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說,我哪敢呢?」顧念朝天翻了個白眼。

她這陰陽怪氣的語氣讓江亦琛格外火大,這女人現在真是越發硬氣,說話都比以前橫,是真的有下家了所以肆無忌憚?

還是覺得他對她予取予求了點所以不清楚自己到底幾斤幾兩了?

江亦琛忍著脾氣,沒有發作,忽然冷笑一聲:「你不敢?光著身子威脅我結婚這麼不要臉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你還有什麼不敢的,嗯,顧念?」

顧念臉上的表情瞬間凝結,江亦琛的話就像是一把沾滿了毒液的匕首一樣刺進她的心臟位置,原來,不管過了多久,不管有多溫存纏綿,她在他心裏面……

還是下賤的不要臉的。

她臉色白了好幾度,咬緊了嘴唇一言不發。

江亦琛嫌棄地別過臉去:「鑒於你有前科,所以你給我離那些亂七八糟的男人遠點,被幾個男人獻了幾次殷勤就真以為自己很搶手了?」男人眸中的不屑更加濃烈了:「別他媽拿朋友當幌子,沒男人想跟你當朋友,他們不傻,只想不負責任睡你。」

顧念睜大了眼睛,愣了會兒找到了江亦琛話語裡面的漏洞:「你的意思是你很傻嗎?」

江亦琛:「……」

他唇角勾著一抹自嘲的笑容。

是挺傻的,當時在想什麼呢,竟然答應了娶她,這女人除了讓他操心分心不省心以外,有什麼好的。

顧念看到了江亦琛那流露出的自嘲的笑意,心裡像是被堵住了一樣,有些情緒就這樣憋著,讓她說不出來的難受。

的確,他是挺傻的,放棄了身家上億的慕氏千金,娶了一個一無所有的她。

…………

回到家之後,江亦琛上樓去找文件,顧念就在樓下給自己煮桂花酒釀。

煮好的時候,江亦琛正好從樓上下來,四目相對的時候,顧念急忙轉過臉去,將小碗的的元宵放到了餐桌上,也沒有邀請的意思。

江亦琛看了她一會,見她無動於衷,眸色更冷更沉了。

他希望自己一個眼神顧念可以體會,但是顧念壓根不知道江總那堪比海底針一樣的心思啊,她看著男人佇立在那裡幾秒鐘后抬起頭:「晚上少喝點酒。」

江總內心的想法就是你挽留我我就不去宴請了。

可是顧念壓根就沒往那裡想,看著江亦琛面色不善以為他還是為剛才的事情生氣,想解釋兩句又怕自己嘴笨越解釋越黑,乾脆低著頭吹著滾燙的元宵

氣氛頓時尷尬了起來。

「還有呢?」江亦琛的聲音又冷又沉。

顧念抬起頭,想了會,又笑笑:「喝多了對身體不好,而且我還得照顧你。」

江亦琛臉色立即黑了下來,他二話沒說,拿起桌上的車鑰匙,轉身推開門就走了。

門被用力的關上,震得顧念耳朵都發麻了。 趙風盤坐床上,本體不動,皮、肉雙脈卻在以特定的規律、幅度變動著。

同時,以鼻子猛然一吸,而後吸入的氣勢由強漸弱,直至停止吸入,達到肉身極限,再從口中平緩呼出,那氣息帶著一股濃烈的血腥氣味。

這是八荒武脈·第五脈·精脈的修鍊之法,提煉精氣,去雜求純。

趙風目前的階段只煉化了體內六成的精氣,待煉化完全,便可利用精氣加催其他力量的效用。

鈴鈴鈴……

此時,擺放在趙風身前的手機再度響起視頻連線的聲響,他睜開雙眼,眼底閃過一瞬的強盛精光,而後隱於瞳孔。

重新連線,三人的視頻會議開始第二輪。

「好你個趙風!你可知道你的作為讓我損失了多少財產嗎?現在計劃受阻,你必須有所表示。」諸葛明月冷著臉說道,但認真聽的話,會發現她語氣中並無責怪之意。

「我可以讓橋樑系統配合你,不過,關係國內貨幣的事情,我沒辦法做主。」趙風擺擺手,說出了自己的底線,其實也不是說他不能做主,只是不想因此壞了國內的環境。

「你有這覺悟就好!我知道橋樑系統與國家有約定,國內的事情,我不干涉,但除此之外,你必須全權配合我!」諸葛明月也不等趙風回應,宣布之後,便繼續說自己的計劃:

「我目前能想到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炒貨幣!」

「首先,我們要選一個國家作為目標,假設指定為日本,我要你通過橋樑系統的月幣,影響日本貨幣的匯率。」

「不過,橋樑系統現在也只是在中國有巨大的影響力,一旦出了國,這影響力就說不定了,即便你直接在月幣上調整匯率,也很難從中獲利,所以,在正式行動前,加深橋樑系統在日本的影響力。」

「我要橋樑系統主動給日本開方便門,與日本各大企業進行密切的合作,不用你付出什麼代價,只需要給他們提供一定的優惠,讓橋樑系統可以被當地本土接受,如果可以的話,讓月幣取代日本貨幣!」

「而我則派人暗中收大量日本貨幣,等到必要時刻,你通過月幣,給日本貨幣升值,我再將手中的日本貨幣兌成月幣!」

「為了達成這個目的,你必須與日本的幾家大銀行合作,讓他們包攬日本貨幣與月幣的兌換業務,但只要匯率掌握在橋樑系統手中,便只能任你宰割!」

趙風大概聽明白了,但他很清楚,這些只是理論上的情況,事實上,真的要讓月幣取代一國貨幣,甚至讓一個國家的大銀行接受月幣,其中的難度可不小,畢竟一旦接受了月幣作為官方授權的貨幣,那就等同將國家經濟命脈易手他人,總會引起懷疑和警惕的。

「應該沒有那麼簡單吧,這個計劃的所有環節都沒有第二種方案,容錯率太低,我怕沒辦法做到……」趙風不敢大包大攬,當即提出了自己的擔憂。

諸葛明月笑了笑,繼續道:「我明白你的顧慮,但你可能錯估了橋樑系統的重要性,國內已有橋樑時代的縮影,各行各業的劣質公司逐步冒頭,之後的國內商界,不幹實事的公司註定不長久,想要做一些小手段也沒了施展的空間,等度過了淘汰期,便會進入精英期,各行業的精英產業必然會如雨後春筍冒出來,加速發展,形成良性的商業環境。」

「而這種發展趨勢的優點是可以預見的,否則,各國前陣子也不會那麼汲汲營營地想要招攬橋樑系統,現在招攬的熱度雖然降下來了,但那也只是西方強國的緩兵之計。」

「他們沒辦法將橋樑系統拉進自家國門,卻很清楚橋樑系統的影響力,便想通過禁令來推延橋樑系統的擴散,想必西方的那幾個流氓國家都在想辦法用其他手段取代橋樑系統,這種抵制手段會持續一段時間。」

「等其他國家通過橋樑系統得了好處,做出了業績,那些流氓自然會被迫接受,他們逃不出『真香定律』。」

「但那都要等以後了,西方的韭菜地先讓他們養著。」

「所謂遠水解不了近渴,我們先從島國這片韭菜地割它一波。」

「我也不貪,兩千億!剛好夠我的計劃,割夠了就收手!」

諸葛明月對橋樑系統的信心比趙風還要足,兩千億在她口中輕描淡寫得好似就兩千塊。

趙風稍作思索,又提出了一個憂慮,他問道:「這應該不會影響到他們本土人的日常生活吧?」

「雖然因為歷史原因,我對他們的國家沒有好感,但戰爭之罪,禍不及民,哪怕那個國家有九成的壞人,也不好讓那剩下的一成好人承擔惡果。」

諸葛明月沉默了,確實,日本的就業壓力很大,國內年輕人的自殺率每年都在上升,如果不計後果地強行實施這個計劃,很可能會讓失業率、自殺率大幅提升,這一層是她沒有考慮到的。

「這也簡單,我本意也不是想滅了他們國家,集團可以在那邊建造工廠,等到這兩千億將集團的計劃實施完畢后,再將部分資金帶到那邊去招工,建個島國第一大工廠不成問題,而且,橋樑系統在那之後也可適當放點優惠,反正你的月幣造得輕鬆。」

「再者,這種大規模的操作,底層人民受到的影響其實並不大,畢竟我們最終是從銀行那邊換取匯率差,會有直接損失的是那些大公司、大財閥、大富豪,只要上善的工廠在那邊把就業率拉上去,就能將底層受到的影響降到近乎於零。」

趙風被說服了,隨後根據諸葛明月定製的詳細計劃,至少需要花五個月和日本打好關係,為了確保期間不出現決策失誤,三人這段時間必須頻繁交流,而諸葛明月也表示自己近期內會返回南山,坐鎮全局。

第二天,日本的橋樑系統用戶們發現本土貨幣在充值月幣時,有八折優惠。

一開始,日本用戶們還以為是橋樑系統針對所有用戶的優惠,但隨著部分日本用戶在官網論壇提及八折優惠的事情,日本用戶意識到:全世界,只有他們享有這一優惠。

一時之間,論壇全部被八折事件的議論聲淹沒,日本用戶們開心地表達著自己對橋樑系統的熱愛,渾然不知,一場針對他們的陰謀正悄然展開…… 蒙羽的情報,讓星馬眼前一亮。

燕倉和趙琰的慘死,讓他們的追查工作陷入困境。

而眼前的情報,無疑是雪中送炭。

如果蒙羽所說為真。

他們肯定要前往范家,查探一番。

始皇嬴政早有詔令。

任何和九龍鼎有關的線索,都必須仔細查探,不能有絲毫的懈怠。

既然如此,順便保護一下這個小胖子,也不是不可以。

而且,此事若是做好了。

還可以與蒙羽和陰嫚公主結下善緣。

日後若是有事相求,他們絕對不會坐視不管。

想通后,星馬沖著陰嫚行了一禮,說道:

「還請殿下,替我等在陛下面前解釋。」

「只要你們不讓小胖子受傷。」

「父皇哪裡,我自然會替你們美言幾句。」

「但是!」

「如果范珏出了任何意外,我唯你是問!」

星馬苦笑一聲,隨後看向蒙羽。

「無需緊張,儘力而為就好!」

蒙羽出言寬慰道。

隨後他對范珏說道:

「胖子,路上你自己小心。」

「等我一回到咸陽,我便讓零號大隊去范家找你。」

「在此之前,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說完,蒙羽突然感到一陣眩暈。

隨後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羽哥哥,你沒事吧!!!」

看到蒙羽噴血后,贏陰嫚頓時臉色一變,焦急的喊道。

摸了一下嘴角,看著手中帶有烏黑之色的血跡,蒙羽微微搖頭。

「他這是毒發了。」

「快扶他坐下。」

毒叔一邊指揮這眾人攙扶蒙羽坐下。

一邊對蒙牙說道:

「小子,快過來!」

蒙牙快步來到毒叔身旁。

但他的眼神卻始終落在蒙羽身上,充滿憂慮。

「想救他嗎?」

毒叔問道。

「想!」

蒙牙點頭應道。

「想救他,你就按照我說的去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