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如此一來工作也就算是完成了。」

路南有些無語:「這麼做行嗎?那別人點進來后發現事情不對不會投訴嗎?」

劉詩詩無所謂道:「其實還好吧,這一屆網友很好帶,放點圖上去就沒事了。」

「唉,其實我也不想這麼干,但哪裡來的那麼多奇聞異事報道,每個月給的指標又多,也就只能如此了。」

「那你有沒有遇到真正的奇聞異事?」

路南有些不死心的問了問。

劉詩詩聞言面色一僵,好像想到了些什麼不好的事。

「你這麼說,還真是遇到了一個邪門的事情,劉家村你知道吧?」

「知道,不就是你家老宅嗎?」

「對,就是我家老宅,這一次回來,我也回老宅了一趟,回去拿點東西。」

「你也知道,路不好走,我早上出發,走了兩個多小時才到劉家村,中午弄了點東西吃,準備休息一下就回鎮上。」

「中午休息的時候,我很快就睡著了,但是很快我又醒了。」

「那時候我的狀態很奇怪,意識是清醒的,已經完全醒過來了,但整個身體卻動不了,也睜不開眼睛。」

「感覺身上有什麼東西壓著我,重重的,我想要掙扎都做不到。」

「你不知道,那一刻我是真的怕了,不過好在過了一會,陽光從窗戶那裡照了進來,我才恢復了身體的掌控權。」

「我懷疑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存在。」

劉詩詩說的煞有其事,臉上也都是后怕的神情。

路南有些狐疑:「你不會是逗我吧?」

劉詩詩看著路南面上沉重的神色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當然是我編的,難不成你真信了?哈哈哈~」

路南有些無語:「女人的嘴,騙人的鬼。」

只不過他沒有注意到劉詩詩眼底複雜的情緒,事情真的那麼簡單嗎? 半小時前,羅爾和青青兩人倉皇逃離天神的營地,向著凌柯發出的位置跑去,結果路上青青被樹枝絆倒扭傷了腳,羅爾眼看著追兵就在身後,一把背起青青就跑。

身後的新人類速度很快,在林間猶如猴子一般靈巧地奔跑跳躍,羅爾背著青青,一開始還能甩開一些距離,後來體力漸漸下降,不僅沒有甩掉追兵,距離反而在縮短。

青青被羅爾顛的夠嗆,她拍了拍羅爾的背,說道:「你把我放下來,自己走吧,這樣我倆都會被抓住的!」

「你在說什麼胡話?我怎麼可能丟下你!」羅爾氣喘如牛,將她往上頂了頂,雙手緊緊抓住她的大腿,他的手心全是汗,有些打滑,即使手腕已經開始發麻,但他不敢隨便換姿勢,只能咬著牙往前跑。

羅爾眼角的餘光瞥到左側和右側都有新人類追了上來,他咬牙狂奔,漸漸地,被那些新人類逼到了一處斷崖邊上,再也無路可走。

羅爾氣喘吁吁地將青青放下,然後側身擋在她身前,虎視眈眈地瞪著漸漸圍攏上來的新人類,他們面目猙獰,一步一步逼近兩人,個個眼冒凶光,今晚,滅世的人死傷慘重,面對這兩個罪魁禍首,他們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可是他們接到的命令是盡量活捉,因此,這群人雖然憤怒,倒也沒有一擁而上,而是將兩人合圍起來,伺機生擒。

羅爾哪裡不知道他們的想法,心裡明白若是被抓住,兩人難有活命的機會,他一邊緊緊盯著這群滅世成員,一邊悄聲對青青說:「你還能使用異能嗎?」

「可以。」

「好,你直接動手,能打倒幾個是幾個,剩下的我來對付!」

「好。」青青說著,雙手就開始積聚力量。

「你們逃不掉的,束手待斃吧!」其中一個新人類越眾而出,應該是這群人的頭目,他目光冰寒地盯著羅爾。

「就算是死,我們也不會束手待斃!」羅爾大喝一聲,「青青,動手!」

青青立刻揮出兩道電流,從羅爾頭頂越過,一道擊向那個小頭目,一道擊向離他們最近的一人。

小頭目像是早有準備,立刻一閃身避了開來,另一人沒反應過來,被電流擊中,抽搐著倒地,滅世的其他人見兩人毫不客氣地動手,紛紛沖了上來。

小頭目狂吼一聲,撲向青青,羅爾立刻攔住他,鐵拳毫不留情地砸在那人腦袋上,兩人滾落在地,青青立刻暴露在一群新人類的面前,她又揮出兩道電流,一道落空,一道擊中一人,她跛著腳,邊退邊攻擊著那些人,很快就被逼到了絕境。

青青回頭看了一眼腳下,下方是一道深淵,茂密的樹冠密集分佈,看不清底下是什麼情況,只能看到一些雲霧繚繞其間,她收回目光,心臟狂跳不已,待她轉回頭的時候,發現一個新人類只距離她不到一米,嚇得她趕緊抬手準備施放電流,但是腳下卻沒踩穩,驚叫著從崖上掉了下去。

「青青!」羅爾魂飛魄散,他已經將那個小頭目的頭打爆了,一抬頭就看到青青後仰著掉了下去,他咬牙狂奔,一把推開想要來抓他的幾個新人類,從崖頂一躍而下,縱身撲向青青。

失重感瞬間包圍了他,但他渾然不覺,雙眼緊盯著下方的青青,然後一伸手攬住她,將她抱進了懷裡,他在空中艱難地轉身,令背部和頭部都鋼化,接連撞斷好幾根樹枝之後,最後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羅爾只覺得腹部一震,青青悶哼一聲,兩人被巨大的撞擊力彈開,羅爾口鼻都溢出血來,但他立刻就爬了起來,連滾帶爬地跑到青青身邊,捧起她的腦袋擱在腿上。

「青青!咳咳!」羅爾只覺得胸腹間氣血翻湧,忍不住又咳出一口血噴在地上,他拍了拍青青的臉,但她毫無所覺。

「青青,你可別嚇我!」羅爾眼眶微濕,給她檢查了頭部,只有幾處擦傷,身體也沒有受傷,畢竟有他做肉墊,他見她呼吸平穩,應該沒有大礙,這才放下心來。

「咳!」青青很快就醒了,她睜開眼睛,看到羅爾一臉擔憂地看著她,她想起剛才的驚魂一幕,趕緊坐起身,扶住羅爾,問道,「羅爾,你吐血了!」

羅爾見她清醒,這才放鬆下來,他歪坐在地上,此刻才感到腹部一陣劇痛,腦袋也有些犯暈,不由捂著腹部,皺眉道:「好疼!」

「你不是鋼鐵人嘛,幹嘛不用異能!」

羅爾苦笑著說:「我用了,只不過為了給你當肉盾,胸腹部沒有鋼化,不然你和掉在地上也沒什麼區別,現在估計已經是肉餅了!」

青青看著他,半晌說不出話來。

「幹嘛這樣看著我,你該不會是被我感動了,想要以身相許吧?」羅爾開玩笑地說。

青青沒有罵他,而是低下頭,說道:「羅爾,謝謝你。」

羅爾「嘿嘿」笑道:「小事情,不用道謝,你扶我一把,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去找凌柯他們匯合。」

「那你的傷……」青青趕緊架起他沉重的身體,有些擔憂地看了他一眼。

「我沒事,我可是金剛不壞的!」羅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結果劇烈地咳嗽起來。

「你別逞能了。」青青給他拍了拍背,然後看了看通訊器,說道,「凌柯聯繫我們了。」

「這麼長時間沒有過去,應該是擔心了吧,你給他報個平安,我們找路上去。」

「嗯!」

凌柯得知羅爾和青青落崖,好在他們並無大礙,青青說會找路來與他們匯合,他懸著的一顆心才放下來。

「喏,喝點水。」張琪遞了一瓶水給他,還體貼地給他把蓋子打開了。

凌柯接過水喝了一口,然後掃了一眼被包紮起來的左手,默然無語,張琪已經給他打了一針麻醉,緩解了他那鑽心的疼痛。

「嘀嘀。」通訊器響起。

凌柯一看是舒少俊,趕緊接通。

「凌柯,建安城被攻陷了……」

凌柯瞪大了眼睛,他能聽到通訊器里零星的炮火聲,他想說什麼,可是喉嚨像是被堵住了。

「凌柯,我儘力了,你……加油!」舒少俊說完,凌柯就聽到通訊器里傳來喪屍的嘶吼聲,似乎就近在咫尺。

「舒少俊!」凌柯大喊一聲,通訊器里傳出各種慘叫聲,聽得他心驚不已,隨後不久,通訊中斷,他獃獃地盯著自己的通訊器,彷彿靈魂被抽走了一般。

張琪在他身邊也聽到了,她捂住嘴巴,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凌柯突然站起身,將匕首插進武裝帶,張琪一把拉住他,說道:「你做什麼?你要去哪?」

「我要去殺了天神!」凌柯面無表情地說道。

「不行,你的左手都斷了,你哪也不能去!」

凌柯看向她,眼中是熊熊燃燒的烈焰,他大聲說道:「我不能讓他們白死,現在離天亮不到三個小時了,我必須去!」

其他人都圍過來,青龍也勸他道:「老大,你現在的狀態不能再去冒險!」

「凌柯,我求你了,你冷靜點好不好?」張琪拉著他,乞求地看著他。

凌柯掰開她的手,認真地說:「只有三個小時,錯過了就要再等一個月,我不能再等了!」

「你站住,我是凌軍的督軍,你必須聽我的!」張琪急道。

凌柯看了她一眼,道:「我還是指揮官呢,在外面你得聽我的!」

張琪氣急敗壞地吼道:「你要是敢去,我以後就再也不理你了!」

凌柯低垂下眼帘,一字一句地說道:「如果現在不去,我會一輩子恨自己,對不起,小琪,我必須去!」

「凌柯!」張琪氣的跺腳。

玄對眾人說道:「你們留在這兒等羅爾他們,我去把他帶回來!」

張琪對玄還是比較信任的,她望著兩人跑走的方向,胸口上下起伏,看樣子氣得不輕。

「張琪姐,你也別生氣了,老大隻是不夠理智,劉烽一定能把他帶回來的!」楚夕從來沒見張琪這樣生氣過,小心翼翼地勸道。

「那個倔驢,讓他死在外面好了!」

楚夕沒敢吱聲,張琪能說出這番話,看來已經氣到極致,他也不敢貿然上去當出氣筒。

玄追出幾百米,一把拉住凌柯,對他說道:「凌柯,你冷靜點,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凌柯看著他,說道:「劉烽,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現在很冷靜。」

玄搖了搖頭道:「現在你的手受傷,羅爾和青青還沒歸隊,天神他們早有防備,現在根本不是刺殺他的好時機,你去了只是送死!」

凌柯目光如炬地盯著他,耐心地說道:「不,你錯了,現在正是最好的時機,離天亮只有不到三個小時了,第一,天神會放鬆戒備,第二,他不會想到我在受傷的情況下還會回去刺殺他,第三,他的手下為了追我們,都已經分散開來,沒有什麼時候是比現在更好的時機了。」

玄沉吟了一會兒,最終被他說服,他對凌柯說道:「好,我陪你去刺殺他。」

凌柯露出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兄弟!」 牛亮矗立在樓上,目光卻注視着院子大門,伸出一隻手,看着手上的電子錶,等待着叔叔大開大門的一瞬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手上的表也一分一秒的跳動着。

七點半一到,院子大門咔嚓一聲響起來,滷菜叔叔終於打開大門起床了!

好傢夥,很準時啊!剛好七點半,一分不少一分不多的,很準時哦!

滷菜叔叔打開大門后,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身體,就開始噼里啪啦的干起活來。

滷菜叔叔的舉動出乎牛亮意料,本以為滷菜叔叔會上樓來敲牛亮的房間門,要牛亮起床幹活,牛亮看了一分鐘后,發現滷菜叔叔並沒有這麼做。

老闆起床先幹活,而身為別人家的工人豈能不幹活嗎?

牛亮走下樓看着滷菜叔叔道「叔叔!早啊?」。

滷菜叔叔見牛亮不用叫就自己下樓了,心裏想這小子,自覺性挺高的嘛!有自律啊?

滷菜叔叔微笑着看着牛亮,掃視了一下牛亮被無情菜刀削傷的手道「你的手受傷了,多休息一下吧!」。

一點皮外傷,在牛亮心裏本來就沒事,在滷菜叔叔眼裏,更加不能算事了,滷菜叔叔這些人,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什麼苦難沒有經歷過,自己就因為受了一點皮外傷就嬌弱,這不是太讓自己看不起自己了嗎?

牛亮聽了滷菜叔叔的話,知道滷菜叔叔是關心自己!不能辜負別人關心啊?自己要干,又苦幹,別人才會看得起自己。

「叔叔放心好了,這的皮外傷不算事,就因為這的皮外傷,我就不動,我會自己瞧不起自己的」牛亮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

以心換心,半兩換八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