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現在白色蠕蟲即將陷入永恆沉睡。

作為白色蠕蟲倀魂的翠綠之形,也將隨之陷入沉睡。

失去身體的橫紋羊瞳,必將跌落舊日位格,連同祂的宿主——寧修遠。

就在這位格即將跌落之時,一個貪婪而褻瀆的念頭,在寧修遠腦海中回蕩、醞釀、沸騰、迸發!

他死死盯着白色蠕蟲的身體,緩緩伸出右手。

人面蛇身的命運之蛇,從虛空中幻化而出,纏繞上主人右臂,對着白色蠕蟲,吞吐命運蛇信。

——命運竊取!

……

……

維多先生走後,殘留着血與死亡的雪原上,陷入了死寂。

眾人看着被神秘力量阻隔在外的倀鬼們,一個個面無血色地一邊佈置著魔法陣,一邊等待着命運的審判。

「維多先生,真的能殺死……白色蠕蟲嗎?」

一聲顫抖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

沒人回應。

舊日支配者,這種只存在於神話典籍中的偉大存在,怎麼可能被凡人殺死?

「沃利斯先生,維多先生能殺死白色蠕蟲嗎?」

那聲音又不甘響了起來。

「也許……」

夏蓋蟲族沃利斯聲音有些遲疑。

「倀、倀鬼消失了!」

不想,就在這時,一聲驚呼打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眾人抬頭看去,只見周圍倀鬼果然突兀消失。

就像出現時一樣突兀。

「這時間,倀鬼不應該消失啊?」

人群中傳來呢喃聲。

作為大冰山伊基爾斯的「原住民」,他們對於伊基爾斯的種種現象,可謂十分熟悉。

縱然不知其所以然,所有人也意識到,倀鬼不符合常理的消失,意味着有大事發生。

「那是什麼?」

「風暴?伊基爾斯怎麼會颳風暴?」

「不不不,那是……液體?黑色液體?」

沒多久,人群再次驚呼起來!

大家驚恐發現,在天際湧現出一條黑線,黑線越來越寬,越來越多。

好似風暴,實則滾滾潮水,黑色潮水!

這一幕,將所有人驚呆了!

因為在大冰山伊基爾斯,除了伊利德海姆化改造生靈的體液,這裏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液體。

如果有,也會立即凍成堅冰。

但就在現在,伊基爾斯再次反常的出現黑色洪流。

再愚蠢的人,也意識到了什麼。

「難不成……維多先生,殺了白色蠕蟲?」

有人失聲驚呼。

「夢境之地能進入了!」

「幻夢境大門也打開了!」

聰慧之輩的驗證之言,令眾人色變。

「難不成維多先生真的殺了白色蠕蟲?」

所有人面面相覷,看着瘋狂湧來的黑色潮水,一個個心神懼駭!

他們知道,維多先生縱然沒有擊殺白色蠕蟲,但能夠打破伊基爾斯的冰凍,也堪稱難以想像。

「走!」、

人群混亂起來,有了前車之鑒。

這次沒人再內鬥,也沒人仇殺。

大家抱團遁入夢境之下,腳步不停的向幻夢境逃去。

只要逃進幻夢境,他們就有可能藉助這個由宇宙生靈孕育而出的底層夢境世界,回到家鄉。

然而縱然所有人動作奇快,依舊發生了意外。

在滾滾黑色洪峰中,一艘通體漆黑的三桅帆船漂浮在黑色潮水中,向蕩漾著密集漣漪的雪原而來。

哈靈頓王國海軍總督蘭伯特,站在鑲著天使銅雕的船首,目光驚疑不定的看着陷入黑色潮水中的世界,滿臉震撼!

他一伸手,數名剛剛遁入夢境之地的魔法師,硬生生從夢境之地脫離,落入三桅帆船甲板上!

「聽着,我問,你們答,回答讓我滿意,我讓你們離開,聽懂了嗎?」

充斥着詭異旋律和模因污染的聲音,在甲板上飄蕩,迅速安撫驚恐的魔法師。

「這裏發生了什麼?」

哈靈頓海軍總督蘭伯特目光掃向幾名魔法師。

「我不知道。」

「我、我知道,維多先生說去擊殺白色蠕蟲,然後就變成這樣了。」

「維多先生?具體發生了什麼?」

蘭伯特愕然,連忙追問。

「火眼聯盟首領奎勒召集我們首領,策劃了一起越獄計劃……」

「我們召喚了舊日支配者克圖格亞……」

「不知為什麼,克圖格亞剛剛靠近就離開了,對了,祂還殺死了召喚者奎勒……」

「後來維多先生操控了一隻倀魂,說是要去殺白色蠕蟲,然後就變成了這樣。」

幾名魔法師七嘴八舌,拼湊出事情真相。

哈靈頓海軍總督蘭伯特看着船外波濤洶湧的黑色潮水,陷入了沉默。

在他問話的時間裏,黑色洪流已然淹沒大冰山伊基爾斯,令人作嘔的黑霧也從黑海中翻騰而出,逐漸與宇宙融為一體。

他能感覺到,這個世界即將消失在宇宙之中。

「你們有沒有看到一位黑瞳男子?他應該自稱阿瑟……」

趁著這個星球還未徹底消失,蘭伯特問起此行目的,然而他信息還未補完,魔法師們便異口同聲回答。

「維多先生就是黑瞳!」

7017k 整個天下都密布在恐怖的氛圍中,壓得一屆生靈都透不過氣來。

所有大族都自危,世間萬靈都顫抖,至於那些遠離修界的俗世之人,則是顯得要好一些,終究只是一些生活在世間最底層的螻蟻,這些飛來飛去的仙人的事,他們好像不能多做些什麼。

但這段時日來,各地比較出名的廟宇中,香客與祈福者明顯陡增起來。

但出奇的是,風波雖越演越烈,但無論是以林凡一方為首的鳳凰族,又或者是現在執掌天人族的通天,都顯得詭異的安靜,就好像雙方已經達成了什麼協議,故而都選擇了暫時的安寧。

當然,天下人皆知,前期越是寧靜,後期爆發時就越是恐怖。

萬妖之原,平靜一如往昔,當然;這只是表面而已,暗流洶湧,至少早就被通天插在龍族中的無數天神軍,已經密密麻麻的遍布在龍鳳雙族的邊界上,而鳳凰族的各部也都陳兵邊界,彼此軍營遙遙相望,蕭殺之氣驚天動地。

龍族中。

林龍靜靜的立在屋檐下,眼神極為奇怪,他在看著院中那個男子淬鍊武技。

這男子實在不能用孩子形容。

只因,他也有五十多歲了。

若是在俗世,這已經是知天命的年紀,但在修者界來看,真的還很小。

他是林龍與天心兒的親子——敖乾坤。

五十歲到達聖君之境,這種資質的確很不錯。

林龍一直靜靜看著,眼中神色莫名,光彩難定。

「夫君……」

幽幽呼喚起,林龍回眸,看向自己的妻子,沉默很久時間,幾次張口,但都被堵回喉中。

「你……沒有什麼與我好說的嗎?」天心兒面色凄苦:「從你回歸龍族后,連殺十八族老,囚困三十將領,我不是傻子。」

林龍回到龍族的第一夜,先是去了上一任龍王的龍巢中,與之密談半夜,當林龍出來后,一道封印就鎮封了那個龍巢。

之後林龍揮動龍王劍鎮殺龍族十八族老,囚了三十將領。

這件事瞞不住整個龍族,但知曉者也不算多,但凡知曉者,則都是膽顫心驚,上代族長被封,十八族老被殺,三十龍族最是厲害的大將本囚,這無異於自掘長城。

但若是細細思索,就會發現,這些被封的,被殺的,被囚的,其實上都是親近天人族者。

「謝謝你……直到我看見他,我才知道,我已經是一個獨立的人,也才知道,他一直給我說的,希望我有自己的人生等等,到底是什麼意思。」林龍開口,語氣幽遠;眼神也深邃起來,隨後在認真道:「謝謝你,讓我完整。」

天心兒哭了出來。

林龍的眼神漸漸變得犀利與堅定起來:「好吧,今日就與你說一個故事。」

房中。

天心兒眼神躲閃,帶著恐懼,甚至讓她的嬌軀都瑟瑟的抖了起來,但最後,卻是死死的盯著眼前林龍,生怕一個眨眼,自己的這個丈夫,自己兒子的父親就會離去,從此就不在出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