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是出乎葉秋的意料,樓鈞岳聽完他的話之後,居然沒有大發雷霆,反而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看着他。

「呵呵……」

樓鈞岳端起有些變涼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後輕笑地說道,「有意思,我會交代小林的,給你必要的幫助,你想要自己創業,很好,我想要看看,你到底能夠走到哪一步!」

這話題轉得很快,讓葉秋都有些轉不過彎來了,不過他還是微笑地說道:「我不會讓您失望的,請拭目以待!」

樓鈞岳的笑容收斂了起來,淡淡地說道:「最重要的是,不要讓穎穎失望。」

「一定,一定!」

葉秋笑着說道。

「好了,我這麼說,並不是同意你和穎穎之間的事情,你們還小,而且穎穎也沒有同意接受你,一切還要看你能力!」

樓鈞岳將咖啡杯放在,悠悠地說道:「穎穎的目標是燕大,她未來的丈夫,也必須在學歷上配得上他,還有,她是樓城集團未來的掌舵人,她的夫婿同樣要擁有和樓城集團相對應的實力,這是硬性條件,我也希望你明白!」

「我今天叫你過來,也沒有別的意思,主要就是想見見你,跟你聊幾句,你現在還年輕,要多多考慮未來,年輕人最重要的還是要腳踏實地,切勿好高騖遠。」

葉秋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樓伯父,我會記住您說的話的,不會讓您失望的。」

既然樓鈞岳沒有當場翻臉,那麼葉秋也不可能對着未來的岳父大人冷面相對。

他表現地有禮有節的同時,也保持對長輩最恰當的尊重。

樓鈞岳擺了擺手,顯出不耐煩的樣子說道:「行了,今天的事情就到這裏吧,公司還有事情,我得走了。」

從樓鈞岳的臉上,葉秋看出了濃濃的疲倦,他應該很長時間沒有休息好了。

很顯然凌氏集團這段時間的攻勢,對他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如果不是葉秋在發佈會上狠狠地挫敗了孫戰的銳氣,樓鈞岳也不會從公司過來見他。

一杯咖啡的時間,已經是樓鈞岳能夠抽出來的全部了。

樓鈞岳願意支持葉秋開自己的公司,也不完全是因為被葉秋說服了,更多的也是他本身就有這樣的想法,想要利用葉秋來對付凌氏集團。

葉秋也明白樓鈞岳有拿他當槍使的意思,但是他不在乎。

因為他本身就跟凌氏集團有不可調和的矛盾。

甘濱會被系統判定為「邪惡源」

,這一點也讓葉秋非常在意。

葉秋見樓鈞岳站了起來,他連忙也跟着起身,客氣地說道:「我送您!」

「不用了……」

樓鈞岳擺了擺手說道,「我是自己開車過來的,你先回去吧!」

葉秋點了點頭說道:「好的,樓伯父再見。」

他離開的時候,順便將單給買了,總不能真的讓樓鈞岳請客吧?在走出咖啡廳大門的時候,葉秋的內心裏更是涌動起一股強烈的鬥志。

有了樓鈞岳的幫忙,他的公司很快就會正式成立了!就在這時,葉秋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居然是白劍白大魔王打來的。

葉秋將電話接通之後,電話那頭就傳來了白大魔王的咆哮聲,「葉秋,你怎麼回事?離數學競賽還有幾天,你居然還老是在外面亂跑不回學校!你要是再不回來,你數學競賽的名額,可要取消了!」

「白大……老師啊,我這就回來,這就回來!」

葉秋一聽,趕緊說道。

數學競賽表現好的,是可以直接保送燕大京大的,想要跟樓穎穎交往的硬性條件裏頭,就有成為燕大或者京大學生這一條,所以葉秋並不想錯過。

他攔了一輛計程車,就往學校出發了。

與此同時,在離長旗八中不遠處的一處飯店裏。

黎洪濤正在請狄南吃飯。

「謝謝黎少。」

狄南一臉感激地說道。

黎洪濤是學校有名的富二代,能夠讓他請客,狄南覺得有些受寵若,更何況黎洪濤點了滿滿一桌菜,就是專門請他一個人的。

兩人吃到一半,黎洪濤忽然從口袋裏掏出一個鼓鼓囊囊的信封,放在桌子上,推到了狄南面前。

「黎少,你這是?」

狄南有些吃驚地看了黎洪濤一樣。

「打開看看!」

黎洪濤笑着示意道。

狄南猶豫了片刻,將信封打開,發現裏面全是紅頭的軟妹幣,這厚厚的一疊,怕是有一萬塊錢吧!他大吃一驚,有些緊張的釣問道:「黎少,你這是做什麼?」

「狄南,你最近跟葉秋走得很近,我還想你幫我做一件事。」

黎洪濤看了看左右,然後沉聲說道。

「什,什麼事?」

狄南有點結巴,他能夠感覺到黎洪濤讓他做的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情。

「也不是什麼難事……你附耳過來!」

黎洪濤招呼了一聲。

狄南猶豫了片刻,便將自己的耳朵湊了過去,黎洪濤在他耳邊小聲的說着什麼。

聽了幾耳朵,狄南頓時臉色大變,肅然地說道:「黎少,這事情我是不會做得,我狄南不是陷害朋友的人!」

「怎麼是陷害朋友呢?」

黎洪濤的臉上露出了惡魔般的笑容,「我也沒有讓你陷害他,只是讓你給他喝點東西而已,數學競賽也不是什麼大事,葉秋就算是不參加,也對他沒有多大的影響,不是嗎?」

「怎麼了?狄南,你還在猶豫什麼?這一萬隻是預付款而已,事成之後,我再給你三萬塊錢!」

黎洪濤用誘惑的語氣說道,「葉秋不會知道是你做的,你也不需要有心裏壓力,怎麼樣,做不做?」

一萬塊加上三萬塊,也就是說,只要他完成黎洪濤交代的任務,就可以得到整整四萬塊的報酬。

狄南的家境很不好,他可從來沒見過那麼多錢,就算是把他賣了,也不值四萬塊。

而他要做的事情,其實也和很簡單,確實也不是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但是葉秋對他有救命之恩,如果他真的做了這樣的事情,那就是恩將仇報,這種事情,狄南是絕對做不出來的。

想到這裏,狄南已經有決定了,不過他的臉上卻還是露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黎洪濤交代的事情,換成別人也能做。

所以狄南決定,自己先假意接下這個任務,然後在透漏給葉秋,這樣的話,黎洪濤也來不急重新找人陷害葉秋了。

「黎少,這種事情風險太大了,我……」

狄南一臉為難地說道。

「放心吧,我向你保證,就算你為了這件事情,真的擔上了什麼責任,有我在絕對可以保你無事的,這一點上,你應該不會懷疑吧!」

黎洪濤自傲地說道,「按照我的家庭背景,要做到這樣的事情,是非常簡單的,易如反掌!」

狄南的臉上露出了被說服的表情,微微猶豫了一下,便咬着牙說道:「好,黎少,這件事情我幹了!不過黎少,要是真出了什麼事,你一定要幫我兜著,不然的話……」

「放心好了,我黎洪濤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過?來,喝酒,預祝你這次馬到功成!」白玉堂現在只能期望,自己能在金盆洗手大會前,將殘刀找到並毀了。

……

包大人仔細想了一下,剛剛王朝馬漢抬木頭人時,比較吃力。

他走過去仔細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難道就為了藏這張空白的畫卷。

展昭有些好奇,「大人,難道要用火烤,或者侵在水裡才能看見裡面的字跡。」

包大人暫時也想不出其他辦法,「公孫先生要不試一試,看看能行不。」

「王朝、馬漢、張龍、趙虎你們四人晚上,乘沒人的時候……

《開局我成了小龍女》第一百章解蠱 在安城人民的心中,夜蘭舒只是一個被哥哥和老公寵愛的小公主,沒什麼存在感,更沒有什麼威名。

去年,她倒是火了一陣子,那也是因為她故意和江南曦做對,阻撓她哥和江南曦在一起。因此她火起來的,也是惡名。

此刻的她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倒是威風凜凜。

她這樣做,也不盡然是為了江南曦,主要是為了夜北梟。她可不希望自己哥哥光風霽月般的威名,被幾個女人給污染了!

此刻那幾個女人,反倒是不害怕了。

常苒苒冷聲道:「夜大小姐,縱然是我們所說不儘是事實,但是夜神負了我們也是事實!」

「我呸!」

夜蘭舒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你少污衊我哥,分明是你,為了你常家的利益,仗著和我家是親戚,就千方百計地爬上我哥的床。我哥根本就沒有碰過你一根手指頭!你還要不要臉啊?你說那些話,不怕髒了大家的耳朵嗎?」

其餘那幾個女人說的是不是真的,夜蘭舒不是很清楚,但是常苒苒是怎麼回事,她是一清二楚的!

她指揮著那些保鏢:「把他們都帶走,交給我哥懲罰!」

三十多個保鏢和保安一涌而上,把幾個女人包圍在中間。

女人們叫嚷著:「夜蘭舒,你不能這麼對我們,我們要見老爺子!」

夜蘭舒一怔,「你們見我爸爸做什麼?」

高偉庭明顯意識到了什麼,連忙一拉夜蘭舒,道:「回去再問!」

他向保鏢一揮手,「帶走!」

保鏢不由分說,把那幾個女人連推帶搡地帶了出去。

此時參加拍賣會的人,已經多達百人,都靜靜地站在旁邊,沒有人敢上前干涉。

高偉庭朗聲道:「今天對不住了,讓大家見笑了。這些女人所說之事,並非事實,都是對夜總的誹謗和污衊。必要的時候,我們會追究法律責任。希望大家,不要以訛傳訛!」

這時鄒靜站出來,朗聲說道:「以夜總這麼多年為安城做出的貢獻,我相信他的人品。這件事必定幕後有人操作。高先生放心,我們慈善基金會,也會徹查這幾個人,看她們是怎麼混進來的!」

高偉庭點頭:「謝謝鄒小姐,今天的拍賣會,我們也不能參加了,先告辭了。」

鄒靜點點頭:「好,高先生,夜小姐慢走,代我向江南曦致歉。她受到這樣的傷害,是我們工作的疏漏!」

高偉庭點點頭,就牽著夜蘭舒的手,向外走去。

這時白詩音從後面走出來,看到大廳里沒有里江南曦的蹤影,不禁有些詫異。

她不過是去酒店後花園透了透氣,吹了吹冷風,她就走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