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有什麼事?要你的命!竟然對天神大人動心思,你這小丫頭怕是活膩了吧!」幻湘一把提起月璃卿檀準備將她扔入鬼火中。

「不可!」玉卿神官走了進來,連忙制止了她。

「有何不可?她魅惑天神,理應該死!」幻湘激動的說着。

「她是救天神大人唯一的藥引,不可傷她!」玉卿神官說。

「玉卿神官……」月璃卿檀無助的看着二人,眼眸中的淚花已經快滴落了。

「綁起來帶走吧。」玉卿神官轉過頭避過了月璃卿檀的眼神,對幻湘說道。

幻湘將月璃卿檀帶走,玉卿神官施法在火海中留下了一具燒的看不清面容的屍體,嘆著氣離開了。

第二日,天宮中都在傳月璃卿檀的死訊,南修筠悶聲坐在大殿內,眼神中充滿了憤怒。

「是誰……」南修筠並沒有多說什麼,體內的煞神之氣又爆發了出來,逐漸失控……

「天神大人……!」所有神官看着這個失控的天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咽了咽口水,小聲勸著:「天神大人,動用煞神之氣會損傷您的內力的,您還是平靜一會兒吧!」

南修筠此時也聽不進那麼多的勸誡,自身的意識全被煞神之氣控制了,大殿內所有的小仙神官都驚慌的逃竄著。

「快把那丫頭找來!」玉卿神官用急切的語氣說着。

南修筠依舊無意識的攻擊著大殿內所有人,不久后,一位小仙找來了沈卿檀,將她推向了南修筠的身旁。

月璃卿檀抬起頭看着眼前這個男人,很熟悉又很陌生,她小聲的喊着他的名字,聲音顯得格外的凄涼。

突然,玉卿神官拿出短刀扔向沈卿檀,說:「快!你的血可以讓他恢復意識,只有你能救他,月璃卿檀!」

月璃卿檀的腦海中圍繞着的「只有你能救他!」「天神大人不能沒有你!」等等這些話,她拿起短刀,刺向自己的心臟,鮮血噴涌而出…

南修筠聞到了血的味道,被吸引了過去,當他看到地上躺着的是月璃卿檀的時候,突然愣了一下,歪著頭自言自語道:「這是……卿檀……」

畫面一轉,時空裂縫已經消失,記憶也被永久留存在了月璃卿檀的腦海中。沒錯,沈卿檀完成了自己的任務,終是成為了月璃卿檀。

被南修筠帶回天宮中的月璃卿檀,一直重複著一個夢境,被拋棄,背叛,蓬萊靈村的滅亡,都在她的記憶中不斷重複著。

「吃點東西吧,卿檀。」南修筠在門外勸說着。

「我不吃,你拿走吧。」月璃卿檀有些冷漠的回答道。

南修筠嘆著氣,對她說:「你就當做了一場夢,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蓬萊靈村全村被滅口,到底是不是你在背後指使的事?」月璃卿檀有些哽咽的問道。

「你相信我,我會查清楚這件事的!」

「我乏了,先睡了。」月璃卿檀不想再理會他,只好找理由支走了他。

第二日,三界舉行大典,為慶祝天神回歸,還帶回了白玉靈丹,忙的不可開交。

幻湘也在南修筠的身旁忙前忙后,只有月璃卿檀一人在屋內悶悶不樂。

「落花有情流水無意,何必這麼苦惱呢?」幻湘突然走近月璃卿檀殿外的窗邊,笑着問道。

「當時年少不知,現在看來你們二人可才是絕配啊。」沈卿檀冷笑着說道。

「這「絕配」二字可真是諷刺,他是天神,無人能與他絕配,就算是天界帝君的公主怕是也沒這個福氣。」

「我在這三界誰也不識,並不認得什麼公主帝君的,你也不必跟我說這些。」月璃卿檀冷漠的回答著。

「怕是你認識的人比我還多吧,今日三界大典,去看看?或許能看到熟悉的人呢。」幻湘笑着說。

「當初還想殺了我呢,如今怎麼改變想法了?」月璃卿檀撇著臉說。

「當初只是看你們二人走的太近嫉妒驅使的內心,我陪他在天宮三百年,在天界找了他二百年,我也想開了,可能終是無緣吧。」

「幻湘。」月璃卿檀突然叫着她的名字,並思考着什麼。

「嗯?」

「為什麼玄煜造出了這個假的異世,除了我,還會有真正的主人公參與進來呢?」

「這還不簡單,搗亂唄。」幻湘無奈的笑着說。

「是啊,那他們的真身也都是這三界的人嗎?」月璃卿檀突然想起了什麼,起身朝外面走去。

「去哪?」幻湘問。

「去三界大典。」月璃卿檀只是淡淡的回答了她一句,卻顯得很決絕。

三界大典設在了三界之上最尊貴的天宮中,天宮懸於空中,屹立在三界的最中央的位置。

所有人紛紛上前來給南修筠送著禮,他們的臉上似乎都掛着一絲絲失落。

「神尊竟都來了,這天神大人可真是威風啊!」一旁的妖界大將說道。

「這可是沉睡千年的天神,我怎麼能不來看看呢!」神尊笑嘻嘻的說道,眼神還在尋找着什麼。

「既然大家都到了,落座吧。」南修筠從大殿後面走出對在場的所有人說道。

「妖族魔神北棠沫見過天神大人。」

「聽說天神大人得到了珍稀的白玉靈丹,不知可否給我們眾人欣賞一番啊!」一旁的魔神說道。

「白玉靈丹是我朋友的珍貴之物,怕是大家都沒有眼福觀看了。」南修筠說。

「珍貴之物?看來是很要好的朋友啊,能得天神庇佑,倒也是有福之人。」身旁的長相有些妖媚的男人笑着說。

「你們天界沒有其他事宜了嗎,天天糾結於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南修筠看着那邪魅的男人說道。

「古幽殿最近倒是不太忙,不知天神有何吩咐啊!」

「顧清陌……蘇晴兒……蘇梓熠都在這,看來他們應該都不記得我吧。」月璃卿檀冷笑一聲,在暗處默默看着。

「既然無事,你們與妖界協和之事準備的如何了?」南修筠問。

「那,得問神尊吧。」那男子邪魅一笑,似乎在用眼神說着挑釁的話。

「北堂沫,準備如何了?」南修筠並沒有理他的挑釁,直接轉過身問著妖界魔神北堂沫。

「最終的協商是和親。」北堂沫淡定的說。

「不錯,避免兩界交戰這是個不錯的法子。今日本是三界同慶我們就先不說這些事了,都坐下吧!」

說罷,所有人便落座開始了這場「鴻門宴」,幾番歌舞表演過後,月璃卿檀混入了一個歌舞的隊伍中。

【表演後台】

「你們都快著點,天神大人可等不得你們這些精靈在這磨磨蹭蹭!」一名中年女子對着一群花草精靈們說。

月璃卿檀被女子的話所吸引,站在了後台的門邊,那女子一眼便看出了月璃卿檀「不是人」!對她吼道:「哪混進來的小冤種,還不趕緊過來!」

月璃卿檀笑了笑,並沒有要過去的意思,誰知那中年女子也是個力大無窮的小仙,月璃卿檀體內沒有內丹,只能任人宰割,那女子施法將衣裳給月璃卿檀穿好,便推她上了台。

大殿中的枱子特別大,可以容下好幾十人在台上,月璃卿檀不會動作,只好混在中間。

「這精靈的舞團是越來越不謹慎了,真是什麼人都能上台。」一旁的仙官搖了搖頭笑着說。

「停!」南修筠哪能容忍這麼亂的舞蹈出現在他的大典上,直接叫停,那中年女仙將月璃卿檀提溜了出來,連連叫罵。

月璃卿檀並沒有理會她,只是淡淡的問道:「這個舞蹈,我不會。我可以挑一個自己擅長的嗎?」

「說什麼呢?」那中年女子要將月璃卿檀趕出場外,此時南修筠突然說道:「讓她跳。」

見天神大人都沒說什麼,她只好灰溜溜的帶着其他精靈下台留月璃卿檀一人矇著面紗站在台上。

月璃卿檀舞步輕盈曼妙,看的所有人是拍手叫好,雖沒內丹,但一些小法術還是能使出來的,現場綠茵成片,結滿了梨花。

「梨花……」玄煜看着眼前這個人,心裏已經知道了她是誰,卻沒有拆穿她。

「真是不錯啊!這該不會是天界的人吧!」南修筠已經看出了北堂沫的心思,笑了笑回答道:「這應該在是天界與妖界只見的精靈,這與你們和親可沒有多大關係。」

「天界與妖界之間,那不正是關係最近的嗎!我想好了,就她了!」北堂沫說。

玄煜苦笑着,並沒有說什麼。 幾經波折秦玄回到了C市,算了算距離中元節不足半個月時間,於是他立即回到了學校,必須要在中元節之前弄清楚當時為什麼會發生兇殺案,是什麼原因讓如膠似漆的戀人痛下殺手,其中必有不為人知的緣由。

假日的校園幾乎看不到幾個人影,熙熙攘攘的路人也是住校老師,天色還早秦玄邁著步子來到肖雅失蹤的地方,看著眼前的樹叢沒發現什麼異常,試著伸出手去感應還是沒任何異常,心想洪大師沒道理編出這樣的謊話,一個將死之人編造這樣的謊話毫無意義,難道真的要等到中元節才能看到泉眼,秦玄靜靜的思考著。

「肖雅,如果你真的在這裡,那我就一定會找到你,等著我。」秦玄看了半天也沒任何發現對著樹叢說道。

走在湖邊的走廊上,秦玄看著湖面有些迷茫,這次前往洪大師家裡可謂一無所獲,沒得到任何實質性的線索,至於泉眼這個說法,始終覺得有些玄幻。

「唉,看來只能從他們那裡入手了,希望這次能找到些許線索。」秦玄嘆了口氣看著湖面說道。

「喂,徐院長嗎?我是軟體學院信管三班的秦玄。」秦玄拿出手機撥通了徐院長的電話說道。

「…….」

「是這樣的,我想問您一些事情,不知道您這會兒方便嗎?」秦玄問道。

「…….」

「院長,我想知道關於學校傳聞的一些事情。」秦玄說道。

「……..」

「院長您聽我說,關於肖雅同學我這裡打探道一些線索,但是我還需要證實一些東西。」秦玄說道。

「……..」

「真的,徐院長,肖雅有可能還沒有出事,有可能還活著。」秦玄說道。

「…….」

「好的,那我現在過去找您。」秦玄說完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後秦玄快步來到校門口,招了一輛計程車就往住在市區的徐院長家裡趕去,徐院長答應告訴他一些關於傳聞的真實情況。

抵達徐院長家所在小區,該小區是市裡數一數二的富人區,裡面住的要麼是公務人員,要麼就是企事業單位的高管,秦玄給了師傅車費錢朝著輝煌氣派的小區門口走去。

保安人員問道:「你找哪個?」

「我到13棟4-1徐老師家裡。」秦玄說道。

「哦,麻煩這裡登記一下。」保安人員遞給秦玄一本登記冊說道。

秦玄如實填寫個人信息后,保安人員說道:「13棟進門后往前走右轉,最裡面那一棟就是,不要再小區瞎逛。」

「好的,知道了,謝謝。」秦玄向保安人員道謝後走進小區徑直朝著徐院長家裡走去。

「叮咚…叮咚……」

「老公,你的學生到啦。」開門的是一位穿著性感,風韻猶存的少婦看了看秦玄說道。

「來了啊,進來坐。」徐院長聽到聲音后從另一個房間走出來說道。

「徐老師,我……我沒打擾您吧。」秦玄進屋后客氣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