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四周的行人明顯離的姜夜更遠了一些。

苦笑了一聲,他覺得現在應該已經被別人當成怪人了吧。不過這也變相的說明,他們根本看不到他的屬性面板。

突然,姜夜發現眼前的面板有些熟悉,眼睛一亮:「哎?這不是大壯開發的那款遊戲嗎?」。

他還給這款遊戲畫過原畫,眼前的正是那款遊戲的界面。

玩家將要扮演一個壽命將盡的狠辣屠夫,獵殺不同的怪物,唯有吃怪物的肉才能延續自己的生命。

「還不如叫貪吃蛇系統。」姜夜當時給大壯說過,沒想到如今這貪吃蛇系統就到了他的身上。

【個人】【商城】【任務日誌】【場景解鎖】

【姓名:姜夜】

【身份:見習屠夫】

【血肉體系:第一階段(食道0%)】

【壽命:7天】

主屬性:

【體魄:5】

【智慧:4】

副屬性:

【行兇:F】

【狡詐:F】

【感知:F】

技能:

【追獵lv1:開啟技能后能夠察覺到方圓百米內的獵物行蹤。】

一目了然的是一個頂着一張鬼臉的火柴人,仔細一看不正是自己嗎。

「卧槽!」姜夜嚇了一跳,但是這種類似驚嚇盒子一樣的東西只會嚇人一跳。

姜夜摸了摸自己臉,他感覺自己應該沒變異,但是這鬼臉又太真實。轉頭看向隔斷的玻璃,自己的面容變成了慘白鬼臉,一閃之後又恢復了原樣。

「壽命剩餘七天?」姜夜看着屬性面板上的壽命剩餘,眼珠都瞪得溜圓,這簡直是讓他剛活過來就又面臨死亡。

「不是吧,上趕着讓我再投胎?」本來穿越還很歡喜,畢竟又活過來了,但是緊接着又要死,人生大喜大悲莫過於此。

相比於鬼臉,這才是最要命的。

【叮,您有一份見習屠夫的禮包。】

「禮包?」姜夜用意念點了一下界面上的禮包。

「獲得見習屠夫的強化藥劑*1」

【見習屠夫的強化藥劑】

【類型:消耗品】

【品質:普通】

【特性:提升身體素質】

【特效:大幅度提升見習屠夫的身體素質】

【備註:身為屠夫,沒有碾壓獵物的霸體怎麼行。】

……

呼嘯而過的地鐵帶起陣陣的冷風,姜夜深呼吸了一口,隨着肺部的充盈,姜夜才能感覺到自己還是一個活人,而不是一個遊盪在地鐵站的孤魂野鬼。

「你好,你看我的樣子,是不是氣色很差。」姜夜勉強的擠出一個笑容,儘管心中有些猜測,但是姜夜還是打算問問。

上班族嚇了一跳,扶了扶眼鏡,上下的打量了一番后,回答了姜夜的問題:「何止氣色差,同學你昨晚上……,年輕人要節制啊。」

隨後一臉我懂的微妙神色,語重心長的說着踏上了地鐵。

「真奇怪,難道是站台的冷氣開的太足了?」踏上了地鐵的上班族感覺四周的溫度都回升了不少,不像是剛才那麼陰冷。

晚上7:55。

「列車即將進站。」

姜夜連着錯過了兩輛地鐵,就是想再等一等。他剛才那副樣子,就算是上去也會被當成危險人物,還不如稍微的等一等。

「叮,夜間暴雨,伴隨十級大風,請廣大市民不要逗留,儘快回家。本市有外省流竄殺人犯進入,請市民警惕陌生人。」

連着廣播了三遍,地鐵站的廣播員都是在催促着市民快些回家。

拿着手機,背着包,另一隻手提着雨傘的姑娘一臉抱怨的走進地鐵站。

似乎因為現在等地鐵的人太少的緣故,姑娘往姜夜這邊靠了靠:「煩死了,都那個點了,還要臨時加班,我就不該貪那點加班費,現在才剛進地鐵站。」

「哇,我發現了一個小帥哥。好了好了,不說了,很快就回去。」

姑娘的聲音壓低了很多,還悄悄的用手擋了擋,最後很快的掛斷了電話。

上了地鐵,姜夜就近找了一個座位,而那位姑娘隔着他兩三個空位,坐在了一排。

「咔。」

姜夜臉色猛的一變,那是閃光燈的聲音。

他可是聽說手機拍照能拍出髒東西來。如果對方拍出他的鬼臉,嚇到人是小事兒,要是散播出去,他豈不是要面臨全面追捕。 但還沒等葉天解釋,徐昭盈紅着眼睛,恨鐵不成鋼的道:「你為什麼要去洗手間,你知道你錯過了什麼嗎?」

「錯過啥了?」

「你沒有見到真命天子的帥氣,他踏浪而來,琴技超絕,別以為就你會彈琴,人家比你強多了!」

葉天連續給了徐昭盈幾個大大的白眼:「就是一個人好嗎……比我強個溜溜球啊,還有我不去洗手間,真命天子會出現?」

馮千惠指著葉天:「葉天你真是錯過了太多,剛剛那場面你沒看到,梁慕橙這樣完美的女神,竟然被拒絕了!」

「是啊,那真命天子,雖然挺帥,但有點不識抬舉。」

徐昭盈認真的點頭道:「也不知道真命天子喜歡的女孩是誰,但我估計不如梁慕橙一半,是個歪瓜裂棗的狐狸精。」

「沒錯,狐狸精,醜八怪,就會勾引男人!」

三女的謾罵中,葉天嘴角連連抽動:「天底下還有人罵自己,活久見……」

一旁萊韻感觸頗深,對葉天輕笑道:「我懂了,你用琴音回答了梁慕橙,同樣也回答了我。」

說着萊韻站起身:「明天我就回家,提前說好,老娘可不是梁慕橙,不會給你什麼祝福,甚至碰到比你強的男人就會馬上嫁掉。」

說到這萊韻身形停頓,回過頭此時的她眼圈通紅,眼角濕潤:「可惜,在我心裏,這世上沒有人強的過你。」

此時,葉天不知道的是,體育場內萬人哭泣,體育館外看直播的粉絲也是如此,但在體育館更外圍,火鴉等人與整個江南武林頂尖高手對持。

「冥王殿的諸位高人,此地有我華夏武林前輩高人突破,成為幾百年來第一位武聖人,你們再次齊聚,難道想要暗算我華夏武林前輩高人不成。」

「沒錯,現在夜天子不在,想來肯定是去擊殺那位前輩高人了,這種事情我們絕對不讓。」

「官方腦子也不知道怎麼長的,冥王殿全體出動,明顯就是另有所圖,可他們竟然放任不管!」

火鴉指著江南武林眾人呵斥道:「放屁,你們裏面突破的人,就是我大哥,不是什麼華夏武林前輩高人。」

「那讓我們進去看看。」

「看看?大哥突破,我們兄弟必然為其護法,誰敢跨越雷澤半步,我們就撕毀與白虎帥簽下的協議,在華夏大開殺戒。」

聽到火鴉的話,一群江南武林高手面面相覷,誰都不敢跨越雷池一步,別看他們現在敢和冥王殿叫板。

那完全是因為夜天子不再,加上自己人多壯膽,如今冥王殿幾大高手亮武器,他們那裏真敢動手?

「幹什麼吵吵鬧鬧!」

白虎帥柳天南,帶着麾下幾大戰將龍行虎步的走過來。

見到來人,一群武林高手連忙行禮。

「參見白虎帥。」

柳天南點了點頭:「根據確切消息,裏面突破的人的確是夜天子,所以都散了吧。」

「夜天子突破武聖人?」

所有武林高手面面相覷:「這怎麼可能?我們大家都能感應到,突破武聖的人是以情入聖,絕對是一位心懷天下,德高望重的仁善之輩。

你說夜天子以殺入道,以血入道我們都行,但這以情入道,我…我們這不相信。」

「磨磨唧唧,老子給你們都干翻!」

白髮白眼白眉的林歡,手持一桿盤龍棍,就要衝上去大開殺戒。

看到這位爺,一群武林高手嚇得連連後退。

「白虎帥,白虎帥你快攔住他!」

「歡子回來,難倒你想讓大哥難做嗎?」

墨無道冷哼一聲,林歡這才收棍背到身後,扭頭回到隊伍當中。

武者一方,其中在後排的年輕人忽然想到了什麼,驚呼道:「夜天子?真命天子?我知道了,直播中的真命天子,絕對就是夜天子!」

「真命天子是誰?」

「明星,梁慕橙的表白對象。」

「現在這群戲子三觀不正,找個機會你們和官方說說,把這個什麼梁慕橙封殺了。」

柳天南冷笑道:「燕京梁家第三代小公主,你們可以去試試能不能封殺了。」

「啥?梁家小公主?算了,算了……」

一群武林人士驚呼一聲,隨即閉口不談明星三觀,封殺梁慕橙的事……

柳天南對這群武林人士擺了擺手:「這裏的事我來處理,你們哪來的回哪吧。」

「那可不行,白虎帥你並非我武林人士,你不會了解出了一位武聖人,對我們華夏武林的意義有多重大。」

「可突破的人是夜天子,和華夏武林沒關係。」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對,不可能是夜天子,這次武聖人乃是以情入道,就夜天子老魔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