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端木良答道:「餘孽勢力冥王殿再度捲土重來,在各州掀起反叛行動,致使州內多人死亡,兇案頻發,特別是武林方面,縣級武林勢力受創嚴重,府城勢力也有些因此消亡。

天幕府人手不足,高端戰力稀缺,無法鎮壓這些叛亂,導致鬼族勢力有恃無恐。甚至還出現了府城天幕府被滅門的慘案,比如水州的江陽天幕府,雖已將兇手擊斃,但是天幕府的威信遭受了嚴重的打擊。

屬下獲得情報,冥王殿一共有十二名殿主,分別以生肖命名,他們實力多數都在先天境界,甚至有幾名的實力為先天巔峰,以天幕府實力恐怕難以應對,臣實屬無奈。」

趙閆龍聞言后,沉吟了下,向丞相問道:「丞相,你有什麼良策嗎?」

丞相秦瑜思索片刻,似乎在思考著某個重大決定,道:「聽端木大人所說,冥王殿此次作亂的力量過於強大,單靠天幕府已經難以維持,那就請那些人出馬吧。」

「這麼快就要用到那些人了嗎?」趙閆龍疑惑道。

那些人可是一副底牌,沒想到這麼快就要用了嗎?

秦瑜道:「皇上,當斷則斷,現在重要的是要挽回大周的顏面,重新樹立起威信,只有雷霆出擊,才能打掉冥王殿和鬼族的囂張氣焰。」

趙閆龍怒罵一聲:「真是可惡!偏偏在這時候發生這些事,還有那陰魂不散的冥王殿,朕給你們多少力量圍剿多少次了!你們哪一次斬草除根的?每一次都讓他們捲土重來!」

端木良連忙磕頭認錯,低聲道:「臣知錯,臣知錯,皇上息怒。」

聽到趙閆龍的喝罵,丞相與兵部尚書也靜聲不語,不敢觸怒眼前威嚴的帝皇。

罵了幾句后,趙閆龍心情稍微舒緩了一點。

「海公公。」趙閆龍吩咐道。

海公公恭敬回答:「奴婢在!」

「懿旨吧,讓靖天司出動吧,向各州進行支援,發現任何鬼族,全部擊斃,一個不留。」趙閆龍沉聲道。

「是!」海公公回答一句,便告退了。

趙閆龍轉頭看向另外一名中年男子,道:「顧愛卿,西方和北方有沒有問題?」

顧誠答道:「根據軍方的情報,北邊基本沒有大礙,只不過那邊的天氣越來越惡劣,軍方希望能增加點棉襖之類的衣物,以防不測。」

趙閆龍點了點頭,道:「將士的生命是重中之重,通知戶部和工部,戶部準備好衣物送去北方,工部將新研發的煤爐送去北方,給眾將士取暖。」

丞相秦瑜道:「皇上,北方越發寒冷,說明封印中的鬼物已經能行動了,還是得向附近幾州的鎮州勢力說明下情況,及時加強下封印。」

趙閆龍認可老丞相的說法,轉頭看向剛懿完旨的海公公道:「阿海,去向北方的幾個鎮州門派發送信件,秘密信件要親自送達,聽明白了嗎?」

「奴婢明白。」

「那麼西方呢?顧誠。」趙閆龍繼續問。

顧誠恭敬答道:「西方鎮鬼軍目前正在鎮鬼城安營,雖然環境艱苦,但是新派遣的一批將士們已經基本適應,只不過最近倒是有些不對勁的事情發生。」

「哦?」趙閆龍擔憂地問,「發生了什麼?」

「最近有幾起地震發生,目前鎮鬼軍已經派人前往十字大裂谷查探了,還沒有消息傳回來。」顧誠答道。

忽然,他腰間的玉佩亮起。

顧誠連忙將玉佩拿起,放在耳邊,剎那間臉上失色。

趙閆龍一直注意著顧誠表情,看到顧誠如此失色,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

「到底發生了什麼!」趙閆龍大喝一聲!

顧誠急忙答道:「鎮鬼軍傳來消息,派出的幾隻偵查隊伍全部失蹤,其中甚至有一隊先天武者組成的隊伍也失去音信了。」

「查!繼續查!西方比北方還要重要,不能有失,一旦發生大禍,朕就是千古罪人!

阿海,向風雨樓發布任務,讓風雨樓一起查!不惜一切代價,我要知道西方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顧誠、海公公齊聲道。

這時,本應清爽宜人的御書房突然燥熱起來,一陣熱浪吹來,在場五人都是非常人,竟是都感到炎熱,甚至額頭流汗。

「誰!」原本眼睛微眯的丞相秦瑜,猛然睜大雙眼,驚喝道。

剛剛還在跪地的端木良一轉眼已是直起身子,手中握刀,嚴陣以待,面色嚴峻地看向御書房門外!

那緊閉的房門后,隱約可以看到有一位高大男子站在那裡,而周圍的大內侍衛卻對此人的到來一點反應都無。

由不得他們不緊張,這裡可是大周朝最重要的皇都,守護密不透風,甚至一隻蒼蠅都無法飛進,竟然被人如此靠近,還把氣息傳來。

來者極為囂張,似乎不將大周朝放在眼裡,那不斷散發的熾熱氣息,襯托那人無法無天,唯我獨尊!

「是我。」一道虛無縹緲卻又無比清晰的聲音從御書房外傳來。

丞相震驚不已,雙目瞪圓,道:「是你!炎柱!」

此時,遠在京城朱雀街的一間偏僻竹屋裡,坐在椅子上專註畫畫的藍發男子手中畫筆停下,他抬起頭來,看著京城方向的紅日,冰冷的眼眸閃過一絲驚詫。

「這傢伙不是最討厭來京城的嗎?」 來到了2015年,處理完兩個轉會。

陶佳的轉會還好說,蔡健賺得並不是很多。

然而李軍回國就不一樣了,蔡健着實賺了一筆。

蔡健不禁默念,果然還是出口轉內銷賺錢啊!

而接下來就是夏忠的新合同了,他留在柏林赫塔后。

很快得到了主教練的認可,成為了球隊的主力中場。

而他也沒有讓主教練失望,夏忠在中場作用非常顯著。

不僅僅是進攻方面,甚至在防守方面也做得不錯。

最讓柏林赫塔球迷滿意的是,當屬夏忠的傳球能力了。

自從蔡健提醒過他后,夏忠開始多嘗試傳關鍵球。

而且前鋒還是王元傑這種進球效率高的前鋒,他給王元傑傳了不少球。

現在半個賽季已經結束了,他送出了5個助攻。

蔡健又來到了柏林赫塔的辦公室,再一次會面了柏林赫塔的經理邁克爾·普雷茨。

柏林赫塔給出的合同是,2萬歐元的周薪,一共簽約四年。

其實作為一名新人,這個合同還是可以的。

想當初魯雲龍的新合同,要比這差多了。

當然也是因為魯雲龍,當時還在德乙踢球。

而和王元傑比的話,柏林赫塔的給出了初始合同,也沒有這一次高。

這是因為這個賽季,柏林赫塔的財務情況好了很多。

蔡健當然不會就這樣滿足,他還是需要爭取一下。

「邁克爾先生!這份合同可能很難接受。」蔡健講述道。

「夏忠是一名非常優秀的中場,我相信你也承認這一點。」

聽到蔡健說的話,邁克爾·普雷茨點了點頭。

夏忠確實很重要,否則他也不會這麼認真的談判。

「據我所知夏忠的隊友羅尼,他的薪資達到了4萬歐元。」蔡健繼續講述道。

邁克爾·普雷茨皺了皺眉頭,他以為蔡健也想給夏忠爭取4萬的周薪。

「當然我也知道夏忠還年輕,但是他們倆差的也太多了。」

「我不認為他們倆實力差距這麼大,所以我方要求3.5萬的周薪。」

蔡健這個要求,多少有點超出預期了。

要知道蔡健也才19歲,如果就給這樣的合同。

那未來他的周薪得多高啊!

其實在邁克爾·普雷茨的心目中,夏忠和羅尼是一個程度的。

但是羅尼薪資高,是因為羅尼已經28歲了。

而且他在俱樂部效力這麼久,薪資比夏忠高是肯定的。

邁克爾·普雷茨看着蔡健搖了搖頭,明顯不是很滿意。

「你的要求太高了,我認為3萬歐元的周薪更合理一些。」邁克爾·普雷茨稍微減了一些。

蔡健也不是不識好歹的人,他知道之前的薪資很難讓對方同意。

於是新合同很快簽約成功了,最終夏忠拿到了3萬歐元周薪的新合同。

蔡健本來以為,這一次會談結束了。

但是邁克爾·普雷茨沒有結束的想法,原來他還希望和王元傑簽新合同。

這讓蔡健哭笑不得,他知道這是為什麼。

之前柏林赫塔也想和魯雲龍簽新合同,但是蔡健就沒打算讓魯雲龍繼續待在柏林赫塔。

所以蔡健拒絕了,緊接着魯雲龍就轉會到了塞維利亞。

柏林赫塔這是不想看到歷史重現,萬一王元傑也走了怎麼辦。

這個賽季王元傑表現太好了,讓不少球迷忘記了魯雲龍。

而這個賽季主教練,明顯就是圍繞王元傑佈置的戰術。

雖然這個賽季的前半段,不如上賽季那麼好。

但是也已經不錯了,其中王元傑功勞非常大。

在這個賽季初,多特蒙德的前鋒萊萬多夫斯基轉會到了拜仁慕尼黑。

而他還在適應拜仁慕尼黑,所以他的進球效率一般。

然後就是曼朱基奇,他也已經轉會到了馬德里競技。

要知道他們倆,可是上賽季德甲金靴的前兩名。

在這樣的情況下,王元傑竟然暫列射手榜第一名。

這是蔡健沒有想到的,在新賽季開始前,他還期待過王元傑能拿金靴。

但是考慮到王元傑的能力,蔡健知道可能也只是幻想。

可是沒有想到,竟然真的變成了現實。

於是柏林赫塔希望用新合同,將王元傑留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