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麥格教授盯着傻乎乎摸著腦袋不好意思的高個子如此強調。下一秒,桌上的針墊就挪動着粉色小爪從邊緣蹦噠著跳了下去。

那傻孩子下意識用雙手去撈,然後嚎了半節課。這痛苦的哀嚎讓卡爾從放空的意識里醒過來。

他緩慢地眨了眨眼睛,看着桌上那隻刺蝟人畜無害地扒著邊沿盯着他。烏溜溜的眼珠子小巧可愛,濕潤的鼻頭不時聳動着。

「你在發什麼呆…」

德拉科隨手把自己面前的刺蝟完美變成針墊,看着卡爾的眼神有些嫌棄。

然而潘西剛剛的話一直在卡爾腦海里盤旋,導致他問出了一句特別愚蠢的問題。

「德拉科,你覺得兩個人在一起需要什麼理由?」

這句話就像是霍格沃茨的天空下起金槍魚暴雨一樣讓人摸不著頭腦。

德拉科也顯而易見地無語了。

「潘西和你說了什麼?」

他輕而易舉地找到卡爾發獃的原因,不外乎是潘西和她詭異的跨院愛情讓這個蠢孩子突然傷春悲秋了。

「不……不是潘西。」

卡爾微微蹙起眉毛,很快否認了這個猜測。他猶豫了一下迴避起德拉科的目光,咳嗽著拿魔杖敲了敲刺蝟,尖端戳到刺蝟嚇得它飛快蜷縮成一團。

場面一度有些尷尬。

「無論她說了什麼,這都和你無關。因為我們和他們不一樣……」

德拉科說完這句話,臉上的表情顯示着他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他回過頭看着自己的課本,側臉就像毫無感情的大理石雕像,缺乏溫度。

被提問的人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看上去還有些生氣。

就在他想追問的時候,麥格教授及時抓住了某人上課企圖打擾別人的行為。

她不怎麼高興地點了溫德蘭特的名字,要求他上來演示一遍。

卡爾認命地站過去,對着桌上那隻茫然的刺蝟施咒。很漂亮地將它變成了一個針墊,麥格教授露出一個比較滿意的表情然後提醒他下次不可以這樣了。

她一面誇獎著卡爾,一邊要求大家都要完成到這個地步。

最後她不自覺地提到了三強爭霸賽關於其它學校要來的學生,大概描述了那些學校的概況。

而說起這些的時候,她的表現似乎解釋了她最近的焦慮完全來自於此。

畢竟沒有哪個老師希望自己的學生比不過那些外校的孩子,這可關乎霍格沃茨的名譽。

卡爾在她的聲音里滾動魔杖,又發起呆。

而這個時候,講桌桌面上的針墊動了一下,下一秒就露出兩個滴溜溜亂轉的眼睛,賊眉鼠眼的。卡爾頓時沒壓住表情,扯了扯嘴角差點笑出來。但在麥格教授回過身子的時候迅速收斂表情……

針墊的本質還是刺蝟啊。

卡爾這麼想着,好笑地摸了摸魔杖的頂端。可惜只是過了幾秒他就停住了手指,睫毛輕輕顫動似乎想到了什麼。

所以我看見的到底是針墊還是刺蝟?

直到下課,卡爾都沒再說過一句話。德拉科看出來他的心不在焉。而下課的時候,他也沒能抓住正在往外走的卡爾。

「蒙泰找你有事,德拉科。」布雷斯喊住了他的腳步,而德拉科只能看着卡爾消失在門口的背影沉默了。

他永遠也沒辦法讓卡爾學會有話直說,而猜來猜去真的很累。

於是他回過頭對布雷斯輕輕說道。

「……我們走吧。」

……

下午是魔法生物保護課,卡爾在黑湖旁邊發獃來着,手裏把玩著石塊。

天氣不錯,湖裏里的大章魚此刻也難得露出一點輪廓,透過陽光折射的湖水顯現出巨大的移動的黑色陰影。

卡爾難得思考起他和德拉科的關係。

說實在的,他討厭德拉科嗎?

不,一點也不。

甚至有點喜歡。卡爾心底有個小小的聲音強調道。

可是他不能和德拉科在一起。

至少現在不能。

他還弄丟了薔薇吊墜……卡爾有些沮喪地嘆了口氣,把石頭丟的遠遠的。為了習慣,他不得不把之前勞拉留下的吊墜戴了回去。

德拉科也沒說什麼,卡爾卻更不舒服了……

「溫德蘭特?」

這聲音就像墜入湖水的石子,卡爾猝不及防地看過去。

入眼的是抱着魔葯課本的阿斯托利亞。

「你在這做什麼呢?」她歪著腦袋看着他,蜜色的長發垂在肩膀。

「哦,大概是曬太陽?」卡爾開玩笑似地回了她一句,然後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眼。

「你帶着魔葯課本在這幹什麼呢?」

阿斯托利亞疑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課本,露出一個意外的表情。

「哦,梅林,我帶錯書了。」她捂著嘴,表情有些崩潰。

卡爾笑了笑。

「或許你應該回去換一本書?」

「我想不了……」阿斯托利亞似乎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她甩了甩手裏的魔葯課本大大方方地坐在卡爾不遠處的石頭上。

「或許辛尼斯塔教授根本注意不到這個。」

看來她們下節課是天文課。卡爾這麼想着很快就忽略了這件事。

「你怎麼也在這?」阿斯托利亞抱着書探頭看着溫德蘭特,她笑起來的模樣很可愛。

可是此刻的卡爾卻沒什麼心情欣賞。

「哦,大概只是放鬆一下心情吧。」卡爾隨口這麼回答,又撿起一塊石頭丟向遠處。

而阿斯托利亞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是和德拉科吵架了嗎?」

卡爾拋石頭的動作一頓,看了她一眼。

「沒有……你為什麼會這麼想?」

石頭落在幾英尺外的水面,激起不小的水花。

「你和他是一對,這是整個斯萊特林都知道的事。」阿斯托利亞看着他的眼睛,略帶試探。

卡爾沉默了一會,嘟著嘴點點頭。

「哦……是這樣嗎?」

話題就這樣沉默下來了,直到阿斯托利亞略顯尷尬地笑了一下。

「原來是真的嗎?你們已經在一起了啊……」

卡爾看着遠處的湖面聽到對方那略帶掩蓋的尷尬解釋笑了笑,漂亮的黑色眼珠在陽光下就像珍珠般瑩潤。

他看着阿斯托利亞,略帶嘆息。

「利亞,」他喊著達芙妮稱呼妹妹的愛稱,十分溫柔。

「你如果想要接近德拉科,或者追求德拉科。可以不用顧忌我接近我,看我的態度……如你所見,在某種程度上我和你還是競爭者不是嗎?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德拉科並不會為此注意到你的愛意。」

說完這些,阿斯托利亞的表情有些尷尬。她似乎被這猝不及防的直球嚇傻了。

畢竟斯萊特林向來習慣於委婉地表達,這樣直白的對話是對方萬萬沒有想到的。

至此,她只能尷尬地笑着和卡爾匆匆告別。

而就在她離開的幾分鐘后,德拉科來了。

「該去上課了,你打算在這呆多久。」

他站在卡爾身邊,語氣平靜地通知他。

卡爾爽快地坐起來,拍拍手掌。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你們不會是串通好的吧……」卡爾瞥了他一眼,「一前一後。」

「還有誰來過?」

「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兒,達芙妮的妹妹阿斯托利亞。她下節課要上天文課,路過這所以跑過來和我聊天……還有,你們關係什麼時候好到她可以直呼你的名字了?」

卡爾上下打量著德拉科,活像看見他偷偷摸摸勾搭小女孩的模樣。

德拉科拍了一下他的腦袋,面無表情地讓他別說些亂七八糟的胡話。

「我記得潘西告訴過你,離她遠一點。」

這話應該送給他自己。

卡爾在心底這麼說。要不是德拉科,這些小姑娘可不會找上他。

卡爾這麼想着,還是老老實實地跟在了德拉科的後面往魔法生物課上課地點走去。

德拉科垂下視線看着身旁傻乎乎的斯萊特林,沒有打算告訴他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兒下節課並不是什麼天文課,而是魔藥學。

鑒於他永遠學不會謹慎對待身邊的同學,德拉科決定讓他了解斯萊特林學院裏最真實的人際關係。

※※※※※※※※※※※※※※※※※※※※

今天下午考一門,我實在不想學了,跑來摸魚更一章。

嗚嗚嗚(┯_┯)這個暑假我不配了,我要去醫院實習了,聽說那邊宿舍環境不好已經在難過了。

嘿嘿嘿,不過摸魚更新的時間應該夠了。

等我,等我考完試,我一定要好好爽一爽更新!

愛你們(???(???c),啾咪啾咪啾咪感謝在2021-06-1115:15:01~2021-06-3001:01:0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