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你抱抱我!」

「不!你在我的心中,是完美而神聖的,我要將這幸福的擁抱,留到那美好的時刻。」

「一言為定!」

「絕不反悔!」

「拉勾!」

「拉勾就拉勾!」

「拉鈎上吊,一百年不許變!」他們兩個人的手指勾在了一起,滿臉洋溢着幸福的喜悅,嘴裏在鄭重地承諾著。

然而,就在他們兩個海誓山盟的時候,一片濃厚的烏雲,遮住了半個天英星的臉,彷彿就像是不願意見到這一幕似的。

面對此情此景,衛風不由得隨口吟涌道:「把酒問天罡,只是天若有情天亦老;舉杯邀天英,倘若星如無痕星長圓。哎喲!你打我幹嘛?」衛風剛念完,頭上便挨了老頑童的兩記敲打。

「哼!這兩下打還算是輕的呢,趕緊說點好聽的來彌補一下。」老頑童故意板着臉要求道。

「哦!」衛風摸著腦袋,又大聲地吟涌了起來:「百里臨湖霜滿天,千萬髮絲拌華年;對影含情望相護,只羨鴛鴦不羨仙。」

「嗯,小夥子這次形容的好!哈哈哈。」老頑童立即又露出了笑臉來。

「在瞎念叨什麼?像你這種還不知道是從哪裏來凡夫俗子,當然不用羨慕啦,也就只能羨慕一下那些個水鳥罷了。」嫣荷回過頭來撇撇嘴,不屑地指責道。

「你誤會我啦,嫣荷姐姐!我羨慕的是你們倆這對情深意重的鴛鴦,而不是那些神仙。」衛風趕緊解釋了起來。

「什麼?」嫣荷的臉色頓時大變,用手指著衛風對石生說道:「他竟敢將我們比作是一對水鳥!石生哥哥,你看看你帶回來的這個,是什麼人呀,居然當着你的面在侮辱我們倆。」

石生見狀,連忙安撫道:「這小子是有點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待我罰他天天跟着我到幽靈谷里,幫你去尋找採礦石的神仙,求得靈丹妙藥,也好讓他長點記性。嫣荷妹妹,你看怎麼樣?」

「哼,不怎麼樣!等你們找到神仙,再求來靈丹妙藥的時候,恐怕我早就人老珠黃,甚至已經進入幽冥聖境啦。唉,真是沒用!」嫣荷憤憤地責備着。

見到石生的神情有些失落,衛風覺得自己應該幫幫他,因此插嘴說道:「其實,你們根本就不用犯愁,因為我就知道有條通往天罡神境的道路。」

「這是真的嗎?你是怎麼知道的?」石生頓時雙目放光。

「你忘啦?我就是從上面掉下來的呀!」衛風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掐著腰,並且還踮着腳,得意洋洋地顯擺着。

「哎,還別說,這可是真的耶!」石生突然間想起了這個茬來。

「哈哈哈,你們兩個別聽他在這裏胡說八道!一個肉骨凡胎的普通人,從那麼高的天罡神境掉下來,居然沒有被摔成肉餅,我老人家是堅決不相信的。」老頑童搖晃着手裏的羽毛撣子堅決地否定道。

「就是!你說你是從天罡神境掉下來的,那你是怎麼上去的?通往天罡神境的路又在哪裏?」嫣荷也對此表示了她的疑問,同時也送去了鄙視的目光。

看到這種架勢,衛風心裏明白,如果不編個有根有據,有鼻子有眼的故事來的話,自己是很難下得了台階的。迫不得已,向來好面子的他,便快速地轉動腦筋,信誓旦旦地說道:「呵呵,你們還真不用懷疑!我就實打實地告訴你們也無妨,這可是我今天親眼所見到的,那條通往天罡神境的道路,就是幽靈谷深處的那座山,它上通天罡神境,下入幽冥聖境,中段就在地魁人境。」

「那我們要怎麼樣才能上得去呢?」嫣荷急切地問道。

「哦,那可就有點難度啦!作為普通凡人的我們,倘若不是心懷着巨大毅力和勇氣的話,是很難爬上那座山,從而登上天罡神境的。」

「別聽這小子在這裏瞎忽悠,說得好像跟真事似的。」說完這句話的老頑童,卻又忍不住地追問了一句:「既然是你親眼所見,那麼你倒是說說看,這座山的具體位置在哪裏?」

「我是真的沒有忽悠你們呀,那座山就在幽靈谷的中心最深處,我還親眼看到,那山頂上有棵巨大的樹,在那棵大樹的樹梢上面,還建造著很多氣派的宮殿,上面是雲霧繚繞,珍禽上下翻飛,異獸四處亂竄。剛開始,我還以為是有人在下面放風箏呢。」

「那好,明天你就帶着我們去看看。」石生突然間開口說道。

「啊!」衛風心中一驚,不由自主地驚呼了。緊接着,他趕緊又補充了一句:「還真的去呀?」

「對呀!」另外的三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回應了他。

衛風立即將頭搖得跟不郎鼓似的:「不行!不行!不行!」

「怎麼就不行了呢,難道是你怕死?」嫣荷似乎是看透了他的心思。

「對呀!你該不會是真的怕死吧?」石生很是期待地盯着他問道。

「那還用得着問!哈哈哈,他就是怕死,因為他今天就是從鬼門關,兜了一圈回來的嘛。既然如此,那就算啦,咱們不去那裏送死便是了。」老頑童的這番話,算是在替衛風回答了他們兩個人的問題。

「不是因為我怕死,而是那裏真的就有個鬼門關!雖然,我還是必須要去冒冒險的,但是你們最好還是不要去的好。」

「你怎麼知道那裏就是個鬼門關?為什麼你能去得,我們就去不得呢?」

「因為,這也是我親眼所見到的呀!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去調查,就算是再怎麼危險,我也必須得去。」

「那你具體的都見到些什麼?還有,你想要調查啥?」

「這,這個,這個我可不敢說,也不能說,怕嚇到了你們。」

「就算你不說,我們也知道,之所以沒人知道幽靈谷里有一座山,能夠通達天罡神境,那是因為這幽靈谷陰暗深邃,裏面有很多的妖魔鬼怪,不光是飛禽走獸有去無回,就是人類誤入了幽靈谷深處,也沒有一個能夠活着回來的。你還敢再去,難道就不怕回不來了嗎?」

「既然如此,那你們還要去?」衛風聽了老頑童的這一番話之後,終於可以理直氣壯地反問了一句,然後便將目光投向了石生。

而此時的石生,似乎也是拿不定主意,他趕忙向老頑童請教道:「長庚爺爺,那您說,我們到底是去好呢,還是不去的好?」

「哈哈哈,那當然還是不去的好嘍!俗話說得好,好死不如賴活着,萬一要是被那些吃人的妖魔鬼怪給生吞活剝了的話,豈不可惜了你們這三個帥哥美女啦。」

「對對對!」衛風立即點頭附和了起來。

「還對?對你個死人頭喲!」嫣荷抬起腳朝着衛風的小腿,惡狠狠地就是一腳。然後沖着石生說了一句:「你們兩個愛去不去,反正明天我是一定要去的。」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嫣荷便扭頭就走,徑直回自己家裏去了,只留下三個尷尬的男人矗立在那裏。他們三個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全都流露出一副不太敢相信的表情。 不得不說,庫庫伊博士選擇的這個臨時訓練點的位置還是非常不錯的。

雖然是在林中,但這一處地方卻是空地,沒有樹木生長,周圍的環境極為寬闊。

背面甚至還有一道天然的峭壁作為倚靠,有清流順著峭壁上方緩緩流下,匯聚成一汪水池。

不考慮附近有野生寶可夢出沒的因素,這裡倒是非常適合進行野營等其他的戶外活動。

不過,這也可能是庫庫伊博士人工進行開闊的就是了。

藉助他的寶可夢的力量的話,想要改造一小部分的環境,還是十分簡單的。

只是…

這裡的環境不錯,但庫庫伊等人的畫風卻與這環境有些不搭。

「這……」

蘇緣眼角微微跳動,「勇士雄鷹這是在同卡比獸訓練?」

蘇緣的語氣十分不確定,可除此之外,他實在是不明白卡比獸與勇士雄鷹正在幹什麼。

「沒錯!」

路卡利歐面無表情地望著雙手抓住勇士雄鷹兩隻爪子的卡比獸。

它已經完全習慣了這個畫風。

「這是在讓勇士雄鷹適應重力場地下的效果!」

「原來如此啊…」

蘇緣下意識回復道,「是在訓練重力環境啊。」

旋即他才發覺有些不對勁。

訓練重力環境???

蘇緣的眼神略帶憐憫地望著艱難「飛行」,離地幾厘米的勇士雄鷹。

它居然真的承受住了它這個體型不該承受的重量!

真不愧是勇士雄鷹啊!

但是…

利用卡比獸的體重模擬出重力場地?

這是什麼鬼才想法?

超能道館內的可以完美模擬出重力場地的訓練房它不香么?

「咳咳!」蘇緣清咳一聲,趕緊將心中的胡思亂想消去。

他可沒有忘記路卡利歐的特殊能力,那可是堪比讀心術的BUG能力。

「不愧是庫庫伊博士!」

如果說蘇緣還勉強看得懂勇士雄鷹與卡比獸的訓練方式,那另一邊的妙蛙花與帝王拿波……

妙蛙花與帝王拿波並排而戰,一個個攻擊招式胡亂地攻擊著空氣。

「這又是在訓練什麼能力?」蘇緣是真的摸不到頭腦。

「這是在訓練交換場地。」路卡利歐解釋道。

蘇緣:???

頭頂連蹦三個問號,蘇緣差點直呼好傢夥。

「妙蛙花和帝王拿波也能訓練交換場地?」

然而站著蘇緣身旁的莉莉艾,眼尖地捕獲到了被密集的攻擊招式所掩蓋住的身影。

「那是洛托姆吧?」

洛托姆?

蘇緣凝神細看。

在攻擊中,好像…的確有一隻長相與眾不同的洛托姆。

洛托姆…

交換場地…

蘇緣靈光一閃,恍然大悟道:

「利用洛托姆施展出的的『交換場地』,讓妙蛙花與帝王拿波適應,並試圖尋找出『交換場地』的破綻?」

這又是什麼神仙訓練法?

而且…庫庫伊博士什麼時候多出一隻洛托姆來了?

「準確的說,那其實並不是洛托姆。」

莉莉艾看出了蘇緣眼裡的困惑,主動開口道:「而是博士從密阿雷道館館主手上獲得到的發明——」

「洛托姆圖鑑!」

洛托姆是一種極其特殊的寶可夢,它可以在電纜中以電離子的方式行走。

同樣也能潛入不同的電器設備中,從而獲得不同的形態。

常用語對戰的形態有進入了洗衣機的「清洗洛托姆」、潛入微波爐的「加熱洛托姆」等等。

有對戰用形態自然也有日常用形態。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