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且一般情況下,居民區附近的道場會處理掉這些事情,想要和道場搶生意,難!他們就是靠這類生意吃飯的,你要讓小鎮居民更加相信你,而不相通道場,也不太現實,對吧?這種生意,不好搶,也不能搶。」

「所以,驅散執念的私活,我也不推薦你去做。」

周逸點了點頭,關於這方面的常識還是有一些的。

記得小時候,師傅經常帶着他們幾人,去鎮子裏的一些地方除靈。

他們的道場,就是做的這方面生意,來維持生活。

當然也不是什麼太難的工作,只是靈能的簡單應用:驅散,凈化,給新生兒祈福,等等。

師傅還有一手治療手段,能夠讓病入膏肓的病人,強行續命一段時間,讓他們說出最後的遺言。

不過周逸卻沒有這樣的天賦,反倒是師妹葉玲,繼承了這種特殊的靈能。

也不知道葉玲同學,學習成績怎麼樣?

一段時間沒見到,倒是有點想念起來了。

王正發繼續說道:「……所以,真正想要賺錢,還是得給活人服務。每個人的天賦不同,靈能利用方式也不同。」

「如果你真的能成為心靈治療師,賺錢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了,我這裏也可以通過人脈關係,幫你介紹一些業務。

「甚至,半吊子的心靈治療師也成,畢竟正兒八經的心靈治療師,開價太貴了。半吊子的,已經很值錢了。」

「我在年輕的時候,曾經接觸過一位心靈治療師,她為我的一位親戚治療了心理疾病。」

王正發只是個普通人,並沒有太高的修鍊天賦。

普通人能夠坐穩西所所長這一位置,很大程度依靠身後的家庭背景。他並不是大萊國的人,跑到這裏當官,只是大萊國的人才引入政策。

所以在見識方面,王正發還是有一些的。

他沒能力指點周逸,但不介意提供一些自己知道的信息。

「有很多心理毛病,都是心底里的執念作怪。」

「執念,每個人都有的。這些執念隱藏在人類心中,和靈魂交雜在一起,形成了一個複雜的精神世界。」

「人活着的時候,你是察覺不到這些執念的,等死了之後,靈魂消散了,一些頑固的執念卻不會跟着消散,有時候還會轉化成詭異。」

「但如果人死了,就沒有治療的價值了,對吧,人都死了,還治療什麼呢?」

「所以啊,你得想辦法,在他們活着的情況下,祛除他們內心深處,特別是那些根深蒂固的執念……這算是最心靈治療師,最為基礎的工作。」

王正發搖了搖頭,臉色嚴肅起來:「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還是很難的,而且風險極大。有時候,你可能會在人類的精神世界中,見到正兒八經的詭異。」

「有好多心靈治療師,就是毫無徵兆,突然間就暴斃了。在別人的精神世界,哪怕是一個念,你也打不過。哪怕你在現實世界是個金印,你也奈何不了別人腦海中的一個念。」

周逸愣了一下,你大爺的,誰說心靈治療師是最安全的職業!

這特么是最危險的職業,好不好?

原來他以前了解到的信息,全都只是缺失的!

腦海猛地閃過一道亮光。

「不過……我好像有保鏢啊。」

馬包虢老同志,以及亨泰小變態,就是他的保鏢!

這樣一想,又安定下來了。

「王所長,沒問題的,我還是想嘗試嘗試。」

王正發笑着說道:「有勇氣,既然你下定決心,那我就不勸你了。再說說心靈治療師的行情價格吧。」

「你知道,在靈能者群體中,祛除一條執念,能賺多少錢嗎?」

「多少?」周逸感興趣地問道。

「最低是七位數標準,最多是……九位數!」王正發伸出一隻手:「我聽說,曾經有一位心靈治療師,幫助一位金印,祛除心中的執念,獲得了九位數的報酬!這是我聽說過最大的一筆報酬,有沒有更高的報酬就不知道了。」

「你去大城市發展,要多少錢,七位數就夠了吧?兩三百萬元,足夠你買下一個道場了。嗨,知道這個行當有多值錢了吧?要是能學會這一招,未來可就發達了啊!」 可霍司爵坐在輪椅里冷冷的掃了她一眼后,忽的,他就又進去了。

「哎,霍先生,你等等我啊,你要去哪?你別一個人啊,這樣很危險的。」溫栩栩趕緊追了過去。

好在,電梯門還沒關上,她看到后,趕緊閃身也進去了。

「霍先生……」

「……」

根本就沒人理她!

這個看著她也進來了的男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那眉宇間的陰鷙更重了,就好似誰欠了他幾億幾千萬似得。

唉,算了,還是先別說話吧。

溫栩栩乖乖的閉了嘴,之後,一直到電梯來到了一樓,兩人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直到,電梯門打開。

「司爵?這不就是司爵嗎?爸,他已經下來了。」

「對對,都下來了,不用上去叫了。」

「……」

忽然出現的陳敏芬和神霄夫婦,看得電梯里的兩人皆是面色一沉。

他們就像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指著他們就興奮的大叫了起來,於是沒一會,在他們的身後,好多人便都圍了過來。

溫栩栩:「……」

霍司爵:「……」

幾乎是在這個男人瞳孔里揚起陰狠的那一刻,溫栩栩從電梯里出來了,擋在了他面前。

「神中校,神夫人,兩位這麼巧啊,又見面了。」

「巧什麼巧?你給我讓開!」

陳敏芬一看是她,表情就很不客氣的沉了下去,直言讓她滾開。

可溫栩栩,又怎麼會滾呢?

她繼續大方得體的笑著:「神夫人,我不能讓開,霍先生他不喜歡別人碰觸,他是有潔癖症的,還得麻煩你讓讓,我推他出去。」

隨後,她就直接去扶霍司爵這張輪椅了。

可沒有想到的是,這陳敏芬看到她竟然敢讓她讓開后,她直接衝上來就拽住了她的胳膊!

「唔……」

「你算什麼東西?還讓我讓開!」

抓著就是一甩!

霎時,本來就穿著高跟鞋站在電梯和門外中間地方的溫栩栩,一個站立不穩后,人便歪了歪,朝一邊倒了過去。

「你簡直是找死!」

關鍵時刻,一個男人的冷戾爆喝出現,溫栩栩都還沒有回過神來,她的胳膊已經被一隻大手給牢牢抓住了。

「霍先生……」

「告訴神宗御,今天如果再讓我看到她,這觀海台,別想安寧!」

渾身都像是充斥著一股駭人冷戾的男人,對著這個陳敏芬爆喝一句后,立刻,所有待著客廳里的人,都感覺到了那種毛骨悚然的殺意。

太可怕了!

陳敏芬當場臉都嚇白了。

神霄想要打個圓場,可是,一看到這侄子那雙被猩紅填滿的眼睛,也是不敢再開半句口。

直到神宗御過來。

「出什麼事了?」

「二叔,是大嫂要硬拉司爵出來,這個女醫生說,司爵身體不適,她會推著出來,然後兩人就起衝突了,差點把這個女醫生推到在地。」

有個神家人在背後倒是很伶俐的把事情描述了一下。

好好的聚會,還沒開始,就搞出這樣的幺蛾子?

神宗御盛怒的目光立刻瞪向了兒媳:「吃飽了撐著?跑這裡來鬧,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給我把她送回去!」

一句話,就斷了陳敏芬所有希望。

陳敏芬頓時就癱下去了,她轉身抓住了丈夫的胳膊,想讓他幫自己求求情。

可是,神霄看到她這種場合下,竟然讓自己丟了這麼大的一個面子也,也根本就懶得管她,更喜歡她趕緊消失。

「送夫人回去。」

「是!」

就這樣,陳敏芬被送走了。

而待在廚房裡的陳綺晴見到,連想都沒想,她就立刻回去灶台上,把那鍋粥給倒了!

小小的風波,終於告一段落。

霍司爵被推著來到了客廳,經過剛才的事後,這些神家人誰都不敢再惹他,一個個的就站在遠處又恨又懼的盯著他。

不過,還有一些則是真的好奇打量他。

「原來這就是我們神家的小少爺啊,長得還真是英俊不凡,很像當年的神英弟弟。」

「是,我瞧著也像。」

「可是他看起來好冷,也好凶,他是壞人嗎?」

忽然,有人聽起來很稚嫩的聲音問了句。

溫栩栩聽到,馬上尋聲望了過去,卻發現,就這麼一會的時間,那個半大的孩子,已經被一隻手緊緊捂住嘴巴了。

這是什麼意思?

他是洪水猛獸嗎?還是地獄惡鬼,一個個對他避如蛇蠍成這樣?

溫栩栩心口猛然堵了堵。

她的神祇,怎麼會在這裡在他們眼中變成這樣?他是多優秀的一個人啊,他站著的地方,就是那裡的光,那裡的神!

所有人都崇拜他,敬仰他,虔誠如高高在上的王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