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是,張小龍的目光掃了一圈后,表情有些失望:「我的恩人,不在這其中。」

唐鼎國頓時一怔:「不在?不可能啊,我唐家所有過世親人的靈位都在這裡了。」

「戰尊,您再好好看看,會不會是您記錯他的名字了。」

張小龍搖頭:「我並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記得她的樣子。」

「這些靈位上的照片,沒有她。」

眾人面面相覷,唐鼎國有些懵了:「不會吧……我們所有過世的親人,都埋葬在這個陵園裡面,不可能埋在其他地方啊。」

正在這時候,一個異樣的聲音響起:「你們該不是把人家恩人的靈位給忽略了吧?」

眾人回頭張望,繼而惱羞成怒。

說話的人,正是林壞。

這傢伙,居然敢在這種場合插話,而且還對戰尊不用敬語,找死!

唐青城渾身顫抖,嚇得動都不敢動一下。

他剛才再三囑咐,讓任何人都別說話引起注意,林壞這傢伙是故意的吧!

那小戰尊是咱能招惹得起的么!

「林壞,你閉嘴!」

唐鼎國氣得大罵:「我跟戰尊談話,什麼時候輪到你插嘴了!」

「戰尊請息怒,這傢伙不是我唐家的人,我這就把他趕出去。」

紫筆文學 餘明延憤怒的看向那個出手的修士,就差一點他就可以把那個魔修殺死,他和那個魔修打鬥了那麼長時間,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但是現在全為別人做了嫁衣。

「你特么的***」

餘明延心中怒火噴涌,當即怒罵出聲,殺死一個金丹一層魔修,可以得到不少的軍功點。

更為重要的是,殺死魔修的數量和伏魔令有很大的關係,若是僅僅這一個魔修之差,讓他和伏魔令失之交臂,那他就算是殺了這個修士都難解心頭之恨。

因此餘明延罵得十分難聽!

這個修士原本臉上得意的神情,在聽到餘明延的怒罵聲后,頓時變得陰沉起來。

「你若是開心就使勁地罵吧,我告訴你以後在這戰場上,你斬殺不了一個魔修!」這個修士一臉冷笑的看著餘明延,轉身進入了戰場之中。

餘明延的聲音不小,周圍正在和魔修交手的修士,有些也看到了之前發生的那一幕。

他們並不覺得餘明延罵得有多過分,此刻他們正在和魔修交手,自然知道最後被人搶奪軍功是什麼心情。

換做是他們,反應可能要比餘明延更加強烈。

餘明延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那個修士離開的背影,轉身向伏魔城走去。

現在他們金丹修士間的戰鬥已經到了尾聲,不管是蒼青界一方的金丹修士,還是玄嬰界的魔修金丹,在戰鬥了這麼長的時間后,不僅僅身體感覺到十分疲累,就連精神都是如此。

若是繼續打鬥下去,對雙方都沒有任何好處。

這次餘明延回去直接回到了自己在伏魔城租借的洞府中,他將身上的傷勢和體內的靈氣恢復過來后,給寧缺傳了一道訊息。

他怎麼都覺得那個搶奪他軍功的修士不是貿然出手,而是故意為之,很可能和血海宗脫不了關係。

餘明延給寧缺傳訊完,一天後才得到寧缺的回信。

寧缺讓餘明延去他住的地方一趟,到時會給餘明延詳細說明這件事情。

餘明延接到寧缺的傳信后,就沒敢耽擱時間,當即就從自己的洞府中走出,向寧缺居住的地方趕去。

「餘明延你這麼快就過來了,快點坐下喝杯茶!」寧缺笑著邀餘明延坐下后,給餘明延倒了一杯滿是清香的靈茶。

餘明延沒有絲毫喝茶的心情,他現在焦急想要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在將茶杯端起的剎那,就直接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我的答案和你想得差不多,那個搶奪你軍功的修士就是血海宗的人,他們不僅搶奪你的軍功,還搶奪了你們宗門其他修士的軍功。」

寧缺喝了一口茶水后,繼續說道:「這種事情時有發生,不過上宗修士也沒有明令禁止過,除了極少數心術不正的修士會這樣做外,正常修士根本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寧缺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這件事情他們靈素宗幫不上餘明延,餘明延現在只能只認倒霉。

餘明延聽到寧缺的答案后,心中頓時變得更加抑鬱,他沒有在寧缺這裡停留太長時間,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租借的洞府。

「血海宗若是鐵了心這麼做,那我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若是軍功一直被搶,那我還不如不上戰場。」

餘明延眉頭緊緊蹙起,抵擋魔修進攻是每個蒼青界修士的責任,沒有特殊的原因,不得消極應戰。

這也就意味著哪怕餘明延有被別人搶奪軍功的危險,也必須要上戰場和魔修戰鬥,而且還不能消極戰鬥。

「這件事情還牽連到了赤霄宗的其他修士。」

餘明延輕嘆了一口氣,他進入仙魔古戰場這麼長時間,還沒有見過赤霄宗的其他修士。

現在他們因為自己被赤霄宗的修士針對,等回到赤霄宗后,他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他們。

魔修發動了第一輪的進攻后,沒有急著發動第二輪的進攻。

餘明延在這段期間一直在想辦法解決血海宗對他使出的陰招,只是一直到魔修發動第二輪的進攻,他都沒有想到什麼特別好的應對之策。

「那幾個好像是血海宗的修士!」

餘明延剛剛從伏魔城城門出去,就感覺到幾道不善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而這些目光的主人赫然都是血海宗的修士。

血海宗的這些金丹修士修為有高有低,修為低的和餘明延一眼都是築基一層,修為高的則已經達到了金丹七層。

這些血海宗的修士呈圍攏之勢將餘明延包裹起來,雖然什麼都沒有做,但也帶給餘明延極大的壓力。

餘明延臉色難看地看著周圍的血海宗修士,血海宗的修士既然出現在這裡,肯定會在最關鍵的時候奪取他的戰鬥成果。

「那我就不給他們出手的機會,搶在他們之前把魔修殺死!」

餘明延心思轉動,這是他覺得自己能解決血海宗為難他的唯一方法。

餘明延心中這樣想時,也的確這樣做了,他主動向一個金丹一層的魔修攻擊而去。

這個金丹一層魔修的實力不強,甚至可以說是很弱,餘明延會挑這樣一個魔修下手,目的就是能夠搶在血海宗修士動手前,將這個魔修殺死。

餘明延和這個金丹魔修交手后,周圍的幾個血海宗金丹修士的目光再次落到餘明延的身上,很快又幾個金丹修士被他們的對手所吸引,但其中一個金丹五層的血海宗修士的視線卻一直落在餘明延身上。

這個金丹五層修士交手的魔修只有金丹四層,他的實力可以穩穩壓住那個魔修一頭,也因此他可以分出很大一部分心神在餘明延身上。

時間緩緩流逝,那個金丹一層魔修的實力和餘明延相比差了很多,不到半刻的時間,這個魔修就被餘明延打出不輕的傷勢。

之後餘明延沒有再耽擱時間,準備直接繪製劍道符紋烙印,搶在血海宗的修士動手前,殺死這個魔修。

血海宗的那個金丹五層修士很快就猜透餘明延的心思,在餘明延還沒有來得及動手時,他就對著那個金丹一層魔修打出一掌。

他是金丹五層修士,這看似隨意的一掌,也不是那個金丹一層魔修可以承受的,而且這一掌也是他最強的攻擊手段。

一掌過後,那個金丹一層魔修瞬間就被狂暴的掌勁殺死。

而這時餘明延的劍道符紋烙印還沒有全部繪製出來。

這個金丹一層魔修被血海宗的金丹五層修士搶先一步殺死後,餘明延迅速將血玉火尾筆收了起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翻湧的怒火后,直接返回了伏魔城。

血海宗修士的修為太高,他之前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在這些血海宗修士手中,他永遠不可能先一步奪走魔修的性命。

餘明延返回伏魔城的時候,體內的靈氣也損耗許多,因為血海宗的修士的原因,這次他直接回到了自己在伏魔城租借的洞府,而且再也沒有從伏魔城出去。

一直等到魔修的這波攻擊退去后,餘明延都沒有再離開自己的洞府。

「等到下次魔修進攻,我也不指望殺死那些魔修了,索性就把那些當做我的陪練,藉此來修習術法!」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有血海宗的修士在,他根本不可能在血海宗修士的眼皮子底下殺死魔修。

餘明延現在修習的只有一道三階下品術法星火疊浪印,這道術法餘明延在這兩次和魔修的戰鬥中使用多次,對這道術法的感悟又加深不少。

「我接下來一段時間就在這道術法上多花費一些功夫,儘快把這道術法修鍊到小成的境界,然後再購買一道新的三階下品術法。」

新的三階下品術法餘明延心中也已經有了想法,他準備購買疾風身法,這是一道身法類術法。

這道術法沒有什麼強大的攻擊力,修士修鍊這道術法主要用來提升自己的速度。

速度不僅是在逃命和趕路的時候有用,在戰鬥的時候更能發揮出極強的輔助作用。

疾風身法的價格並不便宜,餘明延現在身上的靈石基本上已經快要用完,他準備等空閑的時候賣掉一張靈甲符,用這些靈石購買疾風身法。

餘明延計劃好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后,因為血海宗所做的噁心事情而鬱悶的心情好受了一點。

之後他就開始潛心修鍊星火疊浪掌,想要儘快將這道術法修鍊到小成的境界。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就過去了五天的時間。

伏魔城經過五天的平靜后,再次遇到了玄嬰界魔修的攻擊。

而且這次魔修的攻擊極為凌厲,不僅在金丹魔修的數量上遠遠超過蒼青界的金丹修士,就連元嬰和築基期的數量上也要超過蒼青界的修士。

尤其是元嬰修士的數量,幾乎比蒼青界的元嬰修士多出一倍。

元嬰修士的戰鬥力極為恐怖,不管是哪界的元嬰修士,都擁有著極高的地位。

玄嬰界的魔修元嬰的數量要比蒼青界的元嬰高出一倍,雙方剛一交手,蒼青界的元嬰修士就落入了下風,並且很快就有元嬰修士戰死。

這種情況是比較罕見的,元嬰修士戰鬥力強橫,保命手段更是厲害,同階元嬰修士想要殺死同等修為的元嬰,其實是非常困難的。

伏魔城的元嬰修士處境艱難,餘明延這些金丹修士的情況也沒有比那些元嬰修士好到哪去。

玄嬰界的金丹魔修也要比蒼青界金丹修士多出不少,這會血海宗的金丹修士已經沒有精力去阻攔餘明延殺死玄嬰的金丹魔修。

但是他們卻用出了更加惡劣的手段,他們故意引來更多的魔修出現在餘明延附近。

戰場上玄嬰界魔修金丹的數量本就多餘蒼青界的魔修,餘明延身邊被血海宗的修士引來數量眾多的魔修金丹后,處境頓時變得極為兇險。

餘明延雙目陰沉的看向那些慢慢遠去的血海宗金丹修士,揮手間打退了一個金丹一層魔修的攻擊后,絲毫沒有戀戰,想要快速從這裡離開。

只是他剛走出兩步,就被另外一個魔修金丹給擋了回來,很快就有三個魔修金丹聯手向餘明延攻擊而去。

這三個魔修金丹中有兩個是金丹一層,還有一個是金丹二層。

餘明延的戰鬥力雖然不俗,可也不是這三個魔修金丹的對手,而且這三個魔修金丹的戰鬥力都還不弱。

「靈甲符!」

餘明延翻手間將取出一張靈甲符,然後催動了靈甲符的力量,一道靈龜虛影迅速擋在他的面前。

這是真正的三階下品防禦靈符靈甲符,它凝聚出來的防禦靈龜的力量更加強大,那三個魔修金丹的攻擊都被這隻防禦靈龜給擋了下來。

咔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