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是最強硬的手段。

效果也會非常顯著。

哪都有你……江映桃調侃楚塵。

「咳。」楚塵說道,「桃姐,你們暫時先不用做什麼,我用其他辦法處理一下。」

江映桃的眼神期待,「我拭目以待啊。」

別人遭到網暴,大多數人人會表示同情。

楚塵遭到網暴,江映桃只能同情對方了。

江映桃突然有種預感,這群無法無天,自以為能夠主宰網絡世界的仙迷,這次不僅僅要栽跟頭,還會連帶着張仙一起完蛋。

華騰包廂內。

柳宗浩的神色仍然低沉,「可惜今天給楚塵準備的辦公診室是剛剛才佈置好的,沒有安裝監控視頻,不然的話,我們直接公開視頻,讓所有人來評判一下,這件事究竟誰對誰錯。」

「楚塵,你打算怎麼做?」柳如雁突然抬頭看向了楚塵。

楚塵沉吟了會,「雖然沒有視頻為證,但是,我們的義診做不了假,醫館內親眼目睹的人也很多……我們等等吧,或許會有利好我們的聲音出現呢。」

楚塵確實也想看看,他的義診,值不值得。

至少,他想知道,經過他手中診治的這些病人,會不會站出來為他發聲。

這也是楚塵讓江映桃按兵不動的一個原因。

任由事件自由發酵。

「暫時也只能這樣了。」柳開宏攤手說道,「他們如果真的以為這樣就能讓柳家醫館道歉,只能說這群孩子實在異想天開,整件事情,道歉的不應該是他們口中的佳佳嗎?」

「這個群體的人是盲目的,同時也是瘋狂的。」柳蔓蔓說道,「現在整件事的熱度越來越高,毫無疑問,現在我們一旦現身醫館門口,就會被媒體記者堵住。」

「那……」楚塵看向了柳開宏,「再喝幾杯?」

柳開宏一愣,見楚塵沒有絲毫的擔憂,當即也放鬆一笑,「沒問題,來,宗浩。」

包廂內,楚塵幾人在喝酒。

柳蔓蔓姐妹二人的手機一直在刷新著消息。

「不得不承認,仙迷的力量太可怕了,感覺整個微博都被他們攻佔。」

「今天義診的三十個病人,沒有一個發聲。」

「輿論一邊倒,都在指責楚塵。」

柳芊芊緊緊地握着手機,有些按捺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了。

星塵娛樂公司。

雖然是晚上,公司內部依舊如火如荼,各部門還在加班工作。

微博上掀起的這一波戰鬥他們早第一時間知道,不過,並沒有放在心上。

「這種事情,仙迷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還記得兩個月前嗎?一個二線演員就因為在頒獎晚會上不小心碰了一下張仙,張仙後退一步,仙迷們頓時對那二線演員展開圍攻,最後逼迫那二線演員向張仙道歉后,還註銷了微博。」

「小點聲,張佳現在正在公司里。」

儘管是同一家公司,可藝人之間彼此競爭的關係也非常的激烈。

私底下討論張佳的人不少。

張佳的辦公室在星塵娛樂公司的第九層,也只有一線大咖才有資格擁有高樓層的辦公室。

辦公室非常寬敞,張佳坐在柔軟豪華的真皮沙發上,心情極好,翹著二郎腿,刷新著微博上的頁面。

「現在,楚塵跟那柳家醫館,估計已經如坐針氈,後悔莫及了吧。」張佳嘴角揚起,他說過,一定會讓楚塵後悔的,而且,報仇不隔夜,就在今天。

「仙迷的力量太強大了。」賀嵐說道,「佳佳,你可一定要好好把握住這股力量,這是你在娛樂圈無往不利的神器。」

一陣敲門聲音響起。

進來的是星塵娛樂的總經理,姓周。

「周經理。」賀嵐和張佳都連忙站起來。

張佳如今的人氣如日中天,可周經理手中掌握著幾乎整個星塵娛樂的資源,他們可不敢怠慢。

在娛樂圈,哪怕是頂級的藝人,有兩類人會經常接觸卻不敢去輕易得罪,一是掌控著公司資源的高層領導,二是金主爸爸。

當然,以張佳如今的人氣,周經理對他也會敬三分,周經理只是聽說了張佳這麼晚還在公司過來坐一會,同時也說起了張佳正在接的這部戲的相關事情。

「好好加油。」周經理離開之前,跟張佳握手后,含笑說道,「對了,聽說微博上又鬧出點動靜。」

張佳無奈抬手,「粉絲們老愛小打小鬧,沒辦法。」

周經理一笑,「別耽誤拍戲就好,這部戲投資方斥資巨大,一定會引發巨大反響,你要牢牢抓住機會。」

「沒問題。」張佳自信滿滿。

周經理走後,賀嵐頓時興奮起來,「佳佳,周經理這麼晚突然來提這個,說明投資方真的可能會追加投資金額,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當然了,這也說明了,你是實力得到了充分的認可。」

張佳一笑,理所當然。

坐回沙發后,張佳拿起了手機,刷新了一會,仍然沒有看到關於楚塵和柳家醫館的動靜。

「他們居然還能沉得住氣。」

「周經理說的對,這件事得儘快解決,別影響我拍戲的心情了。」張佳想了想,笑吟吟地道,「看來,我得添一把火。」

幾分鐘后,微博再炸! 不知道基地這些物資究竟是怎麼換算的,不過這些物資顯然不足以四人分。

看著田家三人一臉為難的樣子,想著自己也就是在基地里待上幾天,等到日食雨過了,自己還得趕緊把武器庫里的東西拿到手,阮夏夏就打算讓田家的人拿這些物資。

至於自己,阮夏夏打算從背包里拿些壓縮餅乾。

壓縮餅乾這種最為方便的吃食,對於外出做任務的隊伍來說,是最好不過的東西了。

想必自己拿出數量不少壓縮餅乾,只是想去基地裡面待上幾天,應該沒問題。

田家三人是看見阮夏夏每天都背著自己背上這個大包。

不過阮夏夏包里裝的東西並不像外面看起來那麼滿,除了下面放了一些不讓人懷疑的方便吃食,上面堆著的都是一些充氣零食。

為的就是這個時候。

「車裡的糧食大概有一百多斤,應該足夠你們三人進入基地。」

阮夏夏打斷正在討論中的三人:「我本身就不打算在這個基地長留,只是想進去修整幾天,如果能在基地裡面碰到北上的隊伍,我自然要離開基地。」

「這些糧食剩下的你們一家三口在基地里好好過日子。」

拍了拍田雨薇的肩膀說到。

「可是……」

「我們不能都拿了,這本來大部分都是你……」

田家三人異口同聲的想要回絕。

雖然這個時候,後備箱里的那些糧食足夠引起不少人的貪慾之心,可是阮夏夏這一路上對田家三人照顧有加,讓三人良心不安,不能就這麼接受。

阻止三人推讓的話:「我包里有能夠讓我進基地的方便食品,你們不用擔心我,我畢竟是一個異能者,怎麼著都不會過的太差。」

在阮夏夏強硬的要求下,最後還是決定將車裡所有的糧食多分給田家三人,阮夏夏自己用方便食品進去。

而短期停留的倖存者和長期停留的倖存者隊伍是分開的,異能者和普通人的隊伍更不在一個方向,阮夏夏只能在車輛停在了基地規定的地方之後,和田家三人分開。

一看到車上下來兩個妙齡少女,周圍不少不懷好意的男子瞬間圍了上來,不過並沒有什麼動作,只是一臉猥瑣的跟在兩人身後。

讓人十分噁心。

看著不懷好意的一群人,阮夏夏再三叮囑田雨薇小心一些。

只要進了基地裡面,短期內,是不會發生什麼惡性事件,就是田雨薇千萬不要在自己沒有任何能力的時候外出,怕就怕在外頭出事。

基地也不好管。

看著周圍的目光,田雨薇咬唇慎重的點了點頭。

那些人跟著阮夏夏一直跟到異能者隊伍,明白嬌美的阮夏夏是個異能者,才不甘的離開。

異能者這邊的隊伍人數也不少,不過是由於倖存者可以登記家屬,就這樣,異能者這邊的人數比起普通倖存者的人數還是要少得多,估計只有三、四十比一。

阮夏夏這種容貌出眾又獨身一人的異能者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目光,沒一會來,就有一波又一波的人前來搭話。 蘇瀅很晚才睡,第二天又一大早起來忙活,怕影響她,林瑾蘭去農具保管室,在那裡給秦鋥一家講課。

蘇瀅做累了帶著大虎去小林子散步,繞了一圈正打算回小屋,突然聽到抱怨的聲音傳來,

「……許組長,你說要出其不易查到他們榨糖的證據,但也要知道路怎麼走,現在我們都不知走哪裡去了,唉,這還查什麼查?」

心猛的一縮,蘇瀅急忙抱住狗子在草叢中蹲下身,手指壓在嘴唇上示意大虎不要出聲。

大虎搖搖尾巴,一聲不吭的隨著主人蹲下,不遠處一個穿中山裝的男人出現,一向見到陌生人就猛吠的狗子,連哼哼都沒發出。

蘇瀅覺得她家大虎,完全聽得懂人話。

中年男人穿著藏青色中山裝,扣子一絲不苟繫到最上面一顆,嘴唇緊抿形成一個向下弧度,眼神犀利,一看就是刻薄難相處之人。

男人拿著根棍子打草,嚴肅道:「張同志,革命不是請客吃飯,舉報的人已經說了,他們在村口布置了人,咱們一來就報警把東西藏起來,我們去了還查什麼?」

「現在咱們不過是迷路了,找個人問問就行,你就不要再抱怨了。」

一個中年女人出現在男人身邊,手裡也拿著根棍子,齊耳短髮列寧裝,生氣也帶著三分笑,看得出是個世故圓滑的,她拍打著衣服上沾到的蒼耳子,不高興的嘟囔:

「不是我要抱怨,咱們騎著單車順著大路走,你偏讓放下單車走小路,都不知回去還能不能找到單車?我們以前從沒這樣下村檢查過。」

許組長生氣喝斥:「是工作要緊還是你的單車要緊?你們以前工作太鬆散了,我來了這種態度要改。」

蘇瀅心口「嗤嗤」抽涼氣。

馬關村榨糖被舉報,工作組的人來了。

他們已經到小林子,要找到馬關村已不難,村口放哨的人守著的都是大路,這兩人從小路進村,等發現已經來不及藏糖了。

要怎樣擋住他們進村的步子,趕快把消息傳回馬關村呢?

趁那兩人走朝另一個方向,蘇瀅悄悄起身,輕輕掰下兩根細桃枝,去掉側枝和葉子弄成一樣長短,兩根細棍子加一片桃葉一起放到狗子嘴裡,蘇瀅輕聲道:

「大虎快去農具保管室找秦鋥,把你嘴裡的東西給他看,快!」

狗子噙著東西轉身就跑,跑了一截又回頭看蘇瀅,眼神擔憂,它不放心讓小主人一人在這啊。

「快去!」蘇瀅一跺腳,瞪著眼睛揮手,大虎轉身飛跑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