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張無忌剛要反攻,從皇宮內奔出一隊兵馬,氣勢洶洶地趕來!

為首的傢伙,黃毛藍眼,也是波斯人。

「擺陣!」波斯高手命令。

半年之前,張無忌和楊逍潛入皇宮偷襲,被三位波斯高手圍攻,吃過大虧。

所以,張無忌無心戀戰,忙拉著趙美琪,匆匆逃離……

趙穎兒悄聲問林宇:「你為什麼救孫雲磊?」

林宇笑著說:「讓孫雲磊和王保保繼續聯手合作,發動政變!等孫雲磊當了皇帝,我再潛入宮中,刺殺孫雲磊!到時,朱元璋率兵北上,攻佔大都!」

趙穎兒幡然醒悟:「這招妙呀!既幫了朱元璋,又搞定了孫雲磊!」

燒烤美食大賽,遭遇變故,宣布結束,廚師們無奈地嘆息。

林宇左右觀察,準備撤退。

突然,趙敏走過來,擋住林宇。

她昂著頭,睜大美目,盯著林宇的眼睛。

林宇用沙啞的嗓音說:「這位姑娘,勞駕讓開。」

趙敏的雙眸閃動淚光:「林宇,你消失十三年,我等得好苦……」

卧槽,被趙敏認了出來!

林宇震驚:「你……你怎麼知道我是林宇?」

趙敏說:「如此犀利的隔空點穴武功,普天之下,只有你才能使出。」

林宇趕緊說:「小媳婦,你別聲張!」

趙敏的表情委屈:「你還有臉叫我小媳婦?你讓我留在明教,孤獨地等待三年……」

林宇解釋:「我在辦重要的事,千萬不能暴露身份!」

趙敏定了定神:「好吧,你先走,我遠遠地跟著!警告你,不許甩掉我!」

趙穎兒撇撇嘴:「十幾年沒見,林宇怎麼捨得甩掉你呢?他巴不得重溫舊夢呢!」

林宇調侃:「醋罈子又打翻了!醋氣衝天!」

說完,林宇領著趙穎兒、狄莉娜,迅速離開。

趙敏的腳步不快不慢,一直跟在後方……。 趙可欣,葉曦最好的閨蜜,要結婚,葉曦自然給她發起了請柬,此時她也正在朝著魔都而來,跟著自己的大哥。

坐在車后,他不停地翻動著手機,查看著這一場盛大婚禮前奏的直播盛宴。

9999對新人站立在魔都大酒店的大型花園中,黑白相間,美輪美奐,簡直如同進入一個新人的殿堂,婚姻的聖地。

每一個人都會得到上天的祝福。

攝影不停地在9999對新人的臉龐閃過,彷彿要記錄這神聖的一刻,每一位新人的音容笑貌都將被記錄下來,直播在全世界人們的面前。

「咦,怎麼沒有葉曦了。」不斷的反動這手機,趙可欣一臉疑惑。

說好的今天結婚,怎麼不見人影了。

尅這車的趙武張了張嘴,一臉苦笑,不由想到了姜天的命令,不得在任何人面前透露自己的身份,包括自己這個妹妹。

難道告訴她,你的那為閨蜜可是整整的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婚禮,這一次婚禮的主角就是你的閨蜜,而這9999對新人就是為了給他一句祝福,才有幸參加這一次的婚禮。

「哥,我怎麼沒有看到小曦了,不是說也是今天結婚嗎?」趙可欣疑惑的說道。

趙武苦笑一聲,怕什麼來什麼?他就怕自己這個小妹詢問這個問題,讓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說道:「這可是有近萬對的新人,你都看到了,到時候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嗎?」

「也是。」趙可欣說道:「你看我多笨。」

「小妹,你說讓你去當這一次神秘新娘的伴娘怎麼樣。」突然趙武說道。

伴娘,趙武記得姜天說起這一件事的時候他當真被驚訝到了。

讓自己的妹妹出席當伴娘,不過有一點,這個消息不準泄露,要葉曦告訴他。

「哥,你沒睡醒吧,不知道這9999對新人不能有伴娘嗎?只有這一次婚禮的主角才會有伴娘,沒聽電視上說了嗎?神秘新娘的伴娘可是她最好的閨蜜。」趙可欣沒好氣的說道。

趙武說道:「我也就是說說而已,你倒是想得美。」

「不過,小妹,你真沒有想過,你很有可能成為伴娘嗎?」趙武再一次問道。

「哥,你不要賣關子了,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趙可欣越聽越覺得不對勁,對著自己大哥一陣打量,連忙問道。

「不過,你別跟我開玩笑了行不?我又不認識人家,難道你認識?別跟我開玩笑啊!」趙可欣新中國一動,一番試探的說道。

「也是,好了,別說了,可惜葉曦不能有伴娘,要不然你就可以當伴娘了。」趙武連忙岔開話題。

好傢夥,差點說漏嘴了,不愧是他趙武的妹妹,還挺機靈的差點就暴露了。

可惜的是趙武不知道的是,他越是這樣岔開話題,越讓趙可欣懷疑,兩兄妹相依為命,誰不了解誰?

「想騙我,沒門。」

「不過大哥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這神秘新娘會不會就是葉曦,這個神秘大人物就是姜天。」突然之間,趙可欣腦海中突然閃現出這個念頭。

。 ,

第491章

「市總?呵呵,市總了不起嗎?」

「我們家崔老,崔爺爺,吃素的嗎?」

「消費者保護協會吃素的嗎?法律吃素的嗎?還沒有王法了?」

「他這說重一點,是盜竊,數目特別巨大,能坐牢!」

宋三喜,慢條斯禮掏出手機,一臉自信的笑意。

這從容的氣度,蘇有容看服了。

「你,說的好像也對,崔老可不是吃素的。快給崔老打電話啊,他崔家能幫咱把損失找回來的。王輝這種混蛋,不能放過!」

蘇有容,能體會到勢力背景的好處,還有點期待起來。

宋三喜微笑道:「這點小事,也去麻煩人崔家,顯的你老公一點本事也沒有了。」

「啊,你你要怎麼辦?」蘇有容驚了,但好奇。

「我親自和王輝那小子溝通一下就成,你不出聲,聽著就行。」

說完,宋三喜免提,撥打王輝的號。

蘇有容認真的聽,跟個小學生似的。

很快,電話接通了。

王輝的聲音響起來,「喲,宋三喜啊,啥事?」

「哦,輝少,幹嗎呢?聽聲音,打麻將呢?」

「呵呵,是啊。要不,晚上約一局,咱打一萬?」

蘇有容聽著就一臉冷霜。

打牌,她真是痛恨。

宋三喜淡道:「沒那閑功夫。你先離開牌桌子吧,有點私事跟你講。」

「私事?行了吧,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我忙著呢!」

「那行吧!輝少,我老婆在你店裡訂製的金鎖,你賺了我們不少錢啊,做的很不地道吧?」

「啥?」王輝聲音提高了,「宋三喜,你特么在說什麼,誰不地道了?大過年的,你別亂說啊!」

這貨,心裡發虛,但嘴硬。

「行了吧王輝,別給我裝無辜。你們在金鎖里,加了什麼,你不會不清楚吧?我,已經發現了。原版那個金鎖,也不見了。今天,你要不把事情說清楚,我馬上帶記者去你金六輝店裡,給你們好好曝個光,順便,給警察局打電話報警,說你們涉嫌傾吞、盜竊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呵呵,這年,你想不想好過,看著辦!」

說完,宋三喜把電話掛了。

蘇有容急眼了,「哎,你怎麼還掛了呢?不是要把問題解決了嗎?」

宋三喜又點了支煙,「怕什麼?他還要打過來的。」

「是嗎?你確定?」

宋三喜點點頭,「當然。」

然後,他去書房,泡了壺茶過來。

剛把茶倒起來,宋三喜的手機響了。

他低頭一看,拿起一揚,「看到沒,王輝。」

蘇有容臉上浮現笑意,「你啊,說的真准。看來,他是怕了?」

宋三喜點點頭,放下手機,免提,接聽。

「喲,輝少,我這正準備去你店裡呢,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別耽誤我開車。」

「那個」王輝的聲音就變了,「三喜哥啊,別開車,別開車!我剛才打電話問了。是我店裡的金匠乾的!他馬的,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敢這麼胡來,我已經報警抓他了!你們的原版金鎖,也在這傢伙手裡。我已經讓人馬上開工,爭取明天上午,把鎖全部制好,然後送到你家。三喜兄弟,大過年的,實在是對不起啊,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王輝,善於表演。

蘇有容有點不相信他的話了。

正準備說什麼,宋三喜已示意她,不用說了。

宋三喜笑道:「既然輝少這麼認真的處理了這事情,態度又好,那我也就不說什麼了。」

王輝大喜,「好好好,還是我三喜哥,最有胸懷和氣魄。回頭,我一定」

誰知話沒說完,宋三喜已道:「只是,我老婆很受傷。太信任你們家金店了,結果出了這樣的事情,實在太令她氣憤了。」 「給你一刻鐘的時間,讓你考慮……一刻鐘后,回答我。」妖族大妖帝廣道。

劉鐵鎮陷入了沉默之中,他先前還不大明白,歸化城城主為什麼那麼輕易就妥協了,可是當真正和妖族對上的時候,他才明白妖族的強大。

妖族一方,只化神境高手就有九位了,甚至其中還有着一個高深莫測的帝廣,而自己這一方呢?除了有陣可守,還真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手段。

絕望,無力,這是劉鐵鎮現在的真切感受。守着這樣一座孤城,沒有救援,沒有希望,他能堅守到什麼時候呢?

「思考的怎麼樣了?」一刻鐘后,帝廣出聲:「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我——」劉鐵鎮的嘴中滿是苦澀,帝廣的到來,給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心理壓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