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且他似乎是遇到了囤於右臂的排濁瓶頸,氣息紊亂,靈力不實。

房中,吳雲倏然睜眼。

這是他測出七品丹資后的第三天。

當晚從正一殿中出來之後,不出意外對他態度更好的袁無守直接親自送他回到清心院。

紅面老頭不僅沒有絲毫不耐煩,還在清心院中逗留良久,教授了他許多突破靈寂時需要注意的修行知識。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袁無守才起身離去,吳雲小憩一番后,直接投入修鍊之中。

身懷數百點修靈資質,一夜過後,他不出意外的突破到靈寂初期。

突破時金靈氣匯聚如漿,異象極其驚人,幸有靜室靈陣掩蓋,旁人並未察覺。

而剛剛出現在他腦中的那一幕,赫然是他用靈識所觀。

「這便是靈寂境界嗎?

功法突破后,單純的肉身之力竟比築基強了三倍還多!

全身大脈暢通無阻,體內靈氣生生不息。

而且這些都是附帶的,按袁無守說的,靈寂真正的變化,在於靈識。

從剛才突破的情況來看,我靈識籠罩的範圍極限大概在九十到一百丈之間,也即是藍星的三百多米。」

想到此處,吳雲低頭看向自身右手,臉上出現一抹滿帶少年氣息的好奇笑容,他緩緩將右手放在身旁的黑色地磚上。

只輕輕一按,他整隻手掌便盡數沒入石中。

「牛*!」

低呼一聲,吳雲抽出右手,興奮自語道:「之前我還是築基修為的時候,哪怕用上靈氣術法,也不能在這間長老級的練功靜室中留下哪怕一絲痕迹!

想不到突破築基后,僅憑肉身之力,我就能擁有這種力量……」

念叨到這裏,吳雲心頭猛然一驚,「不對!只是靈寂初期都擁有這種力量,那金丹期的姜珏,絕對比現在的我還強上數倍乃至數十倍!

差距如此巨大,我當時竟能從他手下逃脫?

為什麼?」

又是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想了半天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吳雲只好暫時將這個問題放在一旁。

花一個白天的時間適應調理完靈寂初期的強大力量之後,他再次沉浸到修鍊之中。

半個月後。

「修靈資質已用完,清零。」

晨昏顛倒的吳雲陡然驚醒、茫然四顧。

等反覆測驗數遍、得出再修靈已經不是之前的如有神助,而是宛如龜爬的結論之後,吳雲不由仰頭怒罵:

「拒拒你個坑*!

一百多點啊!這才幾天你就給我清零!?

之前幾十點就能從築基初期練到築基大圓滿,我現在才靈寂後期啊!

你是想讓我死嗎!」

目前為止還不知道是個什麼鬼東西的拒拒任憑吳雲叫罵,始終毫無反應。

足足緩了半個時辰,吳雲才安靜下來,四仰八叉的癱靠在厚實蒲團上,面無表情。

「我有想過越到後面會越難,可我特喵的打破腦袋都想不到會這麼難!

從幾十點修完一個大境界,直接跨到一百來點只能修滿前中後期三個小境界!

築基與靈寂之間的差距當真有這麼大嗎?!

每百點三個小境界,算下來豈不是三十點一個小境界?

你當我的資質點是撿來的……嗎?」

吳雲聲音越說越小,因為他也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太依賴拒拒了。

而且憑良心講,半個月在耗完資質點的前提下,能從築基大圓滿橫跨到靈寂後期,已經算逆了大天了……

「去你大爺的!

有種別讓我穿越啊!都特喵穿越了,我不依賴你依賴誰?依賴袁老頭嗎!」

吳雲暗呼好險,他差點鑽了牛角尖……

「拒拒的存在,似乎真的是為了讓我變強,且絕不能貪圖一時安逸。

看來要想過得舒坦,我得不斷作死啊。

也罷!

作便作吧!

我就不信正一宗五大長老加上老袁的最後一次,還不能助我結丹!

精力有限,煉器陣法符籙什麼的先不管了,有空再說,現在得抓緊時間充實我的個人術法底蘊了。

之後再把煉丹資質用完,煉丹攢錢買金身!」

念頭通達后,四仰八叉的吳雲挺身坐起,在乾坤袋中翻找出玄上攻型術法《地涌金蓮》的拓印玉簡。

「地涌金蓮,地非地,蓮非蓮,待到百花解,揮手成無間。

此術至陽至烈。

引召十蓮,可稱入門。

百蓮聚陣,方算小成。

掌指握千蓮,可抵大成境界。

圓滿時,念所至,處處蓮。」

讀完總綱,吳雲便已完全沉浸在這道能被萬卷樓收錄至第七層、真正能算是正一宗底蘊的玄上攻術中。

「這道術法的開創者是神經病吧?

不就是一道《金靈氣的壓縮與引爆》術法嗎?還非得耗費靈識精力觀想成蓮花形狀,娘兒們唧唧的。

咦?不對!

哦,原來這蓮花形狀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蓮花,而是一種名為《蓮劫》的微型殺陣,這就接觸到陣法了?有點意思。

可這也太拖沓了吧,自己施展個術法還要把靈氣捏成陣法,這一套下來,等陣法捏好,人都下去了。」

吐槽著,吳雲繼續往下看去,想看看能創造術法的修行道大才是不是當真這麼傻,施個術法還要站在原地捏陣。

「豁!前輩就是前輩!

原來有個主陣靈印,只需將這道主陣靈印悟懂、再煉化納于丹田,此後施展術法時便無需再管,生蓮自成陣。

妙啊!

還是AOE傷害,單蓮炸開相當於築基修士全力一擊,且在入門之前,無論幾朵蓮都組成蓮劫,蓮數越多,威能便越大。

練出十朵就算入門,就能組成一個完整蓮劫,炸開相當於靈寂初期修士的全力一擊。

一百朵蓮就是十套蓮劫,炸開堪比靈寂大圓滿。

一千朵蓮就是百套蓮劫,直接就是金丹期的範圍傷害!

圓滿境界更屌!竟然能壓縮蓮劫陣,拿在手裏打人,還不一巴掌把人打成齏粉?!」 「下半年的科研資金上調20%,我需要在年底看到一些成果。」吳玄之主動打破了眼下的沉悶。

對於做科研的人來說,失敗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對於目前的成果,吳玄之心中還是滿意的。

至少一個世界的架子已經搭起來了,後續只是維護和升級的過程。

「對了,老闆,裝備研究所那邊運送了一具神軀過來,大概半個月後能到,您需要現場觀摩測試嗎?」

吳玄之的幾個實驗室都不在一個地方,尤其是那裝備研究所,在加拿大的薩得伯里,那裡是英聯邦的自治領之一。工業和礦業極度發達,取材方便,早在十年前的時候,龍象安保公司的大半團隊都搬遷到了此地。

其他的幾個實驗室,也在陸陸續續的拆分開來,散布到世界各地。

這種方式,一來是方便籠絡世界各地的人才,二來是避免引起英政府的針對。

隨著龍象安保公司的越來越壯大,英國對於這個龐然大物的容忍程度肯定會不斷降低。他們可以允許一個強大的資本財團在國內,但如果這個財團具有一定的武裝力量,那他們肯定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

如今,隨著洪荒世界的成型,只要在幻界中鋪設大量的站點,就能把信號一路擴張,把各個實驗室鏈接到一起。之前出現的交流問題,也會迎刃而解。

在外人看來,龍象安保公司不斷拆分實驗室的行為,屬於是自我閹割,主動削減自身力量。卻不知道,把力量隱藏到暗處之後,他們實力只會更加深不可測。

「到時候通知我一聲,如果有時間,我盡量參加。」

……

吳玄之睜開了眼睛,他的身體微微一沉。

在洪荒世界中,他以意識的狀態存在,雖然裡面也有模擬重力,但畢竟不可能與現實一模一樣。

屋內寂靜,吳玄之起身點燃了一柱安神香。

濃郁的香味很快就散逸了出來,他深吸了一口氣,精神便好似浸泡到了溫水之中,非常舒服。

「三爺。」

一個聲音自屋外響起,一如往常般恭敬。

是白信。

在得了應允之後,白信走了進來。

「白信,你是要跟我說數據傳輸的事情嗎?你當時發現了什麼問題?」吳玄之喝了一口溫水,調整著身體和精神狀態,而後主動開口問道。

他當初就發現白信在主動接收信息的時候,似乎有些話沒有說出來。

「不,虛擬世界的數據傳輸沒有問題,所有的信息是安全的。」白信雖然語氣平淡,但眼角卻能看出喜色,甚至是……激動。

「三爺,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沒有跟你以及實驗室的人透露。」似乎看出了吳玄之的不解,他在稍作猶豫之後,還是開口了。

「天道出問題了,天道的數據出錯了,所有接收到天道數據的人,都出問題了……包括我。」

白信緩緩的開口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