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也不用拿出馬蹄鐵,馬鞍,天龍破城戟也不會被政哥這個畜生搶走!】

【沒愛了!原來推理到底,根源全都在潘金…呸!張良的身上!】

【粉轉黑了!】

嬴政:「???」

兒砸,你這個甩鍋能力到底是哪裏學的?

能不能教教父皇?

「別說了!求求你別再說下去了!」

張良雙手握拳,重重砸在地板上,劃破傷口在毫不在乎,眼中閃過痛楚:

「他真的沒有辦法,不這樣做,他根本就報不了韓國的仇!」

「是呀!他想要報仇!」

「這誰都能理解,畢竟現在的張家就他一根獨苗了。」

王遠倒了一杯水,遞到了張良的面前。

同時拿出藥膏,來給其的拳頭包紮。

母親去死後,他自小都吃着百家飯長大,對這些事情很是熟能生巧。

畢竟摸魚的前提是,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一邊包紮,一邊笑道:

「但是那一份隴西赤地千里,百姓流離失所,家破人亡,萬萬子民身陷水深火熱的仇恨,又該由誰來報?」

「張家有張良,可那些無辜的百姓又有誰來替他們伸冤?」

「秦國滅了張家,所以張良痛恨大秦,他當然有理由。」

「可如果北境戰敗,長城失守,雲中郡淪陷,那些因為張良而死的百姓,他們是不是也有理由將張良生吞活剝?」

「噗!」

張良嘴角再度吐了一口血,拳頭被包紮好,但心中卻更加痛苦發楚!

那是新的傷口,無法被癒合的傷口!

黑衣人也被刺激失神,鬆開了控制。

王遠看似在辱罵張良,但其實又何嘗不再辱罵他們?

身為六國餘孽是他們顛覆暴秦的理由,但卻不是他們背叛諸夏的理由。

儒家投靠大秦,而他們身為儒家弟子,卻在幫助諸夏的罪人張良。

這何嘗不是背叛諸夏?

「你……」

張良想要站起,但絕望地發現,自己居然站不起來了。

只能跟一個傻子一樣,說話都結結巴巴。

「別說了那個晦氣的張良,是我的錯,讓同志你心亂了。」

「還是說會正題吧。」

王遠道歉,打斷:

「如果你還不相信我是六國餘孽,那麼可以看看我都做了什麼。」

「天下學宮建立,需要將近二百五十萬貫,可這一筆錢,我卻從來都沒有去操心過,這才是真正的造反。」

「只要學宮沒有建立,大秦的根基就不會牢靠。」

說完,發現政哥小秘沒有回復,王遠內心一喜。

【四句話我讓政哥小秘給我潑金水,捨我其誰?】

【哈哈!好在我當初足夠摸魚,沒有去弄那二百五十萬,不然現在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放棄吧!

有朕在,別說跳黃河了,就算你跳大海也洗不清。

【其實搞二百五十萬貫小錢錢也很簡單,我重泉縣裏面還有製鹽工坊,可以生產純度極高的雪花鹽。】

【這種鹽比礦鹽,海鹽純度都要高,雜質極少,最重要的是成本價只有頂尖雪花鹽的百分之一!】

【只需要在咸陽,在各個郡縣都建立一間這樣的賣鹽鋪子。】

【那麼不但能夠把私鹽生意徹底打壓,造福天下,還能讓各地的學宮自給自足。】

【嗚嗚!真的是天見我憐啊!】

懂了!懂了!

這個劇本很不錯!

嬴政露出微笑,心中表示自己作為父親,朕一定會讓你這個兒子滿意的!

只希望你在未來知道這一切后,能夠堅強,還能露出現在這般美麗的笑容。

至於那個所謂的精鹽,純度和成本到底有沒有王遠說得那麼魔幻,這個嬴政倒是不怎麼在意。

沒有就沒有了唄,畢竟本來按照朕的打算,就沒指望自己這個逆子真的弄出來二百五十萬。

與其默默把這些錢送給王遠,還不如藉著這個機會,直接用來它們來買上一波鹽,間接送給王遠!

這兩者其實本質沒有什麼區別,甚至後者還要更加複雜,更加耗費財力,歪歪曲曲。

但它卻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可以搞一波王遠的心態!

嬴政內心有些發虛,但很快就做好了思想工作!

沒錯!

朕就是喜歡不幹人事,你們還能夠怎麼着?

哼哼!

「阿嚏!」

正在竊喜王遠打了一個噴嚏,迷茫地看向四周,卻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話說這位同志,你應該相信我了吧?」

沒有立刻回答,張良似乎還在震驚之中。

直到王遠抬起手,對着他的腦殼頂,蠢蠢欲試的時候,才打了一個寒顫回過神來。

「相信?」

語氣很複雜,認命了一般失魂落魄:

「現在的我,除了相信之外,還能夠做什麼呢?」

「你還有什麼需要交代的嗎?」

聖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吧,我這是一個叛國垃圾,什麼都不敢說。

【太好了!】

房間內,王遠又訴苦了一陣,給其加深自己是反賊的印象,並且隱晦提出希望六國取消其通緝令的想法。

最後發現政哥這個小秘的確心不在焉后,才揮手讓其離去。

「走吧,這一次的見面結束了。」

王遠很是不耐煩,揮手下達了逐客令。

【我的通緝令可是大事,你這個傢伙居然走神!拉黑!】

張良:「……」

看了看四周,不由得一陣的牙疼。

這裏明明就是自己的房間,為什麼現在反而是自己要離開?

這貌似那裏不對勁吧?

張良不知道該做什麼,王遠一愣,隨即便明白了過來。

【懂了,政哥這位小秘是在擔心自己又翻口腔潰瘍了。】

「拿去吧,拿回去自己塗抹。」

「這玩意對於口腔潰瘍很有用處的。」

「記住,一定要取消那個陰間的通緝令!」

忍着心痛,王遠一臉不舍地將西瓜霜遞過去,進行賄賂!

【為了造反大業,我忍了!】

張良站在原地,握著西瓜霜,視野不知為何模糊了。

他望着王遠,似乎想要從其的臉上看到原因,但最終還是什麼答案都沒有得到。

或者說,他看到只有濃濃的信任。

為什麼要信任我?

我何德何能?

深入思考,張良絕望的發現…….

那個曾經為了復仇而不過一切的自己,居然動搖了!

「你…….

會後悔的。」

留下沒有底氣的狠話,張良轉身逃避。

「我不會後悔,但你也別和趙高一樣,隨隨便便就死了。」

「……」

腳步停滯了數秒,擦去淚珠,才繼續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