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通過之前那輪覆蓋射擊,他們已明白自己的攻擊無法對夜空中的那隻災獸起作用。

除此之外,他們已不敢開槍。

夜空那穿戴著啟年集團最先進裝備的陸啟年都被毆打成了這樣,如果他們隨意開槍,觸怒到了天上那隻大災獸怎麼辦?

他們普通人類的脆弱身板,可承受不了對方的怒火!

赤魘之前曾說用十分鐘將歡呼化為悲鳴,赤魘是否能夠辦到,他們已不作懷疑。

因為,他們已經聽到了細微的悲鳴聲……

他們的身體已忍不住顫抖,身上穿著的戰鬥服隨顫動發出了極微小的響聲。

但由於過於安靜,和眾人的反應過於整齊,這細微的悲鳴也十分清晰。

至於歡呼?

陸啟年現在呼喊,他們已不敢響應,更別說歡呼了。

他們想過逃離,但青岩野是他們生活的地方,他們能逃到哪?

老老實實地扮演一個不起眼的人類,祈禱不要被戰火波及吧。

……

夜空中,暗紅色的流光飛掠。

轟鳴聲依舊炸響,彷彿雨前雲中的悶雷。

神啟鎧甲出現了些許凹痕,但整體上並未出現致命的破壞。

不過,穿戴鎧甲的陸啟年並不好受,他已被震到吐血!

合金護甲很堅固,但鎧甲的緩衝系統已應對不了不斷變化方向的轟擊了。

恐怖震顫不斷傳遞到陸啟年身上,他感覺繼續下去,他的五臟六腑都會被徹底震碎。

而且,啟年鎧甲似乎也發出了些許不妙的聲音,承受攻擊的極限似乎快到了!

不能再這樣去了!

陸啟年睜大雙眼,死死盯著前方,並強行操縱鎧甲,微微一偏!

也許是死亡壓迫使陸啟年爆發了人類的潛能,這一次他竟不依靠神啟鎧甲內置的索敵系統躲過了馬修的攻擊!

但避開馬修這一擊,陸啟年並沒有感到振奮,他恢復行動權后,心中僅有一個念頭——逃!

陸啟年不是莽夫,激戰一輪之後,他腦袋更為清晰了。

他清楚地認識到這個赤魘不是他可以對付得了的!

赤魘這種恐怖的災獸,令他回憶起了那場人類的浩劫!

浩劫?!

陸啟年一怔,他回憶起了實驗體66Y留下的那個預言……

暗紅色的彗星劃過夜空,啟年的浩劫隨之降臨。

雖然他不清楚赤魘在那詭異的黑暗中發生了什麼,但赤魘那顏色和預言中的顏色對應上了!

回憶起預言,陸啟年更為心慌,加速逃離!

一擊落空,馬修還有些意外。

但他轉過頭后,卻看到了令人掃興的一幕。

臨陣脫逃,可不是「主角」該乾的事。

作為「反派」,他有必要上前對陸啟年教育一番。

馬修直接化作一道暗紅色的雷霆,向陸啟年沖襲了過去!

轟!

夜空之中又是一聲炸響,但和前幾次不同,這炸響中還夾雜著碎裂之聲,陸啟年的背甲碎裂了!

遭受猛擊,陸啟年向一邊高樓飛掠,撞塌高樓的牆體,他才止住身形。

陸啟年迷迷糊糊地爬起,正打算啟動推進器飛行,卻發現背部的推進器已在剛剛那猛烈的一擊中損壞了。

失去了飛行能力,陸啟年驚慌失措,可他卻發現赤魘沒有立即追擊,只是翱翔於空中,望著他所在之處。

陸啟年環顧了下四周,想弄明白赤魘為什麼會停下。

可確認如今所在方位后,陸啟年卻吞咽了一口唾沫。

他怎麼會墜落到了這裡?

潔白的牆,塌落的磚塊已有一定年代,他身後不遠處,一口巨大的古鐘正正靜靜懸挂著。

白塔,他現在正在白塔頂處!

暗紅色的彗星劃過夜空,啟年的浩劫隨之降臨,靜滯許久的鐘聲將在青岩野奏鳴……

難道?!

陸啟年心中湧現出了強烈的不安之感!

……

望著這棟白色的高塔,馬修沒想到打著打著會來到這兒。

他並不清楚66Y留給陸啟年的預言。

這個時候,他僅想起了一件往事。

小男孩喜歡的女孩子面前高呼著,模樣超不要臉。

真尷尬極了。

不過,既然來了,那就這樣吧……

夜空中,暗紅色的光輝再次亮起,馬修興奮地向著塔頂俯衝過去!

他要執行「反派」的任務,並完成那個和某人約定的諾言。

陸啟年驚恐萬分,他好像知道赤魘會幹什麼,但又不清楚赤魘想幹什麼?

他在一種無法描述的糾結中掙扎,直至感覺到自己的腦袋被赤魘抓住,並疾速向前帶去!

馬修抓住陸啟年的腦袋,並將其粗暴地砸到了白塔頂那口長年沒有被敲響古鐘之上!

砰!

悠揚深遠的鐘聲響徹了青岩野,回蕩在夜空之中。

這個時候,青岩野中不再僅有了陸啟年一人的聲音!

暗紅色的流光掠過漆黑的夜空,在這美麗的光輝中,陸啟年的神啟鎧甲伴著白塔頂處那口古鐘一同碎裂! 趙天昊一聲令下,只見擂台雙方的兩個人都是氣息爆發,青色的風屬性能量和紅色的火屬性能量都是瘋狂涌動。

「風神決!」峰揚大喝一聲,周身的氣息開始狂暴起來,整個空間的風屬性能量,都是向峰揚凝聚,鑽進峰揚的氣府之中。峰揚的氣息就在這個同時暴漲,直接是上升到了金尊的強度。

「好!」

觀眾席上響起熱烈掌聲,峰揚的磅礴氣勢,使得在場的觀眾為他喝彩。

「切。」對面了莫天盟撇了撇嘴,十分不屑,「使用了秘法才是金尊初期,你能打的過我才有鬼。」

說着,火光升騰,莫天盟的氣息也是變得狂暴起來,頓時,莫天盟的實力,竟然是上升到了金尊巔峰的強度。

「金尊巔峰而已,峰航當時也是金尊巔峰,還是沒有打的過我。」峰揚心中道,「如果僅僅是這個強度,那麼,這場比賽應該是我勝利了。」

「哈哈哈哈,峰揚,你就以為我的秘術就只是這樣嗎?」莫天盟哈哈大笑,然後一揮手,周身的氣息再次狂暴起來,然後他的氣息竟然是再次提升,竟然是直接踏入了白帝。

「白帝嗎?」峰揚的心不由得顫抖了一下,要是說金尊巔峰的,他還能應付,但是要知道,靈境內一個級別就是一重天一個金尊巔峰,和一個白帝初期,看起來差的不多,但是實際上,卻是差了不知道多少倍。

「峰揚,不必擔心,他現在還不是真正的白帝。」九天的聲音出現在峰揚的耳朵里,「他現在僅僅是半隻腳踏進白帝。」

聽了九天的話,峰揚這才放下心來,只要不是真正的白帝,他還是有信心打贏的。當然,前天拿着槍去找一個天境強者殺確是是沖昏了頭腦。

「既然你還不是白帝,那我就沒有什麼怕的了。」峰揚笑道,「冠軍還是給我吧。」

「你大言不慚,看我殺了你!」莫天盟聽了峰揚的話,心中十分氣憤,直接是運轉能量,向峰揚衝去。

峰揚和莫天盟打鬥在一處,二人拳腳翻飛,雖然峰揚級別沒有莫天盟高,但是在這戰鬥之中,竟然是絲毫沒有劣勢。

「好小子!」莫天盟一邊揮舞著拳頭,一邊笑道,「竟然能這樣和我打成平手,那我倒是要好好陪你玩玩了!」

說着,莫天盟氣息爆發,後撤幾步,和峰揚拉開一定的距離,手一揮,一把方天畫戟直接是從儲物手環中取出。

莫天盟先是耍了兩招,然後看着峰揚:「我知道你也有聖兵,但是一直沒有機會切磋,那麼今天我們終於是有機會了,讓我來看看,到底是你的嘯風槍厲害,還是方天畫戟更勝一籌!」

說着,莫天盟一揮手中的方天畫戟,火焰能量也是隨着方天畫戟的路線掃過,非常的絢麗。

峰揚看着莫天盟揮舞著方天畫戟向自己打來,也是一抹儲物手環,從中取出嘯風槍來,一甩手,嘯風槍彷彿龍一般而出,直刺莫天盟。

莫天盟揮舞著方天畫戟抵擋,但是峰揚的槍法十分凌厲,竟然是一直在壓着莫天盟來打,讓莫天盟沒有還手的餘地。

莫天盟也是沒有想到,他眼前的峰揚竟然是有這樣強大的戰鬥力。

「明明差了將近一個階別的啊……」

莫天盟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師父,也就是嚴鋒對自己說的話。

「天盟啊,你覺得明天的對戰,誰會拿最後的冠軍?」嚴鋒神秘兮兮地進了莫天盟的房間,問。

「當然是我啦!」莫天盟想都沒想,「他一個青伯的實力,怎麼能和我一個金尊相比,我再一使用師父給我的秘術,可以將實力提升到巔峰中的巔峰,這可是明擺着的級別壓制啊。」

嚴鋒先是點了點頭:「有信心非常好。」

「但是你要注意一點,千萬不能輕敵!」嚴鋒旋即認真起來,滿臉正色道,「這峰揚,的確是有比你強大的地方。」

「這話怎麼說?」莫天盟問。

「我曾經和他打過交道,這人底牌非常多,而且詭計多端,稍微一不注意,就會讓他鑽了空子,反而對你不利。」嚴鋒道,「還有,就是他的實戰經驗,你雖然在決鬥場中戰鬥過這麼多場,但這畢竟是只是切磋,你永遠無法體會那種生死之戰,而峰揚,根據我對他的了解,他可是歷練過一年,真正經歷過生死的人,所以,你和他戰鬥,在經驗和招式的把握上,差了很多。」

「哼,歷練過又怎麼樣!在絕對的實力之下,一切其他的都是浮雲!」莫天盟聽到嚴鋒對峰揚的評價這麼高,卻是說自己這個不如峰揚,那個不如峰揚,簡直就是在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所以莫天盟聽了以後,心中很是不滿意。

「好了。」嚴鋒也是看出來了莫天盟的想法,便是擺了擺手,道,「別的我也就不說了,總之,明天的比賽,你必須給我拿下來,而且,如果能的話,就在擂台上,把峰揚給我殺了!」

「師父,您就看好吧,若是明天我不能提着峰揚的腦袋來見,隨意師父怎麼處置!」莫天盟抱拳正色道。電子書坊

回到比賽,只見莫天盟揮舞著方天畫戟,罵罵咧咧的打向峰揚。峰揚一邊用嘯風槍抵擋,一邊看着莫天盟,看他要出什麼么蛾子。

方天畫戟不斷揮舞,和嘯風槍不斷地對撞,將把聖兵的對碰,竟然是直接打出了火花。

「這傢伙,好大的力量!」峰揚一邊抵擋,一邊心中道,「拼力量我可沒有優勢,他是火屬性,本來力量就比我風屬性高,再加上他級別比我高,力量就更大了。所以我不能再和他這樣進行下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