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瞪大了一雙眼睛,漲紅著臉,看起來倒是有那麼幾分可愛。

可惜這時候,沒人覺得她可愛,就連她的朋友,也只是眼含擔憂地看着她,卻不敢再上前一步。

「我倒是不知道我們是怎麼欺人太甚的,你們也是這樣認為的嗎?」

傅瑩直接起身,她算是見識到了師傅口中的腦殘,對於她的指責,傅瑩問了圍觀的眾人,她倒是想看看,這樣的腦殘到底有幾個。

「沒有。」

被傅瑩的目光掃過,眾人趕緊搖頭否認。

「你們這是仗勢欺人,若早知道衍道宗是怎樣的,我才不稀罕來。」

看着都下意識離她遠遠的,就連她一開始想幫助的小哥哥都低着頭不看她,女孩愈發覺得委屈。

「沒事,你現在知道也不晚,來人,把她丟下去。」

傅瑩嘴角那三分笑意不變,面色柔和,吐出的話語卻是冰冷無情。

現在他們可是飛在雲端之上,從這裏被丟下去?沒見過世面的少年少女們都嚇得面無人色。

「師叔,這樣不好吧?」

眼看着事情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輩分算是最大的元嬰期弟子不得不站出來說話。 這木易是在想什麼?

他終於知道,為何在賭命時,自己會輸掉了。

只因,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給始祖級大物保媒,這想想都瘋狂,是人做的事嗎?

「呵呵……有趣。」

便在此時,輕笑起。

始神族方向,龍氣衝天,麒麟咆哮。

那隻因一人開口而已,竟然就有如此恐怖之勢。

諸少主級人物都色變。

能有此氣勢,環顧當代,只有龍麒族麒麟子,不會在有其他。

麒麟子在輕笑,從天靈蓋中衝出幾條真龍來,那其實只是他的氣息所化,都有千尺長,猙獰恐怖,龍鱗深深,且,還有九頭麒麟在他身前匍匐,吞雲吐霧。

「有趣?」林凡眼眸微眯:「你指的是什麼?」

「一個一拳就能轟死的廢物,竟然也能在此攪風攪雨,不有趣嗎?」麒麟子譏誚。

這種話語,好生張狂與囂張。

「一拳?」林凡眼眸眯起:「你來試試。」

「殺你很臟手,但不得不殺。」麒麟子緩緩走來,麒麟開道,真龍助威,真的如行走人界的天子,神威十足。

「每個人做錯事都要付出代價。」麒麟子譏誚:「只不過,你的代價比較嚴重,是你的命。」

「你我先一戰。」御天眼神凝重,他橫堵在林凡身前,很明顯,哪怕他已經是臨神四境,但對這只是臨神三境巔峰的御天,都沒有絲毫的把握。

「滾開。」麒麟子雙眸噴火線:「別以為破鏡就是我的對手,還不夠看。」

「我想試試。」御天冷笑。

且,此時,御天在傳音:「木易,你快退下,他由我來擋,但我沒把握,我若是敗,寧願忍氣吞聲,千萬別出站,他太強,也許只有天族那個傢伙才能與他相抗。」

林凡冷笑。

沒有回答御天,而是腳步微動,就將御天甩在身後:「本想先挑了餘下之人,將你當作最後的對手。」

「沒必要。」麒麟子步伐恆定,像是量好了尺寸;很從容正定:「那些都是廢物。」

「你太過。」林凡搖頭。

但,他真的震驚。

只因,麒麟子那般開口,那些少主級人物,雖滿臉怒容,但竟然是沒人敢出來應答。

這是敢怒不敢言?

「你且問他們,在我面前,稱他們為廢物,他們敢有意見?」麒麟子淡漠無比,嘴角掀起譏誚的幅度,道:「當然,越過他們直接斬你,是認為,你雖也是廢物,但總比他們強一點。」

「你太自大了。」林凡冷笑:「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你不知?」

「三日?」麒麟子嘴角的幅度更濃:「給他們三百年,在我面前都是廢物。」

這是徹底的漠視與羞辱。

「來一戰,剛破鏡,很想嘗試。」御天再次開口。

「你退下。」林凡皺眉。

御天剛破鏡,境界都不穩,且,心中沒有必勝信念,與這麒麟子一戰必敗無疑,那會讓剛破鏡,成為諸人中心的他威望大跌。

「退下。」林凡嚴厲再次開口。

御天咬牙:「好吧,既然你堅決要戰,但須知,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他很強,就算是此時的我,都沒把握,你一定要小心。」

御天翻覆叮囑麒麟子的強勢要林凡小心。

「好了,現在只剩你我,場上乾淨了。」麒麟子瞥了一眼林凡:「閑話不多說,快出手,我還很忙,要去感悟大道。」

林凡眼神徹底冰冷。

將他當作了什麼?

路邊隨意可踐踏的野草?

還是待宰的豬狗?

好像,一出手,他就會被轟殺一般。

「吼!」

麒麟咆哮,口吐秩序符文,若浪潮一般向著林凡拍殺而來,浪花翻卷,但其實上,那些都是道紋,足以碾殺臨神三境的強者。

這種出手方式太輕蔑,都不屑自己動手,只是催動戰意所化的凶獸而已,就要直接將林凡拍死當場。

一群人都驚悚,太強了。

這麒麟子,每一次遇見,戰力都會暴增一籌,至於其他少主級人物,全都噤若寒蟬,雖有不甘及憤怒,但他們真的不能說什麼,的確比他們強了太多,有說出那些話的資格。

「殺!」

殺字驚天,殺意綻放,橫掃世間,無窮殺念交織籠罩天宇,殺伐之光鋪天蓋地,無處不在,無孔不入。

這是林凡的手段,將曾學過的佛家真言融於爆吼中,很恐怖,讓諸人都膽寒。

噗噗噗!

剛剛兇猛撲殺,向林凡吐出殺意浪濤的麒麟全都爆碎了,哪怕他們是麒麟子戰意所化,的確擁有擊殺普通臨神三境的威能,但還是不夠看,被活生生的吼爆了真形。

斬爆麒麟真形,又將幾頭真龍梟首,蜂擁向前,化作利劍,殺向前方,斬破時空,要殺滅麒麟子。

太狂猛。

讓人驚駭。

原來,最初時,木易點踩柳家,在送御天新生,都未曾動用全力,那時,諸人都以為他只是臨神二境,但此時,分明暴露出的戰力是臨神三境。

「噹噹當!」

殺意化劍斬去,但麒麟子真的太恐怖,大手橫空抹過,那些殺劍頓時都被擋下了,撞殺在他的掌指尖,火星四濺。

「早就知道你隱藏實力。」麒麟子冷笑:「但又如何?同境內我還未敗過呢,今日送你歸西。」

「呵呵……」林凡亦冷笑:「同境無敗?那算什麼?同個大境界內兩個小境界中,我無敗敗績。」

這種話,讓一群人都驚咦,不可思議的看着林凡。

這是真的嗎?

「大言不慚!」

麒麟子怒叱,且出手了,一出手就是絕殺,天地共振,虛空粉碎、炸開,混沌洶湧,如開天闢地。

從混沌中,竟有恐怖麒麟獸爪扣殺而來,直取林凡頭顱。

「說要一拳轟殺你,豈能失言?」

麒麟子囂張大笑,長空激蕩,罡風滾滾。

林凡低喝,宇宙拳印轟隆而出,大宇宙都轟隆,像是被轟破了界壁,有真實的天宇將垂落當世來。

「一拳轟殺我?你配嗎?且看我今日如何殺你!」

林凡大吼,兩者彼此都施展絕殺大計,沒有半分留手,針尖對麥芒。 一入生死棋盤,由不得自己操控了,除非解開棋局,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這些年不死棋盤裏面不知困死了多少高手。

柳無邪不過小小巔峰混元境,進入不死棋盤,十死無生,難怪孫孝無比的焦急。

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柳無邪已經答應了靈瓊玉。

「這個柳無邪哪裏來的勇氣,竟敢進入不死棋盤。」

很多人還是不看好柳無邪,畢竟連那些窺天境進入不死棋盤,都很難活着出來。

「這小子瘋了,這是自尋死路啊,靈瓊家族明顯是設計害死他,居然還往坑裏跳。」

一尊地仙境搖了搖頭,嘆息一聲,為柳無邪不值。

馬上就要登頂了,要是死在這裏,不論是對天龍宗,還是華飛羽,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這一路走來,每一關他解答的精妙無比,也許能創造奇迹也不一定。」

少數人支持柳無邪,認為柳無邪一定能創造奇迹。

各種說法都有,唯獨天龍宗,一片沉寂。

場面極其的詭異,靈瓊治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為了這一刻,他們佈局了很久。

故意引誘古玉到他們提前設置好的陷阱當中,將他活捉,用來威脅柳無邪。

華飛羽目光看了一眼遠處虛空,劍老緩緩走出來。

僅僅逗留了片刻,劍老離開,不知道前往何處。

不死棋盤已經擺上,柳無邪依舊站在祥雲梯上,離開這裏,意味着拜師失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