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至於其他資源,何盈盈基本用不上,那麼也就歸於王遠了。

就等於王遠一個人,可以享受兩份聯邦的資源供給。

何樂而不為呢。

。。。。

回到了宿舍,果然小蘿莉俏生生的坐在大廳上用腕錶正在追劇,手裡捧著一包零食。

「王遠哥哥回來啦。」小蘿莉抬頭看向王遠,一蹦一跳的走了過來。

看著迎上來的何盈盈,王遠露出了笑容,習慣性的伸出手,在小蘿莉的頭上揉了一把。

嗯,頭髮很柔順,手感很好。

「怎麼樣,副院長找你幹嘛?」小蘿莉像一隻小貓咪一樣,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同時抬頭問道。

王遠咧嘴一笑:「好事。」

「什麼好事?」小蘿莉看到王遠的臉色,顯然有些高興。

今天的事情,怎麼感覺都像是壞事吧,王遠哥哥都差點把那個什麼少校給打死了。

怎麼還能有好事?

隨後,王遠笑了笑,把天才培訓班的事情跟何盈盈說。

何盈盈聽完之後直接笑了:「王遠哥哥在哪,我就去哪,我都無所謂。」

「傻丫頭。」王遠伸手,揉了揉小蘿莉的腦袋。

「嘻嘻(??˙︶˙??)。」小蘿莉調皮的笑著,把頭埋到了王遠的懷裡,貪婪的呼吸著王遠的氣息。

從一開始,兩人的羈絆就已經恆定了。

在拾荒星球摸爬滾打的何盈盈,第一次從王遠的身上感受到了關懷和依靠。

要知道,那可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拾荒星球,上面的拾荒者幾乎全都是窮凶極惡的無期徒刑,有的只有人心險惡。

自從何盈盈的母親去世之後,何盈盈就沒有信任過任何人。

而王遠,剛穿越過來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

何盈盈算是第一個,在王遠心裡落腳的,也是因為何盈盈,才讓王遠感覺到這個世界的真實。

。。。。

。。

第二天一早,王遠就帶著何盈盈來到了訓練室。

而斯塔羅,早就已經在門口翹首以盼了。

看到王遠和何盈盈兩人過來,斯塔羅瞬間露出了笑容。

只是,當斯塔羅把目光放在何盈盈的身上的時候,瞬間就不美妙了。

昨天還沒有注意,現在刻意去關注之下,斯塔羅才發現何盈盈的身上,沒有一絲一豪的源能波動。

不過,何盈盈身上也穿著准尉制服,所以應該是個超能者吧。

斯塔羅雖然疑惑為什麼何盈盈的身上,沒有絲毫的源能波動,不過還是暫時壓下了心裡的疑惑。

並且,斯塔羅已經通過自己的許可權,把之前何盈盈和王遠的兩堂課程的內容調出來了。

第二堂課,只有一份助教沐辰星提交的報告,不過看起來有些浮誇。

但是第一堂課,資源星球上面,可是有衛星錄像的。

何盈盈一拳轟爆一隻堡壘蟲的畫面,斯塔羅也是有見到。

這也是斯塔羅能壓下心底疑惑主要原因。

很快,兩人就跟著斯塔羅進到了訓練室。

「開始吧。」

斯塔羅轉身,隨意戰好,伸出了一隻手掌,豎起來,對何盈盈說道。

「用你最大的力量打過來。」斯塔羅看著何盈盈說。

並不是斯塔羅託大,斯塔羅也看了衛星視頻,也知道何盈盈可以一拳轟爆一隻堡壘蟲。

不過,斯塔羅可是和唐天一個層次,中級戰將,接近准尊者的存在。

堡壘蟲?

斯塔羅一根手指就夠了。

何盈盈轉頭,看向王遠。

王遠對著何盈盈笑了笑:「加油。」

「嗯嗯,小蘿莉點了點頭。」隨後擺開了架勢。

刷~

身影一閃,小蘿莉就沖向了斯塔羅。

斯塔羅點了點頭,速度不錯,已經接近五星超強化類能戰士的水準了。

「喝~」小蘿莉小小的拳頭揚起,一聲嬌喝。

王遠則微笑的看著這一幕,絲毫不擔心小蘿莉能不能通過這一個測試。

因為,經過昨天晚上的洗滌之後。

何盈盈告訴王遠。

她可以。。。。

樂文「蘇平,你害我,你個王八蛋,小銀幣……老子是冤枉的,冤枉的!」

神將都快哭了。

他想跟同袍們解釋,他想說,他沒想害天王,他是在為天王求情,可是他也知道,現在就算是他把嘴皮子磨碎了,也不會有人信他。

……

《我在天庭打卡上班》第六十五章李靖被猴揍了 東郊派出所。

故地重遊,並無多大感慨。

廢話麼,這才幾天啊,能有啥感想。

“什麼?你說可能是真的搶劫?”王所略顯意外的看向周南。

“目前只是推測,我已經安排人去查了,”周南心底竟有幾分把握。

回顧全程,一百八倒是看不出破綻,一米八的演技卻是真的不佳,從他周南進店起,這廝偷瞟了白胖經理能有三四次吧。

最明顯的一次,就是白胖經理突兀開口讓他們投降那次,話說一般人真的有勇氣在槍口下開這個口?

也是這之後周南才覺得事情可能有貓膩,隨後展開聯想。

如果不是他們進來的快,或者說警車到來的快,一米八絕不會只裝半個櫃檯的金首飾,而且這小子目的非常明確,一櫃之隔的銀飾品瞧都沒瞧一眼。

再有,對於警車的迅速到場,幾人的反應太過驚訝了,就像…完全沒想到一樣,咱們就當劫匪無知好了,你一金店經理驚訝是幾個意思?

話又說回來了,劫匪當真是如此無知嗎?就算沒上過高中,是沒文化又不是傻,拍抖樂拍到把半個櫃檯金首飾收進了包裡?就真的不清楚事情的嚴重後果嗎?

另外還有一點純屬臆測,鎮外的堵車真的也只是意外嗎?早不堵晚不堵的,就今天堵在那條巡特警可以快速趕來的路上?

以上,都不是啥直接證據,但你要說一點聯繫沒有,那也有些牽強。

世上沒有完美的犯罪,越想僞裝,留下的證據只會越多,何況這案子本就破綻百出,周南相信只要查一下,不難查到線索。

哎?哥們兒好像對刑案調查愈發駕輕就熟起來了?

周南後知後覺着,但又感覺一點都不違和,就好像…這些他本來就應該會一樣。

王所笑的有點苦哈哈,“要不,我這就派人把這幾個給你送支隊去?”

一般來說,當場抓獲的犯罪分子由派出所管轄,但現在情況又有所不同。

因爲派出所一般只負責辦理轄區內發生的因果關係明顯、案情簡單、無需專業偵查手段的案件。

既然這案子沒那麼簡單,恐怕就要及時移交給專業的刑偵部門來處理,按轄區劃分,正是眼前這位手底下。

周南擺擺手,“不着急,也許是我想多了呢。”

“太過謙了,”王所差點呵呵噠,論起對罪案的偵破,他可比周南本人對自己還有信心。這“打手”,八成是再一次當定了。

一如周南所想,很快就有消息傳來。

兩名“劫匪”經過調查,確實在抖樂註冊有帳號,甚至還有萬兒八千的粉絲量。

爲了這點粉絲,倆人可謂無所不用其極,什麼火跟風什麼,但新奇過後,粉絲開始逐漸流逝。

要說二位爲了博出位拍段子,一定程度上還真說的過去。而且相信出了警情通報後,涌去看熱鬧的人,怕是比二人正兒八經拍段子引liu還強大的多。

問題出在一米八身上,這位小哥自詡網紅,又好面兒,日常在某直播間打賞裝大佬,很快入不敷出,丫硬是借貸都不肯丟面兒,最近更是差點被人上門刷紅漆。

搶劫動機這不就有了?但和白胖經理有什麼關係?

經查,白胖經理本身的的財務狀況尚可,但該銀樓的經營狀況,賬面看不出啥,實際可能存在很大問題。

這玩意兒就瞞不過專業人士。

據初步粗略統計,自白胖經理升任以來,虧損已達三十多萬,對一家小銀樓來說,算是不可承受之痛了。其間,白胖經理“功不可沒”,沒少中飽私囊。

所以此次案件,白胖經理有沒有可能打過什麼主意?

一米八,與白胖經理的關聯點又在哪裡?

相信找到這點,一切皆可迎刃而解。

二人無親戚關係,年齡差又大,交際圈完全不同,初看似乎不可能有聯繫,突破口居然還是出在網絡上!警方在白胖經理的手機上,發現了同款直播間。

男人啊,不分年齡,審美永遠的如此一致,喜歡年輕漂亮的妹紙。

另外還有個意外之喜,那起車禍的兩名車主,經查居然都是一米八的“狐朋狗友”。

在衆多證據面前,社會經驗不足的一米八一潰千里,隨後案件大白。

通過直播間偶遇“老鄉”,一米八很快與白胖經理聊在了一起。

熟悉後,經驗老道的白胖經理輕鬆發現一米八的窘境,聯繫自身境況,馬上想到一個“絕妙”的好主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