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強大的漩渦使得飛席在半空之中搖擺不已!

洛十一大驚,少爺竟然這就突破了?

如此聲勢浩大,怕是已經突破到先天巔峰了?

這是何等恐怖的天賦?

距離上次突破才多少天啊!

這飛席是不能呆了,洛十一連忙降落在十萬大山內,為洛北護道。

洛北周身天道鎖鏈不斷碎裂,隨後一根根被金色的大道鎖鏈所替代。

蕭若情美眸輕顫,面前的洛北,一舉一動皆若仙人!

不愧是大道體!

這便是無數人一輩子也難以企及的天賦吧,也只有這樣的體質方能氣質如此出塵脫俗。

可是想到此人之前的一些舉動蕭若情神情微微有些複雜。

為什麼大道體會生在這個人身上!

不過也好,這浪蕩子弟如此羞辱自己,自己將來就有理由斬了他了!

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這等能擾亂自己道心的人,不可留!

整個天地內,氤氳靈氣滿盪!

道韻絲絲靜意,沉人心神,教人忘返。

只是在這洛北旁邊便有如此大的機緣!

而後終於一切歸於平靜!

洛北微微睜開眼睛,感受著身體內靈力的流淌。

好爽啊……

這便是築基嗎!

「叮!」

「恭喜宿主完美突破至築基境界!」

「當前境界:築基前期【10/500】」

「獎勵宿主領悟功法【無級別靈力決】」

「當前領悟第一層:

粗略的靈力外放【100/100】」

「第二層:

細緻的靈力外放【100/1000】」

突破了築基還有獎勵?

老天啊!

少爺我終於會功法了!

不過什麼叫粗略的靈力外放?

洛北點開註釋。

粗略的靈力外放:宿主可粗略調動周身的氤氳靈氣進行攻擊,攻擊力的強弱同氤氳靈氣的濃度有關!「殺!」

王橋面無懼色,端起刺刀便同雇傭兵將領拼殺起來。

刺刀相擊,他感覺這個西土人力氣相比勢族士兵大。

不過王府親軍一向注重伙食和訓練,他們力氣大,他們同樣不虛。

二人在狹窄的壕溝里又你來我往殺了五六個回合。

王橋故意露個破綻,雇傭兵將領一個上挑動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第八百零七章邪惡 「今日不要緊張。萬事有我們在。我與守雲定會護着你。」一早,蘇秦就開始寬慰寧顏。

「曉得了。我才不怕呢。」寧顏哈了個哈欠,嬉笑着,一點都沒放在心上。「蘇公子,我之前怎麼沒發現你如此啰嗦。我這人命大的很。閻王都不好收。」

「鄭泠!這話可不能亂說。」蘇秦輕聲斥責。

「知道了知道了。」寧顏擺弄着衣服,這衣服華麗又不實用,實在有些不舒服。

一旁的鄭婉抱着手臂倚在門邊,靜靜看着兩人,神情看不出任何意思。微風清清爽爽的吹在臉上,春日好風光。

「蘇公子,蘇大人!」唐大人身邊的小童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幾聲呼叫加緊了節奏。鄭婉微微將頭朝向外面。

蘇秦同鄭泠對視一眼,走了出去,院中,小童見到蘇秦停了下來,氣喘吁吁的盯着蘇秦,話都有些說不出來,不停喘著氣,眼裏滿是恐懼和焦急。

「小余,怎麼了?你緩一下再說。」蘇秦示意手下給他水。

小童沒接,連連搖着手,努力緩了緩,終於平靜下來。「草民見過公子,蘇大人,事出緊急,唐大人讓您和鄭姑娘她們速速去一趟皇宮。馬車巳經候在門口了,詳細情況會在路上一一告知。」

「好。」蘇秦沉思了片刻,和鄭婉對視了一眼,看來者滿臉焦急,定是發生了變故。既然如此,就刻不容緩。幾人匆匆上了馬車。

「蘇大人?」小童坐在馬車的前面,一邊駕着馬,一邊隔着帘子問道。

「在。你說。」蘇秦的聲音沒有停頓。

「宮裏昨晚出事了。」小童停頓了下,「林貴妃像瘋了一樣,竟然要刺殺陛下。」

寧顏聽到這個消息,眼睛突然睜大,吃驚的張了張嘴,看向鄭婉。蘇秦也微微皺了皺眉。唯有鄭婉,一如既往的平靜,擦拭著車裏的茶杯。

蘇秦小心翼翼的問道。「不知陛下現在如何?」

「我們陛下乃真龍天子,自然是能逃過一劫。」小童的語氣中帶着幾分驕傲。「現在林貴妃巳經被關押起來。我家大人一早去做法事了。」

「陛下沒事倒還好,一切都還來得及。」蘇秦輕輕鬆了一口氣,若東虞國局勢不穩,對大秦並非好事。兩國唇亡齒寒的關係,這事恐怕與化蛇有關,怎麼這般突然,不知,如何能轉危為安。

小童頓了頓,才說道,「只是那離殤姑娘不太好。今早太醫令派了好些人過去,但看不出異常,現在太醫府毫無頭緒。」

寧顏看向鄭婉。「她?」口型疑惑的問道。

「離殤姑娘如何出了這般狀況?」

「也不知何原因,昨天離殤姑娘的屋裏出現了那妖獸,整個屋子變得漆黑,只看見那化蛇的身影。只要是進入看的宮女侍衛,沒一個活着出來的。」小童惋惜了一句。」唐大人趕到的時候,化蛇又一次藏了起來,沒有蹤跡,屋裏滿是血腥味,一攤攤血水,離殤姑娘受了傷,昏迷在血泊中,現在還昏迷著。」

「化蛇竟然在宮裏。」蘇秦陷入沉思,看來之前的推測都是對的。

鄭婉剛剛好將茶杯擦好,倒上一杯水。

寧顏掏出紙筆,看來這個離殤果真有問題,偏偏是她。寫完幾個字遞給鄭婉。

鄭婉只看了一眼,將紙浸入水中,墨水一下化開。看形勢,鄭婉無聲的說了一句。

馬車很快就到了皇宮門口,幾個人下了馬車,就被匆匆而來的侍衛帶去了御書房。

吳琴帝一臉嚴肅的坐在書桌前,手裏捏著一個平安符,仔細看着,似乎通過這符夢看到什麼。

「蘇秦見過陛下。」蘇秦一眼認出了平安符,倒也沒有表示,幾人紛紛行禮。

「免禮。蘇公子!」吳琴帝站起身,走到蘇秦身邊,此時的他強忍着怒火,緊緊握著的手預示着他的心緒。

「陛下召蘇某可有何事?」蘇秦的態度不卑不亢。

「蘇公子,不知可看得出這是什麼?」吳琴帝將平安符放到蘇秦面前,

「這不過一道平安符。」蘇秦與生俱來的貴公子氣質,此時顯得更加引人注目。

「平安符?唐大人說這並非我朝堂之物。蘇公子,可看出是哪的了嗎?」

「陛下,這是我做的。」蘇秦倒是沒有隱瞞,這也不好隱瞞,每個學法術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標識,這符上有自己親自設下的符咒,唐軒一查就能查到,這瞞不住,也沒必要。

「公子倒是坦蕩,不知蘇公子對這有何解釋。」月玄逸的語氣看着平靜,但蘇秦知道如果答不好,可不是開玩笑的。兩國之間太多的糾葛和利益。

「既然唐大人巳經查過了,那他自然知道,這平安符可是一件好東西,特別是對普通人來說,隨身攜帶,大部分的邪祟根本近不了身。這東西製作麻煩,一般可拿不到。」

吳琴帝沉默了片刻,「不知何時平安福到了離殤手中?」

「陛下,是我進宮的時候給離殤姑娘的。」寧顏連忙插話道。「我想着,我同離殤也算朋友,就送她一個。不過她百般推脫,我就直接放下了。怎麼?這平安符出了什麼問題嗎?難道這是她昏迷的原因?可是這平安符對普通人根本不會有傷害啊。」

「原來是鄭姑娘。」吳琴帝微微有些遲疑。

「回陛下的話,自然是我,我能去看看離殤姑娘嗎?我聽說她受傷了,心中甚是擔憂。」寧顏微微行禮。「我也懂些醫術,也許能幫上一點。」

「鄭姑娘有心了。你同離殤關係好,心中難免擔憂,讓李公公陪着你一同去看看。」吳琴帝微微側頭,吩咐一旁的公公帶路。

「多謝陛下。」寧顏看了一眼鄭婉。

鄭婉微微點了點頭,跟着一同。

「唐大人到。」寧顏還沒出門,唐軒就趕了回來,身邊的小童正積極的佈置符咒。

「陛下。」唐軒一身龐大的黑色大衣,顯然剛進行了法事。

「唐大人,如何?」吳琴帝又坐回位置。

唐軒朝蘇秦看了一眼,轉頭向吳琴帝彙報,「臣方才在林貴妃身上發現有化蛇的痕迹。」

寧顏的腳步放緩,「林貴妃?這又是怎麼回事?」

「鄭姑娘?」一旁的公公輕輕提醒道。

「哦。走。」反正蘇秦在,應該出不了紕漏。「感覺去看看離殤姑娘,希望她無礙。」

「這是怎麼回事?」吳琴帝摸了摸自己受傷的手臂,傷口倒是不深,只是輕輕劃過,一道狠意在眼裏一閃而過。林瑾兒!真是無可救藥!

「陛下,蘇公子法術高超,不如讓他也看一看,這等事還是謹慎為上。雖然剛才的結果是化蛇操控了林貴妃的意識,一時迷惑住了林貴妃。但就怕這化蛇詭計多端。」

「如此甚好。不知蘇公子可願意?」吳琴帝將平安符放在桌上。

「大秦與東虞邦交數十年,東虞國向來是大秦的朋友,蘇某身為大秦子民,能為東虞解憂,是蘇某的榮幸。」蘇秦答應下來。

「好。那真是有勞蘇公子了。我們一同去吧。」吳琴帝提議一起,一行人浩浩蕩蕩去了瑾秀宮,原本林貴妃刺殺皇帝的事可是要滅九族的大事,可林丞相的勢力一時也不能全盤瓦解,輕易動不得,這事就推給了邪祟,林貴妃也只是軟禁了起來。

七拐八拐,寧顏終於到了芸德宮。得了允許,才進了屋。

「碧瑤姑娘。」

碧瑤一副掩不住的憔悴感,但該有的禮數還是做了,「民女見過鄭姑娘。」

「別客氣了。」寧顏走進看着離殤,蒼白的臉色,乾裂的嘴唇,一切昭示着她此不好的狀態。寧顏的手剛想搭上離殤的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