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十大家族,現在不少都跟林漠敵對。

他該如何抉擇,的確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啊!

林漠倒也沒有再說什麼,起身笑道:「范總,以後大家都是自己人了。」

「之前那些不愉快,就忘了他吧。」

「我這裡有瓶葯,你拿回去,給你弟弟抹在傷口上,手指還能接回去。」

「而且,接回去的手指,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范振亮瞪大了眼睛。

他弟弟的手指頭是完全斬斷了。

雖然在醫院接上了,可醫生說了,這手指,以後還能保留三成的行動力就算不錯了。

林漠的葯,竟然有這樣的功效嗎?

他雙手接過林漠遞過來的藥瓶,連聲道謝。

之後,他當著林漠的面,掏出手機打了電話:「林先生已經原諒他們了,讓那兩個混賬站起來吧。」

「還有,讓那個女人滾回老家。」

「這種女人,不適合教育孩子!」

林漠心中微動,這范振亮做事,還真夠實在的。

按他說的情況,他弟弟和弟媳,現在還在跪著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遇到你們之前,福伯已經將這一整片雨林查探了一番,出口應該就在東面那處瀑布背後的洞穴之中。」

若蘭看着面紅耳赤的李慕,知道自己的想要的效果已經達到了,也不再逗弄這個少年,開口將自己這邊的收穫說了出來。

「但是那裏有非常強大的禁制,如今已經有三位無量境實力的強者正在共同破除禁制,我擔心你們的安全,就先帶着福伯來找你們了。」

若蘭的關心之情溢於言表,李慕也感覺得到其中對真情實意,想到之前因為華傲天的事情,自己還差點對這位一直幫襯自己的錦福軒大小姐拔劍相向,頓時有些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若蘭姐,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去那處瀑布還是先讓其他勢力折騰會?」

細膩的林青竹馬上就感覺到了李慕面對若蘭的尷尬,趕緊開口說道,善解人意的小妮子甚至還悄悄地握住了李慕不知道該往哪放的手,這不經意的舉動卻是實實在在地替李慕解了圍。

「還是青竹妹妹聰明,既然已經有無量境的強者願意出力,那我們自然是靜觀其變。」

林青竹的小動作被若蘭盡收眼底,看到站在李慕身旁的少女,若蘭心裏不知道為何咯噔了一下,但臉上的笑容依然燦爛,話語間是對林青竹冰雪聰明的誇獎,但連這位大小姐自己可能都沒意識到,她的眼神總是落在那一口一個姐姐喊著自己的少年身上。

很快一行人就達成了共同的計劃,準備先往出口所在的瀑布靠近,再依照局勢臨機應變。

錦福軒的隊伍就這樣從原先的八人變為五人,華傲天和他那兩名護衛的離開並沒有影響這隻小隊的士氣,反而氣氛變得更加融洽,連福伯都時不時地和李慕說一些仙界的奇聞異事,一位無量境強者的經歷和見聞,讓李慕三人都是大開眼界,嘆為觀止。

位於雨林東面的瀑布隔着很遠便能看到,奔騰的水流從高聳的山上傾瀉而下,瀑布的水幕至少達到了百丈之寬,每時每刻都在衝擊底部河床的激流不斷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這片雨林四面環山,其他地方都無異樣,只有這處瀑布略有古怪,我之前穿過水幕就發現了瀑布後有一處洞穴,其中散發出的陣陣能量波動分明就是強大的禁制,這才確認了出口所在。」

福伯指著遠處的雨林大瀑布說道,此時距離他們穿過青花石大門進入雨林已經兩個時辰了,很多仇人眼紅要分出個生死的勢力也已經結束了戰鬥,剩餘的修士都朝着大瀑布前來,依照福伯的推測,那禁制至少還需要一個時辰才能突破,到時候才是真正的大戰開啟之時。

夜幕緩緩降臨,這處於洞府之中的雨林竟也分白晝黑夜,這讓李慕對洞府主人的身份又多了一份好奇,這樣的獨立小世界雖然不夠完善,但也絕不是一個無量境的馭蟲師可以創造的。

「慕哥哥,看那邊,有光亮。」

林青竹的一聲輕呼讓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隊伍東南方百步的地方,只見數十點微弱的光亮在一片漆黑的樹林中不斷飛舞,而後便越來越多,最終一整片樹林都被漫天的熒光籠罩。

「是螢火蟲,到了晚上它們就出現了,沒事,我們繼續前進。」

若蘭的話音剛落,那片樹林之中就突然傳來一陣騷動,只見四五道身影突然竄起,而後朝着四面八方開始逃竄,但那些密佈在樹林中的螢火蟲竟也同時暴動了起來,而後便是連綿不絕的慘叫和哪幾道身影接連倒下的景象。

隨着最後一人失去動靜,原本呈暖黃色的螢火蟲群,已經變成了恐怖的血色,整片樹林就猶如人間煉獄般,讓李慕等人驚得說不出話來。

「看那幾個人穿的道袍,應該是全一教的修士,之前在洞府外我們遇到過,清一色的結丹境大成弟子,沒想到連反抗都做不到,就全部被那些螢火蟲擊殺了。」

那一片血色螢火蟲很快便消失在樹林之中,李慕一行人小心翼翼地來到了全一教被攻擊的區域,只見四五名男性弟子已經全部沒了生機,更加恐怖的是他們體內的血液全部都被吸干,只留下一副乾癟的皮囊,那副慘狀讓林青竹都忍不住泛起了噁心。

「好可怕的攻擊力,按理說這些人都有結丹境的實力,不可能被這群蟲子殺得毫無反抗能力,那些蟲子有古怪。」

方琰仔細地檢查了屍體之後開口說道,連他也無法斷定這些全一教的弟子死之前到底遭遇了怎樣的可怕攻擊,但是那些血色螢火蟲的危險性已經是毋容置疑的了。

全一教的遭遇讓所有人的心裏都開始警惕起來,這種奇特的殺人螢火蟲到底來自何處,是不是身為馭蟲師的洞府主人培養的品種,這雨林這洞府之中還會不會有其他同樣可怕的蟲子,所有的疑問不斷地在眾人的心裏迴響。

五人之中或許只有福伯不擔憂自保,但是他此行的任務就是保護住若蘭的安危,作為無量境的強者,護住一個人本來絕非難事,但無論是敵對實力隱藏的實力,還是這洞府中層出不窮的怪異,都讓久經沙場的福伯都不得不認真謹慎起來。

而李慕此時更是趁著方琰他們檢查全一教弟子屍體的時候,意識進入了模擬空間,在老牛那花去了整整六十萬,購買了一件名為守護琉璃戒指的法寶,這單價高得離譜的戒指卻只有一個主動功能,可以瞬間形成一層保護膜覆蓋使用者全身,而這保護膜足以抵擋化嬰境界圓滿以下的攻擊。

自從把天星蟒處理給錦福軒得到了若蘭那張一百萬的金票之後,李慕便一直尋思著要為同伴們添置些裝備,早期自己購買的裝備不是送給了郝蒙就是隨着自己的境界提高而失去了作用,如今大多都躺在倉庫系統中吃灰,而現在自己的敵人越發強大,遭遇的危機也更多,將同伴們武裝起來變成了他的一大目標。

尤其是身為劍修的林青竹,防禦力的薄弱一直是李慕擔心的事情,有了錢之後李慕也一直在模擬商店中想要尋到一件適合她的防禦性裝備,而這枚守護琉璃戒指便是李慕心中的首選。

與其他類型的防禦性裝備不同,這枚戒指不但防禦力強大,僅僅一天的冷卻時間便可以獲得十息之內抵擋化嬰境攻擊的效果,更重要的是戒指所形成的保護膜完全可以適應使用者的身形,也就是說林青竹不需要去穿戴任何甲胄便能獲得越階抵禦攻擊的能力。

無疑,這枚戒指就是為像她這樣的女劍修量身定做的,這也是李慕選中它的原因。

告別了牛哥之後,李慕的意識回到了現實之中,而他的手中則出現了一枚晶瑩剔透的寶石戒指,散發着柔和光彩的琉璃戒指讓李慕一個男人都想為它的顏值喝彩。

「找個機會給青竹說一下,讓她趕緊戴上,這馭蟲師的洞府危機重重,保不準還會有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冒出來,得防範於未然啊。」

見方琰已經處理好了地上的屍體,眾人也不在此地多做就留,繼續朝着瀑布的方向出發,而所有人都一改起初的輕鬆,福伯將感知範圍擴大了一倍有餘,查探著四周樹林中的每一處角落。

夜色濃重,只見一群閃著詭異血色的螢火蟲飛入了一處隱蔽的洞口,隨着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鳴叫,這些殺人不眨眼的螢火蟲再也沒有出來。

而後便是第二群、第三群,無數的血色螢火蟲從雨林的四面發方匯聚,它們就像飛蛾撲火般沖入那山洞,彷彿那裏才是它們的歸宿一般。 第1314章

苗影愣住,眼神裏帶着幾分不爽的問道:「李老,您這是……」

「送客。」

李艾根本不和苗影多說一句話。

幾個人立馬衝過來,要帶苗影走。

苗影咬着牙,眼神兇狠。

他在苗南這麼多年,可從沒得到過這種待遇。

哪怕是在川州,一般人都要給自己面子。

如果今天不是李艾,換成其他人,他一定不會就此罷休,但李艾不一樣,他哥可是八部天龍里的人。

苗影即便是有再大的怒火,也只有憋回去。

「李老,今天的事是我不對,我給您道歉!天龍山莊,我先走了。」

首發網址et

語畢,苗影轉身就走。

李艾這才回頭過來,看着陳天選,臉色完全不一樣,配笑着說:「陳先生,請!」

天龍山莊外,所有人都無比震驚。

他們腦海里都只想知道一件事。

這個陳天選,到底是誰!

竟然有這麼強的能量,讓李艾親自來請,而且還讓苗影滾了!

陳天選順着天龍山莊的康庄大道,很快走進去。

裏面,方糖正在等著。

「老公,你來了?」方糖好奇的看過去,看到陳天選來了,一把高興的拽着他的手。

陳天選恩了一聲。

「你怎麼進來的?」方糖更奇怪。

不過,轉眼之間她就看到陳天選旁邊的李艾。

那一刻,方糖真的蒙圈。

「你和山莊的莊主認識?」方糖眼眸里全是崇敬和敬畏。

她在知道自己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後,有些擔心,怕陳天選因為自己的身份和自己疏遠。現在看來,她甚至感覺自己的想法是多餘的。

甚至,整個羅斯柴爾德家族在他面前,都不算什麼?

他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

到底有多強?

……

另外一邊。

苗影離開天龍山莊,整個人已經炸了。

苗影咬着牙,一拳直接砸在邁巴赫上,邁巴赫的車窗竟然被他直接雜碎。

血從苗影的手上流出來。

苗影緊緊的拽著,沒感覺到一絲疼痛:「給我查!那個傢伙,到底是誰!」

苗影身邊的人早已經查過了。

他立馬對苗影說道:「他,他是……方糖的老公。剛才少爺你看上的女人,叫方糖!」

苗影回過來頭,不敢相信的說:「方糖的老公?方糖眼瞎了嗎?就那種貨色!!」

「媽的,今天要不是碰上了李老,我非得讓他知道,什麼是拳頭!」

「給我安排一個車隊,在他們回去的高速路上!」

「我要讓他知道,什麼才是男人!」

苗影身邊的人擔心道:「少爺,您這是要……」

「在高速回程的路上攔住他,恩……沒想到,方糖這樣漂亮的女人眼睛是瞎的。不過,我玩過很多明星,很多身材不錯的年輕女人!倒是這種結了婚的,還沒玩過!」

「再給我召集幾個高手,厲害一點的!」

「今晚高速路上,那個傢伙只有無助的看着,他的女人成為我的女人!!哈哈哈,而且,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老婆,對不起。」姜天很是感動的說道。

葉曦微笑著搖搖頭說道:「不,你不需要對任何人說對不起,包括我和兮兮。」

「老公,你放心好了,我會好好照顧兮兮的,照顧外公他們的,不過,我不管你什麼時候走,在你走之前,我們一家三口好好的待幾天,你可不準胡思亂想。」

「嗯。」

姜天溫柔的說道:「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老婆,我愛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