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是實力比黃楓的本體略顯的弱了一些而已。

不過兩個人你現在心意相通,所以黃楓會的法術黃楓也會,而且還能夠同時打開空間!

黃楓一揮手打開了空間,從裡面掏出了一些蟠桃和人蔘果。

這東西對於黃楓來說,幾乎是家產便飯一般的食物了。

可是就在他拿出來的一瞬間,拜臣將軍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的。

「等等!」

拜臣將軍猛地來到了黃楓的跟前,一雙虎目竟然滿含淚水。

然後在黃楓詫異的目光中,對方竟然沖著黃楓手中的蟠桃和人蔘果跪了下去。

「神品果實,我的天吶,你們竟然有神品果實!」

看著狀若瘋魔一般的拜臣將軍,黃楓等人都是一頭的霧水。

這些果子不過都是千年左右的果子而已。

在黃楓的收藏當中這些都可最垃圾的那一批。

可是在拜臣將軍的眼中,簡直就是珍寶!

這他么則么回事……堂堂一個大道聖人,竟然會對一顆千年果實如此渴求。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黃楓趕忙將拜臣將軍攙扶起來。

「拜臣將軍,你這是做什麼。」

拜臣將軍很是恭敬的看著黃楓。

一開始他還納悶,為何一個聖主(天道聖人)級別的高手和一個至尊(大道聖人)級別的高能甘願給黃楓這個不起眼的人當僕人。

現在他才明白,原來這個隊伍裡面最厲害的並不是他們兩個,而是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年輕人啊!

神品果實,那可是連主宰就幾位垂涎的東西!

結果人家一拿就是一大堆。

而且看上去恨不心疼的樣子。

「朋友,難道你不覺得這些果子,很珍貴嗎?」拜臣將軍已經改口了。

「呃……」黃楓不知道怎麼回答才能不打擊拜臣。

這都是他手裡最垃圾基本上沒人吃的東西!

就連豬八戒現在吃水果都是三千年以上起步了。

這些一千年水準的都快在空間裡面防臭了。

「你要是喜歡的話,都給你了。」

拜臣一聽,身子頓時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他看了看桌上的果子,一共有二十幾個。

那可是二十幾個神品果實啊!

咕咚……

拜臣將軍狠狠的吞了口口水,然後小心翼翼的問道:「都給我了?」

「是啊,我本來就是打算拿出來給大家分著吃的,你要是覺得不夠,再來。」

說著,黃楓一揮手,又有幾十個果子落在了桌子上。

看著慢慢一桌子的果子,拜臣將軍差點兒成為歷史上第一個因為心臟病去世的打動高手。

這個年輕人到底什麼來歷啊!

為什麼他能隨隨便便就拿出這麼多的神品果實,而且品質一個比一個好!

「那個……黃楓先生,你知道這東西如果用宇宙果實來換算的話,值多少嗎?」

黃楓嘆了口氣說道:「怕是百萬分之一也買不到吧。」

『「啊?姜先生你再說什麼呢!兩顆果實就能夠換一顆宇宙之果了!而且還是有價無市!你要是遇到急需的人,一顆果子就能換一枚宇宙之果!」

「啥?」這一次輪到黃楓傻眼了。

他還以為自己幻聽了。

「你們幾個聽到拜臣將軍說什麼沒有。」

眾人都有些獃滯,但還是點了點頭:「他說一顆千年的蟠桃就能兌換一枚宇宙果實。」

卧槽,這東西在這裡能這麼值錢?

這玩意兒在天庭,幾乎就是爛大街的玩意兒啊!

還不是想要多少有多少!

黃楓一想到自己那滿滿當當一倉庫的果子,心裡頓時變得火熱起來。

他吞了口口水,然後忽然將一顆五千年左右的蟠桃取了出來。

這種蟠桃的數量在他手裡也不少,足有幾千顆。 陸小西上班兩天,遇到第一個休息日;薛峰也接到通知,周一去一家中日合資企業上班,原因是他學的日語,招聘的人見他簡歷一欄填寫可以看懂日文書籍,約他面試,薛峰已經面試過多次,有面試經驗,主管當場通知他周一上班。

雪蓮周日也休息,三個人難得同時在家。早晨起來,雪蓮要去小區附近的菜市場,陸小西也想去看看,一晃來到省城半個月,不能總吃蹭食,雖然薛峰不會說什麼,但總要買些東西表達一下。

薛峰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他平時很少去菜市場,除非在外面回來,順便去捎帶一些菜回來,畢竟腿腳行動不便。

站在窗邊的譚嫂見陸小西和雪蓮一起出來,嘴裏招呼雪蓮:「大妹子,這是去哪裏啊?星期天,你們一般都是在家睡懶覺吧?」

雪蓮笑道:「今天周日,小西新找了一份工作,阿峰也換了新工作,我正好休息,去買點兒菜慶祝一下,今天是個好日子。」

「你們家阿峰人好,可惜就是身體有毛病,跟我似的命不好,你看看你和小陸一起走多好。嘻嘻。」譚嫂擠眉弄眼地說道。

雪蓮有些臉紅,陸小西接話對譚嫂說:「嫂子,你不能那麼說,雪蓮嫂子和你一樣,都是我嫂子,可不能開玩笑,要是那兩個男人小心眼,我沒啥,對你們不好。」

譚嫂哈哈大笑;「我瞎說的,看你都臉紅了,你沒啥?難道還是單身漢一個嗎?」

雪蓮說道:「人家也有女朋友,都登記了,就差辦酒席,譚嫂,下次別胡說了,記住了啊。」雪蓮說完,拉一下陸小西,兩人直接去菜市場,路上,雪蓮對小西說:「這個女人,愛嚼舌根子,她要是知道點兒事,整個小區就都知道了。」

周日的菜市場人很多,小西問雪蓮打算吃什麼,雪蓮說:「今天我們都在家,包餃子吃吧,再買一些水果,夏天天熱,別多買,現吃現買吧。」

陸小西叫雪蓮去買韭菜,他喜歡吃韭菜餡,他去買豬肉,看到有豬肉皮也買了兩斤,雪蓮買了韭菜過來找小西,兩人路過調料區,陸小西買了醬油、醋、料酒、花椒、大料大蒜,看到挂面,也買了五斤。

走到賣菜的地方,雪蓮挑黃瓜、豆角、香菜、土豆、菠菜,裝了一兜兒,在賣豆腐的地方又買了干豆腐和粉皮。陸小西還想買幾樣,被雪蓮攔住。

賣水果的地方人不少,雪蓮選葡萄,陸小西挑蘋果,又挑了一個大西瓜,陸小西說:「今天就這些吧,晚市也有賣的,在多我們拿不了。」

雪蓮笑道:「平時買東西都是我拎着,阿峰是甩手掌柜的,我可不買這麼多,那得累死我。」

「沒事,這回我來了,你買東西叫上我,我也不能吃白食,花點錢干點活兒都沒關係,家裏力氣活我包了。」

雪蓮看了一眼陸小西,似乎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捂嘴一笑。

兩個人滿載而歸,路上還歇了一會兒,陸小西問雪蓮:「學校的孩子好教嗎?天天跟孩子在一起,能年輕好多的。」

雪蓮挑毛病:「你的意思我現在有些老唄?還是我天天跟孩子在一起不懂事?」

陸小西擺擺手說道:「嫂子我不是那意思,你要挑毛病,下次我可不敢和你說話了。」

「哈哈哈哈,我是逗你玩兒,你的女朋友一定很漂亮吧?來這麼長時間,也沒好好聊聊天,你和阿峰說話我也插不上嘴,我一說幾句他背後就說我幼稚。」

「我們領證了,但暫時沒打算結婚,她的單位也忙,我也想多掙一些錢,結婚辦的體面點兒。我可是正兒八經的有證,不像你們沒起票。」

雪蓮臉一紅,低頭說道:「我是偷偷和阿峰在一起的,家裏人不知道,我現在也矛盾,怕告訴家人他們要反對。阿峰人好,對我家也幫助很多,上學的時候總照顧我,上班以後還是一切如故。」

陸小西的一句玩笑勾起雪蓮的心事,有些不好意思,慢慢說道:「我是無意的,就是開個玩笑,既然能走到一起,就想辦法同舟共濟,阿峰的腿不好,智力卻是超常人,你是想要一個現在的阿峰還是想要一個身體健康但智力低的人?」

雪蓮笑着說道:「你這個烏鴉嘴,我怎麼非得找個智力低的人?你叫我嫁給傻子算了。」

陸小西哈哈大笑:「我說的不明白,我的意思是智力不如阿峰的人,不是傻子,你太敏感了,心理素質還需要鍛煉。」

兩人邊走邊聊,不知不覺到樓下,譚嫂又出來說話:「你們真是發財了呀,買這麼多好吃的,要是我,我可捨不得吃這麼多,要花好多錢吧?」

雪蓮笑笑:「今天我是沒花錢,都是小西買的,嫂子中午也上來吃吧,人多熱鬧。」

譚嫂扁扁嘴:「人家也沒邀請我,我也不好意思去,像你們多好,一起吃一起住的,老譚認識的都是出苦力的,不會說不會道的,渾身還一股汗味。」

陸小西壞笑起來,雪蓮問:「你笑什麼?看這樣子不是好笑。」

笑完后,陸小西說道:「邀請你,要是大哥沒在家,你帶孩子上來,中午包餃子吃,這樣算邀請你了吧?」

有人買貨,譚嫂扭著屁股往回跑,陸小西和雪蓮拎着菜上樓。

薛峰把茶泡了半天,見兩人買了好多東西,招呼陸小西過去喝水,雪蓮回卧室換衣服,剛才出去穿的連衣裙,後背有汗的痕迹。

薛峰問小西:「你去那家文化傳播公司咋樣?現在都在搞這個,成了一種現象。」

「這個公司好像啟動什麼項目,招聘的幾個人也沒什麼實際的工作,現在主要是采編,整理一些信息,將來建資料庫查詢,我覺得應該可以,數據積累多了,就有用戶使用了,你去的那家是什麼性質?」

我去那家是中日合資企業,叫尚時尚餐飲集團,生產一種添加特殊微量元素的食品,要是能在中國打開市場,前景也很可觀。

我去面試的時候,對方看我腿腳不好,沒有錄用我的意思,我說:「我的長處不是腿,雖然腿在身體上最長,我的長處是腦。你們需要運營官,不是運動員,我看桌子上有一本日本雜誌,就拿起來讀了一段,面試官才滿意地一笑,當場錄用。」

雪蓮在廚房忙活,陸小西起身去問:「需要我幹什麼儘管吩咐,我也會做菜做飯的。」

雪蓮揶揄小西:「你先休息,等有力氣活的時候你在來,說完調皮地眨眨眼。」 王小雲咔咔一頓猛拍,把集古齋里大大小小的古玩,都給拍了一遍。

一切完成了之後,張傑大手一揮,倆人就撤了,回到了迎賓酒店。

現在已是深夜,一間不大的房間之中,王小雲和張傑相對而坐。

「這些照片,今天需要連夜洗出來,明白不明白。」其實,張傑是王小雲的上司。

「知道了,你都說一百遍了,我知道這件特大古玩造假案,讓你身心疲憊,急於求出一個結果,可你也不能把人往死里逼吧。」王小雲頗為不滿,向著張傑看了一眼。

張傑,一屁股坐在了身後的床上。

「上頭讓咱們追查這件事情,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快一年了,可一直都沒有調查出個頭緒來,你不害臊,我都害臊,怎麼給上頭交待啊,現在好不容易查到一點點線索,好像是和這個集古齋有些關係,這些照片,現在都算是我們很重要的證據了,所以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弄出一個結果來。」張傑直接就說道。

「可是如果結果讓我不滿意呢,這集古齋的一條線再斷了,我們可往哪個方向摸啊,都說摸著石頭過河,可是現在石頭都還沒有找到呢?」王小雲微微咧嘴,輕輕一笑。

這些天來,王小雲的工作量,實在是有些大,而張傑又好像是一個工作狂似的,總是讓她做各種各樣她不想去做的事情。

「反正我覺得這個宋文勇是沒有問題的,這一次,只怕我們又要空手而回了。」王小雲直接就說出了他的看法。

一聽王小雲說這種話,張傑就氣不打一處來,他是處處加油,而王小雲處處泄氣。

「行了,你趕緊把你的事情給做好,我去休息一會兒。」張傑拍了拍腦門,覺得大腦有些快要轉不過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