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這話一出,校長也笑了:「老徐,這種事兒,你可不能跟我搶!我才是京都醫科大學的校長!搞研究,是你們專業人的事兒,這種對外的事情,還是由我來吧!我們學校,不可能被記者威脅幾句,上個熱搜,就立馬妥協的!」

徐主任沉默了一下:「可是上面的話……」

校長笑了:「上面已經來人了,按照正常程序,Anti是要被停職查辦的,但是我已經擔保下來了,保證那句話絕對不是Anti說的,這一切都是外人的陰謀!!如果Anti真的說過那句話,或者Anti真的趁機逃離華夏,那麼我願意負全責!」

徐主任眼眶紅了,兩個人老人互相對視,半響后都笑了。

劉明宇站在旁邊看著。

他的心底忽然間燃起了一團火。

看吧,這就是華夏!

他的祖國已經日益強大,而且祖國的懷抱也是如此的溫暖,絕對不會讓留下來的稀缺人才心寒!

天色漸漸黑了。

學校里,校長和徐主任的為難,蘇南卿並不知道。

因為她不知道事情已經鬧得如此嚴重。

明天將會是醫術的比賽,她看上去微微蹙著眉頭。

別人還以為她是在為明天的事情發愁,徐不知,蘇南卿正盯著手機看著,上面是霍均曜發過來的消息:【卿卿,我到樓下了喊你。】

距離這條簡訊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可霍均曜怎麼還沒到樓下和她偷偷約會? 蠱尊不屑地一笑。

女孩頓時惱了:「老東西,你什麼意思?」

「你敢對五爺不敬?」

「信不信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蠱尊再次嗤笑一聲:「我現在這個樣子,你覺得我還有什麼可怕的?」

「讓我死?哎喲,那我可謝謝你了,直接幫我解脫了呢!」

「不過,我小小地提醒你一句啊。」

「薛五爺既然讓你們把我帶到這裡,那說明,他沒打算讓我死。」

「他還沒見過我,你要是殺了我,恐怕沒法跟薛五爺交代吧?」

女孩氣急敗壞,卻又無言以對。

正如蠱尊所說的那樣,薛五爺讓他們將蠱尊帶來,那是另有打算的。

她雖然憤怒,卻也真的不敢把蠱尊怎麼樣!

深吸一口氣,女孩咬牙道:「老東西,我是不能殺你!」

「但是,我也有的是辦法,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想不想試試?」

蠱尊面色微變,旋即聳了聳肩:「哎呀,這麼生氣幹什麼?」

「咱倆無冤無仇的,你還把我救出來了呢,何必慪氣呢?」

「行,就當你說得對,就當薛五爺是為南境的人謀福利吧?」

「那我問你,薛五爺這一次為什麼又突然要出面幫助林漠了呢?」

女孩怒道:「什麼是就當?明明就是!」

「還有,這不是剛才我的問題嘛,你怎麼又反問我了?」

蠱尊嗤笑一聲:「這麼跟你說吧。」

「薛五爺想要把再造丸的利潤留在南境,但是,他對林漠又有所提防。」

「畢竟,林漠是南霸天的繼承人,很多人都在嚷嚷著,只要林漠成長起來,絕對是下一個南境之王!」

女孩直接啐了一口:「我呸!」

「他有什麼資格當下一個南境之王?」

蠱尊:「有沒有資格,並不是你說了算。」

「南霸天選中了他,就說明,這個人身上有著一些別人都無法發現的長處。」

「薛五爺未必要了解他,但薛五爺了解南霸天。」

「所以,林漠的存在,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對薛五爺造成了一定的威脅!」

女孩瞪大了眼睛:「就憑他?還想威脅到五爺?」

蠱尊笑了笑:「你別忘了,廣省和蘇省的各大家族,現在都完全臣服在他身邊了。」

「沒有點本事,他能做到這一步?」

女孩不忿地撇了撇嘴:「他……他那是走了狗屎運罷了!」

蠱尊:「不管是不是狗屎運,但他的存在,對薛五爺而言都是個威脅。」

「上次,薛五爺去廣陽市,是給他一個選擇的機會。」

「如果他選擇臣服於薛五爺,那就最好。」

「可是,他最終沒有選擇,那就說明這個人有野心。」

「有野心,還有一定的實力,這種人,你說薛五爺要不要提防他呢?」

女孩眉頭緊皺,她隱約也想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了。

看到女孩的表情,蠱尊不由冷冷一笑:「咋了?你終於開竅?」

「其實,這次的事情,你應該看得很明白的。」

「薛五爺對於林漠的態度,始終都是一樣的。」

「既提防,又要留住他。」

「所以,薛五爺才會任由謝家去鬧,他壓根不出面去管,卻又派你們暗中保護林漠,就是這個目的。」

「他要讓謝家給林漠施壓,要讓謝家一點一點摧毀林漠積攢起來的勢力。」

「說白了,就是要借謝家的手,消除林漠對他的威脅!」這個陌離真是個鐵憨憨,還在這裡一直說,都把他出賣了!

真是的!

一點眼力見都沒有。

他不要面子的嗎?

這下,雲若月終於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她捂嘴偷笑,「原來你們是想喝酒啊?」

楚玄辰立即搖頭,「沒有,本王不想。王妃說過喝酒對身體不好,還容易誤事。本王絕不會像陌離那樣玩物喪志,所以本王堅決不喝。」

「真的?

《雲若月楚玄辰》第2741章騙酒喝的王爺 臨冬城是北境省會,同時也是北境最大的城市。

這座城市,分為內城、外城兩個部分。

內城是堅固的城堡,只供當地領主史塔克家族和他們的騎士駐紮。

外城佔地頗廣,是平民居住區和商業、工匠們的街區。

與許多高級魂師學院類似,天水學院亦不在臨冬城內,而是在臨冬城以北、距此約百里的長湖。

素雲天和火舞打算在臨冬城先逛一逛,休整一下,再前往天水學院。

在這裡,素雲天沒有繼續使用「吉爾伽美什」的假名,而是大大方方地亮出了帝國子爵的勳章和高級魂師學院監察使的印綬,立刻就引起了臨冬城伯爵羅柏·史塔克的注意。

這位伯爵派出了自己的親弟弟布蘭登·史塔克接待素雲天,邀請兩人住進了臨冬城的內城。

北境風土人情,與天斗城一帶的司隸地區大不相同,素雲天和火舞也是大開眼界。

這裡的女人更加熱情奔放,見到自己喜歡的男人,往往直接上來撩撥,對南方的禮節和男女之防幾乎沒什麼概念。

在臨冬城伯爵的晚宴上,伯爵的妹妹珊莎·史塔克和艾莉亞·史塔克,當著火舞的面兒,先後向素雲天表白。

素雲天當然是全部拒絕啦。

火舞被氣得當場發飆,幾乎要跟艾莉亞·史塔克動手打架,然後素雲天和羅柏·史塔克,一個人按住了自己的女朋友,另一個按住了自己的妹妹。

經火舞和艾莉亞這麼一鬧,素雲天早早地離席,和火舞一起回了布蘭登安排的房間里休息。

讓素雲天感到有些尷尬的是,布蘭登顯然是以為火舞是他的女伴兒,因此只安排了一個房間。

而這個並不十分寬敞的房間里,只有一張雙人床。

「祝願雲天爵士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

彬彬有禮的布蘭登·史塔克告辭離去,順手幫兩人帶上了門。

素雲天打量了一番屋子裡的傢具擺設,輕易地嗅到了空氣中的一股霉味,忍不住連連搖頭。

這是臨冬城伯爵史塔克家族的城堡,沒想到住宿條件,還不如風息堡外一個酒店的國王套房。

北境苦寒,物資亦是較為貧乏,生活上面比南方要苦得多。

火舞對此倒是沒什麼意見,走到床邊坐下,用力拍了拍鋪好的被褥:「誒,這床還挺軟的。」

素雲天推開又高又窄的木窗,一陣冷風頓時灌了進來,吹得火舞忍不住打了個激靈:「快關上,你幹什麼呀。」

素雲天極目望去,看見對面的堡樓之上,俏立著一個纖細的身影,似乎正在望向自己這邊。

……是史塔克家族的保鏢嗎?

可是,看起來很像是一個女人。

他朝著窗外對面的堡樓上指了指,剛想說那裡有人,不過轉念一想,這破事兒告訴火舞幹啥?

於是素雲天重新關上窗戶,拉上厚重的窗帘。

裡面火舞已經點起幾根粗大的蠟燭,溫暖的燭光稍稍驅散黑暗,映襯出火舞嬌艷如霞的雙頰。

「雲天,你快過來。」

火舞坐在床上,用力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

有了之前那一晚的旖旎,素雲天對於陪火舞睡覺這件事,並不排斥,也不懼怕,便脫了鞋子,坐到火舞的身側。

不料火舞馬上就抱住了他,說道:「雲天,我聽說天水學院全部都是女的,我怕有狐狸精勾引你,你說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