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路明非自詡是最頂級的即時戰略遊戲玩家

原來,這小雜碎也會怕!

原來,這小雜碎也會慌!

好賞心悅目的一幕啊……

只要須臾,這林凡就會被掐住喉結,如死狗、廢物一般不敢掙扎,被當做貨物般,用來談條件!

他心中桀桀怪笑,很爽,他在計算這林凡生命最多還剩多久?

會不會超過一個時辰?

「轟隆!」

如劍刃雕琢而成的掌指,猛然將那似被嚇傻了的『林凡』脖頸抓住,殺手哈哈大笑,隨後魂力如喉中,狂吼道:「都給我住手!林凡在我手中!」

他在大笑,像是個大尾巴狼!

竟然這麼輕易的就抓住了林凡!

什麼狗屁的妖孽!

什麼狗屎的雙生武魂強者!

什麼狗屎不如的聖子!

還不是像是死狗一般被他輕易制住?

「不想這小雜碎死的話,都給老子住手!」他再次狂吼!

齊天等人臉色都微變,似很緊張,果然『很聽話』的停手。

一群超維術士殺手從虛空之中現身,都在狂笑!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任他們廝殺半晌,丟出幾百條人命,都沒有大人這一手管用,挾天子以令諸侯?

「哈哈……我沒有其他要求,讓開一條路,撤走上方鎮守的強者,讓我等退出百裡外,我就放了他。」殺手在談條件了,就不怕對方不答應。

從剛剛諸人對林凡的態度,他就能看出林凡在這些人心中到底有多麼重要。

「媽的!」翼王在怒罵!

他義憤填膺,指著自己血淋淋的傷口「聖子被抓,怎麼選擇,齊老請開口。」

翼王一副願赴死一戰的表情,很陰厲與果決,好像就只等齊老一句話,他就會照辦。

齊老心中冷笑,但臉上不露絲毫:「你認為呢?」

翼王臉色複雜,最後嘆息:「雖然我與聖子有諸多不快,但若是讓我眼睜睜的看著聖子死於一個殺手手中,我著實於心不忍。」

他悲天憫人,似在為林凡考慮:「聖子天資卓絕,未來定然是呼嘯天地之間的大人物,若是死在此地很可惜。」

其實上,所有人都將視線看向被殺手掐住咽喉的林凡,還有七天與翼王幾人,沒有注意到,諸如武屠,無劍等,還有相隨而來的長老等,已經慢慢的將包圍圈擴大,將就近顯身的上百殺手包圍。

齊天皺眉,他低垂的眼眸有冷電釋放,時間差不多了,但還需拖延片刻,他開口:「意思是,你同意放過不老林,救下林凡?」

翼王點頭:「就算聖子與我再有仇怨,我也不忍……」

他還沒說完,就聽蒼穹上突然傳來一聲爆吼:「翼王,不用在做戲給他們看,快快大殺!」

突然起來的爆吼,像是晴天霹靂,直接將殺手以及翼王炸蒙圈!

因為,這聲音太熟悉了,屬於林凡!

「殺!」

林凡爆吼一聲。

「轟隆!」

「噼啪!」

「砰!」

各種攻擊猛然之間爆發,那是武屠等人在出手,準備好久的大招,一次性爆發!

他們包圍的百丈範圍內,空間都被這些大殺招給泯滅了,而那上百現身殺手連哼都沒哼一聲,就化作齏粉!

「殺得好!」

林凡懸在半空中,在大笑!

他點指下方那還處於半蒙狀態的殺手:「老雜種,你真以為翼王會助你出逃嗎?翼王是何等人物?他胸懷天下,心胸坦蕩,曾說過,絕不與宵小同行!」

「一切,都是我與他的籌謀,可笑,你自以為得計!」

「哈哈……翼王,小子實在佩服你的籌謀,果然一擊中效,絕殺上百殺手,再加上你率我等找到準確總舵地址,此次滅殺不老林,你當論收功!」

林凡哈哈笑,拍胸口:「翼王放心,我代聖地答應你的各種獎勵定然奉上!且,此事畢竟記入史冊,我一定如實將你的功績向諸人述說!」

翼王臉色豁然一白,怒吼道:「我沒有!你在誣陷我!」

林凡嘆息:「你別謙虛,你的功勞誰都搶不了!」

翼王還想說些什麼,但是那個殺手已經怒吼:「翼王,我草你祖宗!」

翼王眼神不斷變換!

委屈!

憋屈!

不甘!

憤怒!

殺機!

等等……

他知道解釋不清了,根本無法解釋,只因,一切好像都很顯明,真的好像是他與林凡竄通,在構陷不老林一般。

真的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殺了這背信棄義的老雜碎!」

那殺手怒吼,因為,他緊緊抓住的那個『林凡』竟然化成金光不見了!

他率先衝殺向翼王,一副決死一戰的悲壯!

怒如狂濤,讓他腦海中沒有去思索其他,只想將翼王大殺,其他的什麼都不管了!

這是將他當作了白痴、傻子一般的戲弄啊!

那可是整整一百個他精心培養的殺手啊,其中有多數都是他的徒弟,還有……他的一兒一女啊……

竟然,就因為翼王的一個陰謀,全都喪生了。

「啊……翼王,我與你不共戴天!」

殺手瘋狂了,在衝殺途中,渾身劍氣爆發,一根根鋒利的劍芒從他渾身上下衍生而出,就像是一個渾身插滿了利劍的戰偶。

「轟隆!」

距離翼王還有十多丈,他就一劍劈出!

一道百尺劍芒轟然斬落!AQ 李小囡一面哭,一面手指著門口的常衛明:「是他!」

常衛明也直接反應不過來,這煙好抽他抽得快了點,現在嘴裡叼著的是第二根中華香煙,他能抽上這麼好的煙容易嗎?死丫頭竟然拿這個說事?

所有人的目光齊齊看過來,常衛明嘴上叼著煙,吐也不行,不吐也不行,只得一把拿下來憤怒的叫:「胡說,我為哪樣要燙你?」

拿煙頭燙小女孩,這是舊社會流氓土匪才做的事,常衛明好像不是這樣的人啊,拉李小囡手的大媽也問:「是啊孩子,他為什麼要拿煙頭燙你?」

李小囡另一隻手在大媽面前攤開,當中有個小盒子,孩子委屈巴巴的,但說的清清楚楚的:「從他口袋裡掉出這個小盒子,我撿起來想玩,他不讓玩就拿煙頭燙我。」

大媽眼珠子都快要瞪得滾出來了。

這個小盒子上面沒有中文,可有圖案,她是過來人一看就知道是做什麼用的。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常衛明現在不可能跟懷孕五個月的妻子用這個,那麼就是和其他女人用了。

瑪的,太不是東西了,老婆懷著孩子就去外面亂搞男女關係,得扭送到派出所才能凈化人民群眾的空氣。

所有人都湊過頭去看那小盒子,有看懂的也有沒看懂的,常衛明卻看懂了,嚇得跳起八丈高,脫口就叫:「這個不是我的,是我姐的,剛才從她包里掉出來的!」

真的不是他的,第一他辦事時不喜歡用這個,第二他也不可能買到這種外國貨,不不不,問題的關鍵是,這事傳到單位上,亂搞男女關係他的鐵飯碗只怕保不住了。

常衛紅還在地上情深意切唱大戲,一聽外面莫名其妙對話,腦袋裡靈光一閃,一下就猜到了,「嘣」的就從地上跳起來,驚得哭都忘記了。

剛才氣昏頭,她怎麼忘記她包里有那玩意了?她一直對外宣稱她還是黃花大閨女,包里有那玩意她所有裡子面子都丟精光了。

更糟糕的是,就算她不是黃花大閨女,她還沒結婚怎能有那玩意?這不就是妥妥的亂搞男女關係嗎?要被人民群眾扭送到派出所的啊。

然而更更糟糕的是,這話是她親弟說的,她連辯解的機會都沒了,這點從大院里所有人民群眾看向她的目光中可以得到印證:

「瞧她這一身打扮,這東西也只她用得起!問題是她又沒正經工作,她哪來錢買這些行頭?原來是靠皮肉賺來的,嘖嘖,得讓公安管管,不能讓孩子學壞了!」

「呵,虧常大媽一天到晚打麻將就吹噓她女兒,呸!不過是靠敗壞社會風氣賺來的髒錢,還有臉瞎逼逼!」

「這種東西市面上根本買不到,她從哪裡搞來的?看她的穿著打扮又那麼有錢,你們說她是不是在做投機倒把的事?」

常老太還躺在家裡地上,腳是腳踢,嘴是嘴喊,可一直沒人關注,她演不下去了。

聽到外面這樣熱鬧,老太婆決定腹地開花要跑院子中央表演。 副標題:君王尼德霍格二世事件簿

路明非在思考一個問題。

自己與珍妮特非親非故,碰面時間也不過短短几個小時,所謂的好感更是珍妮特對自己單方面的——那麼為什麼自己會想要救她呢?

頭部隱約間傳來劇痛。

彷彿錯覺般的,路明非的視野里,出現了另外三個『自己』。

白色頭髮,一臉仙氣,黑眼圈尤為嚴重,彷彿隨時可能猝死的『路多克』。

面無表情,一言不發,好似無時無刻不在打磨自己,等待出鞘時刻的武士刀般的『路子航』。

橘紅色長發,作沉思狀,身上的jk水手服無風自動,超短裙下是白色安全褲的『路香』。

不對。

這不是錯覺,是路明非過度使用模擬身邊的人的思考方式,所達到的某種近乎副作用的極限。

路明非自詡是最頂級的即時戰略遊戲玩家,他能夠在這類遊戲中與超級ai大戰三百回合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他擅長多線程思考,擅長同時關注、推理、判斷複數的戰線狀況。

這是種類似『將思考能力切割開來』的能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