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李明傑一聽這話無奈地點了點頭,對他老爹說的話表示肯定,緊接著,李家父子里就開始籌劃該如何自保的問題,不管怎樣,也不能真真的落到特別調查小組的手裡,那都是上邊派下來的,一但被抓住,那這輩子就算是完蛋了!

第二天一早,林天決定先去上班,畢竟又好幾天沒上班了。可是剛到醫院,就被院長李澤民叫過去問話。

「院長,你找我啊?」院長辦公室的門,林天隨便進出,他一推門,直接就進入到了辦公室裡邊,看著李澤民說到:「怎麼了,院長,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李澤民見到林天,先是假惺惺地笑了笑,然後假裝關切地問到:「林主任啊,這麼多天你都沒在醫院,請問您這又是去哪玩了啊?」

林天看著院長這幅德行,就知道院長肯定是聽到了什麼風聲,而表現得有點心虛了。

「院長,瞧您這話說的,剛剛兩天而已,哪有好幾天啊,怎麼了?你到底是找我有什麼事情啊?」林天一邊微笑著,一邊問李澤民。

可是李澤民卻擺擺手:「真沒什麼事,就是跟你寒暄兩句,畢竟你算是咱們醫院的中流砥柱嘛,啊,中流砥柱!」

林天笑了一下,微微欠了個身:「院長,您看你要是這真沒有別的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撤了,實在是沒工夫跟你玩了!」

說完,林天轉身走出了院長辦公室,只留下了李澤民一個人,在辦公室里坐著,不知道是在思考些什麼。

「爸,您看看,這剛多長時間,他竟然都敢這麼跟您說話了!」李明傑從屏風後邊跳出來指著門的方向,對李澤民說到:「實在是不應該一開始就縱容他,您看看,簡直是養虎為患!」

李澤民微微點點頭,又微微搖搖頭,說到:「好啦,我大概知道了,現在的情況對我們來說很不利,兒子,趕緊收東西吧!」

林天走出院長辦公室,心想,這老小子這不是多此一舉嘛,他越是這樣,越說明他的心虛,這是圖什麼啊!想著想著,林天就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往椅子上一坐,就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可魏時雨為人坦蕩驕傲,做不得陰險之事,沒達到目的,魏川便自己下了手,王英自然是首屈一指的人選,因着王慧的那層關係,辦事更盡心。魏時雨前腳去了南境,後腳這邊就出了事,回來后聽人提起,也無縫銜接認為是自己。

周氏與魏氏合作的關係周歡很清楚,她家一個旁支,沒資格讓周氏為了她去得罪魏氏當家人,周歡的絕望可想而知。

事已至此,死又何妨?

她的人生單一枯燥,唯一的藺晨已經沒臉面對,她怕他看見。剩下的便只剩顏佳和伊然。

打不通伊然的電話,遂聯繫了顏佳,有了後面的事情。

事情到現在,周歡的情緒已然穩定,死過一次的人心智越發成熟,或許是伊然的沉穩讓她驅散了恐懼,那句請她幫忙純屬下意識,周歡自己都不相信會說出口。

說出口后,懊惱又自責,就聽到那一聲好。

說來,周歡是擔憂的,可有有道聲音告訴她,沒問題的…

「那個魏川,真特么噁心。」

顏佳憋不住火,出了醫院便暴躁的道了一句,兩人告別了周歡,囑咐她好好養傷,開學再見,讓周燁先去着手轉班的事宜。

魏川噁心這事,伊然早就知道了。

無論如何,這輩子的周歡還好好活着。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顏佳嘆了口氣「說的也對,可是然然要怎麼幫,魏氏好歹是四氏之一。」

「等吧。」

「啥意思?」

「四氏很快就會迎來一場動蕩,魏當家不可能還有心情把目光放在兒子這些小打小鬧上,倘若魏時雨的父親抓住機會,很可能魏氏就該換血了。魏川沒了魏當家這個後台,魏時雨想收拾他不是很簡單?」

「說的也對,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你只需要將事情原原本本告訴魏時雨就好,佳佳,這件事情你不用擔心,我只想知道孟氏和齊家的事,這對我很重要,我需要你幫我。」

顏佳挽住她的胳膊,粲然一笑「你放心,我回去就着手這件事,你等我好消息。」

伊然點了點頭,跟顏佳告別後也沒去武館,肖海寧想待就待,不想回江城也無妨。

回到家后,武越正在房間看書。

高三下學期基本都是複習考試,迎接高考,伊然動作放的輕,沒去吵他直接回了房。

那被壓在箱子底下的文件袋有些陳舊,裏面的東西除了那套祖母綠外,並不算多珍貴。

伊然輕輕打開畫本,那些淹沒在記憶最深處的東西悄然浮現,那些刻畫的漫畫背景,幾乎都是孟珠着手的。

第一頁,便是那座玫瑰莊園,第二頁,是一棟高大上的寫字樓,有別墅,有天空,許許多多的美景,還有一張似是全家福的東西,畫本的最後,是一個墓。

沒見過前還不覺得,現在一看,伊然心口一顫。墓碑雖然沒有註明,卻能看見一張孟爺爺的畫像,與全家福上的蒼老不同,墓碑上的要年輕許多。

伊然搜索了下京都孟氏,出來的圖片恰好是畫本那棟寫字樓,又搜了些孟氏最基本的信息。

孟老大是現如今的孟氏當家人,未有子嗣,孟庭風一子一女,女兒孟珠,兒子孟言,一個金融天才,一個混跡娛樂圈。孟老三兩個兒子,一個醉心醫術,一個酷愛極限運動。

堂堂財閥世家,最後能接手孟氏的僅有一個孟珠,三人致力培養孟珠,傾心相授。

伊然對比了幾個年輕一輩的相貌,符合那張全家福的面容,還有幾個,她沒法分辨。

這些都是孟珠內心深處最重要的東西。

扳倒一個財閥,讓它無法爬起來,需要怎麼做呢?

首先了解該公司的所有運營,所有資料,核心技術人員分佈,其次得到所有高層信任,視如己出,最後趁其不備斬斷一切後路,一步一局,差錯不得。

孟珠犯得故意殺人罪,這件事是孟氏敗落後發生的,她一入獄,齊司將孟氏收為己有,絕對財力權勢下,她休想離開監獄。

齊司一個人真的能做到嗎?

孟珠的事情實在是複雜。

伊然嘆了口氣,合上東西放回原位,不管如何,想辦法混在她身邊才是正經,至於齊司,他死了不就萬事大吉?

若不是孟珠是真的愛他,她真想雇個人幹掉他,直接永絕後患。

不過這樣一來,孟珠想殺的就是她了。

這麼做不行,她只有想方設法混在她身邊一點一點揭開齊司的真面目。

哎…

任重而道遠…

「怎麼了?敲門也不回,進來就聽你嘆氣。」

伊然恍惚回神「哥哥…」

武越幾步走近,臉上的擔憂顯而易見「有心事?」

「也沒什麼,就是想到一些事。」

「過兩天就過年了,明天我們去買點年貨?你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伊然眨了眨眼「香腸呀,臘肉。」

武越失笑「放心,我之前就準備好了,是武梅姑姑帶我去的,據說那家實惠。」

武越做事可比伊然細心的多,定了辦置年貨,第二天一大早便去了菜市場,伊然的恍惚在七大姑八大姨的推搡叫囂中蕩然無存,兩人拎着打包小包的東西回家。

春節喻義辭舊迎新,買了食物后兩人去逛了商場,每人選了兩套衣服,就連床單被褥都整理齊全,只是這樣一來,武越只有晚上那麼一會的時間可以學習。

沉靜的日子,總會給人難以言喻的幸福感。

距離除夕不過兩日。

周歡打來電話告訴她們,魏時雨去看了她,她將和藺晨之間的事情做了一個說明,不知道二人的誤會能不能解開。

吊蘭順着窗枱的圍欄一路向上,伊然修剪了一些花枝,輕聲問她「你喜歡藺晨?」

這話突如其來,電話那頭好半天沒回應,良久,她聽見周歡輕輕笑道「喜歡,溫柔體貼,如沐春風,很難不心動。」

「難受嗎?」

「還好吧,畢竟我有自知之明,我配不上藺晨,他拿我當朋友才真誠相待,我不該有這些心思。」

周歡不算是個多有主見的人,可是有時候,她活的很明白。以至於就算是魏時雨,也沒法對她持有偏見,反而女性之間會有種難言的惺惺相惜。

魏時雨的歉意,算是讓周歡為這次事件的傷害劃上了句號。

父母徹底改變,就連周燁也難得的在意她,這在以前,周歡是打死都不信的。

經此事後,她發現自己並未無人關心,無人愛護,只是一想到學校那些人的目光,說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然然,我可能要轉學了,去京都。」

伊然難得挑了挑眉「換個環境挺好的,可能我要不了多久也會過去。」畢竟孟珠生活在那裏。

周歡心情舒坦,說了好一會話,伊然一一應着,直到掛斷,她依舊在陽台站了許久,惹的武越擔憂的詢問「你幹嘛老是發獃?」

伊然回首勾唇「我就是在想,活着真好。」

魏川的事交給她們,周歡這一世,就算平凡普通,也能平安度過,好好活着。

「愛恨嗔痴,酸甜苦辣,良辰美景,日月山海,哪一樣不是活着才能去感受的?」

伊然眨了眨眼「哥哥真棒,說得好,獎你吃一個芒果千層…」

那張青雋的面容微澀,食指敲在伊然的額頭「聲音小點。」一個男孩子卻熱衷於甜食,每每提起,武越都會莫名羞澀。

伊然但笑不語,卻是說到做到,第二天一大早便去超市買了一大堆水果,哼著歌上了樓,被白色羽絨服包成一個球的步伐不算多活躍,暗處盯着她的眸子卻很謹慎,在她開門時正欲拍拍她的背給個驚喜啥的,身影卻陡然一轉,隨即屈身上前,單手準確無誤的扼住他的脖頸。

驚嚇來的太快,武炎怔了怔,好一會沒反應過來。

「爸爸…」

「你這孩子還不放手…謀殺親爹啊!」

伊然尷尬收手,就見她爹靠着牆喘著氣,不斷的咳著,反而尷尬的撓了撓頭,等武炎平復了立馬遞過一瓶水。

灌了兩口便看着她哈哈大笑,揉了揉伊然的腦袋贊道「不愧是我的女兒,就是棒!」男人的高大威猛一如既往,相較於前不久的虛弱,這會精神抖擻,鬍渣都散發着豪邁的味道。

那雙戾氣橫生的眼看向她時滿是慈愛,透著小心翼翼的討好,伊然站那沒理他,武炎便笑不出口了。

作為一個父親,放着兩個孩子自生自滅,但凡出點什麼事武炎都沒法原諒自己。

可是怎麼辦呢,沒有錢啊。

讀書生活房子車子的,哪一樣不要錢,可他什麼都沒有,又不想孩子受苦,只能出此下策。

他提了提手上的購物袋,遞給伊然「我給你跟哥哥買了一部手機,要不要進屋看看?」

伊然也不說話,一雙清澈的眸子看的人心口發慌,女兒對他的肯定來之不易,可是他沒好好把握,唯恐一切回到原點,想了很多,話到嘴邊就變成了「然然想吃什麼?今晚爸爸帶你出去吃好吃的。」

乾巴巴的,根本不會哄人。

伊然記得,他在醫院時露出的後背,血淋淋的全是縫合的針眼,當下心口揪疼,根本沒心情在逗他,抿了抿唇,什麼都沒說直接撲在武炎懷裏。

「爸爸,我想你。」

五個字,武炎潰不成軍。。葛兆光的《宅茲中國》,副標題就是:「重建有關中國的歷史論述」。

這個副標題已經說明這本書是論述「中國」的合理性。

好端端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