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手中的石劍《無字劍譜》,迅速化為山峰那麼巨大。山峰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金色文字,金色文字脫落下來,化為金色小劍,結成一座固若金湯的劍域,與陣法對抗。

《無字劍譜》不是神器,可是它具有的一些玄妙,即便是神器都無法比擬。

既是一本書,也是一柄劍。

是崑崙界劍道的起源,影響多座大世界。

……

張若塵心中暗暗感嘆,「血靈仙即便曾經沒有進入過神境,也可稱為元會級人物。進入神境之後的經驗和感悟,足以讓他比任何一個元會級人物都更加強大,難怪能夠一劍殺死命運神殿的昔日神女。」

星落陷入萬聲天旋大陣后,毫無對抗之力,只能選擇自爆聖源,尋求同歸於盡。

可是,執掌《無字劍譜》的血靈仙,卻能與萬聲天旋大陣對抗。

兩者的差距,已是不言而喻。

當然其中也有《無字劍譜》,比極凶之刃和鬼神面具更強的緣故在裡面。

海棠婆婆道:「若塵,你到我身邊來,待會兒若是發生了什麼事,斷然不可強出頭,一切交給婆婆便是。」

「婆婆臉色為何如此凝重?」

張若塵剛才被血靈仙和白卿兒的鬥法吸引住,此刻,順著海棠婆婆的目光望去,看向無盡的虛無。

可是,什麼都沒有察覺,虛無中一片平靜。

不對。

張若塵的真理之心,生出極為不妙的感覺,什麼都沒有的虛無中,存在莫大的危險,猶如被深淵凝視,無法逃脫。

張若塵背心滿是冷汗,連忙收回目光,向海棠婆婆傳音,道:「有人藏在暗處,不知是敵是友。」

「必然是敵!是友,早已現身。」海棠婆婆道。

張若塵道:「對方必定是絕頂強者,否則,不可能瞞過我的感知。」

「不用猜了,是一尊神靈。氣息腐朽而又陰寒,必是地獄界的神靈無疑。」

海棠婆婆精神力比張若塵強大了太多太多,感知力自然更強。

「糟了,大事不妙。」

張若塵的心,猛然一沉。

被地獄界的神靈發現,他和崑崙界的修士走得這麼近,等於是被抓住了把柄。

誰能想到,白卿兒鬧得太大,竟然真的把神靈都招惹了出來。

海棠婆婆道:「能被我感知到,說明並不是真神,而是一尊偽神。他沒有立即出手,說明他在等白卿兒和血靈仙相互消耗,最好兩敗俱傷,然後,一網打盡。」

張若塵見過偽神出手,驚世絕倫,不是聖境修士可以對抗。

不是任何一個修士,都是千骨女帝,可以聖境殺神。殺的,當然是偽神。

不可能有任何一個修士,可以聖境殺真神。哪怕是最弱小的真神,也比偽神強大十倍以上。

在聖境,能和偽神交手的,只有元會級代表人物可以做到。當然,也只能是交手,真正遇到,肯定是要逃命。

因為,就算元會級代表人物,掌握了堪比一顆恆星級別的力量,也不可能持續爆發這股力量,他們的無上法體承受不住那麼強大的力量。

久戰,必定自亡。

只有偽神的神體,才承受得住。

況且同樣是偽神,也有強弱之分。

遇到偽神中的強者,就算是昔日的血絕、荒天、千骨女帝在無上境,都會選擇避退。

偽神中的強者,可以力敵數位偽神。

就像力氣相同強大的凡人,掌握了格鬥技巧后,可以以一敵數,甚至敵十。

「那位偽神一旦出手,若塵,你立即退出虛無空間,有多遠逃多遠,這裡交給我們便是。」海棠婆婆關切的道。

張若塵道:「可有辦法殺死偽神?」

海棠婆婆大驚,沒想到張若塵會生出如此瘋狂的念頭,道:「偽神對真神而言,自然是不值一提。但是,對我們而言,卻如恆古神山不可撼動。或許只有血靈仙,可以與其對抗一二。殺偽神,是不可能的事。」

「女帝當初不就鎮殺了一尊偽神?」張若塵道。

海棠婆婆道:「女帝的爺爺是陣法太上,身上底牌之多,天下誰比得了?即便如此,女帝殺死那尊偽神,還遺失了自己的虛空劍。再說,女帝能夠七招擊敗血靈仙,戰力何等之強大,我們在場誰能做到?」

張若塵默然,苦思對策。

戰神腰帶顯然不能使用,難道只能坐以待斃?

不!

一定會有辦法。

女帝雖強,畢竟當初只是一人,孤掌難鳴。

正在鬥法的白卿兒和血靈仙,顯然有所察覺,不再像先前那麼激烈對抗,反而取出了神石,恢復大量消耗的聖氣。

「哈哈!」

虛無空間中,傳來陰沉的笑聲。

笑聲彷彿直接在他們的腦海中響起。

一片死氣神雲,在虛無空間中顯現出來,向六十五枚青銅編鐘所在的方位飛去。

神雲中,站著一道乾瘦如柴的身影,頭戴白骨鑲金冠,背著兩桿大旗,面容猙獰而又恐怖,笑道:「本座只是來奪極品本源神晶,不曾想,竟有意外發現。誰能想到,神女十二坊的一個小女子,竟有如此修為戰力?誰能想到,血絕戰神的外孫,與崑崙界的修士依舊走得這麼近?」

海棠婆婆示意張若塵,立即逃走。

張若塵沒有逃,展現出驚人的魄力,向那尊偽神飛去,道:「死神殿的偽神,末雲端。身為神靈,插手俗世,不怕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

他要為血靈仙和白卿兒恢復聖器,爭取時間。

畢竟,現在大家是一條船上的人,白卿兒應該明白,自己身份暴露的後果有多嚴重。只有聯合白卿兒,今天,他們才有可能弒神。

「張若塵小兒,該擔心有殺身之禍的,應該是你。」

看到張若塵竟敢主動上前,末雲端微微一驚,暗暗思考此子身上有什麼了不得的底牌。忽的,他想到了葬金白虎,心中頓時惴惴不安。

葬金白虎到底能發揮出多強的實力,竟讓張若塵一個百枷境大聖,敢和神靈叫板?

……

今天參加作家年會回來,一天都在路上,更新遲了,有些抱歉。

這段時間暫時忙過了,我準備從明天開始,試試看能不能每天兩章吧,先試試。現在一章是4000字,如果更新兩章就是6000字。

()走下樓去,通天教主看了看手機,還只是10點半。

正是這方天地,最為熱鬧、喧嘩的時候。

一下樓,便聽到了外面巷子里的人聲鼎沸。

他走過去,便看到了整條巷子,都是人。

一個個穿得花枝招展的小姑娘,打扮的非常精神的小夥子,在一個個攤位前看來看去。

這裡,自

《成為聖人是一種什麼體驗?》第一百六十一章通天教主再見桂靈 夜晚,月光皎潔,撒落大地,石村中一片安寧,柔和的光籠罩著這裡,與周圍的漆黑深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村裡的空地上,一口黑色的大鼎發著光,微微顫動,傳出朦朧且高遠的大道之音,寶光氤氳,氣象非凡。

遠處,旁大似小山一般的離火牛魔靜靜的趴在地上,睜著碩大的眼眸,一會兒看看盤坐在不遠處的熾蒼,一會兒又看看黑色的寶鼎。

那裡面有它的通靈真血,是它親眼看著加進去的。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真血被熬煮,牛魔的心情有些複雜,那可都是它的生命精華,後腿上的血還好說,能源源不斷的產生,但是角中的真血就沒那麼好恢復了,被熾蒼抽掉了一些,已經讓它元氣有損。

可是有什麼辦法呢?在熾蒼這樣的大魔王面前,不老實一點的話,會遭受「特殊」待遇,牛魔已經不想經歷第二遍了。

看了看盤坐在柳樹之下的熾蒼,它默默的低下了頭顱,大腦開始極速轉動。

那個對獸奶很感興趣的白胖小子看起來很不簡單啊,村裡的村民以及熾蒼都喜歡他不說,洗禮時還給了他如此特殊的待遇,擺明了是個寶,自己要是跟他打好關係,那未來的處境一定能好過很多。

隨後,它又開始思索起來,既然那個小不點對獸奶感興趣,那它便可以從這一方面入手,雖然它一頭公牛擠不出奶,但是以它的強大,何愁找不到奶?

各類異種母牛以及強悍母凶獸,都可以為它提供新鮮香甜的獸奶,到時,保證讓那個小不點喝個夠。

它對自己的分析非常滿意,忍不住給自己點了點頭。

突然,離火牛魔想到了幾個令它無比討厭的身影。

一頭黃金老狻猊,總是仗著年歲比它大侵佔它的領土,好在老狻猊已經老的不像話了,即將入土,本來牛魔還準備等老狻猊死了去爭奪它的屍體,結果現在,它已經不自由了,成了熾蒼的坐騎。

或許可以將熾蒼引到老狻猊的老巢那邊,讓他出手收拾那個霸道的老傢伙,提前送它歸西。

除了老狻猊之外,還有一頭讓牛魔更加討厭的惡魔猿,它們兩個天生不對路,一見面就要打架,每一次都會打的頭破血流,滿身是傷。

想到自己的悲慘現狀,牛魔計上心頭,怎麼能唯獨它自己倒霉?一定要讓那惡魔猿也嘗嘗被大魔王蹂躪的滋味。

對了,還有一頭金毛獅子,生有一根獨角,凶狂的很,老是在它的領地周圍徘徊,流口水,讓牛魔心頭大為不爽,早就想和那獅子干一架了,這次成了大魔王的坐騎,正好坑那獅子一把,到時給它烤成真正的黃金獅子。

「哞……」

牛魔很興奮,突然發現成為熾蒼的坐騎還挺不錯的,可以把昔日的敵手全給端了,簡直美滋滋。

柳樹下的熾蒼靜靜盤坐,他可不知道一頭牛能有這麼多的小心思,此刻的熾蒼在細細體悟搬血境的奧妙。

這種修行體系和復甦的道種之法天差地別,修行的重點也有所不同。

一個注重開發身體神藏,一個注重修鍊天地大道,一身本領都在那顆道種之上,說不出哪個好哪個壞,都有各自的優缺點。

熾蒼要做的便是將兩種路結合起來,找到適合自己的道路。

沒有人告訴他為什麼要這樣,驅使他的是一種本能,冥冥中,熾蒼莫名的有一種緊迫感,似乎有大恐怖即將到來,想要安然無恙,需要做出改變,要變得更強。

此刻,熾蒼的軀體散發著血色光芒,他的血液,已然和至強的符文結成了一體,像是一座座永恆神爐,源源不斷的汲取天地精華。

不僅如此,符文與血液結成的神曦還有其他的變化,一會兒化作一柄柄長劍,釋放驚天劍氣,一會兒又化作一枚枚小鼎,釋放神秘無比的氣機,有時還會化成血鍾,發出大道的轟鳴。

僅僅幾天的時間,熾蒼便將搬血境修鍊到了理論意義上的頂峰,沒辦法,他對此道的理解不是其他搬血境修士能比的,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另一種體系的復甦讓他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修行搬血、洞天這條路,註定會很快,超過常理。

按理來說,熾蒼已經可以進行下一步洞天境的修鍊了,但是他並沒有莽撞的做出突破。

因為他感覺,搬血境還有可以開發的地方,不必急於一時。

忽然,熾蒼停下了修鍊,睜開眼睛,看向前方的焦黑柳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