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事實上,這二十天來,她對他的思念,從來就沒有斷過。

喬時謙站在外面,聽到裏面這樣的慘叫后,他忍不住又有點臉色發白的看向了旁邊的堂本湘木。

「她怎麼叫成這樣?就跟殺豬一樣,不會有事吧?」

「……」

堂本湘木一陣無語凝噎。

殺豬一樣?

他怕是這幾天沒有被這女人的罵聲毒打,皮又癢了。

「放心啦,女人生孩子都這樣,等著吧,她後面這二十多天養的還不錯,保證給你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外甥。」

喬時謙:「……」

小外甥?

他一時間對這個陌生的稱呼竟然都有些不適應。

但不能否認的是,他回過神來后,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就在這個產房裏,霍司星足足生了三個小時,總算,隨着一聲嬰兒清亮的啼哭聲后,這孩子,終於來到世上了。

「是女寶寶噢,神太太,你快看看,你的寶寶好漂亮。」

產房裏的助產士接生到孩子后,一陣欣喜,馬上抱着連血都還沒怎麼擦乾淨的她,就來到了筋疲力盡的霍司星面前。

女寶寶?

霍司星實在是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但是,當這個孩子被抱過來的時候,她還是側頭望了過去。

隨後,她就看到了一張小小的,粉紅色的臉,非常的神奇,這麼小的孩子,竟然剛出生,就能看到她的五官簡直跟她爸爸一模一樣。

「這個王八蛋!」

她看到了這張小臉蛋,初為人母的喜悅,還有對那男人的思念。

終於,讓她捂著自己的嘴就笑出了淚。

「她叫小星星。」

「小星星嗎?」

產房裏的幾個助產士聽了,頓時都看着這個孩子眼睛亮了亮。

小星星這個名字,是真的很好聽啊,而且,還是爸爸親自取得呢。

自此,霍司星終於平安的為神家又誕下了一名千金。

順產的恢復,還是挺快的,一個星期後,霍司星基本上就可以在病房裏來去自如了,有時候,她還會抱着孩子出去走走。

但是,隨着時間的過去,她對那個久久未露面的男人也越來越不爽。

「你好,你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你好,你……」

這天,她又撥打這個電話時,裏面還是傳來無法接通的聲音。

頓時,她把手機一扔,怒了!

「喬時謙呢?你去告訴他,我要回國,讓他趕緊給我買機票,我現在就要帶着孩子回去,看我回去不弄死這個王八蛋。」

她憤怒到要讓喬時謙立刻給她訂機票回國。

黑衣人在外面聽到后,只能去內科住院部找喬時謙了。

喬時謙在病房裏聽完了,坐在輪椅里望着窗外已經灰濛濛下來的天,許久,他終是說了句:「你讓她過來吧。」

「好的,先生。」

手下又回去了。

沒一會,那女人就踩着一雙高跟鞋咔噠咔噠的過來了。

才生完孩子一周,這女人便又恢復了她之前性感火辣的打扮,上身是黑色斜肩小皮衣,底下是火紅的A字小短裙,如果不是她手中還抱着一個孩子,都沒人相信這貨才剛生完。

當然,她懷孕時,因為身體的緣故,一直也沒怎麼長肉。

「叫我過來幹嘛?我身份證不是在你那裏?」

她到了后,一開口,還是很不客氣的態度。

喬時謙直接忽略,他掃了她一眼,看到抱着的孩子正在她手中香甜的睡着后,伸出了雙手:「把她給我吧。」

霍司星:「……」

這廢材是有毛病?

想抱孩子不會自己去婦產科?還特意讓她送來。

她很不滿的把孩子送過來了,塞進了他的手中。

喬時謙抱住了這小小的一團,這才拿起旁邊的遙控器,將病房裏的電視給打開了。

霍司星又是一陣莫名其妙。

「你——」

「各位觀眾朋友,我們現在已經到機場,在這裏,我們已經看到護送軍隊抵達了,他們正捧着我們的英雄:特戰隊高級指揮官神鈺少校的骨灰,從飛機上下來。」

主持人字正腔圓而又清亮的聲音從電視機里傳來,打斷了霍司星要質問的話。

霍司星一愣。

她聽到了什麼?

「神鈺少校是在參與一起重大國際軍火走私案不幸犧牲的,也是近年來我國在反恐行動中,犧牲的最高將領。他從軍十三年,建立功勛無數,也拯救了無數生活在恐怖分子陰影下的無辜群眾,他是我國人民的英雄,更是全世界的英雄!」 「有消息了?」姜夜看向身旁的周龍。

如今初始形態和冠軍形態融合到了一起,身高差不多的也就只有詭王形態了,不過詭王形態並不像初始形態那麼魁梧。

好在披上斗篷都差不多,他們也看不出來什麼。

姜夜安頓好后就將地址給了周龍等人,這會兒功夫周龍就找來了。

「有了些眉目,說來有些巧,黑科技研究院的一位研究員的家屬說曾經在上京好像聽說過有這麼一回事兒。」

「黑科技研究所研究員的家屬,準確嗎?」

聽到姜夜的詢問,周龍沉吟著,他感覺多半不是真的,而且只是聽說過這回事兒,具體是什麼情況人家也沒有透露。

一看周龍沉吟的神色,姜夜就明白這事兒多半不靠譜。

「大人,他說三百斤糧食他才會說出他知道的東西。」

「留地址了嗎?」

「留了,在這裏。」周龍趕忙將地址拿出來。

他們都是窮鬼,拿不出那多的糧食,自然也就沒有辦法獲得太多的信息,不過他們背後的姜夜一看就是大財主。

「那些人就由你負責吧,誰能找到確切的信息,我就會幫助他成為獵鬼武士。」

姜夜並不在意那些糧食,對於姜夜而言,糧食和沙土並沒有什麼區別。

姜夜收好地址說道:「繼續招人,城內應該有複印機,將傳單大面積鋪開,糧食不夠就帶人來搬。」

軍部內住宅區。

「希望不要出什麼事。」坐在座椅上的老人看向窗外。

軍部內住宅區和軍營挨着,只要看向窗外就能看到陳列在場地上的熱武器。

坦克、裝甲車、卡車……

甚至還有直升機盤旋著。

老人沒來由的感覺心中慌亂,如今已經兩天沒有收到兩個兒子的消息了,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什麼消息都沒有,也沒有直升機飛回來。

摸了摸拇指上的玉扳指,剛要轉動,扳指和手指的契合度突然就改變了很多,老人低頭看去,已經用了許多年的扳指竟然出現了兩道細微的裂紋。

正想着出神,大門突然被推開了。

管家站在辦公室中,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甚至連手都抬了起來。

最後才悲痛的放下了抬起的手臂,聲音顫抖著:「老爺,出事兒了。」

老人身形頓時停住,這一刻時間就像是靜止了一樣,整個辦公室靜悄悄的,落針可聞。

老人將手指上碎裂的扳指摘了下來,攥在手中:「說。」

「在城外五十里發現了兩架墜毀的直升機殘骸,經過辨認是大少爺乘坐的直升機,我們還發現了很多人的屍體,只是大多都被怪物給咬的不成樣子了。」

「現場有大規模的戰鬥痕迹,是高手乾的。」

「屍骸都已經運了回來,但是我們沒有辦法辨認出哪個是……」管家聲淚俱下,這兩個孩子都是他看着長大的,如今卻白髮人送黑髮人,怎能不令人悲痛。

老人猛的睜開低垂的雙眼,通紅的雙眼中涌動着無數的血絲,手中的扳指被他攥的吱吱作響,破碎的殘片扎進手心。

厲聲怒喝:「查!」

「查出是誰做的,我不信是怪物,嚴查入城人員。」

「我這就去查。」管家二話沒說轉頭離去,現在不是悲痛的時候,更需要將兇手找出來,這樣才告慰兩個孩子的在天之靈。

管家關上了房門,老人嘴角顫動,雙眼完全變紅。

「咳!」手帕捂在嘴上,半口鮮血咳了出來。

老人倚靠在座椅上,看向窗外灰濛濛的天空,怔怔然的出神。

良久,老人擦了擦眼睛,撥通了安放在一旁的座機:「告訴他們,我同意他們的超級共生計劃,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我要上台。」

放下座機,長嘆了一聲:「我該多陪陪他們的。」

車隊如期而至。

車隊的人保存的很好,畢竟那個時候也就距離江陵城二十多公里,以車隊磨蹭的性子一個上午也趕到了,只是這一個上午的路程,他們硬生生的走了一個白天。

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產生了分歧。

一部分人覺得他們不應該來江陵城,在江陵城他們還有大仇家,萬一被發現了,所有人都會遭殃。

當然,這部分人中以神選者居多,畢竟他們也參與了戰鬥,儘管只是敲邊鼓的那種小角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