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還有這5個機器人。」岳霖把背包里5個還沒拆的安保型機器人掏出來。

交易員把機器人拿到儀器下一掃:「完整的安保型機器人,300星幣一個,共計10896星幣。」

一聽一個安保型機器人居然值300星幣,左柯不禁肉疼,道:「老岳你當初少拆幾個就好了,你少拆一個賺多少錢吶!」

「要不是想著完整的機器人比較值錢我怕錢不夠,這5個都留不到現在,我早拆光了!」

「還差1000多幣。」陸嫣在邊上算錢。

左柯和岳霖那倒還有一把步槍和一把衝鋒槍和若干子彈,可這些是必備武器不能賣,再說全賣了也賣不了1000幣。

也沒別的能賣了,岳霖從背包里掏出D9號能量槍,放在櫃檯上:「還有一把能量槍。」

小型星盜團傾家蕩產賣東西湊錢的事情櫃員已經見怪不怪,拿過能量槍一掃:「D9號能量槍,800星幣。」

說完櫃員還不忘補充一句:「你這槍都算是初代能量槍古董槍了,不值錢,要是新出的四零幾號能量槍沒準還能賣個幾千星幣。」

岳霖原本都準備把剩下的槍支子彈全賣了湊錢,一聽櫃員這話頓時就精神了,道:「我這就是古董槍,收藏用的,你檢查下就知道根本沒用過兩幾次,基本上是全新的槍身上只有少許磨痕。」

櫃員沒答話,顯然是沒明白岳霖為什麼說這個。

他不明白也能理解,就算是櫃員也是混亂星球上的星盜,星盜們都沒文化,怎麼能明白使用槍支和收藏槍支的區別。

「這才是我們星盜團這次拼單單獨繳獲的,原本是商船船長的私人收藏,是最初生產的那一批D9號能量槍中的一支。從出場到現在一共只開過10槍,從來沒有充過能,最近的兩槍還是商船船長反抗的時候不得已開的槍。」

「你仔細看看,這支槍保養的非常好,基本上是全新的沒有任何損壞,只有槍身上有少許磨痕。這可是幾十年前出廠的,在D9號能量槍中絕對是不可多見的珍藏款,非常具有收藏價值。我聽說中心星域有不少富豪都喜歡收藏這種古董槍,它絕對不止800星幣。」

陸嫣懵了。

還是左柯反應得快,連聲道:「對,就為了這隻古董槍我們團損失了十幾號兄弟,絕對不止800星幣。」

櫃員都傻了:「收…收藏用的?」

「對,收藏用的!」岳霖一臉肯定,「不信你去問你領導。」

櫃員還真去找他領導了。

一個看起來比他還壯的壯漢走過來,拿起槍仔細端詳一番,又去找另外幾個壯漢小聲商議后,走到櫃檯前對岳霖道:「如你們所說,這確實是一把具有收藏價值的古董槍。」

「只是這種古董槍我們商會並沒有明確的收購定價,想從混亂星球將槍送到中心星域售賣需要費不少力氣,但我們商會也不會看你們是小星盜團就故意壓價欺負你們。這把槍我們可以出到8000星幣,如果你們覺得價格合適就賣,不合適的話你們也可以另找買家。」

發了!

岳霖和左柯對視一眼,強壓心中的喜悅:「我們相信商會。」

最終總成交價18896星幣,除掉必須要花掉的12000星幣,還有6000多星幣可以隨意花。

得知岳霖三人並沒有戶頭,櫃員表示如果他們不想要現錢的話必須得先開戶才能存錢取錢,開戶需要200星幣手續費,瞳孔識別,掃一下就能收款付款。

唯一不方便的就是這個戶頭只能在混亂星球上使用其他星球無法使用,主要是因為混亂星球不受聯邦管控,所以系統也不一樣。

秉承著能省一點是一點的精神,岳霖三人拒絕開戶拿了1萬多現金離開,反正有背包,錢扔背包里就行了。

因為賣的東西都是岳霖的,所以錢就放岳霖那兒,該怎麼花由他來分配。

「老岳走走走,買肋排去!之前在荒星上我看臭肉烤肋排就饞得要死,可惜那點肋排沒一個進咱們肚子。咱們買他個十幾斤肋排叫臭肉回去烤,一次性吃個爽。」左柯就是那種典型的有了錢就奢靡浪費的人。

「還要買調味料。」陸嫣補充道。

「對,調味料!」左柯拉著岳霖走進電梯,一進電梯就迫不及待道,「老岳還是你反應快,瞎話真是張口就來,兩句話800就變8000。我剛才聽他說能量槍只值800的時候,心裡都在想要不咱們乾脆別買補給了,喝過過期營養液算了。」

陸嫣狠狠點頭:「還是岳霖反應快,要是我根本就想不到還能有收藏價值。」

「陸妹子你這就不懂了,俗話說的好,干哪行都沒有詐騙來錢快。你想想看,老岳辛辛苦苦找了那麼多機器人,拆了那麼多槍支子彈,到頭來還不如他上下嘴皮子一碰。」

岳霖:?

我辛辛苦苦詐騙都是為了誰?

呸,我那叫發揮商品應有的商業價值,詐騙你個鬼啊!

「陸嫣,我覺得咱們還是別買肋排了,買點五花肉吧,五花肉烤著香。」正好電梯到達2樓,岳霖無視左柯拉著陸嫣走出電梯。

「別啊老岳,五花肉烤著是香可吃多了容易膩啊!肋排好,真的,我跟你說肋排越吃越香,你烤老一點還有嚼勁,那辣椒面孜然一撒別提有多美。」

「老岳,老岳!」 所以新手一般很難將一大根竹乾的竹篾從上到下一剖到底,這是個技術活,稍不注意,不是竹籜環斷裂就是篾絲割手或篾刀切在手上。所以編織斗笠師傅的手,總是橫七豎八地布滿細碎的傷疤。

公輸當然不是傳說中的老司機,技巧不夠就只能用速度來湊了,慢慢來雖說會多浪費點時間,但是效果還是不錯的,很少有從中間久斷開的。

即使是這麼小心了,公輸的手上還是劃出來好幾個小口子,還好都是勞苦大眾,手上都是厚厚的繭子,皮糙肉厚的也沒有划的多深。

接下來就要把竹篾用刀好好打磨一下,至少讓它不再那麼剌手,剖開的時候沒有辦法,只能默默受著,後面再被划傷就不好了,能避免還是盡量避免的好。

沒有最適合的蔑刀,部落里的各種刀也還是可以一用的,其他人看到宋宸這邊進度緩慢,在巫的帶領下,也紛紛過來幫忙,人多力量大,一時間,柴刀,匕首,石頭都派上了用場,只要能把竹篾刮的相對比較光滑就行。

大家也好奇,神使說要做個可以防雨的東西,就是不知道這竹子怎麼做就能防雨了,而且還弄的這麼細。

「神使,這個怎麼可能能擋雨嘛,這麼細……」,性子最直的猛終於忍不住問出了大家心中的困惑,眾人一致點頭,看來心裡都是這麼想的啊。

「別急啊,等做出來你們就知道了」,解釋起來比較複雜,主要是不能太過於水字數,宋宸只能先賣了個關子。

跟公輸計劃了一下具體的製作方法,點子雖然是宋宸想出來的,但是具體操作還要看公輸了,宋宸可能剛來的時候手工會比公輸好上一點,但是現在就說不好了,這麼長的時間裡,部落里的大大小小工具基本都是公輸為主做的,技巧方面還是公輸更好一點。

製作「笠斗坯」首先就是編織竹篾條,其實就是最常見的經緯交織法。這種方法有些類似於織布時的經紗和緯紗,不過部落里也沒有織過布,只能說和編籮筐還是非常相似的。

編斗笠主要的手法是「挑」和「壓」。在編製過程中,始終是挑起兩條經篾壓住一條緯篾,這是竹編中最常見的「挑二壓一」的方法。等到竹篾挑壓編織「捏蒂」成型后,再放置在一個形似涼帽蓋的木頭模具上「套模」定型,把竹篾編製成圓錐形的斗笠半成品。

木頭模具是現做的,找了個差不多粗細的木頭,把一端用刀削成尖尖的就成了,做工雖然比較粗糙,但是還是非常好用的。

鋪葉拼裝「笠斗坯」完成後,接下來就是鋪葉拼裝了。斗笠由上下兩頂「笠斗坯」攏合擠壓組成,中間夾以呈放射狀相互掩壓、旋轉而排列的箬葉。先把一頂「笠斗坯」翻轉過來,頂部朝下放置在一個無蓋中空的木桶中,就可鋪箬葉了。

宋宸倒是見過箬葉,那還是在山裡探險的時候見的,以前捕魚的時候似乎好像也有一些,不過現在肯定是一時半會兒找不到的,況且外面還下著雨,最然現在雨小了不少,但是天陰沉沉的嚇人,一看就是要下大雨的節奏,現在出去十有八九是要變成落湯雞回來的。

沒有箬葉,但是部落里還有一些竹葉,乾的新鮮的都有,乾的是拿回來做引火用的,濕的則是昨天剛回來的,還沒來的急晒乾就下了這一場雨。乾的竹葉非常脆,一碰就碎,看來還是只能用來燒火。

在正式開始鋪葉拼裝前,要先在已經鋪好的斗笠兩側的塑料紙上各放一小把俗稱為「擦掩」的小竹葉片,其作用是,如果直接將箬葉放置在塑料紙上,怕上層的「笠斗坯」按下去時會帶動塑料紙一起滑下去,導致斗笠走形。放了「擦掩」,等於是增加摩擦力。

將箬葉鋪滿倒置的「笠斗坯」后,再將另一頂「笠斗坯」翻轉過來,連同鋪好的箬葉一起按入這頂「笠斗坯」當中的凹陷部位,進行攏合擠壓,然後用竹篾戳過箬葉稍微鎖一下邊,縫合上下兩頂「笠斗坯」。為了在縫合過程中達到上下兩層固定和嚴實的效果,還要在當中放上一塊鵝卵石。在縫合好后,剪去伸出斗笠邊沿多餘的箬葉,再用竹篾細密地進行繞沿鎖邊后,一頂斗笠才算製作完成。

這就是紅軍斗笠的製作方法,宋宸和公輸也是按照著這個方法來做的,理論看著簡單,但是真要上手還真是難,光第一個笠斗坯就重重複復做了好幾次,宋宸一開始想要做的是後世看到的那種腦袋尖尖的。

但是最上面一點,兩人是怎麼也弄不起來,最後只能退而求其次,改成圓的,而且中間還漏了一個小洞,只能後面再用竹片從旁邊給他插滿,不管性還是使用上面都還差點意思。

但是著也是能做的最好的了,中間工序就簡單多了,不過竹葉再這方面還是遜色不少,主要還是太小了,一片竹葉能覆蓋的面積太少,一不注意就要重疊一大部分,重疊后就相對臃腫了不少,看來老祖宗的選擇不是沒有道理的,如果是箬葉的話,最多也就是十來片,很快就能放好了。

好在只是第一個實驗品,就是用來發現問題的,一次就成功才奇了怪呢。

廢了大半天,終於做出來一個就差最後一步的斗笠了,為什麼不直接就一次性完成呢,主要原因還是宋宸餓了,中午做飯的時候剛好是放竹葉的時候,一旦鬆開說不好就會全部散開了。

兩人只能聞著香味,瘋狂的吞口水,竹葉夾好另一個笠斗坯夾好,才小心翼翼的放下,然後去吃飯。

最後一道工序就是封邊了,用薄薄的竹篾把邊鎖起來就行,一番功夫下來,一個斗笠差不多就算是成了,可能還是剖的竹篾不夠均勻,斗笠看起來一道寬一道窄的,不管怎麼樣,總算是做成了。 江南曦也是服了,這男人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車後座的瞬息萬變,讓夜非都有些接受無能。

他們兩個的鬥智斗勇,簡直不要太精彩。他算是知道了,他哥原來可以如此午下限!而江南曦這個女人,絕對可以算是他哥的強勁對手。

畢竟敢拿着刀對着他哥的人,還真沒有出現過,他都表示佩服得五體投地!

江南曦不想再和這個男人耗下去,她踢了一下駕駛位的座椅,喊道:「停車,讓我下車!」

夜北梟用手指彈了彈她的手術刀,神態慵懶而邪魅,「收起來吧,告訴我地址,我送你回去!」

江南曦瞪着他:「我現在就要下車!」

夜北梟冷眼睨着她,「你覺得我是,會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別的男人車上的人?」

他一直都知道,車後面跟着兩輛車,很有可能就是宋顯和高偉庭的。

江南曦扭頭向後望了一下,認出了宋顯的車,心裏有幾分的感動。這個老同學,還真不錯,沒有放任她不管。

夜北梟有些霸道地板過她的頭,冷聲說:「別看了!地址!」

江南曦只好報出地址。

兩個人再沒有說過一句話,車廂里沉靜得只剩下呼吸聲。

江南曦的手裏,還握着手術刀。而夜北梟已經放鬆身體,靠着椅背,閉目養神。

江南晨怒目掃了他幾眼,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好看得要命,卻也無恥到極限,她真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幾刀!

她取出紙巾,狠狠地擦了擦嘴巴。

夜北梟餘光看着她,抿緊了唇角。唇齒間還有她的味道,讓他的心頭微盪。

半小時后,車子到了紅楓別院大門口,江南曦讓夜非停車,她二話不說,就跳下了車。

夜北梟也跟着下車,一拉她的胳膊,把她往懷裏一帶,嘴唇貼着她的耳朵說:「記住我的話,從今天開始,你的身上就打上了我夜北梟的標籤!趕緊讓你的小情人和你的前任,都滾蛋!」

他說着,在她的耳朵上輕輕咬了一下。

江南曦渾身一激靈,抬腳狠狠地跺在他的腳上。

夜北梟卻不痛不癢似的,輕輕一笑,抬手摸摸江南曦的頭頂,再次湊到她的耳邊,似寵溺地說:「調皮!不過,我喜歡!」

他回頭卻衝下車的宋顯和高偉庭,掃射過一個冰冷駭人的眼神,然後,他轉身上車,揚長而去。

夜北梟走了,宋顯和高偉庭大步上前,紛紛問道:「南曦,你還好吧?夜北梟沒怎麼你吧?」

被他們一問,江南曦莫名感覺臉頰發燒。

她淡淡一笑,說:「我沒事,他也沒怎麼我。我回家了,你們回去吧!」

她轉身朝小區里走去。

宋顯和高偉庭望着她孤單的身影,深深感到一種無力感,不由得攥緊了拳頭。

宋顯扭頭看向高偉庭,眼睛瞬間立了起來。是這個男人辜負了江南曦,是他害得江南曦孤身漂泊異鄉那麼多年,是這個男人,讓江南曦做了單親媽媽,又是他,讓江南曦落到了夜北梟那個無情的男人手裏!

江南曦的一切苦難都是這個男人造成的,而他卻享受着榮華富貴,享受着天倫之樂!他憑什麼?

宋顯越想越氣,轉身就給了高偉庭一拳! 這張協議書上羅列了許許多多的各種條例,比如說不能與其他勢力的人有過好的關係,不能將月派的一些秘密泄露出去等之類雲開可以接受的條例。

可是有一條極為辣眼,甚至說不要碧蓮,對雲開來說簡直是噩夢。

「你開玩笑的呢?每隔七日都要和你行房一次,你玩我不是?不是只有這次洞房嗎?為什麼會有這麼流氓的規定?你好歹是女孩子,這樣下流的協議書你居然好意思放到桌子上呈給我看,你有沒有搞錯啊?」

雲開大怒,雲麓剛才給他留下的好印象全崩掉了,他徹底要瘋了,這算什麼,玷污一次還不行,還要每隔七日玷污他一次,這是把他往絕路上逼啊。

雲麓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她有些意外,這事要換成女生還能解釋的通,可是雲開一個大男人居然反應這麼大,免費讓你佔便宜你還不樂意了,倒也是奇葩。

雲麓面不改色,緩緩道:「我之前不是暗示你了,你會在溫柔鄉你沉淪,忘記曾經的真愛,然後直面新生活。怎麼樣,雲開,你敢打賭嗎?一年,一年之後,你必會對我再不會有一絲的抵觸,就算看見顧妍了,也能心如止水,毫不動心。」

雲開眉梢一動,道:「我怎麼不敢賭?我告訴你……誒?你是不是在激我?想錯了你的心,我怎會上了你的當,你趕緊將這個規定給劃掉,否則我堅決不簽。」

「不簽?雲開,這麼說你就是拒絕我了?你想讓我殺了你讓后再殺了你全家嗎?對了,還有那個叫伶柔的女人,你不是要認她做娘嘛,你只要不簽,我現在就去把她宰了。」

雲麓語氣強硬,對這條特例死守不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