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依舊是土雞瓦狗。」隱殺身獰笑,他譏誚的盯着斬天將:「你敗了,此生在無緣踏出至強的哪一步。」

林凡皺眉,隨後陡然看向斬天將:「義父……」

斬天將微笑:「臣下這條命都是陛下所給,區區境界而已,有什麼可說的?」

林凡心顫。

斬天將數百年未曾走出將軍府,為的應該就是突破至臨神之境,大戰陡然打響時,都未曾出面,想來應該是破鏡到了最緊要關頭。

但最後,卻是在魔尊宮安危受影響時,不得不提前破關而出。

「義父,我會煉製出大丹,助您再次有望踏出哪一步。」林凡鄭重開口。

「說笑?」隱殺身戲謔:「一報還一報,你害我與主身不得不提前出關,打斷了我們的成神路,結果,你的親故也遭報應。」

「說這些作甚?先殺他再說。」

林龍開口,且搶先出手了,龍王劍橫斬而出,上千條猙獰神龍咆哮衝殺,伴隨神雷等,如鎖鏈,要困縛隱殺身。

「本將雖未走出哪一步,但至少領悟了那個層次的風景。」

斬天將冷笑,他的氣息不同了,在暴增,且有一股臨神的氣息若隱若現,讓林凡都忌憚。

廝殺開始,隱殺身極強,但不再如與林凡獨戰時那般的威武無敵,被桎梏了。

他軀骸開始流血。

「唳……」

便在此時,有凄厲的鳳鳴響起,林凡臉色大變:「青鳳帝君!」

青鳳帝君,亦是幾百年未見了,這是金龍帝君的道侶,兩人龍鳳和鳴,相伴幾萬年,被世人羨慕,神仙眷侶。

但此時,青鳳帝君裹帶漫天的涅槃火而來,那瞳孔有淚,涅槃火如從天傾斜而下的液體火焰,就這般朝着隱殺身傾斜而下。

「你速退!」

林凡大吼,他向上衝起,要將青鳳帝君送走:「他不是金龍。」

「我不信!就算他是天神那個惡人的隱殺身,可我們那麼多年的感情,難道也是假的嗎?」青鳳帝君凄厲無比。

涅槃火灑下,灼燒了隱殺身軀骸,他像是要被點燃了。

「咚!」

青鳳帝君遭劫,哪怕林凡替她擋住了至少九層的殺傷力,依舊讓她翎羽脫落,鮮血飛濺。

「你該死!」

林凡大怒,這金龍,竟然能對相伴他幾萬年的妻子動手,讓他殺機大動。

但分明,林凡也從這金龍的眼中,看出了扭曲,看出了痛苦。

「小青……」金龍眼神扭曲,出現狂亂,隨後又爆吼:「殺!殺!殺!」

他真的狂暴了,青鳳的出現,好像點燃了他全部的殺機,身軀一晃之下,竟然一分為三,分別殺向林凡與林龍等。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是夜,容悅在太皇太後宮中侍奉了許久才得出。

回宮路上,忽而有閃電刺目光線驟然亮起,繼而幾聲悶雷,便落了雨。

雀珍見雨越落越密,急急吩咐抬轎內監腳程快些,別凍著了容悅。

自己則跟著轎輦一路小跑:「娘娘今日伺候太皇太后,並未用那東西。她病症得緩,怕是娘娘摩挲手法起了實用。」

「蠢貨。」容悅靠著轎廂疲累極了,也不啟轎簾淡淡一句:「本宮哪裡會什麼按摩技法,不過是在她頭上胡亂按壓罷了。她能好那麼快,想來本就無虞,是刻意佯裝成那副模樣來誆騙本宮。」

雀珍驚道:「太皇太后無事拿自己的身子做幌是為何?」

「還能為何?還不是因著戴佳氏那個賤人!」容悅怒而拍了拍轎門,低怒道:「早知如此,當日便該令她隨端嬪一併去了!瞧她今日還有命在這兒聒噪!」

趕著大雨回宮,見毓宛所居偏殿已然被騰挪了出去,她宮中的宮人齊齊跪在庭院內候著容悅回宮。

主子被打入冷宮,最先受到牽連的便是伺候她的宮人。

皇上沒有明旨將他們挪去何處,容悅身為皇貴妃掌六宮事,這事兒自然落在了她身上。

見一眾人雨打芭蕉蔫了似的跪地叩首求恕,容悅鼻尖輕嗤一聲,冷漠道:「你們主子犯下那樣殺頭的事兒,皇上網開一面只廢為庶人,實則是給全了她母家臉面。她有母家可以依仗,你們可沒有!即日起,偏殿伺候戴佳氏親近者一律杖斃,餘下人挪去辛者庫服役!」

一聲吩咐落,旋即有幾名宮女混了過去,繼而便是此起彼伏一片悲愴求恕聲。

容悅頭也不回徑直入了正殿,雀珍於殿門口合油傘之際吩咐了雙福一聲:「娘娘今日累著了,這些人若再哭,就一併都打死去!」

雙福得令命內監將人齊齊趕了出去,承乾宮這才徹底安靜下來。

入了正殿,宮燈滅著總是陰暗,遂命宮人將燈火盡數點燃。

待到殿內明亮一片,容悅才見茹歌正一言不發端正跪在正殿地上。彼時她立著茹歌不過三丈距離,著實被嚇得不輕,捂著胸口道:「你瘋了?」

茹歌叩首一拜,懇切道:「嬪妾糊塗,求皇貴妃娘娘饒恕。」

「你糊塗?本宮瞧著整個紫禁城倒沒有比你更精明的人了!」

容悅揚手命人退下去伺候,只留雀珍近身在側:「雀珍,去給本宮狠狠打她的嘴!」

雀珍領命,猶疑片刻便狠狠摑下去。

一下、兩下、三下……

打了一會兒,見茹歌唇角生了血,雀珍嚇得忙道:「良貴人,奴婢不是有心的,你……」

「本宮要你停了嗎?」

雀珍聞言周身一凜,咬牙閉目又打了不知多久,直至茹歌面色赤紅腫脹一片,才聽容悅道了句:「夠了。」

雀珍急忙停手,取了絹子替茹歌擦拭著唇角血跡。茹歌推她手一把,倔強跪地雙目死死盯著容悅。

「怎麼,你不服?」容悅盛怒,快兩步走近茹歌,一把提起她的胸前領約:「本宮何時要你將『春日香』放在戴佳氏的寢殿里?本宮知曉你素日與她不睦,可你亦知曉戴佳氏知道本宮的許多隱事,你仍刻意如此,是要與本宮為難嗎?」

茹歌將口中積血啐在地上,定聲道:「戴佳氏什麼也不會說,為著她那個兒子,她只能乖乖認下此事。嬪妾想問問娘娘,若今日攤上這事兒而倒台的是嬪妾,又當如何?嬪妾的身世會被攀扯出來,皇上知曉嬪妾並不是出身衛氏,斷然會毫不猶豫取了嬪妾性命。嬪妾自保有何錯?娘娘如今坐下可用之人幾多?」

茹歌冷笑一聲,細細數道:「宜妃郭絡羅柔嘉不得聖寵,空居妃位日日被其餘三妃制衡。珞嬪不過是個色厲內荏的草包,無事時逞口舌之力,有事時跑的比見了兔子撒爪的鷹還快!戴佳氏呢?不過是個沒頭沒腦的糊塗婦人罷了。若嬪妾被攀扯其中,往後何人還能替娘娘盡心辦事?」

容悅思忖半晌,泠然一笑鬆開了茹歌:「如此說,本宮還要多謝你?」

「娘娘有大籌謀,可嬪妾是個俗人,跟著娘娘,得娘娘庇護許久不過是想求些榮華富貴罷了。」說著,她俯身一拜:「今日嬪妾有錯,娘娘要打要殺嬪妾悉聽尊便。嬪妾只願娘娘平心靜氣之時細細想想,唯有嬪妾如此,才是今日之事最好的結局。且戴佳氏如今身陷冷宮,她說的那些話皇上即便懷疑,也左不過是對娘娘略疏遠些。娘娘可還願意他與你親近?」

容悅俯身,於茹歌紅脹面上輕輕拍了拍,厲聲道:「本宮如何想是本宮的事兒,容不得你妄自揣度。你記著,沒有本宮,你不過就是辛者庫里一個最卑微不堪的賤婢,可以認人欺凌踩踏。本宮可以扶你入蓬萊,亦能推你下火海。你這聰明心思且給本宮收一收,背地裡耍心眼之人,本宮不喜歡。」

這一日茹歌認錯良久,得了容悅所恕后才心有餘悸退下。

到了子時,雨落更密,容悅果然攜雀珍入了冷宮。

她的性子,如何能容毓宛多活一日?

可見著毓宛時,她非但毫無懼怕之意,反倒開誠布公問一句容悅是否來取她性命。

容悅笑而不答,毓宛又道:「你昔日害死端嬪的罪證,早在你來此地之前我已經盡數交給了貴妃。我若身死,或胤佑有任何不妥,貴妃都會替我申冤報仇,出首於你。」

見容悅不信,毓宛泠然一笑:「你若不信,大可動手,反正我在這兒地方生不如死,能同你一併去了黃泉,我這條命也值了。」

臨了,容悅還是忌憚著婉媃,只附耳在毓宛耳畔言一句:「本宮不會讓你死,倒希望你在冷宮裡好好兒活著。如今不怕告訴你,你兒的足便是本宮令人生生折斷了去。只可惜你知道了又能如何?困在這鬼地方,你一生也別想替你那身殘志堅的孩兒報仇了。」

話落,訕笑聲回蕩冷宮上空。

待容悅離去后,毓宛才沖著她朦朧在雨夜裡的背影兀自呢喃一句:「盡情笑吧,我的孩子起碼還活著,你的孩子卻連命也留不得。如此,我還有何仇可報?」

說罷,亦痴痴笑了。

。 後半夜雨越下越大。

葉雲兮撐著撐著有點撐不住了,便打了個哈欠想著明天再找蕭景崇。

誰知她都還沒來得及吹滅屋子裡點的蠟燭,一陣不知打哪來的風就直接一口氣把它全給滅了。

這已經夠嚇人了,可還不止如此。

就在天邊再次劃過一道張牙舞爪的雷弧時,葉雲兮驟然看見了外面靜靜的站著一道黑影,一動也不動,就這麼站在雷雨交加的屋外,一雙眼睛彷彿還透過窗戶紙死死的盯著裡面。

葉雲兮:?

她二話不說掰了一根椅子的腿,然後趁門外那人一個不注意,開門就直接把那愣粗的棍子懟了過去。

哪裡來的小賊想嚇她?那還是先嘗嘗棍子再說吧。

然而葉雲兮這棍子卻沒能敲得下去,實際上,她剛虎虎生風的揮到一半,便被門外那黑影扼住了手腕。

葉雲兮心下頓時一驚。

可緊接著卻聽見蕭景崇咬牙切齒的道:「葉雲兮,你好好看看你面前的究竟是誰。」

……哦,那不用了,已經知道了。

別說蕭景崇得聲音她再熟悉不過,就單單是這樣的口氣,除了蕭景崇,還有誰會這麼跟她說話?

但一碼事歸一碼事,葉雲兮還是很不解的:「你大半夜的跑哪去了?不是說很快就回來嗎?我都等你等了不知道多久了,結果現在才看見你人,還是大半夜的跑過來不知道想嚇唬誰。」

屋檐外的雨連成線不斷墜下,在地面盪開一圈圈漣漪。

蕭景崇的臉色映在夜色中,有些陰沉,但不知道為什麼,當他聽見葉雲兮說的這番話后,心裡那股煩了他許久的燥悶突然救消散了許多。

「你等我?為什麼?」他聲音有些暗啞的問道,隱隱含著一絲什麼期待。

葉雲兮卻是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什麼為什麼?流程啊,你總得跟我說說吧?這些天我都要幹什麼?還有,你應該已經布置好了人看著吧?」

葉雲兮是這麼想的,既然已經安全到了寺廟,那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了,但以防萬一,她還是要確保一下自己小命的安全。

然而蕭景崇卻不知是吃了什麼炸藥,臉上冷冷的帶著一絲嘲弄:「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沒有任何人會攔著你。」

果然,這個女人嘴裡就沒有一句他想聽的。

這麼想著,蕭景崇又是冷笑一聲。

而葉雲兮看著他氣沖沖離去的身影,卻很是不解,想不明白自己是又怎麼踩中他雷點了,於是,最終,她把這一切都歸結在了是蕭景崇自己的問題上。

果然,蕭景崇是真的有病。

……

隨著接下來幾天待在寺廟的親身體驗,葉雲兮終於明白了,原來一切都只是她想的太複雜了。

蕭景崇要求把祈福的流程縮短了一些,特別是剔除掉了往年那些多餘的部分,這樣一來,為天子祈福便也顯得沒有那麼複雜了,反倒還輕鬆了許多。

夜涼如水。一輪弦月高高懸挂在天邊,三更時分,感業寺的和尚和方丈都已經熟睡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天亮就要離開這裡,重新回到那處處危機的秦王府,葉雲兮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又過了一會兒,她披著披帛悄悄的推開了房門。

由於這些天接連下了好幾天的雨,一出去,一股泥土混合雨水的芬芳便撲面而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