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趁著夜色跟在了阿碧絲的身後,只是讓娜美不理解的是,阿碧絲在朝大山裏走。

是大山裏有什麼嗎?

娜美有些不能理解,看了眼帆船一樣的磅礴大山,心裏有些發慌。

不過路飛可就沒這些顧慮了,畢竟是去找吃的,要不是娜美攔著,他都想哼個小曲。走出拍賣行后,蕭凡三人便匆匆回到了東華傭兵團在倖存者集市的駐地中。

此時,方靜妙等人已經安排好了一切,準備售賣的物資也都卸好放進了倉庫。

知會陳渝一聲后,眾人也坐上車隨着車隊向大學城的方向,東華傭兵團基地駛去。

等回到了基地,車輛各自散去,蕭凡,方靜妙,李獨尊,郭麒麟,沐白,卜開心六人走進了傭兵團管理層所在的辦公樓。

六人坐下閑聊,半個多小時后,一個守門的執勤人員匆匆跑過來……

《重生魔尊歸來》第一百五十七章:東華傭兵團的大計劃! ,

第977章

「宋三喜,宋大哥,宋爺,我錯了啊!」

「放過我吧,饒了我吧,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啊!是輝少他們要見紅,沖個喜,趕霉運啊」

「我這兒給您磕頭了啊,求求您啦,高抬貴手啊」

這老小子,還真磕頭了。

砰砰作響。

額頭血都又出來了。

嚎叫中,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凄慘的很。

四周,還有不少人看着呢!

楊大禮,老臉丟盡的,臉也不想要了。

因為他真的崩潰的。

打電話給王輝,人家剛剛下飛機,說那能怎麼辦,跟宋三喜斗個批,老子現在還斗不贏呢!

楊大禮說,可是雪雪懷孕了啊,輝少,那是你的種啊!

王輝說:鎚子,你哄老子嗎?萬一你女兒在外面胡來,別人的種呢,也歪在老子頭上?

然後,他掛電話了。

畢竟,不想在要結婚的時候,鬧出私生子的事情來。

傳到褚艷耳朵里,他覺得不好,對不起她。

楊大禮沒辦法,打電話給徐正龍。

徐正龍沒等他說話,直接說了:「楊軍打過電話了。宋三喜,老子現在惹不起,老揚,你別煩我了。我,不想惹事。」

然後,掛了電話。

楊大禮很絕望,趕緊又給最後一根稻草錢永宏打電話。

錢永宏倒是耐心聽了他講事情。

聽完了之後,錢永宏呵呵一笑,道:「老楊,認倒霉吧!宋三喜,不是一般人能對付的。他很強,我愛莫能助。你,最好是找他,下跪求情,給些錢,照顧好你女兒,才是上策。」

然後,錢永宏掛了電話,暗自說你個老傢伙,跟宋三喜斗,是不是吃錯了葯嘛?

於是,楊大禮徹底沒希望了。

正好,宋三喜出來了,他便出了場大丑。

為了錢,為了生意,只得下跪求饒,老臉都不要了。

但,宋三喜一臉冷淡,「行了楊大哥,我剛才在樓上就說過了。這事,在我面前下跪求情,都不好使了。你呢,還不信,跟我叫板。」

「對不起,我走了。你,等著破產就行了。機會,給你給夠了,你不珍惜,怪誰呢?」

說完,宋三喜上了車,發動起來。

楊大禮急了,直接趴到宋三喜的車頭上。

大聲的哭叫道:「宋爺,放過我吧!求你了!你不放過我,我就趴死在這車上!」

那樣子,又可憐,又不要臉。

宋三喜在駕駛窗探出頭來,淡道:「你如果不讓開,我就報警,然後你會因為尋釁滋事,進去關些日子,罰幾千塊,我說到做到,你信不?」

「再不然,這麼多人看着呢,你故意攔我車,不讓我走。我撞死你,保險公司全賠,我能一點責任也沒有,又信不?」

說完,空擋踩油門,12缸的發動機,發出山呼海嘯般的咆哮聲。

楊大禮,嚇慫了,尿都要嚇出來了。

他一下子閃開,躲到一邊去了。

宋三喜車子呼嘯著沖了出去。

拐彎,消失。

楊大禮,持續崩潰,都不知道怎麼離開的。

額頭的傷口,也沒去包。

一臉的血,傷口最後沒流血了,但樣子很難看。

整個人,都很絕望。

楊軍跑來看他,剛開口叫了聲大伯,楊大禮就吼著:「滾!滾遠一點,你個沒用的飯桶!」

緩了很久,臨近中午的時候,他才緩過來。還有,白抒凡也會在日常交往中有意無意地展示自己珍藏使用的物件。

所以,在閨蜜、好友中間,很自然,能讓她輕易收穫到諸如化妝品、黃金、珠寶、玉器等等的人情推介。

她人美,更具有脫俗的氣質,所有飾品、化妝品這些東西,只要經她身上示範展示,就會立刻引來大家的青睞。

她經常兩

《千金聚散》第二百三十三章各自都有魅力 第二天早上不到五點,陸小白就精神滿滿地爬起來,一路小跑去到附近的菜市場、商店,買了很多零碎的食材。

五點半回到家,打開煤氣灶就開始搗鼓早餐,一直忙活到七點五十,將做好的早餐都放進一直沒用到的保溫櫃里,收拾好一切,把門掩上就去遊戲廳等待最後一天的面試開始。

八點鐘睡醒,下樓來吃早飯的艾娃,翻了一圈,終於在保溫櫃里發現了陸小白留下來的早飯,打開保溫櫃的那一刻,艾娃驚呆了——夾了鴨蛋黃、紫甘藍、火腿片、肉鬆和煎蛋的三明治;一籠不知道什麼餡兒的小籠包和烙到酥脆的餡餅;烤到晶瑩的紅薯;玉米烙;一小盤開胃的腌黃瓜、覆滿了焦糖的誘人布丁;兩小碗蔥花面;兩顆水煮蛋;南瓜的香氣已經爆炸的吐司;芙蓉湯、溫度剛好的胡辣湯、冰鎮過的豆漿和鮮榨的果汁……

艾娃看着這被塞的滿滿當當的保溫櫃,還用隔板隔開了甜的和鹹的早點,有些不知所措,無奈的把裏面大大小小的早點端到陽台的桌子上,上樓的時候一邊跺地板一邊恨恨道:「見色忘義,見色忘義,見色忘義,陸小白你見色忘義。」

整理好心情,敲門叫醒水木之後,艾娃連哄帶騙的把水木帶下樓去吃早飯,看到陽台上那十幾種早點,水木有些僵硬的看向艾娃。

艾娃露出了遊戲廳工作期間標準的職業微笑,皮笑肉不笑道:「哈哈,小白哥平時就活的這麼細緻。」

————

另一邊,陸小白到了遊戲廳,給前來面試的人一一道歉,說已經找到了合適的隊友,不需要再招聘了。

給田枸刷了五千五百點數用作工資和午飯的報銷之後,就去任務所繳了700點的費用,撤銷了任務。

差不多十點鐘,陸小白憑着記憶去到任務所的27樓、31樓和73樓,找到了在裏面暫住的冰茶、順子和烏圖美仁,告訴他們被招聘結束,他們已經被錄取了,下午就可以去遊戲廳把小隊登記,成為正兒八經的隊伍了。

收拾好東西后,四人在遊戲廳的大廳中匯合,順子提議,中午大家一起吃個飯,稍微磨合一下,然後下午再一起去遊戲廳。

陸小白想了想,陽台上那張桌子是能坐下六個人的,直接道:「那中午去我家吃飯吧,以後就是一支隊伍了,而且小隊的最後一個隊員現在暫住在我家樓上。」

見眾人沒有異議,陸小白帶頭朝上合街的家走去。

————

「美仁,你幫我把雞切成塊兒腌上」

「好的小白哥。」

「唉你這不對,你得這麼出。」

「嗯。」

「姐姐你不知道,第一天晚上啊…」

「哦~」

艾娃和水木坐在陽台上聊天吹風,順子在客廳教冰茶打牌,烏圖美仁在廚房裏幫陸小白打下手。

莫名其妙的,幾個人都不是很熟,還有些是第一次見面,但大家都相處的很自然,就好像多年不見的老友,重新又聚到了一起一樣。

中午十二點半,陸小白和烏圖美仁把菜都端上餐桌,天上飛的河裏游的路上跑的,這一桌菜一點也不比陸小白往年家裏的年夜飯來得差。

艾娃和水木坐在靠陽台欄桿的一邊,順子和烏圖美仁坐在靠客廳的一邊,冰茶和陸小白一左一右坐在桌子的兩頭。

艾娃第一個拿起筷子,隨意道:「開吃開吃,以後大家就是自己人了,別客氣別客氣。」

餐桌上的氣氛還算活躍,順子和艾娃承擔了整間屋子的活力;烏圖美仁有些害羞,但少年心性,在順子的調動下也逐漸活躍起來;冰茶很少說話,但會微笑附和,至於陸小白和水木,安靜吃飯不管其它。

吃的差不多了,水木拿紙巾擦了擦嘴,第一次出聲道:「隊伍叫什麼名字你們想好了嗎?」

突如其來的問題問懵了在場的人,在場的各位要不就是一直忙着招隊友,要不就是一直在趕路,都沒想起來還有小隊名稱這回事。

沉默了一會兒,水木淡淡道:「叫黑甲小隊吧,坦白講我是沖着陸小白的特性來的,我相信在座的幾位也大差不差是這個想法。既然陸小白是我們現在坐在一起的原因,以他命名隊伍,在合適不過了。」

沒有任何的思考,烏圖美仁道:「我贊成,我就是覺得小白哥特性太帥了,才從三邊城趕過來的。」

順子也放下筷子道:「我特性就是為了小白哥生的,我沒意見。」

冰茶沒說話,但也緊跟着點了點頭表示贊成。

水木微微一笑:「很好,全票通過。」

這時候陸小白站起身,給每人都倒了杯果汁,率先道:「我叫陸小白,今年十九歲,特性是骰子,擲到六就可以變身,目前lv.2。」

水木端起果汁,緊跟道:「我叫水木,剛剛高考完沒多久,特性翅膀,現在最高時速可以達到一百二十公里,特性的提升對身體素質也有所提升,目前lv.3。」

順子也端起面前的杯子:「我叫順子,今年十六歲,念高一,特性是幸運,很靈的,目前lv.3。」

烏圖美仁也站起來:「我叫烏圖美仁,十六歲,內蒙古人,因為住在山上,家裏缺少勞動力,就沒有上學了。特性是神射,就算是坦克的裝甲我也能射穿,現在lv.4了。」

冰茶起身:「我叫冰茶,二十一歲,精通戰術指揮,特性狂血,神志越模糊,戰鬥力越強,貧血狀況下大概能夠徒手撕開一頭lv.5的豬熊獸,目前lv.5。」

見所有人都站了起來,艾娃也跟着站起來,興奮道:「我叫艾娃,十六歲,特性不重要,等級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乾杯!」

「乾杯!」

「乾杯!」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