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集合完畢,黑山立刻宣布:「六千郎衛分成六個千人隊,每隊每月十日輪值二十日集訓,除了兩天休息日,全部住在軍營,不得外出。集訓三個月後,按成績排名,從新任命千夫長到伍長的所有軍官!

黑山調來自己的數十名得力手下為郎衛教官,全部接中尉軍的作息時間和訓練標準開始訓練這批功勛官宦子弟。短短一個月過去,秦王和大臣們都感受到郎衛軍翻天覆地的變化:站崗的,個個站得筆直紋絲不動;巡邏的,橫成排豎成列,步代整齊如一人。連後宮的宮女都會時常多瞄幾眼,暗中品評一番。

再說太子丹偷偷回到燕國。一開始還怕秦國知道會報復,做事都偷偷摸摸的,不敢露面。後來秦國把假太子丹給送了回來。他才放下心來,以太子的身份在燕國大事招覽人才。老燕王喜已經不理政多年,見這個二十多年未見面的太子處事幹練禮賢下士。乾脆讓太子丹總領國政。自己倒落個清閑,專心狩獵遊玩。

太子丹領政后,大膽啟用了一批少壯派,又從各國招攬一些人才。整個燕國著實為之一振,人們都急吼吼的要重回燕昭王、樂毅那個時代。

太子丹十分冷靜,在秦國為質十多年來,他深知秦國的國力和野心。深知趙亡則燕亡,領政后立刻派使者去邯鄲,要與趙王遷達成盟約!然而呆了一個月,才見到趙王遷,趙王遷忙於和後宮佳麗遊樂,極不耐煩地說一句話:「去去去,有甚事和丞相商量好報給我就成,我要趁親政前多樂呵幾年。」說完就竟自走了!

使者只能去找郭開商量,花了上百金才入了丞相府。郭開一聽,暗想:如果燕趙結盟,燕國二十萬南下和李牧合兵一處,李牧如果打勝了這仗,必反手來殺他,自己豈不危險?當下馬上對使者說道:「燕王喜是個背信棄義的小人天下皆知,又想故技重演背後對趙國下黑手嗎?有老夫在,門都沒有!」說完,立刻把使者趕回燕國。

罵燕王喜背信棄義,他還真不寃。公元前251年,燕王喜繼位的第四年,派宰相栗腹與趙國結成聯盟,並送上大量的黃金作為趙王的酒資。趙孝成王大喜,欣然和燕國結盟。不料,燕王喜剛見宰相栗腹,就迫不及待的問:「你覺得趙國經過和秦國兩次大戰,國內實力如何?」當時趙國在長平慘敗不到十年。馬屁精栗腹說:「趙國目前青壯年都死的差不多了,咱們現在去攻打他,定能獲得大利。」燕王喜一聽,甚合心意,就去找樂毅之子樂間商量進軍事宜。樂間聽了后,冷汗直冒:「大王,不能啊。趙國近年來一直在對外作戰,民風強悍,戰鬥經驗十分豐富,咱們剛和他們結盟就派兵攻打,於情於理都必輸無疑!」燕王喜十分不耐,就說了:「不要說了,難道我用五個士兵還趙國的一個?」樂間聽了,立刻逃到趙國。

於是燕王喜調兵遣將攻趙。一眾馬屁精紛紛稱讚燕王英明威武,燕王喜輕飄飄的,十分享受,唯獨大夫將渠對燕王喜說:「咱們剛與趙國結成聯盟,就回頭攻伐人家,不吉祥,此戰不能取勝。」姬喜懶得理他。臨出發前,將渠抱著姬喜的大腿,苦苦勸告。燕王喜用腳蹬開將渠。

結果趙國派名將廉頗出場,大敗燕軍,反過來圍攻燕國首都!若不是秦國再度攻趙,廉頗不得已退兵,燕國差點就亡了!

八年後,燕王喜十二年,趙國老將廉頗逃離趙國,劇辛也被逼逃到燕國,燕王喜又坐不住了,以劇辛為將起兵十萬攻趙誓報八年前的仇。趙國這次反應迅速,派李牧為將,李牧率邊軍輕騎日夜行軍,出奇不意攻進燕國,劇辛來不及反應便被李牧殺了,喪師八萬,丟了武遂、方城等十餘城。本來想去進攻別人,還沒有出國門,就失敗了,喪師丟城。要不是李牧擔心秦國乘虛攻趙而退軍,燕國會更慘。從此,燕王喜落下個背信棄義的罵名。

使者被郭開數落一頓,羞愧難當回到燕國,報告太子丹。太子丹聽了又氣又急,但是冷靜下來想,決不能再坐以待斃。又派使者去找李牧,承諾派二十萬燕軍南下,聯趙抗秦。李牧大喜,多次與使者商談合兵之事。

正在此時姚賈來到燕國,求見燕王。燕王不悅,本不打算見!當看到姚賈呈上的禮單時,昏昧的雙眼立刻一亮,禮物正是一大車秦國早年從東周洛陽王室抄來的禮器、酒器、樂器,滿滿一大車,都是周朝尚工坊精心製作的青銅器,個個精美絕倫。想著自己死後,有這些東西陪葬也大是欣慰了,便召見姚賈!

姚賈便將郭開如何罵燕國使者,和燕王一說。並承諾,只要燕國接兵不動,秦滅趙后,願意將武遂、方城等十餘座城還給燕國。

燕王喜召來大臣一問,確有其事。立刻下召,燕軍不得南下。

太子丹集齊了二十萬大軍,正要南下,燕王喜的召書讓他當頭一棒,急忙趕到遼東別宮,面見父王。將救趙的必要性和燕王喜細說一番。燕王喜答道:「秦趙兩國,不管誰勝都會對燕不利!況且趙國君臣都不同意燕趙結盟,去了也是有去無回,不如嚴陣以待,等他們兩敗俱傷時再動手!」說完老燕王白頭一歪,打起鼾聲,睡著了!

走出別宮的太子丹,天暈地旋差點昏死過去。只得下令將二十萬斛陳年糧食運到李牧軍中,表示自己的無奈和誠意!

頓弱是打著秦王特使,來邯鄲議和的旗號進入邯鄲城的,隨行的還有三百護衛馬隊,入城時,大家都看見使者後面還有做工十分考究的十幾口紅漆鑲銅木箱。一看就知道裡面定是極貴重的寶物。不錯,頓弱這次帶來的還有價值五十萬金的各種寶貝。在一個夜晚,有許多人看到秦使帶著這十幾個箱子進了丞相府……

幾天後,便有流言在士子青俠口中流傳,郭開收了秦國的賄賂,要把趙國賣給秦國。流言越來越凶,有板有眼。傳到郭開的耳中時,已經是趙國上下人盡皆知了。郭開嚇得不輕,一面加強自己身邊的衛士,一面加強對李牧的監視。

李牧聽到了關於郭開的流言,不屑一顧地說道:「郭開貪財,人盡皆知。說他賣趙於秦,乃是秦國的間計。」李牧的話傳到郭開那裡,又見李牧沒有什麼異常舉動,郭開才逐漸安下心來。至於名聲,他無所謂,在趙國,他早就是人人唾罵的人了!

李牧十分冷靜,深知趙國已經是病入膏肓,這個時候,最需要的是團結,而不是除奸,如果此時動郭開,無異於重病下猛葯,朝局必亂,秦國乘亂來攻,趙必亡。但是其他元老和武將可沒有那麼冷靜,輪番上陣,派使者來要李牧帶兵入邯鄲除奸!

這些當然沒有逃過郭開的耳目。郭開雖然貪得無厭,也絕對是能臣,深知自己的性命緊緊地攥在李牧手裡。和手下商量了幾天幾夜,終於想出一條殺李牧的毒計。

首先由郭開自己為大軍總司糧草後勤。李牧一開始認為,郭開肯定會藉機大肆收刮,剋扣軍餉。沒有想到,郭開一反常態,將無數糧食、肉、酒源源不斷送入軍中,李牧要封償有功將士,丞相府也無不一一照準。還自掏二十萬金送入李牧軍中,做勞軍之資。

這一連續的操作,大感李牧的意外,這還是那個貪得無厭的大奸臣郭開嗎?這簡直是當年的廉頗和藺相如的將相和重現。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司馬尚和樂叔苦苦勸李牧,「郭開如此反常必有奸計,將軍要當機立斷,帶五萬精銳回邯鄲除奸。」

李牧猶豫再三,說道:「還是先打退秦軍再說吧!管他使什麼奸計,我只為趙國盡責,看他耍什麼花招。

這個夏天,李牧就在煩躁中度過。郭開一如既往,將所能籌集到的糧草牛羊源源不斷地送到軍中。這下,連許多將軍都覺得郭開是真的變成了忠臣賢相了,背後已經將大陰人郭開的稱呼改成郭丞相了!

秋收時,秦國由於廣泛推廣水車,農田面積大幅增加,全國的官倉全部裝滿了!玉米也在南邊十個郡推廣開了,再一次大豐收。由於上一次賣出去的都是蒸過的,其他國家雖然有人種,數量卻少將可憐!秦國除了將玉米大批供給軍隊,還用玉米和楚、齊換來更多的糧食!當前線士兵人人拿著又香又甜金子一般貴的玉米捧子大啃的時候,對面的趙軍依舊是稀飯雜糧糰子。

當黑冰台將趙國在大唱將相和的消息送到咸陽時,秦國的君臣也迷惑了。秦王立刻召尉繚和黑山討論對策!

「這絕對不是好消息,還好我們現在倉庫糧食充足。在堅持個三年五年也不怕,關鍵是要穩定燕、齊、楚、魏,只要他們不救趙,趙必亡。」尉繚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敢肯定,這是郭開在使迷魂計,他要對李牧動手了!半年內,趙國必有大變!」黑山說道。

「此話怎講?」尉繚不解地問。秦王也表示不解。

「你們說李牧和郭開的將相和與廉頗和藺相如的將相和有何不同?兩個恨不得你死我活的人有可能和嗎?對李牧來說,抗秦是第一,殺郭開是第二,他現在需要郭開後援支持才能全力抗秦。而對郭開來說,殺李牧是第一要務。要殺李牧,只有一切都隨李牧,讓李牧放鬆警惕,才能抓住機會,痛下殺手。我們坐著看戲就行,趙國離滅亡不遠了!」黑山說道。

「有道理!這肯定是郭開的間計!」廚尉繚愰然大悟。

「速將黑山的看法發給王翦,讓他便宜行事。通知黑冰台,全力探聽郭開的一切行動!」秦王說道。

郭開的這招,也使老將王翦大惑不解。直到接到國尉的加急文書時,當他看到黑山對事件的分析時,如撥雲見日,一卻迷團都解開了。王翦對黑山發自內心的贊償,立刻回書,表示贊同黑山看法,要秦王助郭開一臂之力!要秦王下令歲首前撤軍。

秦王接到王翦的上書,覺得有理,叫來尉繚商量如何下書時,秦王突然想考一考黑山,立刻召黑山入宮。

黑山來到秦王的書房,向秦王和尉繚行了禮。

秦王對黑山說道:「王翦老將軍也很讚賞你的看法,他來信要寡人助郭開一臂之力。你覺得寡人該如何助郭開呢?」

黑山知道秦王有意考考自己,想了想說道:「秦王可以下書趙國遷,就說再對峙下去誰也勝不了誰,讓趙國割讓五城,秦國馬上退兵!再讓王翦佯作歲首前撤軍準備,郭開必定會嚇得狗急跳牆,馬上對李牧下手。」

「好!我們就這麼干!立刻讓頓弱出使趙國,並修書給王翦!」秦王說道。

「王上,臣有一請,望王上恩准!」黑山向秦王行了一禮。

「寡人今日高興,你有什麼話,說吧!」秦王答道。

「請王上下令,秦軍不要再殺俘虜!善待趙國降軍!必能便其餘四國抵抗之心大減!」黑山說道。

秦王陷入沉思。

「王上,不能再殺俘虜了,再殺一次,其餘幾國必然全民皆兵,我軍必陷入苦戰,殺降不祥啊!」尉繚說道。

「好,立刻下召,以後的滅國戰中,不再殺降兵。俘虜等同斬首,有敢濫殺俘虜者死罪!」秦王下令道。

頓弱再次以秦國使者的身份來到邯鄲,將秦國國書鄭重地遞給郭開。

郭開一看國書,立刻愣神了!秦國如果這時候退兵,自己肯定小命難保。以李牧的威名,帶五萬精兵殺回邯鄲就會要了自己的命。急忙說道:「貴使請到館驛休息,和談之事請容我上奏趙王,召群臣庭議后再決定。」

秦國要和談的消息,立刻傳遍邯鄲城,傳向全國各地。趙軍眾將士聽說了,無不歡呼,呆在這裡一年多了,天天喝粥吃菜糰子,好多人都瘦了一圈,心裡早惦記著家裡的婆娘和地里的莊稼了。

李牧卻十分清醒,召集眾將,說道:「秦國要和談必有詐。三十多年前,長平對決,相持三年之久,全國缺糧,都咬牙挺住。何況今天的秦國兵精糧足,連一金一個的玉米棒子都讓全軍士兵吃個夠,絕無和談退兵之理,全軍警戒,不得鬆懈。增加斥候數量,我倒要看看王翦要耍什麼花招。」

無論李牧怎麼冷靜,和談的消息越傳越有鼻子有眼了!邯鄲的回報也是秦國和談使者頓弱就住在驛館,雙方正在和談。士兵們飯後談論的話題都是回鄉后要如何侍弄自己的婆姨和地了。連斥候的回報秦軍大營也是和談之事,回家過歲首!李牧第一次感覺到恐懼了,因為他不知道秦國

這樣做的真正目的。

為了搞清楚秦軍的真實目的。李牧下令同時夜襲幾座凸出秦軍防線的城池。不久,各處捷報傳來!連克五城,秦軍幾乎沒有怎麼抵抗就放棄了!要知道這幾個城,當初都是血戰數次才被秦軍奪去的!

戰事順利得讓李牧心驚膽跳,最後抱定一策,只守不功,以觀時變。當即下令,所有防線嚴防死守!一面派人向邯鄲報功並探聽消息!

郭開也被秦國突然和談搞得手忙腳亂,朝野百官都支持要立刻和秦和談,結束這場戰爭,正無計可施時,李牧的捷報傳來了!這讓郭開興奮異常。一時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一幫手下不知阿故,問道:「李牧立大功,丞相何故如此高興?」

「本來我謀划是一步步來,引李牧上鉤,李牧偏偏此時立此大功,他的命盡在我手矣。」郭開說道:「立刻以趙王名義,加封武安君李牧封地百里,賜黃金十萬,其餘有功將士皆按其所請加倍封賞。另定於九月二十舉行大朝會,大朝會上本丞相將還政於趙王,告老歸鄉。」

郭開要告老還鄉的消息,立刻傳遍朝野,無數人彈冠相慶。雖然許多人不信,但是看到郭開將兩百多車財貨往晉陽老家搬時,也都信了!只等朝會那天見真章。

秦王得到消息后,立刻召尉繚、黑山商量分析郭開的用意。

「王上,郭開肯定是要對李牧功手了!李牧得了如此大封賞必須入宮謝恩的!而郭開辭相只是要讓李牧放鬆警惕,李牧生死就在大朝會間。」黑山說道。

「郭開真有把握殺了李牧嗎?」秦王問道,「難道他就不怕殺了李牧,趙國人會生吞活剝了他?」

「在邯鄲城城外,李牧是條龍,進了宮,李牧頂多就是一個比較強壯的老人罷了!」尉繚說道,「這樣也好!到時候就讓趙人的亡國恨發泄到他的身上,仇恨秦國的會少很多!」

「黑山,你立刻抽調一半中尉軍,一半郎衛軍,抓緊訓練,到時候由你帶他們到戰場厲練一下,讓蒙恬再抽調部分騎兵南下。李牧一死,就開始滅趙大戰。」秦王說道。

「諾!臣立刻去辦!」黑山應了聲。告辭而出。

回到中尉府,黑山立刻招來眾手下,將要北上的事情說了一下,從將都摩拳擦掌。「通知下去,想要去戰場的,讓他們自己報名,只有一半的名額!」黑山說道。

「如果是都想去呢?怎麼辦?」史胖子問道。

「老規矩,考核!成績差的淘汰!」黑山說道。

「諾!」眾將立刻分頭去辦了!就在他倆的眼神越發火熱,決定了某些事情的時候,突然天空中又響起來鎮元子瓮聲瓮氣的聲音:

「諸位道友,徒兒們,我們已經到了瀛洲山了,現在天色漸晚,已是黑夜,我察覺到瀛洲附近,有隱隱數百上前道法力波動,大家做好戰鬥準備!」

「是!」

「好!」

鎮元子這樣的話傳來,馬上就打斷了兩個人的曖昧,更是讓所有人都做好了戰鬥準備,把武器緊握在手,法力升騰。

前有天降功德,後人參果夜輔助,一行人不止是傷勢全部治好,就是法力也……

《我在西遊搶信仰》第一百三十七章奪山開始排名戰是1V1戰鬥,規則也很簡單,就是勝者晉級,敗者淘汰,以此決出最終獲勝者。

當然,失敗者並不是沒有機會,還有復活賽可以打!

當第一輪排名戰結束后,五位獲勝者就可以休息了,等待五位失敗者進行復活賽之後,決出一個復活名額,再繼續下一輪的排名戰。

如此,黎明出了戰場之

《崛起神祇時代》第一百零九章對戰敖晨(四千字) 石閔笠在鎮實驗小學讀四年級,程晚晚通過這小子跟韓眉的談話,比石校霸還要早半個小時得知這個好消息。

然而,幾人來到鎮小學時,李晴卻讓他們失望了。

「怎麼了?你們幹嘛跑來問這個?」李晴疑惑地看著他們,小臉圓上是難以掩飾的羞赧。

每次聽到「程嘉朗」這三個字,她就忍不住臉紅。

每每回想起他不容分說地將兩塊錢塞進自己的手裡,她心裡的小鹿就開始亂撞個不停。

她真後悔,那天在程家……在他主動找自己幫忙買新華字典時,沒有將信給他。

如果,那時把信遞出去,開學那天他就不是過來付字典的錢了……

「姐姐,哥哥開學那天都說什麼了?」

程晚晚看到這少女有些不對勁,忙上前拉住她的衣擺。

因為自己「心裡有鬼」的緣故,再普通的問題落在李晴的耳朵里,都是窺探隱私的……拷問。

「沒,沒說什麼……」她吞吞吐吐的回道。

本來就覺得非常難堪了,聽到自己說話都不利索了,更加覺得窘迫難堪了。

更難堪的還在後頭。

她語音一落,眼前的小女娃立刻皺眉反問道:「沒說什麼?哥哥都找姐姐了,怎麼可能什麼都沒說?」

李晴:「……」

這種問題幹嘛跑來問她?

她也非常納悶好么,明明那天讓買字典時還說話的,付錢時,就一聲不吭了。

看到這李晴沉默不語,程晚晚打量了她幾秒鐘,又問道:「姐姐真不知哥哥去哪裡?」

李晴愣了下,很快從自己的思緒中跳了出來,一把拽住程晚晚的小胳膊,一臉的焦急:「晚晚你,你哥哥不見了?」

石閔峰跟這個小姨非常談得來,重點是,這小姨從不會跟他們爸媽打小報告,聞言,就重重的點了下頭,「老大他那天見過你之後就坐大班車去城裡了,他說出去玩一個星期就回來……」

李晴不禁一怔,忙打斷道:「他現在還沒有回來嗎?」

程晚晚點頭,「姐姐知道哥哥大概會去哪裡嗎?」

李晴搖頭,「我,我不知道,他什麼都沒說……」

看得出來這李晴沒有撒謊,程晚晚只能默默轉身拉小暴君回石家飯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