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慕安安這邊剛頭疼,要是安排晚班,有可能就沒辦法到綜合大樓那邊找鄭承老師上課。

現在剛好。

而,慕安安剛跟人商量排好班,郭愛華醫生便路過,「安安,你跟我到辦公室來。」

「好。」慕安安回應,跟着郭愛華醫生前往她的辦公室。

郭愛華醫生一坐到位子上,便拿起熱水壺,喝了一口茶。

「那送來的男藝人情況並不是特別好,接下來兩天需要好好修養照顧,才能送往普通病房。」

郭愛華醫生說着,「但是他粉絲那邊知道這個地方,這中午就守在那邊不少,你跟其他人多注意一點,早上的事情不要發生。」

慕安安聽着郭愛華醫生交代,心裏就已經有數。

這種事,一般急診科群里都會通知,會跟醫院保安那邊聯繫,跟進。

這特意找她說一通,無非就是提醒她,早上的衝突不要發生。

慕安安也不是說不通的人,她道,「郭醫生,我知道了,我之後會注意的。」

「你確實要注意。」郭愛華醫生把保溫杯放到桌子上,「那男藝人特意說,想要你來,還說希望跟你見一面。」

郭愛華醫生說完,隨口問了一句,「你們認識?」

慕安安回應,「算是認識,之前見過一次。」

「嗯,我跟主任那邊商量過了,你那邊盡量避開這個男藝人。」郭愛華醫生提醒,「畢竟早上發生了那些不愉快,你過多的接觸,讓安歇粉絲看到,並不好。」

「好,我知道的。」慕安安也沒有想多跟LEO接觸。

她在工作期間,做好自己本職工作。

「不過,趁著那些粉絲不注意的情況下,你還是去見一下。」郭愛華又補充,「你不見一面,他一直找你,更麻煩。」

慕安安點頭,「我明白的。」

郭愛華:「沒什麼事,去忙吧。」

「好的,郭醫生,我就先出去了。」慕安安點頭。

在慕安安離開郭愛華醫生辦公室時,只是無奈聳了下肩。

她不知道LEO找自己幹什麼,或者又什麼事想談。

不過慕安安一時還真沒空去LEO那邊。

她一出郭愛華醫生辦公室,就被杜醫生叫走,去另一邊病房查看,壓根就沒往LEO那邊病房去。

期間慕安安也從杜醫生那邊了解了那個老人的狀況。

老人姓張,家裏就一個兒子,智力有點不太行,老頭子要是有事,那兒子會瘋。

慕安安也是心裏祈禱,老人能夠安全度過今晚的危險期。

而慕安安跟杜醫生一直忙到了下午四點多,才有機會去往LEO的房間。

在去房間之前,慕安安還要確認一件事! 身體進入怒喰狀態后,楊磐直接將手上的骨刀-狼牙拋開,激活了技能『鋼鈎爪』,雙手快速異化進入了鋼鈎爪形態。

之所以將骨刀-狼牙拋開不用,是因為在怒喰狀態下楊磐本身會受到血統的影響,情緒會變得十分暴躁且激動。

這種狀態下他會無武器基本全靠蠻力,很難發揮出高級太刀精通的效果,在對付那些體型巨大且比較笨重的恐龍時,這種蠻橫且狂暴的攻擊能夠給對方造成極高的傷害。

可是在面對行動敏捷,身法靈活並且警惕性極高的藍速龍王時,這種全靠蠻力毫無章法的武器揮砍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在對方有所警戒以後甚至都很難擊中對方。

可以說在怒喰狀態下,楊磐的這雙絲毫不遜色與任何藍色品質武器的鋼鈎爪遠比骨刀-狼牙要順手且致命的多。

當楊磐進入怒喰狀態,雙手完成了鋼鈎爪形態的轉化后,本來氣勢洶洶朝他衝來的藍速龍王卻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那雙佈滿血絲的雙眼一掃之前的兇狠,反而是略帶畏懼的看着楊磐。

別的生物可能感覺不到楊磐身上此時所散發出的特殊氣息,但是作為怪物獵人世界原生生物的藍速龍王可是能夠清楚地感覺到這股氣息。

在怪物獵人世界這股氣息的原主人是擁有絕對力量,並以殘暴著稱的恐暴龍,甚至擁有着匹敵天災的化身『古龍』的力量。

並且在弱小的生物中,擁有恐怖食慾的恐暴龍絕對比強大的古龍更具有威懾力。

感受到楊磐身上恐暴龍的氣息,藍速龍王此時產生了一絲畏懼,畢竟在恐暴龍面前它最多也就是給人打打牙祭,連一頓前菜都算不上,更別說是挑戰對方了。

正在藍速龍王因為畏懼而停頓的時候,楊磐直接舉起了一對鋼鈎爪朝着藍速龍王撲了過來。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他要在這裏解決這個敵人。

在裝備的加持之下,楊磐現在處於怒喰化狀態時的力量甚至要強過牛龍,再加上他的身體比牛龍更小更靈活,在面對藍速龍王時,可以說是絲毫不虛。

當楊磐衝到了藍速龍王眼前時,藍速龍王也反應了過來,朝着楊磐伸出了爪牙。

雖然它畏懼恐暴龍,但那是指成年的恐暴龍,而楊磐現在的模樣怎麼看不像是成年恐暴龍,所以在略微遲疑之後,藍速龍王也準備殺死楊磐這個讓它感到不安的威脅。

雙方直接碰撞,楊磐的身體被藍速龍王的尖爪在身上留下了6道深深傷口,而他的鋼鈎爪則直接插進了藍速龍王的身體中。

伴隨着楊磐一聲大吼,他的雙手猛地發力,硬生生的從藍速龍王身上扯下兩塊半米長帶着藍色鱗甲的皮肉。

感受着傷口傳來的劇痛,藍速龍王雙眼開始發紅,作為從激烈的戰鬥中生存下來的藍速龍首領,這點小傷根本不僅不會讓它畏懼,反而會激起它的凶性。

雙目通紅的藍速龍王,直接張開佈滿利齒的大嘴咬向了楊磐。

而楊磐將手上的兩塊皮肉直接扔在了地上,直接伸出了雙手抓住了藍速龍王向他咬來的大嘴。

處於鋼鈎爪狀態的雙手與藍速龍王的尖牙相互碰撞摩擦,不斷發出令人牙酸的咔咔聲。

感受着手上傳來的力度,楊磐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危險的微笑,然後開始慢慢加大手上的力度,他現在打算將藍速龍王的上下顎直接撕開。

此時藍速龍王的情況十分不妙,很明顯它低估了楊磐的力量,也採用了錯誤的攻擊方式,所以現在被楊磐一點點掰開雙顎時,它卻只能無力的掙扎卻沒有更好的辦法。

隨着時間的推移,藍速龍王的上下顎被楊磐越掰越大,甚至上下顎的連接處都不斷的傳來清脆的咔咔聲。

口腔中傳來的撕裂般的痛楚讓藍速龍王的掙扎更加劇烈,但卻因為尷尬地身體位置除了能給楊磐造成一些小麻煩之外,並不能讓它擺脫楊磐那雙鋼鈎爪的鉗制。

感受到死亡威脅的藍速龍王突然停止了掙扎,當然,這並不意味着它要放棄抵抗乖乖受死,正相反,這些強大的野獸絕對擁有着驚人的求生慾望。

停下掙扎后,藍速龍王的快速鼓起然後收縮,被楊磐強行掰開的口中開始發出尖銳且刺耳的嚎叫聲。

本來楊磐還不以為意,因為這聲音雖然刺耳,但還在他能夠忍受的範圍之內,可是他雖然並不在意,在一旁伺機而動的普通藍速龍卻出現了異動。

在聽到族群首領有些變樣的叫聲后,剩下的5隻藍速龍彷彿發瘋了一樣,直接朝着楊磐撲了過來。

當楊磐察覺到藍速龍的異動時,它們已經來到了楊磐的身邊,側身躲過一隻藍速龍的爪擊,然後一腳將旁邊的一隻藍速龍踹飛出去。

雖然楊磐力量遠強於這群藍速龍,可是現在他的雙手以為要控制着藍速龍王的腦袋無法移動,身體的躲避範圍也很有限,所以沒一會的功夫他的身上就被這群藍速龍抓出了不少的傷口。

看着踹飛后,剛一起身就朝他撲過來的藍速龍,楊磐不僅皺起了眉頭,看來想要直接解決藍速龍王是不太現實了。

沒有絲毫猶豫,楊磐鬆開了藍速龍王下顎的右手,然後猛地握拳直接以及上勾拳砸在了藍速龍王的下巴上,將它的腦袋打的高高揚起,然後一腳將它揣了出去。

藍速龍王的體型雖然與牛龍相差不大,但作為敏捷形的怪物,他的身體顯得更加乾瘦,在增強了敏捷和靈活的同時體重也輕了很多,所以在楊磐的重踢之下只能是接連倒退。

將藍速龍王擊退後,楊磐直接一把抓住了一頭靠近自己想要發動攻擊的藍速龍的脖子。

然後就這麼直接將這頭藍速龍掄了起來,砸向了身旁的另一頭藍速龍,在兩聲清脆的骨裂聲想起后,楊磐鬆開了手上捏著的藍速龍的脖子沖向了剩下的三隻。

這些普通的藍速龍在進入怒喰狀態的楊磐面前根本沒有抵抗之力,在略微抵抗了一會後就紛紛殞命。

一腳踩碎一隻藍速龍的那腦袋后,楊磐抬起頭左右打量了一番,四周只剩下了被他殺死的藍速龍的屍體,而那隻作為首領的藍速龍王卻早已經沒有了影子。

「真是個沒有責任心的首領啊。」楊磐嘀咕了一句,然後花費了四百個交易點數恢復了解體的暴君束縛器重新穿戴在身上。

對於逃跑的藍速龍王楊磐雖然感覺有些可惜,但並沒有立刻追擊的打算,畢竟藍速龍王剛從自己這裏逃走神經肯定非常緊張,再加上本身速度很快,自己很難追得上對方,而且經過剛才的戰鬥,楊磐也感覺自己的肚子有些餓了。

不過雖然沒有殺死藍速龍王,但現在知道了空間闖入者的底細也並不是毫無收穫,而且死亡的7隻小藍速龍也給他貢獻了1400點交易點數和三個戰利品寶箱,扣除了恢復暴君束縛器花費的400點他還賺了不少。

收拾完戰利品后,楊磐習慣性的對着藍速龍的屍體使用了材料剝取,可能是同出於一個世界的關係,這七隻藍速龍的屍體居然全部都出產了材料。

藍速龍的鱗*1(綠),藍速龍的皮*2(綠),小龍骨(白),鳥龍種之牙(白)*3。

清點了戰鬥的收穫后,楊磐用屠夫的儲肉囊收起了藍速龍的屍體,雖然瘦了點,但也不能浪費,畢竟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隨手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了一塊硬的跟磚頭差不多的應急壓縮口糧塞進嘴裏,楊磐走向了在不遠處舔舐傷口的牛龍,剛才藍速龍的圍攻也讓它受傷不輕。 「等等,這是一個誤會!」

東瀛老者見此情景,急忙解釋,而林語遲卻不以為然,她眉宇間閃過一絲殺氣,但是少女也絲毫不懼,反而緊握武士刀隨時準備反擊。

「隨隨便便就射箭殺人?不分青紅皂白冤枉好人,難道這就是東瀛人做人的品德?」

「他手拿唐刀,鮮血沾身,難道不是為了殺人?」

少女反駁道,林語遲黛眉緊蹙,手中的劍更近了一些,道: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虧的李初還拚命就他,真是瞎了狗眼!」

李初聽完,總覺得林語遲的話有些不對勁,倒是又說罷說不上來,他看著劍拔弩張的兩人,對著林語遲說道:

「語遲,過來。」

「可是她要殺你啊。」

「聽話,跟我來。」

聽著李初這麼說,林語遲臉色一紅,憤憤的跺了一下腳,然後收起長劍就準備離開,卻沒想到在收起劍的一瞬間一道寒光就她的面前閃過,林語遲好想早有防範,躲閃之間也抬劍刺向少女。

刀兵相見,李初和老者憤憤上前將兩人拉開,眨眼之間,兩人秀髮散落,長發飄飄,扎頭髮的頭繩都被各自兵器斬斷。

「小姐,你這是幹什麼?!」

老者對於少女的做法大為不滿,儘管是小姐的僕人也忍不住大聲呵斥。

「我只是試一試,試一試華夏的學者實力如何。」

少女臉色輕佻,絲毫沒有道歉的意思,林語遲聽到那老人稱呼這個女孩小姐,也是哼了一聲,說道:

「刁蠻任性,蠻不講理的東瀛家族千金,果然天下烏鴉一般黑!」

剛說完,林語遲突然察覺到有些不對勁,看了一眼憋笑的李初,哼了一聲,說道:

「總之那個女的不好,我比她好。」

少女聽到著,也是毫不在意,她舉起手中武士刀,指著李初,說道:

「說,你到底把一郎怎麼樣了?」

「一郎?什麼一郎?喜之郎?」

李初說話不著邊際,把少女氣的臉色通紅,說道:

「是一郎,北辰一郎!我的弟弟!要是我弟弟出了事,我拿你是問!」

少女咄咄逼人,李初也很不高興,說道:

「你弟弟被野豬追的大呼小叫,我救了他你還倒打一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