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是摸黑走夜路而且是走山路所有人都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

還好倒功是所有偵察兵練得最勤奮的,才不至於因為摔倒受傷而退賽。

萬幸下山的途中只有一個點,而且就在大路邊。

不過這個點位非常缺德,在一個臨時廁所的糞坑裡面,糞坑還被人灌進去了水。

葉飛用樹棍探索了一下,也不知道他們從哪裡運來的水,齊腰身的水運上來也需要時間和精力。

葉飛四處轉了轉,準備挖一個大口子,把水導到其他處。

可是估算了一下作業量,雖然有工兵鍬這種神器幫助,但是沒有一兩個小時挖挖不完。

廁所外面還好心的提示,所需要的情報就在糞坑裡。

葉飛脾氣本來就不好,跳著腳指天罵地,詛咒設計這個點位的人生兒子沒皮燕。

這樣的點位對士兵來說是一個考驗。

哪怕裡面擦滿竹籤,只要小心一點士兵們也無所畏懼的下去。

哪怕這個糞坑小一點,一個人犧牲一下也是可以的。

可是缺德就缺德在這一點,這個坑非常大。

情報就在水下,水面漂滿了奧利給,白天還好,現在是晚上必須一整隊人下去摸索,一個人摸索會浪費很多時間。

對於這一個點位,袁朗當然關注著。

不是袁朗惡趣味。

而是戰場上什麼情況都會發生,如果一個情報位置需要抵近觀察,但是這個位置防守得非常嚴密。

只有一個長長的糞坑防守的不太嚴密,游過去就能輕鬆獲得情報。

一面是冒著被發現的風險,通過激烈的戰鬥,犧牲大多數人之後,艱難的獲取情報。

一面是游過這個糞坑,輕鬆獲取情報。

如果是這個情況,你游還是不游?

葉飛不知道的是,他帶著小隊是第一個到達這個點位的。

在門口跳著腳詛咒,被袁朗用望遠鏡看的一清二楚,牢牢的記住了葉飛的樣子。

不是袁朗小氣,而是偵察兵一般都是無聲接觸,無聲戰鬥,而不像葉飛這種暴脾氣,在門口大聲的嚷嚷,暴露了位置。

等於告訴敵人,我在這裡快來打我。

雖然後面也有許多人罵,但只敢小聲的說,誰讓葉飛特別一點,第一個在門口叫罵,聲音特別大。

而且罵的特別難聽,什麼樣的罵人話都說出來,也不知道葉飛從哪裡學的。

完全和他英俊的臉龐不相匹配,顯得非常粗魯。

很久以後葉飛通過選拔,參加老A訓練,被袁朗折磨的欲仙欲死,磨的一點脾氣都沒有。

沒辦法,葉飛通過和小隊成員商量之後。

留下一個體力稍微弱一點的隊員在岸上看守裝備,順便恢復體力和警戒。

萬一全部下去的時候,被人在岸上摸走了裝備,那就玩完了。

葉飛相信這個缺德的傢伙,一定會派人做出這麼沒節操的事。

然後葉飛身先士卒的跳了下去。

誰讓葉飛是隊長,這種事不隊長第一個帶頭干還指望隊員先下去,那這個隊長也沒必要幹了。

作為一個管理者必須服眾,一些事要帶頭干,做出標準,才能讓其他人服氣。

罵人歸罵人,該下去還得下去。

葉飛下去的時候非常小心,萬一整個人滑進去,咕嚕咕嚕的灌幾口水,膽汁都會吐出來。

下去之後葉飛覺得自己罵得還不夠惡毒。

這個人簡直是缺德帶冒煙,在水摸索情報,又不是摸魚,還可以用腳探探。

誰知道這個情報是個什麼東西,必須彎著腰用手一點一點的摸索。

這樣就導致,整個人的臉必須貼著水面,奧利給貼著鼻尖飄過,別提有多噁心了。

葉飛和其它四個隊員摸索了很久,終於找到了把情報找到了。

找到情報之後,葉飛鼻子都氣歪了。

原來根本就不用下水,情報是用一個透明的魚線拴住放在水底下。

只要細心一點,在岸邊仔細的找找,是能夠找到的。

只能怪葉飛他們不夠細心,小心,而且情報是一顆模擬雷。

獲得這個情報之後,小隊的成員加十分。

當然不是獎勵他們,而是加時十分鐘。

不要把敵人想的太傻,能夠在戰場上生存的傢伙,沒有一個簡單的。

雖然沒有人看守,但是太明顯的漏洞一定是陷阱。

葉飛氣的直哆嗦,正常人誰在糞坑裡面埋雷,不怕便便的時候被炸飛嗎?

多說無益,既然失誤了,就要把時間趕回來。

所有人背著裝備再次出發,還好,下山之後是一條河,還可以洗洗。

袁朗對身邊的鐵路說:「這傢伙戰場意識還可以,雖然脾氣有點暴躁,居然安排人警戒,看守裝備,沒有失去理智,後面的手段沒有用上。」

葉飛猜的沒錯,袁朗的確派人等有的小隊全部人員下水之後,摸一下他們的裝備。

到了山腳下的河邊河面也不寬,只是水流非常湍急,必須武裝泅水而過。

按照地圖上是有橋的,可是要走到橋邊必須要繞路,這個距離大概是兩三公里。

過橋之後還得回到這個河對岸因為離對岸不遠處也有一個點。

這就是讓小隊全部武裝泅渡過河。

葉飛思考了一下,幹嘛要游過去?

一人多深的水,跳下去之後,必須游斜線,才能上岸,到時候不知道被沖多遠。

於是讓隊員把攀登繩拿出來打出一個繩結,把手留彈教練彈拿出來綁在繩子上面做了一個飛爪。

河面也不寬也就二三十米的距離。

葉飛用八五狙的瞄準鏡在河對岸仔細的尋找了一下,找到一個合適的樹杈。

拿著手榴彈教練彈掄圓了胳膊,猛烈的投擲手榴彈。

這個時候必須要用力,因為手榴彈教練彈上綁著繩子,扔出去之後手榴彈沒法通過旋轉來加速。

只能純靠臂力,用來投擲手榴彈。

一般人真沒有這個臂力,把手榴彈給扔過去。

可是葉飛不是一般人,真當葉飛天天練得那麼猛白煉的。 苗菜還是選擇離開。

生前,她不得父母的寵愛,否則父母也不會歡天喜地拿了錢就走。

她也算是沒親人,也沒朋友,本來以為可以替恩人安排好婚姻大事,但恩人無意戀愛,她毫無用處。

她不想留。

「好的吧。」

小奶娃撇撇嘴,「樂樂尊重你的選擇啦,不過,你也不要因為沒幫他找到女友就傷心哦。」

小奶娃指了指一旁的影帝。

「因為他三年之內,都不可能談戀愛的啦。所有的姻緣都會因為這樣的那樣的原因沒了。」

唐影帝:「……」

不想談和被迫不能談,是兩回事。

影帝努力忽視掉這件事,和苗菜告別,也和她說對不起。

他不止一次想過,如果去年在外地拍戲的時候,沒有救起苗菜,就讓這個年輕女孩香消玉殞,也總比她因為被灌酒……後來無力面對一切跳樓的好。

「沒有,你沒有對不起我。」

單純不代表不通透。

苗菜能夠明白這幾日唐影帝為她奔波的原因。

除了憤怒,還有愧疚。

「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就沒法來到這兒了。我是遇到了壞人,自己也很脆弱,但我也遇到了很多好人,我喜歡這。」

唐影帝沒再說話。

等苗菜笑着消失后,他的心情徹底低下來。

小奶娃噘著嘴,本來想勸他,結果被秦游閑抱走。

兩人招呼都沒打,直接離開了。

到了門外,秦游閑才笑着捏了捏小奶娃的臉頰。

「有些事,別人說沒用,得他自己想清楚。」

反過來,影帝因此自責和消沉,恰好證明他是一個正直的人,和鄭俊等人簡直是兩個極端。

「好啦,我們去電玩城吧。」

秦游閑按了向下的電梯鍵。

「之前那個工作人員不是說對街有家更大的電玩城嗎?咱們去玩,繼續比賽好不好?」

小奶娃也想到帶回家的那些小玩偶了。

「之前的質量不是很好,而且沒有樂樂想要的。」

小奶娃也很期待,原地跳了家。

「那一家會不會有樂樂想要的玩偶?白色的小蛇之類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