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同時也是疑惑的看着林峰。

說來說去。

這還不是是跟啥都沒說一樣?

到底有着什麼樣的想法,你先給說一說呀,你不說在座的各位可都是有些急呀!

似乎是看到了他們的急迫。

林峰隨手拿出了一張閃爍著金光的協議。

砰!

直接就把協議拍在了桌子上。

「你們看看吧。」

「只要你們簽訂了上面的條約,我就將你們送過去。」

「給你們一番大造化。」

「相信我。」

「這一番條約,其實對你們沒什麼壞處。」

說完之後,林峰便開始閉目假寐。

任由其他幾個人翻看協議上的內容。

在座的諸位雖然說已經成為了鬼魂,是一種陰鬼之軀。

但是一目十行過目不忘那也是正常操作。

很快便將這厚厚的十幾頁的協議看完了。

然而。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一個個才是面色更加的古怪。

因為上千個條約。

竟然沒有一條是直接約束他們的自由的。

數千條約,真正的核心就是不要讓他們六個人恩將仇報,面對茅山的時候要禮讓。

甚至於退避三舍。

可以說,也不知道製作這協議的是哪一個鬼才,各種各樣的想法還有層出不窮的鑽漏洞的方法。

那簡直讓他們大開眼界。

甚至於他們都沒有想到,區區言語,竟然還有着如此多的漏洞。

就這份條約。

如果用在別的事情上,那簡直比魔道還要魔道吧?

這條條框框。

簡直可以說是恐怖的一批。

但是這一個協議,可以說對他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因為。

哪怕是不簽這一個協議。

他們面對茅山派的時候,那也是退避三舍,恨不得讓別人看不見他。

畢竟都是撈偏門的邪修。

一不小心那可就容易直接讓正道俠士給斬妖除魔了。

「既然先生如此說了,那老夫也相信先生。」

「這一個協議,老夫簽了!」

帶頭的老頭子,好像是真的對於林峰十分相信一般,直接就帶頭簽上的名字。

那模樣。

說他是林峰的信徒,估計別人也敢相信。

但是。

誰知道他幾分鐘前,還一直扒著這協議的條目一條一條的對?

知人知面不知心吶~

不得不說。

在修行界混了一段時間的老傢伙,那可都是越來越苟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

一個人便已經簽完了協議。

林峰輕輕一揮手,那寫滿金色字體的十幾張協議,便飛回了他的手中。

林峰看了看內容以及上面簽的名字。

又吹了一口氣。

似乎是十分的滿意。

「很好。」

「既然你們簽了邪異,那本作自然也會把你們送到你們應去的地方。」

「但是我希望你們不要忘了一句話,那就是你們來自於華夏九州。」

「你們能夠修行,能夠更進一步是華夏人給了你們機會。」

「千萬不要數典忘祖啊~」

說完之後,林峰還沒等六人回應。

額頭上方一道靈光閃過。

一道從未知之際延伸而來的,若隱若現的天圖,連向了無窮遠處。

似乎跨越了無邊的大海。

來到了那一個小小的國家。

嗖嗖嗖!

嗖嗖嗖!

偷偷摸摸的投擲了六個流光。

林峰的那一卷法寶天圖,如同小賊一般,悄咪咪的又回到了林峰的靈台之上。

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一樣。

而此刻。

林峰望着遙遠的東方,口中喃喃自語:

「東瀛之地,那可是有着八百萬神明。」

「憑藉你們的實力。」

「只要不直接找死,估計也能混出個名號來。」

「如果有朝一日真的發生大戰的話,這也算是一方暗子吧。」

「嘿,以防萬一罷了~」

「畢竟……」

越說聲音越小,越說聲音越小,最終聲音逐漸的消失隱藏在了黑暗之中。

但是最後的幾句言語,似乎因為特殊的力量,而不能出現在明明現世之中。

而此刻。

另一邊挖墳的四個人,卻是興高采烈的大喊,似乎碰到了什麼大喜的事情一般:

「挖到了,挖到了。」

「師兄我們挖到屍體了~」

7017k 周晴雲真是把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孩子身上。

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的勞累奔波:「我聽他們說你拚命在健身增重,對的,只有讓身體厚重起來,才能自如的推動胸腔共鳴,可以說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學生有你這樣瘋狂自律上進,很好,非常好,這才是珍惜天賦的最佳表現……」

荊小強啊?

您說得我自己都差點信了。

但不可否認,強勁身體帶來的聲腔共鳴是實實在在的。

別說肺活量、心肺功能,光是他那拚命補充的各種健身餐能量,不光增強肌肉,各個器官都在連帶收益。

人體就如同一台音箱,幾分錢的紙膜、塑料膜震動,跟頂級的合成纖維、超薄合金膜能比嗎。

這些天荊小強唱歌是真的輕鬆,連聲帶、嗓音都輕鬆。

老教授很珍惜:「我知道你是個有想法的孩子,所以沒有過多要求你,只遠遠關注你的做法,聽他們說過你對那個航空公司女孩子的做法,也知道你的高中同學來找你,你還是回去住在雜物間,這就是人品,我看過無數有天賦的男生,在追求的女孩子面前沉迷,你沒有,我很高興,很喜歡那首《doesyourmotherknow》。」

荊小強終於能解釋:「不是,您得看那是什麼家庭呀……」

周晴雲笑了:「嗯嗯嗯,我也知道,交響樂團的老宋都把那曲子的改編拿到我們院里來徵求意見了,部隊文工團的確有他們的一套規則,別人早就趨之若鶩的貼上去了,你還能保持清醒,這就更難得,對,沒錯,藝術家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自己人格跟心靈的獨立,如果你的創作都是ZZ任務,遲早你的整個世界觀都會糾結碰撞,這也是你們戲劇學院前輩們早就證明過的事情……」

平京戲劇學院畢業生默默點頭,然後又,哎哎,我不是這個意思!

周晴雲太喜歡了:「有時候我都在想,你才十八歲,歌唱技巧和天賦結合得這麼好,對英文詞曲又如此熟悉,鋼琴學習更是突飛猛進,要怎麼才能把這份天賦發揮到淋漓盡致,又要怎麼才能把這份上天的賜予跟你的努力,都呈現給更多人呢,剩下的就是思想和世界觀、人生觀的打造……」

五十六歲的聲樂教授,眼裡沒有一絲雜質,偶爾經過的路燈映照下,只有對音樂真切熱愛,還有對教書育人的真誠。

荊小強偶爾側頭禮貌的回應,都覺得慚愧了。

老師的存在,就是傳道受業解惑,沒有人是生來就無所不知的,老師就是在把人類知識,更重要的是做人道理傳承下去。

只是荊小強也差不多五十歲的心理年齡,還是名牌大學畢業生,滾爬百老匯那麼多年。

似乎,學業跟閱歷,並不能代表一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