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是,在梧州大家不是都說龍血戰士是最強的龍族戰士嗎?葉子姐姐,你也不是打敗了龍白嗎?」藍心當即提出疑問。

「龍血戰士,顧名思義就是運用龍血鍛造身體,以達到武學的極致境界。」龍葉兒耐心解釋說道。

「聽起來很不錯的樣子。」藍心更加疑惑了。

「其實龍血戰士就是民間最強大的戰士。可是,你我都是修鍊者,那麼龍血戰士就算不得最強戰士了。」龍葉兒指著胸前的龍族徽章,刻意引導著。

「我好像明白了,你意思說龍血戰士是普通人族的最強力量,而我們修鍊者有超越她們的潛力。」藍心有些若有所思地說道。

「嗯。」龍葉兒聽后露出一種孺子可教也的讚賞表情。

而藍心則是突然來了興趣:「可是我還是覺得龍血戰士很強,不知道我們修鍊者多久才能超越龍血戰士?」

龍葉兒一時間沉默了,尷尬一笑,隨後有些惱羞成怒地說道:「藍心,我就是龍血戰士,你覺得堂堂正正打我一個,你需要多久?」

「布吉島!」藍心也猜到超越龍血戰士的時間恐怕很長吧!

不然為何天啟龍族規定族人需要參與龍血戰士的訓練,甚至外界都普遍認為龍血戰士是龍族最強戰力。

「根據官方研究,龍血戰士修鍊至大成,肉體可硬抗先天後期。我呢,靈根和元魂品質都一般,覺得當一個龍血戰士能暴打先天就滿足了。」

龍葉兒吃完最後一根菜,滿足地打著飽嗝。

「就是突破先天的修鍊者才能打得過龍血戰士。」藍心點點頭,算是徹底認可了龍血戰士的強大。

反正她目前的目標是完美金丹,離先天還有點距離。

她覺得,如果能有幸成為龍血戰士,絕對會讓她受益終生。作者走出來了,然後晚上看電影。

不要為作者為什麼這麼快,因為我是靚仔。

看過我頭像的都知道,特別帥的靚仔。還有就是,作者想把我之前戴帽子的章節給刪除了,竟然不能刪…….

《諸天從屍兄開始簽到》請假一天,作者從陰影裏面走出來了。 夏志遠欠了一屁股債,夏香凝心疼兒子,還是給他訂了最好的病房,夏志遠躺在床上輸液,臉色臘黃,看上去吃了不少苦。

病床前站着不少人,看到林昊楓來了,都馬上自動站成兩排恭迎,紛紛打着招呼。

坐在夏志遠身邊的夏香凝內心荒涼,她活了大半輩子,眼還沒瞎,看得出這些人都是沖着林昊楓而來,通過這次機會與林昊楓說上話。

他們夏家,被夏志遠霍霍得早就沒了財力與人氣,夏恆剛接手,雖然有些起色,但任重而道遠。

林昊楓帶着尤葉直接走到夏香凝的面前:「夏老太太,夏總沒事就好,您別太擔心。」

本是句客氣話,夏香凝也客氣得回應,大家說個場面話兒就過去,可是夏香凝看到尤葉,還是氣不打一處來。

如果不是這個吃裏爬外的孫女,自己的兒子怎麼會這麼慘!不認夏家,讓夏家丟盡了人也就算了,還想要自己老子的命,有沒有一點人性!

「你來幹什麼,看你爸爸怎麼還沒死?尤葉,你找人報警抓你爸爸,我們沒有計較,畢竟你爸是賭博欠債了,他現在也在儘力還錢,你卻要找人打他一頓,是不是只有他死了,你才消停!」

夏香凝說着,用拐杖狠狠地敲地板,鬆弛的臉頰因為憤怒而顫抖,床上的夏志遠聽到聲音,也哼哼唧唧的,這一會兒功夫,病房凄慘得快變成人間煉獄了。

「夏老太太,我來糾正一下,夏氏是我們瑞豐的合作夥伴,我陪老公過來探望,是出於禮貌,您想太多了吧?」尤葉冷然看着夏香凝。

夏家的人,今天都有病吧?她與他們早就沒有任何關係,今天突然什麼事都扯上她,他們想幹什麼?

「出於禮貌?那我老太婆可謝謝你了,出於禮貌,小林太太以後離我們夏家遠點行不行,給你爸留條命行不行?」夏香凝看似哀求,藏着無盡的恨意。

口口聲聲「你爸」,尤葉真地怒了,面上更冷漠:「說真的,床上那個人死不死活不活的,跟我沒任何關係,我早說了,我一出生,我爸就死了,我不需要再盼着他死了。」

「你!」夏香凝氣得哆嗦。

夏幽詩聽到那一句「我一出生,我爸就死了」,嘴角飄起嘲諷的笑意。

這笑意一閃而逝,她撲到夏香凝面前,已經換上哭臉:「奶奶您別生氣,爸已經這樣了,您要是再病倒,我們夏家可怎麼活啊!我會勸勸姐姐的,她一定是當時太生氣了,以後不會的。」

祖孫倆哭做一團,張婉又開始呼天搶地,床上的夏志遠用「哼哼」來伴奏,場面悲愴宏大,來探視的十幾位目瞪口呆,不知道夏家在玩什麼把戲。

「是誰打了夏志遠。」林昊楓低聲問薄仕奇。

他也聽出來,夏家一直想把這件事往尤葉身上賴,夏志遠賭債被曝光是他跟尤葉做的,可這打人,又與尤葉有什麼關係呢?

「昊楓,這次打夏志遠的人,是白家那邊的,尤葉跟白斯明是鐵哥們兒,圈裏人都知道。」薄仕奇小聲解釋。

「白家那邊,難道是白展明?」林昊楓知道白斯明是不會做這種事的。

薄仕奇點點頭:「好像是。」

聽着夏幽詩口口聲聲的「姐姐」,尤葉的孕吐都要犯了。

現在夏志遠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這個鍋要她來背,他們是不是想把「小林太太愧對娘家人」這個苦情戲碼,通過記者散播出去,然後脅迫她幫忙還錢?

尤葉理清了思路,才看清夏家這幾個女人的野心,夏志遠差點死了,她們卻想利用這個機會,跟尤葉要錢!

真是喪事當喜事來辦,且不說自殺是真是假,一心碰瓷兒這技術,可是夠高級的。

「夏幽詩,十一年前你姐就死了,你想勸她,不如跟你爸一起自殺,地府的門兒開着呢。」尤葉給夏幽詩指了光明大道。

夏幽詩不敢再說話,尤葉中氣十足:「我沒有找人打過夏志遠,如果人是我找的,現在的你們,就等著收屍了。」

。 ,

[]

更沒有想到,他一來還對她下這麼狠的手,他是瘋了嗎?她可是他心愛的女人。

溫栩栩機械的站了起來:「你……你這是在幹什麼?你怎麼……打她呢?」

「怎麼?我打她你還心疼了?溫栩栩,你是聖母嗎?是不是要她把你女兒掐死,再把你弄死,你才覺得她該死?你是豬嗎?好壞都分不清?你沒長腦子是不是?」

男人忽然就破口怒罵了起來。

他盯著這個女人,青筋暴漲滿臉怒容,活脫脫有什麼罵什麼,恨不得把眼前這個女人給罵死在那的陣仗。

但是,如果你仔細去看,會發現,他這個時候的怒,跟剛才踹顧夏時是不同的。

現在的怒,僅僅只是怒。

而剛才,則是殺氣,一種要將人性命的可怖氣息。

溫栩栩最終被罵成了鵪鶉,一句話都不敢回。

但實際,她也根本就不是聖母,更不是不讓他打這個女人。

而是,他忽然動手,讓她太震驚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才會期期艾艾的問了一句。

由於外面的動靜太大了,在別墅里的老爺子,還有兩個孩子都被吸引著走出來了,他們出來后,看到花園裡的一幕,老爺子當場臉色就一變。

「霍司爵,你在幹什麼?這是你乾的?」

霍司爵瞳孔眯了眯。

本來是要說什麼的,可看了一眼對面女人瞬間蒼白下去的小臉,還有掌心裡還在緊緊攥著的殷紅后,他側頭看向了站在旁邊的兩個小傢伙。

「霍胤,墨寶,過來把媽咪和妹妹先帶回去。」

「好的,爹地。」

兩個小傢伙對爹地這次的表現還是非常滿意的。

所以,爹地一叫,他們立刻過來了。

隨後,溫栩栩和若若兩人,就被他們帶進去別墅了,不過,若若在被帶走的時候,好幾次回頭看了看爹地。

墨寶:「你看什麼?」

小若若立刻像星星一樣看向哥哥:「剛才爹地救我了,好帥!」

墨寶果然也驚喜的睜大了雙眼:「真的?」

小若若露出兩個小酒窩開心的點點頭:「嗯,那個壞女人就要抓我的時候,爹地就來啦,然後把我抱過去了,嗯,我決定了,我要重新愛爹地。」

霍胤:「……」

她什麼時候不愛了?

——

花園裡,所有人都散去后,又只剩下了這對父子在對峙。

「你來幹什麼?」

「我來還要經過你的同意?」老爺子立刻表示不滿。

五官肅冷如冰,並且沒有絲毫退讓的霍司爵,聽到這話,冷笑一聲。

「你可以過來,但是你要把我這裡搞得烏煙瘴氣,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以後你都別想見到孩子,你自己想清楚。」

「你——」

老爺子果然又被堵了個心肌梗塞。

沒錯,論吵架,他還從來沒有跟這個混蛋超贏過。

深吸了一口氣,終於,逼著自己冷靜下來后,這老頭子才再度開口了:「我今天過來,是帶著你喜歡的女人過來的。」

「我喜歡的女人?你說顧夏?」

「難道不是?」

老頭子終於找回了一點籌碼,語氣也就又變得強硬了起來。

豈料,這當年口口聲聲跟他說,要跟著女人結婚的兒子,現在聽到了后,居然露出了一絲冷笑,還有一絲尖銳的譏嘲。

「她不配!」

「你說什麼?不配?」

老爺子難以自信的看著他,「為什麼會不配?這五年來,你可是一直讓她待在你身邊的,也一直希望我同意你們的婚事,怎麼就變成不配了?」

老爺子,確實有點不相信自己聽到的。

當年,這混賬兒子多堅決啊,若不是他執意在溫栩栩臨產的時候把顧夏帶回來。

其實,當年的他,是打算就讓溫栩栩做他兒媳的,她懷了他三個孫兒,又是溫如飛之女,生下來了后,讓她入霍家族譜,也是沒什麼不可以。

可最後,顧夏出現了。

他口口聲聲說這是他最愛的女人,他這一輩子非她不娶。

那現在,又是什麼意思?

「因為我眼瞎!」霍司爵忽然就不耐煩了起來,似乎不願意說這件侮辱了他智商的事。

老爺子一雙老眼徹底瞪圓了!

他從來沒聽過他說自己有問題,他就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容不得別人對他有任何瑕疵的評論,他自己也不行。

眼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