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今生今世為聖人的他,自然明白鴻鈞的用心,一方面是為了削減巫族得力量,達到巫妖二族實力的平衡;另一方面是為了發展世界。

洪荒世界是一直在擴大的存在,若是不出差錯的話,在無量量劫之前洪荒都在不斷的擴張,這樣的洪荒,「天」的重量就不是一個小小的不周山世界能夠承受得了的。

況且,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原因,不周山在洪荒初期是有着能夠鞏固天地的作用,可如今這一時期,身為聖人的准提,明顯感覺到不周山的存在延緩了洪荒世界的擴張。

這也是鴻鈞為什麼要摧毀不周山的原因。

在不周山倒后,准提能夠清晰地感知出來,雖然洪荒天地如今正在慢慢地似乎要回到混沌,但擴張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快了起來。

無數的混沌之氣被轉化為最純正的先天靈氣,充斥在洪荒的天地之間。

補天,這是現在最為重要的事情,畢竟他們是天道聖人,如果世界重歸混沌,他們也會陷入沉睡,也不知什麼年歲能夠醒過來。

而且還要保證一件事情,那就是補完的天不能耽擱洪荒世界的擴張。

鴻鈞和六聖沉思了片刻就有了主意,身為聖人的他們,連思考問題都可以通過大道勾連天地去思考。

鴻鈞袖袍一揮,一方乾坤鼎就出現在半空之中,乾坤鼎,先天至寶,可返後天為先天的寶物。

輕飄飄地送到女媧面前,女媧也明白鴻鈞是什麼意思,要知曉洪荒天地間對造化領悟最深的女媧敢認第二,哪方神魔敢認第一。

采天地五行之氣,化天之清氣為其調和,以自身蘊含造化道韻的聖人之血為其引,化作五彩雲霞片片。

女媧縴手一扔,那五彩雲霞便堵住了不周山傾倒后留下的使玄天清氣流下的口子。

又見,鴻鈞慶雲翻滾,大手一招,妖族的天闕就出現在他的手上,以聖人之血為墨,賜其道名「天庭」,再一扔,扔到了五彩雲霞之上,鎮壓天地!

三清三者對視一眼,只見三方道域慢慢地出現在天庭和混沌之間,從此天不再有三十三重,而是有三十六重天。

既為清微天、禹余天、大赤天,又有斬屍玉清,太清,上清三位道人坐鎮於三天之中。

這是聖人的謀划,雖說這樣對巫妖不公平,可那又如何,這是對整個洪荒都是有着大好處的事情。

被犧牲了,也只能感嘆一句,不是聖人終是螻蟻。

接引身為混沌青蓮蓮蕊所化,縱使現如今他為洪荒神魔,可依舊有他自己的手段,雙掌合十,化成一朵青蓮,紮根在萬萬丈的星空之上。

無數的星辰之光,無數的混沌之氣都被轉化為最為純正的先天靈氣,先天靈氣越聚越多,甚至以氣凝液,化作一方只有先天靈液的世界。

這還未完,冥冥的佛經之聲中,無數的玉橋,金樓,琉璃閣出現,以聖人之血賜予其真名「瑤池」!

瑤池鎮壓西部,天庭鎮壓東部,使得玄天清氣不再留下。

可這還未完,這不過是補救措施而已,身為聖人的他們,這一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加速世界的變化,讓洪荒世界進化!

准提慶雲中的四聖獸被准提喚出來,似乎明白了各自的使命。只見青龍口吐道言:「天道在上,今吾青龍猶感天地難缺,自化東方鎮壓神獸。」

其餘三獸也緊跟着青龍發出天道誓言,天道轟鳴,賜予其真名:青龍為東方孟章道君,西方監兵道君,南方陵光道君,北方執名道君。

天地初開之時,有地火風水四源,如今天地間因着不周山傾倒,產生的零落四源也被四大聖獸鎮壓。

鎮壓是他們的職責之一,最重要的職責就是擴張,向著洪荒四方得外面擴張,洪荒世界的擴張連帶着大小世界也在擴張著,越來越多的世界出現在洪荒世界周圍,大世界也從三千之數變為十二萬九千六百個。

四萬八千小世界變成了三百六十五萬小世界,恆沙世界的數量自是不用多說了變得更多了。

六聖對視一眼,最後一步要開始了,鴻鈞化天道之輪,女媧化造化,太清化和合,玉清化平衡,上清化超脫,接引化因果,准提化佛。

六大聖道圍繞着天道旋轉着,逐漸融合為一體,天地間的萬道也在這一刻變得更加歡悅了。

這道凸起,直衝混沌之中,混沌的隔閡逐漸被轉化為洪荒世界,混沌之氣也在逐漸地同化為先天靈氣。

似乎靈氣要比初開天地之時還要濃郁,這個過程只持續了半個會元,六聖和鴻鈞就受不住了。

紛紛顯化神魔道身,看着擴張了千百萬倍的洪荒,說不上的喜悅之情表現在他們的臉上。

你以為這就完事了嗎,聖人怎麼允許這樣的靈機就這麼白白浪費掉,女媧道化天地接引造化大道降臨,天地間已經滅絕的靈種奇物又一次出現在洪荒天地之間了。

太清道化了,天地間陰陽和合,萬族和合,加速了所有的物種進化修鍊,梳理陰陽二氣,陰陽二氣陽者入天,陰者遁地,使得天地之間為之一清。

玉清道化了,無數的規則出現,秩序出現在新生的洪荒世界之中,上清道化了,賜予所有生靈,所有世界超脫的機會。

接引道化賜予眾生因果,賜予眾生道心,准提道化了,成就眾生開闢一道的大智慧大勇氣。

六聖是死了嗎,不是,他們身為天道聖人,天道不滅,他們不死,待天道降下隆隆功德時候,六聖顯出了身形,道化的是他們的神魔之軀,如今的他們是為天道之軀!

這一場天地浩劫化作了洪荒天地的機緣也成就了聖人們。 七天後,小灰灰一身是血地落進山谷。

「受傷了?」

「不是我的。」

小灰灰將魔核吐出,接連九顆,三顆六階,其餘五階。

「還要麼?」

「勉強夠吧。」

蕭風說話時瞥了老牛一眼,後者當時就跪倒在地。

「像我這種吃草動物,哪有什麼魔核啊!」

蕭風收回視線,顛了顛手裏的魔核,數量不多,他也不知道佈置過後效果會如何。

他掠進空中,大概觀測一下山谷的地形,將手裏魔核往下丟去。

第七顆……

第八顆……

踏,踏踏……

蕭風手捏著最後一顆魔核,眼看陣法就要激活時,他猛地抬眼看向遠處。

一道黑色身影,正緩緩向這裏走來。

說是緩步,是那人動作看起來輕緩,看起來像是在漫步,可實際上速度一點也不慢,前後不過三四步的樣子,人已從遠處到了山谷口。

「哪來的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

那人容貌精緻,看不出男女,連聲音都偏中性。

一雙眸子,竟是豎瞳。

這麼快……

蕭風沉了口氣,落下身,正準備開口時,老牛已經沖了過去。

「主人啊!」

「我的主人啊!你終於回來了!」

「這個可惡的人類實力強大,我打不過他,山谷就這樣被他搶去不說,還想殺我吃肉啊!」

「主人啊!」

「你可算回來啦!你要替牛牛做主啊!」

老牛一邊飆淚,一邊朝着山谷口的那道身影奔去,速度之快,不比之前頂撞蕭風慢多少。

山谷原主人皺了皺眉頭,在老牛靠過來的一瞬間,揮手將它打飛。

咻——

老牛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回去,撞在山體上,發出轟的一聲巨響,就沒了動靜。

蕭風向後瞥了一眼,那裏的山體裂出一道縫隙,老牛正卡在裏面,腦袋垂著,顯然是昏死過去了。

「滾,還是死?」

原主人抬眼看向蕭風。

「先前出於無奈,佔了這處山谷,等我朋友蛻變結束,我們立刻離開。」

「不知死活。」

原主人朝前走了一步,一陣濁浪從地面翻湧而起,朝着山谷這裏奔涌而來。

蕭風撐在最前,兩手橫推,體內鬥氣化作屏障,暫時擋住這陣衝擊。

但濁浪不休,眼見一波剛停,一波又起。

小灰灰正準備上前,卻被一片濁浪掀飛很遠,再也爬不起來。

原本圍在巨繭周圍的七隻魔獸同樣如此,根本無法與這人抗衡。

在不間斷的衝擊下,蕭風身形不斷後退,眼看離紫色巨繭只剩下五米不到的距離,他連忙把背後斷劍拿起,也不管上面布條未拆,直接立進土中,這才穩住身體。

不好!

不等蕭風鬆口氣,危機感猛地浮現心頭,他甚至來不及反應,雌雄莫辨的原山谷主人已經貼身到了近前。

只見那人抬手輕拂,看似綿軟無力,可蕭風就像被巨山撞擊到,整個人翻飛起來,落在老牛不遠處,在山體上留下第二道裂痕。

那人根本沒在蕭風身上留下太多的注意力,將他打飛后,目光就移到了巨繭上面。

他繼續向前。

「站住!」

蕭風從山谷邊緣沖了回來,擋在原主人身前,他嘴角掛着血,斷劍橫在身前,一臉決然。

「這把劍……」

原主人不變的神情,第一次有了波動,他盯着斷劍看了好一會,再看蕭風的眼神也是越發不善。

「該死的東西!」

這一次,原主人露出些許殺機,整片山谷如同落了霜華,染上一層銀白。

原本看起來乾淨白皙的手掌,上面銀灰流動,隨着他手掌的動作,空間隨之斬裂。

「既然這麼想死,我就送你一程!」

蕭風用斷劍相迎,與那隻銀灰覆蓋的手掌碰在了一起。

噗——

無窮的力,從斷劍傳遞到蕭風這裏,將他震退到巨繭旁,內臟更是被攪得移了位。

「不肯死么……」

那人輕聲呢喃,再度出手,一道銀灰色的手掌印朝着前端推來,原本與尋常手掌一般大小的掌印,飛到蕭風近前時已經和一面牆壁大小相仿,將蕭風與巨繭同時籠罩住。

可惡!

不問青紅皂白!

蕭風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那道掌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