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過,在此之前,你要成為我的奴隸!」

「七情六慾石!」

那陰陽師大喊一聲,手中的粉色石頭開始發光,一團團光芒旋轉着,愛恨情仇貪嗔痴七個金光大字也繚繞着,其中一個仇字,啪的一下就衝到了葉飛的腦門之中。

「啊!」

葉飛整個人後搖起來,腦中一片眩暈,幾秒鐘后,葉飛的眼神變得空洞。

「葉飛,遵從主人的命令!」

葉飛單膝跪下,眼神迷離,宛如丟了魂一般。

「哈哈哈,混蛋!」

「自己抽自己的耳光。」

那陰陽師大聲的說着。

「啪啪啪!」

葉飛雙手在自己臉上抽打着,狠辣無比,沒一巴掌都打的結結實實,好像不知道疼痛一般,

「去,把那個牆用頭撞破!」

陰陽師冷冷的對着葉飛說着,葉飛站起來,宛如瘋牛一般,朝着那面牆衝撞而去,砰的一聲,腦袋狠狠的嗑在了牆面上,然後瘋狂的用腦袋撞牆。

「七情六慾石!」

趙四內心觸動了一下,沒想到是七情六慾石。

「這個東西不是早就消失了嗎?還有?」

趙四翻開陰卷,上面記載着一切關於七情六慾石的傳說,隨後,趙四合上陰卷,眉頭緊皺着。

「七情六慾石,真的存在,神話是真的。」

趙四深吸一口氣,便是從樹上走了下去。

「去,屠殺城內所有的人,然後自殺!」

「我要你臭名遠揚,我要你死後被萬人唾棄。」

陰陽師對着葉飛說着,她要讓葉飛殺掉南梁城所有的百姓,然後自殺,這樣,葉飛的後代也不會好過的,家人更不會好過。

「遵命,主人!」

葉飛朝着馬路上走去,一輛輛車子開來,葉飛一拳打翻一輛車子,然後揪出其中一個女人,那個女人驚恐無比,手中還抱着孩子。

葉飛一下掐住那女子手中的孩子,揚起拳頭,就要一拳打爆。

「啊哈哈哈,打死他,打死他!打死!」

陰陽師看着葉飛抓着嬰兒,要殺人了,便是哈哈大笑。

「呃……」

那陰陽師看到一道黑影,從自己的眼前閃過,然後那陰陽師的脖子就被勒住了。

「讓他住手!」

此時趙四齣現在陰陽師的身後,雙手持着一道黑氣勒在了陰陽師的脖子上。

「呃呃呃……住手!」

那陰陽師猛然之間好像要被趙四嘞斷了脖子,在趙四微微鬆手的那一刻,她大喊出聲,葉飛揚起的拳頭,並沒有落下,他放下嬰兒,看着遠處的陰陽師。

「走,走,快走。」

車內幾個人爬了出來,然後抱着孩子就跑開這裏,他們回頭看着葉飛,葉飛剛才一拳把他們的車子打翻,真是不知道是怎麼樣的力氣才能做到的。

「拿來。」

趙四一把便是把陰陽師手中的七情六慾石給搶奪了過來,他端詳著這塊石頭,有了這塊石頭,不知道能夠幫助自己多大的忙。

女陰陽師站在趙四的面前,不敢動彈,她沒想到趙四又回來了,自己報仇心切,想要葉飛早點死,誰知道趙四還沒有走。

這個凌駕於超級陰陽師之上的陰陽師,讓她內心難受不已,在趙四面前,她無法生出任何反抗的念頭。

「我告訴你,七情六慾石怎麼用,臨死之前看一眼。」

趙四對着那陰陽師冷冷的說着。

「七情六慾石!」

趙四猛然的把粉色的石頭向前一扔,七情六慾石發出爆裂的光芒,粉色直衝天際,七個大字在天空之中旋轉着,愛恨情仇貪嗔痴,每一個字都有三米多高,金光閃閃,照耀天地。

「什麼?」

那女陰陽師有些驚駭,嘴巴張大,這七情六慾石在自己手中是那樣的渺小,可是在趙四的手中,卻是金光閃閃。

「去!」

趙四猛然的朝着地面一指,七個大字紛紛朝着地面拍去,轟轟轟,七個大字轟然而下,速度很快,地面拍出了無數的裂痕,宛如如來神掌一般,從空而降,如果趙四願意,地面早就是深淵了,他不想破壞,只是用一下罷了。

「物理攻擊,還不錯。」

趙四點點頭,很是滿意這份操作。

「這等邪物,不該存在人間。」

趙四深吸了一口氣,這個東西連頂上金花境界的葉飛都能操控,簡直是違背了這個世界定律,無敵的存在,幸好,只能操控七個人,多了以後,七情六慾石就承受不住了。

「七情六慾石!」

「愛恨情仇貪嗔痴!」

不斷的旋轉着,一個仇字,猛然的拍進了那女陰陽師的大腦之中,隨後她站起來,半跪在地上。

「我,聽從你的命令!」

那陰陽師跪下,對着趙四說着。

「你不配,自殺吧。」

趙四冷冷的說着,那陰陽師沒有任何遲疑,一頭就撞擊在那牆壁上,腦袋開裂,瞬間死亡。

趙四此時看向了天鳳李月珊還有朱雀,並沒有為他們解封。

「現在,我是七情六慾石的主人,你聽我的。」

趙四手中端著七情六慾石,對着葉飛說着。

「葉飛聽令!」

葉飛一下子跪在地上,眼神垂危著,對趙四唯命是從。

此時趙四明白,這被操控的人,其實是誰拿着七情六慾石聽誰的,假如趙四的石頭被搶了,那葉飛就不會在聽趙四的了。

趙四單手一揚,一道符咒便是扔在了葉飛的面前。

「我想要跟你打一架,用上你所有的招數,我們打一下,看看誰厲害。」

趙四對着葉飛說着。

「遵命,主人!」

葉飛撿起地上的符咒,眼神冷酷的看着趙四,葉飛單手朝着天空一揚,一道光華從天空之上飛來,天使之劍落在葉飛的手中。

「好,我們去個安靜的地方打一架。」

趙四一揮手,周圍的場景變了,滿天黃沙,大漠無邊,這是趙四創造的結界,在這裏不會對外界有影響。

「來吧!接近全力來殺我!」

趙四手中捏著一張符咒,對着葉飛說着,他也想要知道葉飛更強,還是他自己更強。

「好的主人。」

葉飛對着趙四半跪着,尊敬的說着。

「殺!」

葉飛抬頭,猛然的朝着趙四衝去,眼神變得犀利,他完全接受了殺趙四的命令,竭盡全力,葉飛提着天使之劍朝着趙四劈砍而去。

這一場趙四和葉飛的大戰,瞬間燃爆…… 沿着圖書館在的這條街左拐,不到一千米的地方就有一個萬達廣場。

這裏簡直什麼都有,沈梔揪著顧言北的衣角問她想玩什麼。

「嗯……我要撈金魚!」顧言北看到一個大叔的攤位上居然有藍色的金魚,突然就很想要,「這隻真好看!」

賣金魚的大叔呵呵一笑,「我這隻金魚不賣的,只有撈中了才能拿到。」

顧言北的勝負欲瞬間就上來了,付了錢,把碎發別到耳後,接過紙撈子以後全神貫注地盯着游來游去的藍色金魚。

真好看吶。金魚藍色的魚鱗在陽光下泛著光,尾巴還是剪刀狀的,劃開的水波上金燦燦的,好像墜進了陽光碎片。

顧言北盯了好久,終於抓住時機,眼疾手快一撈……撈是撈找了,可惜金魚掙破紙撈子逃跑了。

「哦吼吼吼,小朋友,這隻金魚可機靈著呢,在這都一個多月了還沒人能把它撈走。」

「這又什麼,我還有四次機會呢!」撈金魚的收費機制是十塊錢五次,顧言北剛剛用掉了一次,還有四次機會,她就不信抓不住這隻小金魚。

接下去連續用了兩次機會,都被這隻金魚掙破紙網逃掉了,顧言北心想,這紙撈子質量也太差了吧。

第四次撈金魚的時候,顧言北控制好了力度,可惜速度不夠快,還是被掙脫了。

等到最後一次機會的時候,她吸取前兩次的經驗,控制好力道和轉向,成功撈到了藍色金魚,看着金魚在魚缸里歡快地游來游去,老闆臉都黑了。

「可是我家沒魚缸誒,而且我也不怎麼會照顧金魚,沈梔同學,你會養金魚嗎?」顧言北側首看着一旁的沈梔。

「我家裏有個魚缸,裏面也有養不少金魚,我有經驗的。」

「⊙0⊙,那你願意養它嗎?」顧言北想的是,如果沈梔不願意養,那就直接把金魚退回給老闆就好了。

「可以呀。」沈梔點頭,她也挺喜歡這種藍色金魚,因為很漂亮。

——

據說萬達廣場附近賣的煎餅果子很好吃,顧言北慕名已久,但可惜攤子時擺時不擺,因此這麼久了都沒有吃到過。

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幸運女神眷顧的原因,十幾天不出來一次的煎餅果子攤居然開張了,顧言北趕忙拉着沈梔的手排隊,嘴裏還不斷念叨著,「搶飯如戰場,去晚了就沒有了,沖呀!」

沈梔聲音軟軟的,也跟着她喊,「沖呀!」真是別提有多可愛。

長達十五分鐘的排隊時長並沒有錯付,煎餅果子的味道證明了傳聞沒有絲毫的虛假成分,光是聞着久讓人食指大動,顧言北狠狠一口咬下去,滿口都是熱乎的幸福的味道!

沈梔沒她這麼不顧形象,低着頭小口小口的咬着,瞥見一個高大的身影橫在自己身前,怎麼躲都躲不掉,身影又往自己面前進幾步,一下撞在她的煎餅果子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