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胖嬸在一邊笑吟吟的,「少夫人,你怎麼對少爺這麼客氣啊。他幫你買衣服拿衣服,還是投資電視劇,對於少爺來說都是舉手之勞而已,算不上什麼大事的。」

唐沐晴:「……」

胖嬸,說出來你可能不甘心。

你們家少爺的舉手之勞,賠錢了也會讓我給的。

春杏把行李合上的時候,唐沐晴還有些呆泄,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裝得的確不錯,那我回來要是弄不成這樣,是不是就合不上行李箱了。」

唐沐晴一開口,就感受到了尷尬。

默默的閉嘴,希望衛北霆不要把她剛剛的那句話放在心上,春杏突然抬眼看着衛北霆,眸色之中滿是興奮的笑意,「少爺你輸了,你要給我雙倍工資了。」

「什麼?」

唐沐晴感覺春杏這一句,比她的還要沒頭沒腦很多。

胖嬸在一邊樂呵呵的,給唐沐晴解釋著,「少奶奶是這樣的,少爺之前和春杏打過賭。要是你說了合不上行李這句話,就讓春杏陪着你去劇組,給你做助理。」

唐沐晴下意識的拒絕,「不用了吧……」

衛北霆皺眉,「換個地方說話。」

唐沐晴回到卧房把證件之類的交給了春杏,又跟着衛北霆去書房。

小心翼翼的開口,「北霆,你是知道的,我和郭導的關係本來就有些僵硬。我已經有經紀人陪我去了,要是再多一個助理,他會不會覺得我耍大牌啊。」

衛北霆做到辦公桌前,打開了電腦。

唐沐晴的氣勢一下子就弱了。

小心翼翼的跟在衛北霆的身後,像是在等著男人的宣判一樣。

衛北霆慢條斯理的打開了文件,才有心思抬眼看她,開口就是致命一擊,「看來夫人是覺得,你沒有助理,郭導心裏對你就沒有怨氣了?」

唐沐晴搖頭,「不是……」

白詩雨是郭導養的,她把人定下來了,郭導心裏一點氣都沒有,那怎麼可能。

衛北霆修長好看的手指,在電腦上敲打着一些唐沐晴看不懂的規章制度,應該是管理公司用的,「所以,你的理由根本就不成立。不過也可以放心,那麼多錢砸下去,郭景川不敢為難你。」

唐沐晴不知道要怎麼說下去。

衛北霆可沒有停,給唐沐晴拋出了一個新的問題。

「米姐可以做到什麼時候都陪在你的身邊,事無巨細嗎?」

唐沐晴不是很確定了,「應該吧……」

不過米姐有的時候為了接洽資源,並不會一直和唐沐晴在一起,唐沐晴這開口就有些沒有底氣了。

一看唐沐晴的姿態,衛北霆就什麼都明白了,一錘定音,「讓杏紅跟在你的身邊做助理,有什麼問題,她一個人就可以處理的很好。」

「你身在娛樂圈,就應該知道娛樂圈不簡單。就算是你不招惹其他人,難道那些機關算盡的髒心思,就不會有人針對你了嗎?」

唐沐晴理虧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他們還會繼續針對我的。」

她的脾氣,算不上友善。

不過從來都是別人主動來招惹她,她不曾主動的去傷害過其他人的。

到了現在,唐沐晴也是絕對的受害者。

她現在已經開始有些不敢去看衛北霆了,不是別的,就是沒什麼底氣。

衛北霆停下了手裏的工作,轉過身來打量着她,唇角上揚,眸色中一片冰涼,「衛太太,你不會以為你出門在外,代表的是你一個人吧。」

「私人宴會我帶你去了,就算他們不知道我們是夫妻,至少也知道我們之間會存在一些關係。你說憑藉你的智商,在外面就算是被人算計了,也是稀疏平常的事。」

「到了那個時候,你丟的是一個人的臉嗎,並不是。」

男人說話的語速不快,唐沐晴卻感覺快要無法呼吸了,這種該死的壓抑的感覺。

衛北霆冷眼看着她,依然不曾掩飾眸色中的輕蔑,「希望衛太太可以時時刻刻記住你的身份,你出門在外,可以飛揚跋扈,卻不可給我丟人。」

丟人說的是什麼。

唐沐晴就算之前不明白,現在也懂了。

丟人啊,說的就是她啊。

唐沐晴心情鬱悶的回去睡覺,想着第二天就可以去劇組了,心裏隱約的還有些說不出的興奮。

去劇組了,就代表她要離開衛北霆一段時間了。

生活也許會自在上許多。

天快亮了,衛北霆才從書房裏走出來,看到床上毫無睡相的小女人,心一下子就軟了起來。

幫她輕輕地整理了一下亂糟糟的秀髮,「你說,對你最好的人,你怎麼總是感受不到呢。」

躺在唐沐晴的身邊,把人抱在懷裏,好像一瞬間所有的疲倦全部都煙消雲散了,只要懷裏的那個人是她,做什麼都不會累。 而且,這個歹徒幾小時前,還剛襲殺了一名房權局BOSS!

手段惡劣,前所未有!

是個高度危險分子!

因此,整個西湖轄區巡捕房,幾乎傾巢出動,全副武裝!

只為將這個『窮凶極惡』的歹徒,逮捕歸案!

巡捕隊長丁寶強,手持警槍,面色凝重,在手下們的包圍下,疾步走到了別墅前。

「呯呯呯!」他用力敲響了別墅的紅木大門。

而此時,這群轄區巡捕房隊員們,恐怕不知道……就在他們包圍別墅的那一刻。

別墅四周,方圓一公里內。

也已經有一支影衛戰隊,暗中……潛伏包圍在四周。

已經將這群巡捕房成員,視為了獵物。

只要巡捕房敢稍一動手。

這支弒殺的影衛隊,便會迅速出手!

影衛隊,本就是為了警衛而生。

天生職責,就是保護長官安全。

這世間,沒有任何人,能威脅到秦帥。

哪怕是巡捕房,也不例外。

誰敢動手,格殺勿論!

巡捕房隊長丁寶強,站在別墅門口,用力敲門!

「呯呯呯……!」敲門聲回蕩在黑夜黃昏中。

這位轄區的巡捕房小隊長,顯然還未意識到,此時的他,已經身陷生死危機。

因為黃昏夜色中,已經有不下數十道狙擊槍的瞄準鏡,對準了他的腦袋。

影衛隊,已經鎖定了他。

只可惜,他自己卻還未察覺。

「開門!立刻開門!聽到沒有?!」隊長丁寶強面色冷戾,對著別墅內怒喝道!

幾分鐘后。

別墅的大門,才終於緩緩打開。

開門的,是一身勁裝的花木蘭。

巡捕房隊長丁寶強,面色驚疑不定的掃了門口這個妖艷魅惑的女子。

而後,他直接就要持槍,衝進別墅內……

身後一群手下們也躍躍欲試……就要衝上前。

可花木蘭卻嬌軀輕輕一閃,攔在了眾巡捕房成員面前。

「讓開……!」丁寶強手持槍械,冷戾喝了一句,就要推開門口的女子。

可,他話音剛落。

整個人就直接被一股劇力給震飛出去!

「呯……!」丁寶強當場被震飛出了數米之外。

身軀狠狠摔落在地,劇痛侵襲。

別墅門口,花木蘭一身勁裝,長發披肩,緩緩收回了玉手。

「我家先生正在用餐,叨擾者,死。」她聲音冰冷淡漠,一字一句說道。

唰~!

聽到這句話,見到這一幕……門口的那群巡捕房成員們登時面色一變?!驟怒!

他們幹了這麼多年逮捕任務,從沒遇到過……如此囂張狂妄的歹徒啊?!!

還敢暴力抗法?!

簡直豈有此理!

「放肆…!!我乃西湖轄區巡捕房!奉命前來逮捕兇徒!!識相的立刻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隊長丁寶強面色猙獰,從地上顫抖著爬起來怒喝道!!

可,別墅門口,花木蘭那道倩影,卻依舊冰冷,淡淡掃了丁寶強一眼。

「滾。」她只回了一個字。

唰~!

聽到這個字,所有巡捕房成員的面色都是一變!

狂妄!

這簡直,狂妄至極啊!

「上……!!給我拿下……!!」隊長丁寶強更是怒不可遏,對手下們怒喝道!

門口那群巡捕房隊員們面色驟怒,直接對著花木蘭就沖了上去!

「呯……!呯……!呯……!!」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