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劉老三接過秦夜捧過來的種子,細細端詳了一番,看了好一會,他也沒認出這個新糧食是個什麼。

要說像高粱嘛,但它比高粱硬,像菽嘛,又比菽小,且還有些呈黑色。

努力想了一下,還是沒認出這到底是啥,劉老三就放棄了。

不過嘴上還是說道:「這你們就放心,俺劉老三種了半輩子地了,只要這個東西它是種出來的,就沒有俺種不活的。」

有了劉老三的保證后,秦夜心中也是鬆了口氣。

要知道,他也就這麼點種子了,若是全打了水漂,他都能深深後悔死,若不是他自己不會種的話,秦夜寧願就在那後院的一小塊地方全給種上土豆。

雖然收成少是少了點,可比的顆粒無收的要好啊。

後面秦夜又是叮囑了一番施肥除草之事,還說等年尾,這施肥的錢也算到他頭上。

這讓得劉老三的笑容更加出彩了。

而這時,秦夜又再次想到了腰間的另一個布袋子,那裏面裝着的是一些辣椒的種子,於是便將其拿了出來,再次說道:「劉大哥,我這還有些蔬菜種子,所以還想找你討快小菜地種著,當然,照樣還是是租一年一百錢,你看如何?」

本來就高興著的劉老三,自然對秦夜的這番小提議無不可。

更何況,自家屋前的那塊菜地也是正空着,本想用來種些韭菜芥菜什麼的,現在不用了,一百錢買的菜,可足以他生生吃幾年了。

「這些蔬菜叫辣椒,只要……」秦夜還想像剛才一樣,繼續介紹一份辣椒的種植,

可卻被劉老三打斷了:

「誒誒誒,等會再說吧,幾位君子要不先跟俺回家瞅瞅那塊菜地吧,看看符不符合君子心中的樣子,恰好現在也中午了,俺叫自家婆娘給你們做幾道菜,邊吃邊說這事,怎麼樣?」

呃,秦夜本想拒絕掉這番好意的,可是就在他準備說出口的時候。

原本靠在樹旁的小侍女站了起來,瞅着他眯了一眼,瞬間,秦夜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後立馬說道:「多謝老大哥的好意,那就叨擾嫂嫂了。」

「不叨擾,不叨擾,就幾雙筷子的事。」劉老三雙手努力擺動着,接着道:「俺家就在那座山後邊,沒多遠,剛好可以路過那片菜地,咱這就走吧。」

秦夜又是拱手感謝一番后,也帶着兩女跟着劉老三朝着他的家中走去。

沒多遠是真的,秦夜只是沿着田渠走了不到一刻鐘,就已經到了那座山的山底,且翻過去就看到了劉老三說的那片菜地。

這片菜地也倒是沒多大,但比起後院那巴掌大的地方來說,就要強很多倍了。

秦夜估摸著將這些辣椒種子全灑下去,應該還不夠種滿,便對着劉老三滿意的點了點頭。

然後一行人便路過了那片菜地,來到了劉老三的家中。

剛走進院子,劉老三就扯着他那大嗓門朝着屋中喊道:「老婆子,客人上門了,趕緊鼓搗一桌好菜!」

話音還沒落下呢,一處矮房裏就出現了一個盤著長發,滿臉怒容的中年婦女走了出來,手上還拿着一個竹簍正在擇些小粟殼。

「劉老三!你在叫喚些什麼……」正罵到一半,婦女就發現了籬笆外的秦夜一行人。

嗓音也一下子就痿了下去。

見真是來客人了,也不再顧著竹簍里的些許粟米了,將簍子往地上一擺,對着秦夜露出笑容道:「幾位君子,先進屋,屋裏有涼水喝。」

說着,還不忘對劉老三瞪了一眼,然後就又笑着先往屋裏去了。

「這婆娘,一日不大就上房揭瓦,遲早有一點俺好好教訓她一頓。」劉老三打開籬笆們,裝惡狠狠地說道。

倒是秦夜聽后,嘴角卻是不自覺的抽了抽。 七彩霞光的中心,就是那座在遠古時期就已經遺棄的祭台,此刻,祭台中的一道道溝壑紋路,還有緋紅的鮮血在涌動,散出神聖的光芒。八??一?中文網=≠≈.≈8=1≠Z=≥.≥COM

祭祀結束,聖丹成丹。

丹爐,已經被收了起來,唯獨只有張若塵還盤坐在祭台的中心位置,閉着雙目,處於入定狀態。

先前,張若塵的確是被青天太子射出的白日箭擊傷,遭受重創,生命力快流失,差一點隕落。

只不過,墜入七彩霞光之後,圖卷世界之中的接天神木,卻釋放出一股龐大的生機,穿透乾坤神木圖,注入進張若塵的體內,幫他化解了白日箭的死亡勁氣。

張若塵背部和胸口的傷勢,早就癒合,只剩下一些淡淡的疤痕。

此刻,張若塵服下了一枚聖丹,正在全力衝刺九階半聖的境界。

聖丹是用承載聖源靈泉的聖花和神露,還有多種聖葯,結合在一起,才煉製出來的丹藥,自然是具有相當強大的藥性。

隨着聖丹的藥力釋放出來,張若塵的體內聖氣,變得越來越渾厚,並且在不停涌動。毛孔中,逸散出七彩色的光華,使得肉身都像是變成了七彩琉璃一般。

小黑煉製出來的這種聖丹,比九品聖元丹的藥性更加猛烈,使得張若塵身上的力量波動變得越來越強大,就連空間都在輕微震動。

幸好,龍頂山周圍的空間結構十分穩固,要不然,肯定會出現坍塌現象。

黃煙塵、孫大地、慕容月等人收到小黑的傳音,全部撤回山頂,退到祭台邊緣,向盤坐在祭台中心的張若塵望過去,看見他的身上生機旺盛,氣息節節攀高,下鬆了一口氣。

「老大真的是不死之身,遭受如此重創,竟然也沒有隕落。」孫大地笑了一聲。

「殿下的身上有聖明中央帝國的氣運加身,乃是真命天子,誰能殺得了他?」

慕容月本來傷得極重,此刻,一雙眼眸卻散出明亮的光彩。

只要張若塵還活着,主心骨就在,那麼,無論局勢多麼危急,眾人都能繼續堅持下去。

小黑站在青龍石雕的背部,向眾人看過去,笑了一聲:「此次一共煉製出八顆聖丹,你們都能分到一顆。」

「嘩——」

小黑將其中五枚聖丹取了出來,使用聖氣將它們托住,懸浮在爪子的上方,

聖丹猶如鴿蛋大小的羊脂玉石,散出璀璨而又晶瑩的光芒,在聖丹的表面,逸散著一圈圈丹氣漣漪。

「太好了,終於成丹。我要吞服聖丹,渡第二次准聖劫。」

孫大地的雙眼放光,長嘯一聲,將一枚聖丹奪了過去,一口吞下。

隨後,他跳到祭台的一處凹陷位置,依舊保持着火焰巨靈猴的形態,全力以赴煉化聖丹。

戰到現在,每個人都傷得極重,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當然,只要聖丹能夠成丹,那麼一切都值得。

黃煙塵、白黎公主、慕容月、青墨也都將聖丹服下,開始衝擊更高的境界。

聖丹具有療養傷勢的藥性,雖然丹氣逸散出來,使得眾人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度癒合。

小黑則是繼續操控幻陣,阻擋想要闖入進來的蠻獸和不死血族,為他們爭取時間。

張若塵最先突破境界,成為九階半聖,身上散出來的聖氣向四方涌去,形成一層數丈高的聖氣波浪。

在這一刻,張若塵能夠明顯感受到自身的力量提升了一倍有餘,舉手抬足之間,就能出噼里啪啦的爆響。

「聖丹的藥力果然很強,才煉化了一小部分,就衝破瓶頸,達到九階半聖初期。若是全部煉化,應該可以達到九階半聖的巔峰。」張若塵顯得頗為滿意,輕輕點頭。

要知道,九階半聖的跨度極大,初期、中期、後期、巔峰,每提升一個小境界,實力都會增長一大截。

聖丹的藥力,卻能幫助張若塵將境界提升到九階半聖的巔峰,可想而知,丹中蘊含的藥力是何等強大。

既然聖丹已經成丹,張若塵也就將食聖花放出來。

食聖花的根須,很像是一根根觸手,向四方蔓延,將祭台完全包裹,並且深入進泥土,開始吸收整個龍頂山的精氣。

要知道,龍頂山中,死了無數六階蠻獸,大量鮮血與泥土融合在一起,蘊含相當強大的精氣和聖力。

吸收那股精氣和聖力,食聖花頂部的果實正在緩緩成長,長得越來越大。

隨着果實不斷成長,食聖花的修為,也在快增長。

「張若塵,你的境界突破了沒有?幻陣的力量,快要擋不住蠻獸各族和不死血族的強者。」小黑說道。

張若塵沒有繼續煉化聖丹,緩緩站起身來,道:「不用阻擋它們,放它們進來。」

「好。」

小黑知道張若塵的修為大進,頓時,露出一道笑意,不再掌控幻陣。

片刻后,就有十數只獸王與一大批不死血族的強者,穿過七彩霞光,到達祭台的下方。

「遠古遺寶到底是什麼?」

那些不死血族的強者,全部都很激動。

夔牛獸王的身軀縮小了很多,大概只有四五米長,身上的牛毛猶如鐵針一般。

它的一雙碩大的眼睛,向四方尋覓,想要找到遠古遺寶。

然而,夔牛獸王卻看到了站在祭台邊緣的張若塵,在一瞬間,身上的牛毛全部都立起來,驚呼一聲:「難道還沒有走出幻陣?」

一個被白日箭擊中的人類,竟然完好無損的站在它的面前,任何生靈看到這一幕,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別的那些獸王,也以為還在幻陣裏面,只覺得那是一道幻影,也就沒有將張若塵放在心上,繼續尋找遠古遺寶。

「嘭!」

張若塵的手指一點,一道劍光,從指尖飛出,直接將一隻准聖境界的獸王打成一團血霧。

「幻覺,肯定是幻覺。」

剛才,蠻獸各族和不死血族的強者,在幻陣中吃了大虧,甚至出現自相殘殺的現象。

因此,它們現在都相當小心謹慎,不會輕易上當受騙。

「必定是幻覺無疑,他們是想要將我們嚇退。越是如此,越是不能退,他們已經是強弩之末,只要破開幻陣,就能將他們全部鎮殺。」

不死血族中的一位老者自認為看穿了事實真相,於是,如此說道。

唯獨只有夔牛獸王,露出狐疑的神色。

它的精神力極其強大,接近精神力成聖,有些懷疑剛才那一幕,並不是幻覺。

「嘭。」

張若塵再次一指點了出去,又打出一道劍氣,將剛才說話的那位不死血族老者殺死。

夔牛獸王渾身毛,仔細凝視張若塵。

就在這時,張若塵也轉過目光,向它盯了過去,並且,帶有淡淡的笑意。

不對勁。

那哪是什麼幻影,肯定是張若塵的真身,他沒有死。

「快……逃……」

夔牛獸王終於意識到不妙,大吼一聲,邁開四蹄,想要遁走。

然而,它才吼出一個「快」字,第二個「逃」字,還沒有出聲音,張若塵就到達它的身前,伸出一隻拳頭,擊在它的嘴唇上面。

「嘭。」

如今,張若塵的掌力何等強大,僅僅只是一擊,就將夔牛獸王嘴裏的牙齒全部打掉,半個腦袋都凹陷下去,大量鮮血流淌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