不知道這是個什麼地方,我感覺也太大了!咱們不會是在整座山裡吧!」

秦穆然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說道。

這麼長時間地探索,秦穆然越走越是感覺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這還就真的可能是在山體的裡面。

「我也不知道,小疏只知道葯姨讓我們走,肯定沒有什麼問題!」

君無疏堅定地說道。

「哎!但願吧!休息一會兒,我們接著趕路,爭取在天亮之前走出這裡!要不然,這叢林密布的,我感覺有點危險!」

秦穆然看了看四周說道。

「嗯嗯!」

君無疏點點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