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雲錦書驚訝一瞬反應飛快,「嘭」一合雙手狠狠拍住了迎面飛來的大蛤蟆。

啊這肥軟黏膩的手感……

「小舅舅!」初月晚鬆開捂住眼睛的手。

「沒事……」雲錦書滿臉嫌棄,鬆手將蛤蟆扔進芙蕖撐起來的手帕里,「把這東西處理一下吧。」

沒想到沒想到,習武多年竟然差點敗在一隻癩蛤蟆手裡,這貨怕不是修鍊成精了?乾脆收拾一下拿來泡酒吧……

手心裡一陣火辣辣地疼,雲錦書攥了攥麻掉的手指,背到身後:「晚晚怎麼在這兒?」

初月晚拎起帶來的食盒:「給小舅舅和太子哥哥送鮮花餅!」

「多謝多謝。」雲錦書直冒冷汗。

「嘗一個!」初月晚掏出來遞給他。

「先不了,回去再嘗吧。」雲錦書有點犯噁心。

這癩蛤蟆的毒性反應得也太快了。

不好,有點暈……

「小舅舅怎麼了?」初月晚慌神兒,趕緊要扶住他,雲錦書怕她碰到,急忙攥住袖子將被毒傷的手藏起來,推開她悶頭倒在了地上。

……

京城,輔國公府。

「這孩子呀,就是不扛癩。別人抓到毒液洗洗過會兒就沒事了,他粘一下就昏過去,真是嬌氣。」郎氏嘆氣埋怨。

太醫正在給雲錦書的傷手上藥,那手心裡已經被癩蛤蟆的粘液侵蝕出大片的灼傷,看著十分嚇人。

「小舅舅會醒過來嗎……」初月晚趴在床榻邊一把鼻涕一把淚。

雲錦書從倒了就沒睜過眼睛,還是路過的清風館韓太傅看見了,把他架出院子。

「沒事沒事,一會兒就能醒,過個幾天就下床了。」郎氏揉揉小月晚。

「都怪晚晚不好……」初月晚愧疚難當。

太醫給雲錦書的手包好紗布,跟郎氏交待藥方便退下去了。

「咱不難過了,來。」郎氏抱起初月晚,指著桌上那個封好了口的大玻璃缸子,「已經給你小舅舅報了仇啦。」

初月晚看著酒缸里泡著的大蛤蟆,抽抽鼻子點了點頭。

她又低頭看看雲錦書。

那麼厲害的小舅舅,原來也是有弱點的……

……

因為秋試沒幾天就要到了,雲錦書在府上待了沒幾天,又搬回了東宮。

但是他的雙手傷勢起色不佳,還是沒法去參加秋試了,這次回來,主要還是幫忙初永望的功課。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初月晚以臉撲床無顏面對他。

「有什麼大不了,又不是正經八本的秋闈。」雲錦書纏著紗布的手在她後腦勺上揉揉。

初永望在旁風涼道:「看來,今年秋試榜首,本宮將會贏得十分無趣。」

雲錦書白他一眼:「太子殿下,話說早了,您的對手也是這麼想的。」

初永望反手將書扣在他臉上。

。 墨離被這突如其來的問候給嚇住了,面前的男人一雙褐色的眼眸,大眼睛雙眼皮,一身黑色的英倫大衣,裡面穿著黑色襯衫,一隻手插在口袋裡,向她問好。

墨離呆愣了一下,上前握住歐陽瑞澤的手,「你好,我叫墨離,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這位是風淺小姐吧,你好。」

風淺激動的握住他的手,「你好……」

面對這麼好看的兩大帥哥,心裡激動的心立馬狂熱起來。

「各位旅客請注意,正飛往巴黎的KF112航班,正在辦理登機手續,還沒有登機的旅客儘快辦理登機,祝您旅途愉快。」

飛機場的廣播聲音正在提示,在座位的四個人聽到聲音,立馬去登機口辦理登機,準備出發。

一切準備就緒,飛機正常起飛。

飛機起飛的同時,墨離看向起飛的外面,飛機漸漸起飛,坐在旁邊的風淺,一直沉默不語。

「淺淺,我一直沒有問你,你的過去,你的父母。」

風淺眼裡帶著淚框,不由得抹了抹眼淚,「我應該沒跟你說過,我從小的時候,我就是在爺爺奶奶家長大的,我爸爸是A國人,媽媽是C國人,所以我有著A國和C國的特性,是個完完全全的混血兒。」

「C國?怪不得當我說要去C國的時候,你很激動的樣子。」墨離眉頭突發的皺了起來。

一隻手環住她的肩膀,靠在她的身上,「嗯,因為那個時候,我父母總是偷偷摸摸的回來又偷偷摸摸的走,好像我的存在,對他們,似乎不是很重要。」

「你的家,在C國?」

「是,可能你不知道,在C國巴黎,有個名門望族,風氏家族,在當地,可說是響噹噹的家族,我父母為了工作,把我交給爺爺奶奶撫養,而我從小見過父母的次數,一隻手都數不過來,記事開始,總是在門口,盼望著那有著和我一樣臉的女人出現,記憶里,黃色的頭髮,波浪卷,特別迷人,我奶奶說,我像我媽咪,有著一樣的發色和臉型。」

墨離打量著她的臉,不由得戳了戳,「嗯……確實有八分像極了外國人。」

「……嗯,所以昨天聽你說想要去C國,所以我也想去,說到底,也是自己的私慾,我想去巴黎,去見見我父母,只要偷偷的見一面,就一面,哪怕是偷偷的,我也心甘情願。」風淺淡淡的說,情緒顯然是激動的,卻又有點落寞。

「如果到時候真的遇見了你的父母,你……」

「到時候可能真的會跟他們走……告訴他們,女兒長大了。」

後排座的歐陽瑞澤聽見他們的對話,默默地躺在椅子上,將眼罩扣在眼睛上。

風家的小姐啊……

巴黎……風凌和Marion的女兒吧,我記得Marion,是個能力比較強的女人,上次宴會見過一次,那雙眼睛,確實與風淺有幾分相似。

幾個小時后,飛機降落,照常抵達C國巴黎,繁花似錦,特別好看。

葉棠幫墨離拿著行李,溫婉道,「我來拿吧,我訂了酒店,等會先去酒店吧。」

「在哪?我不認識。」

「Meurice酒店,走吧,我帶你去。」

「嗯。」

坐車進入酒店之時,門口一名C國人前來接應,「葉先生,您好,等你們多時了。」

「Premierhang,longtimenosee。」

「Longtimenosee.thisway,please。」

兩人用習慣性的英語進行對話,墨離聽的懂一些對話,不過,「Premierhang?是什麼意思?」

跟隨著男人進入一間比較大的酒店,墨離看向旁邊的男人,「Theprimeminister?whatdoyou

mean?Sowhoareyou?」

葉棠一愣,看向旁邊的女孩,摸了摸她的腦袋,「你心裡想的是什麼?那麼,就是什麼?」

「……我想,我已經得到答案了。」

歐陽瑞澤上前說道,「墨小姐,葉棠不是故意欺騙你的,他只是…..」

墨離淡淡的道,「沒關係,反正之前就看見你神神秘秘的,原來啊,你是我們的……」

隨後,附在葉棠耳邊,「總統閣下啊……」

「我不會傷害你的,你放心。」

「知道了。」

說著,往酒店方向過去,葉棠心裡那個後悔啊,沒想到這次的對話,原本萬無一失,結果墨離居然聽得懂,小看她了。

原本以後高中生聽不懂,沒想到啊沒想到,居然低看了她,她的能力過人不容小覷。

風淺一直心不在焉的,所以他們的對話一直沒有在意。

走進酒店,葉棠說,「你先好好休息,我有點事,我讓瑞澤陪著你們。」

「嗯,好。」

葉棠穿著衣服出門,出了酒店門外,一個男人從懷裡掏出槍,邪魅的笑著。

「好不容易來一趟,需要以這樣的方式歡迎朋友嗎?」

「閣下這是不認了?」

「是要站在這裡談判嗎?」

男人看著他,沒有任何動作,收住自己手裡的槍,「請吧。」

——

「歐陽瑞澤……那麼你是什麼身份?」墨離似乎有些懷疑,把她騙到C國究竟有什麼企圖。

看樣子,他們兩個都不是普通人,一個是A國高高在上的總統閣下,那麼歐陽瑞澤是什麼人,A國總理還是什麼身份?

歐陽瑞澤揣著口袋,「不好意思,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沒有葉棠那麼偉大,為了人民要不停的工作,不過,我們家和葉棠是世交,是發小,向來關係匪淺,就是這麼簡單。」

「不過墨離,我相信,葉棠是不會做出對你不利的事情的,他的人品一向很好,也沒有任何亂七八糟的人在身邊,這點請你放心。」

「無非就是做個朋友,你看這樣可以嗎?」

聽見歐陽瑞澤那麼說,自己也就放心了,卻是,第一次見面都沒有傷害過他,也默默地照顧她,她倒是對她印象還不錯。

風淺聽著他們的話,雲里霧裡,「阿離,你們在說什麼呀,我一句都聽不懂,我餓了,有沒有吃的,好餓呀。」

「風小姐餓了嗎,我給你點餐。」

「好呀好呀,你也別叫我什麼風小姐了,叫我淺淺就行,你叫她阿離也行啊。」

歐陽瑞澤點點,「好,那麼,在C國多多關照了。」

「應該的。」

不一會,點餐的人來了,點了點中餐來吃,風淺撒丫子的跑到門口,拿起餐車上的食物,開始狂吃,「哎呀,我的最愛。」

「瑞澤,你餓不餓,先吃一點吧。」墨離倒是對改稱呼一點也沒意見。

歐陽瑞澤將餐點都放進裡面的桌子上,酒店裡的陳設還算不錯,不過葉棠訂的酒店,算得上是最好的。

不過剛剛那個外國人,帶著一些危險性,不知道葉棠去幹嘛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