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科穆伊急忙的從裏面走出來,並讓人先送初希到醫療部門那裏。

庫洛斯失蹤,監視人員確實有一度昏睡過去,醒來時其中一人看到了庫洛斯身受重傷的模樣,但沒過幾秒庫洛斯就不見了蹤影。

再加上現場的大量血跡和留存下來變成石化的『斷罪者』,疑似死亡的機率頗大。

而亞連做為繼承了『第十四號』的諾亞記憶也被公開給眾驅魔師知道,並且以中央廳這裏為主下了一個延長的任務。

「如果亞連.沃克做為『第十四號』的諾亞覺醒,並且對教團產生威脅,讓就殺了他。」

大概初希會一輩子討厭這個地方吧--永遠不會喜歡起來。

得知這件事後,初希先是手刀打了亞連的腦袋,最終還是做為一個驅魔師陪在亞連身旁出任務。

在緩和下心神后,初希認為庫洛斯或許沒死,沒見到屍體什麼都不用多說。

雖然迪姆恰比也無法感應到庫洛斯的存在了,不過初希的直覺告訴了她。

但她並未和亞連說這件事,現在他們周圍都是被監視着,而且她隱約也感覺到關於她七歲之前的記憶也要回來了。

在過不了多久,她要的答案都會出現在她的面前。

※※※※※※※※※※※※※※※※※※※※

恭喜庫洛斯暫時下線,或許過不了多久就會在上線啦~

再來,或許大家會發現,為什麼庫洛斯認識Cielo和Allen卻對這兩人沒印象呢?

因為有二設哦--

後面會有解釋的~

初希的記憶快要恢復了,就是所有的記憶啦--

這場聖戰確實有內幕存在的說~

要加快速度啦!。 她們是女孩還好,但沈厲寒和白狐呢,這兩個大老爺們居然在玩雪,還和王家的一些五六歲的親戚小孩在打雪仗。

聽到王辰的催促,沈厲寒不滿的撇了撇嘴:「狗子的,我這才玩多久啊,就叫我去幹活,就算是龍也會被你掃興的好吧。」

發牢騷歸發牢騷,活還是要乾的,不然到時候自己只有眼饞的份了,沈厲寒拉著白狐進了廚房,王辰讓他倆打下手。

「TMD,我好歹也是條龍,現在居然淪落為一名廚師了。」沈厲寒在砧板上破開一條羅非魚的魚腹,將左手龍化變成龍爪,把內臟給挖了出來。

白狐則在一旁的水池刷洗著螺螄(一種小型淡水螺),將上面的污泥雜草刷洗乾淨。

正在炸雞翅的王辰突然冷不丁道:「白狐,宵宵為了你連自己的精血都願意放出來給你,你小子要是對不起她可別怪我這當哥的翻臉不認人。」

說真的,王辰心裡有一種淡淡的失落感,總感覺自己養的白菜被一頭豬給拱了。

「放心吧,我發誓,不會辜負她的。」白狐不假思索的說,態度很真誠。

「知道就好。」

宵宵是他的妹妹,她能找到歸宿王辰自然樂得接受,但他也要考驗一下對方的人品,如果是個渣男的話,必須出手阻止。

白狐的品性還行,王辰暫時不打算干涉。

外面四個美女也不是什麼文靜的女孩,王晴兒可以說是最為文靜的了,其他三個一個比一個瘋。

一人三妖,其中兩個還是活了超過三千年以上的老古董了,現在卻一個個充滿了童真和孩子氣,居然學著電視里的打仗片用雪做了一個碉堡,玩起攻防戰來。

王晴兒最文靜,她的體力也不是很好,所以由她來防守,她們用積雪建造起一個小碉堡來,沈厲河在上面刻畫了一個低級防禦陣法,用於加固積雪的凝聚,其餘三女則是可以從不同的方向進攻。

而王晴兒則是需要用自己身邊的雪球去砸她們,而且必須在碉堡被破壞之前擊中所有人,而小九兒她們則是需要用雪球把碉堡打碎。

三女都是妖族,各自怪招層出不窮。

宵宵是狼,速度非常快,憑藉著超快的速度做到踏雪無痕,王晴兒根本砸不到她;沈厲河的準頭好,通常都是以雪球對雪球來擊碎王晴兒的攻擊;小九兒這傢伙最為賴皮,因為自己的身體像液體一樣,就憑藉著液體般柔軟的骨頭改變自身的形態。

像是把自己的腰摺疊重合起來什麼的,都是很簡單的。

扔了好幾個雪球,王晴兒一個也沒打中,這還不止,她自己卻吃了不少三女的「炸彈」,眼看著陣法隱隱有崩潰的跡象。

越是這樣,王晴兒就越著急,看著她那漲紅的俏臉,宵宵有些不忍再欺負她了,特意放慢了速度,結果一個雪球扣在她的腦袋上,來了個「仙女散花」。

「耶,我打中了,打中了!」看到宵宵出局,原本急得想哭的王晴兒自信心又回來了,開始更賣力的扔雪球。

宵宵出局,跑到一旁的桌子上吃了一顆花生米,肖恩好氣又好笑的拍掉她身上的雪。

畢竟王晴兒是一個普通人,兩女也不好乾的太過分,紛紛放水,任由雪球砸中自己的頭。

碉堡沒有破,小九兒自告奮勇的充當守門員。

「九兒妹妹,既然是你來守,那姐也不保留了!」沈厲河的俏臉浮現出一抹壞笑,接著從她的玉臂開始,長出了淡藍色的能量體,手上、背上也開始生長能量,變成了一台十二管加特林,背上有一個巨大的吸雪機。

「姐,姐姐你太過分了,哪有人打個玩具碉堡動用加特林的!」小九兒看到那十二根幽藍色的半透明槍管,舌頭都白了。

這一個人都抵得上一個排了,她還打個鎚子啊打。

這身裝備完全由能量組裝而成,王晴兒吃驚的捂住小嘴,一臉的震驚。

她沒想到,沈厲河居然還會有這種東西。

「嘻嘻,九兒姐姐,既然咱們可以動用武器,那我也不客氣啦!」宵宵催動手腕上的鎖骨項圈,周圍捲起一陣旋風,一大片積雪被旋風捲起,形成了一個白色漩渦。

「咳咳,那我不打了,我看著你們打。」王晴兒終究是個普通人,這種陣仗讓她有些害怕,選擇了退出。

「晴兒姐,不用怕啊,我們就使勁錘她就對了!」宵宵可不會放過這次機會,她可沒欺負過小九兒呢,今天有機會欺負得抓住啊。

「哼,就會欺負我。」小九兒噘著嘴,從地上抓起一堆雪揉成了一個雪球,雪球在她的手中瞬間變成了純銀色。

「哇,是強化能力,宵宵快打!」沈厲河認出那是十命深淵貓的強化技能,背後的吸雪機瘋狂運轉起來,直接火力全開。

「嘭嘭嘭……」十二根管子發出沉悶的響聲,雪球如雨點一般的砸向小九兒。

「哼,就知道欺負我,讓你們見識一下強化的能力。」小九兒挖起腳邊的積雪,專門鑽空子去砸沈厲河,她只能被迫調轉槍口,擊碎那些銀色的雪球。

這些銀子的雪球和普通雪球不一樣,他們比普通的雪球更硬,需要大約十五個左右的普通雪球才能打碎一顆。

「還有我哦。」宵宵俏皮一笑,小手一揮,大片積雪飛向小九兒。

原本還能夠堅持一會兒的小九兒瞬間失守,大片積雪鋪天蓋地的朝她砸來,直接把身高一米六的小九兒給埋到脖子了。

「哇,二打一,好過分啊……我的耳朵!」小九兒被淹沒的那一瞬間,沈厲河的雪球也砸到了碉堡上,很快雪碉堡就破碎了。

她的耳朵被積雪打到,把她弄疼了,而且還有一部分積血進入了她的耳朵里,把她弄得很不舒服。

「這哪裡過分了啊,你可是我們這裡最強的誒。」沈厲河收回能量,擺了擺玉手,一臉的理所當然。

「哼!你們欺負我,心智控制!」小九兒瞪著漂亮的銀色大眼睛,目光逐漸變得深邃,最後變成了深不見底的深淵。

「哎呀糟!」沈厲河知道小九兒有這一招,但想躲避已經來不及了,她的目光和小九兒的目光相互接觸,立刻深陷其中。

宵宵不用說,連反應都沒有就直接中招了。

兩女的雙目變得空洞無神,彷彿死了一般。

「你們兩個趕緊把我拉出來!」這下小九兒可樂不思蜀了,一下子成了女帝,走上貓生巔峰。

「是。」兩女木訥的應了一聲,上前把積雪扒開,將小九兒拉了出來。

出來后的小九兒動了動耳朵,將裡面的積雪給抖出來,一臉壞笑的看著沈厲河:「你們兩個,把外套脫掉。」

為了不顯得太驚世駭俗,三女都穿了一件厚厚的風衣,現在沈厲河和宵宵都被小九兒控制了思想,即使讓他們死也不會猶豫一下,很快就把外套脫了,露出裡面的秋衣。

她們的秋衣不是高領的,白皙修長的玉頸暴露在空氣中。

小九兒自然也不會做得太過分,只是讓她們脫掉了外套而已,然後她打開手機,放棄了音樂。

「別打,怎麼給叮噹打電話呢?這裡沒有信號,我告訴你我都聽不著……掛了啊,搖頭呢……心裡的花,我想要帶你回家……」

「全部給我蹦迪!」小九兒嬌喝道,兩女木訥的蹦起迪來。

一片空曠的雪,地上兩個衣裳單薄的美女在跳野狼disco,場面實在太吸引眼球,不少王家成員都被吸引過來當吃瓜群眾,白玲也被吸引了目光,看到這情況后只能無奈一笑。

他們王家惹不起HH集團,但王辰和小九兒都惹得起啊,只要不做的太過分,沈厲河都不會生氣。

誰讓沈厲河是姐姐呢。

被控制著心智蹦迪的兩個美女可不知道周圍已經有這麼多人圍觀了,正準備出來透口氣偷懶的沈厲寒也被吸引了注意力。

「來左邊跟我一起畫個龍,在你右邊畫一道彩虹……」

「撒子情況,畫彩虹?畫啥子彩虹哦,怪頭怪腦的,窩擦!」本來沈厲寒只是一時好奇湊上去看的,結果這一看血槽都空了。

姐姐跳舞啊!

太誘人,太養眼了!沈厲寒趕緊拿手機把這一幕不得了的情況拍下來,同時朝小九兒豎了個大拇指。

只要小九兒沒有殺心,心智控制是不會對沈厲河造成傷害的,雖然兩女穿的不暴露,但那一等一的魔鬼身材還是被這身衣服給勾勒出來了。

宵宵只有一歲多,比較顯嫩,但跳起這種騷包舞來卻不顯得違和,反而多了一抹可愛。

這比不穿還誘人。

「嘿!哪個在畫龍?我也要來,我要來!」老實孩子白狐一個人把兩個人的工都做了,打完下手后出來透透氣,結果看到了這一幕。

「哇塞!」他看到宵宵那妖嬈騷包的舞姿,鼻血很不爭氣的流下來了,趕緊戴上透視眼鏡,鼻血更是如開閘般的洪水一樣噴涌而出。

「時時刻刻,必須要提醒你自己,不能搭訕,搭訕,你就破功了,老弟!」

「又給我打電話呢,沒有信號……什麼?幹了?對方啥陣型啊?442?我滴天,給你大姨夫打電話吧,拜拜。」 真是個多愁善感的姑娘,陸細辛瞥她一眼,心中好笑。

她站起身,清瘦修長的身姿堅韌筆挺,像一支修竹,虛心自持,柔中有剛,淡泊、清高、正直。

聶雨桐被她的丰姿所折,半晌出神。

直到耳邊傳來她清冷堅韌的聲音:「你太小看我了。」這算什麼,陸家又算什麼,這些人不配影響她一分一毫的思緒。

「大神,那你去參加7天後的晚宴么?」聶雨桐問道。

「那天,有更重要的事。」

聶雨桐還沒來得及猜想是什麼重要的事,就跟著陸細辛在國外各種飛,到各種曾經她可望而不可及的名校演講,看著那些國際上赫赫有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跟大神請教。

見識過各種名校,各種出名的老教授,感受到那些蓬勃朝氣,那種為了科學傾盡一切的勇氣,那種智慧,那種寬廣和偉大……

她突然就不糾結陸家的事情了。

想想盛嫣然鬧出的自殺,還有陸家的所作所為,聶雨桐就覺得好low啊。

蠅營狗苟,心胸芝麻大點。

大神的目光是星辰大海,難怪不理會陸家眾人。

這一刻,聶雨桐終於理解陸細辛。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