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楊不易也不再逗留,又凝聚出一道分身,就朝中心區域走去。

這樣又過去了五天。

分身繼續行走著,可就當越上一個小坡頭時,猛然發現坡腳竟然有人在交戰。

楊不易眸光一亮,運足目力望去,下方有著三人在戰鬥。

光影閃爍,卻是沒有一點聲響傳出,顯然三人交戰的地方有著一個陣法,能夠隔絕聲音。

看著看著,楊不易的面色就發生了細微的變化,盯著其中一人,喃道:「是他!」

下方那陷入苦戰,被圍攻之人正是田承。

此時他嘴角溢血,面色難看,體外撐起了一個布滿符文的黃金光罩,形如大鐘。

他的武器黃金鐧則呼嘯在虛空,化作金色流光不斷殺向前方兩人。

他的對面。

其中一名白衣青年手持一桿白色毛筆,輕靈揮動之間畫出道道白色符文,瞬間交織形成一柄柄靈劍向前刺去。

另一名黑衣青年則手持一桿黑色毛筆,揮筆有力,道道黑色符文化作一柄柄黑色大刀狠狠向田承斬去。

兩人的攻擊犀利無比,每一擊都堪比人劍合一的威力,楊不易看得直咋舌。

兩人配合默契,田承根本沒有招架之力。

「大哥,別玩了,殺了他!」

白衣青年低喝一聲,就往虛空劃出一道龐大的白色符文,那黑衣青年面色冰冷,往虛空劃出一道龐大的黑色符文。

兩者交匯,竟是化作一桿黑白兩色相間的巨大毛筆向前殺去,威力之大,直接撕裂了虛空。

田承見此,面若死灰!

「這一擊,恐怕比我全力一擊都強,這兩人的合體術了不得,田承只怕難以接下。」

楊不易暗道,身形一晃,就朝下飛去。

轟!

光華相接。

一股龐大的能量漣漪沖爆了四周的隔音符陣,待得風暴散去,對面兩人瞳孔一縮,沉聲道,

「你是誰?」

田承原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可此刻竟然還無恙地站著,他瞬間察覺到身旁多了一人,扭頭之際,一怔過後,不禁狂喜道,

「問仙道友,是你!」

(這一卷快要結束了,主角將要回到景地,築基上人,他馬上來了)

7017k 好久不見?

陸細辛微微怔了一下,抬眸看向顧綺明,顧綺明目光確實是直直看著自己。

但是陸細辛很確定,她的記憶中並沒有這麼一號人物,根本就不認識對方。

她眉心蹙眉,正要開口詢問。

旁邊的沈嘉曜突然嗤笑一聲,右手將她更緊地攬在懷中。

男人微垂著眉眼,眸光靜冷無波,嘴角還帶著溫柔的笑意,可說出來的話卻是一點情面都不留:「我們很熟么?還好久不見,顧小姐,太自來熟並不是一個優秀的品質。」

說到最後,還呵了一聲。

最妙的就是這一聲呵了,包涵著冷冽、嘲諷、譏笑,種種情緒蘊含其中。

讓人無盡遐想。

顧綺明臉頰頓如火燒,又羞又氣。

這周圍這麼多人,很多都是海城富商名流,沈嘉曜居然如此不給面子,當眾讓她難堪。

一直以來,顧綺明都以為她和沈嘉曜有些情分在,所以才會選擇這種試探方式。

沒想到,沈嘉曜是半點面子都不給她。

若不是顧綺明在國外歷練了這麼多年,她真是待不下去,早就落荒而逃。

深吸一口氣,她訕笑一聲,給自己勉強找了個台階:「沈總真會說笑。」

沈嘉曜眨了眨眼睛,攤了攤手,做出一副『隨便你怎麼說,你高興就好』的嘲諷模樣。

氣得顧綺明險些咬碎一口銀牙。

這個沈嘉曜,真是不想管他了,就讓他被夜家弄死吧!

陸細辛也明白過來,原來這句『好久不見』不是對她說的,而是對沈嘉曜說的。

今天這場慈善拍賣會,林朝陽也來了,她是最近最火的女團,受邀前來熱場。

陸細辛跟沈嘉曜說了一聲,就過去找林朝陽了。

這邊只剩下沈嘉曜和顧綺明二人。

顧綺明定定望著沈嘉曜,神色冷凝:「沈總,方便聊聊么?」

沈嘉曜歪了下頭,做了個請的姿勢,眼角眉梢儘是邪氣。

兩人到了休息室,顧綺明立刻蹙眉:「嘉曜,你剛剛是怎麼回事?怎麼不讓我跟細辛打招呼,難道她還在誤會當年的事?可是……」

顧綺明神色疑惑:「看著不像,細辛似是有什麼不對,她怎麼對我如此陌生?」

沈嘉曜大馬金刀地坐在沙發上,姿態恣意,支著下巴,定定看著顧綺明。

一副『我靜靜看著你裝、逼』的模樣。

很快,顧綺明就覺出不對來,探究地望著沈嘉曜,輕聲問他:「怎麼了,你怎麼這麼看著我?」

沈嘉曜扯了扯嘴角,嗤笑一聲:「顧綺明,你去國外這麼多年,不會是去學表演了吧,演技不錯。」

說著,還豎起一個大拇指。

神色似嘲似諷。

顧綺明維持著表情:「嘉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別裝了。」沈嘉曜似笑非笑地看著顧綺明:「小綺明,你多精的人啊,怎麼可能會不知道細辛失憶了。還有,那個夏未央應該也知道了吧,我記得你下飛機當天,就被她接走了。」

說到這,沈嘉曜似乎想起什麼好玩的事,突然笑起來,肩膀抖動半天才停下來,他一動不動地看著顧綺明:「你們兩個,不會是想用這件事威脅我,離間我和細辛的感情吧?」 聞言,甄靈心中一驚,非常疑惑。

這盆骨肉相連所用的肉,可是她親自精挑細選的!

而且是讓飯莊里最好的廚師做的!

應該不會差啊!

怎麼會難吃呢?

「不會吧?這盆骨肉相連是在我的親自監督下做好了,不應該太差吧?」

甄靈疑惑地問道。

「不信的話,你來嘗嘗!」

沈勇從手中的肉上撕下來一塊,遞向甄靈道。

甄靈接過沈勇手中的肉,輕撩面紗,放在嘴裡細細地嚼了嚼道:「我覺得不差呀!難道是我味覺失靈了?」

「我來嘗嘗!」

唐影戴上一次性手套,伸手又在鐵盆里拿出來一塊肉,撕下來一撇肉,放在自己的嘴裡品了品道,「很好吃啊!冰冰,你也嘗嘗!」

唐影又撕下來一條瘦肉,放到旁邊的顏冰冰嘴裡。

顏冰冰嘗了嘗道:「比以前我吃過的豬肉都好吃!」

「沈勇!你搞什麼啊?我們三個女孩都覺得好吃!為啥只有你說難吃呢?你不會是味覺錯亂了吧?」

唐影生氣地道。

「不!這豬肉按照你們的標準,是已經很好了。但是,如果按照我的標準來,還差很多啊!」

沈勇淡淡地道。

殊不知,沈勇說的他的標準,而是在西境秘密訓練基地所吃到的豬肉的標準。

在秘密訓練基地里,由於訓練強度非常高,消耗體能特別大,所以每天都必須吃一定的豬肉來補充體能。

那時候吃的豬肉的味道,真的是太香了,沈勇永遠都忘不了。

但是,現在嘗了飯莊里這盆號稱招牌菜的『骨肉相連』,與那時候的豬肉相比,一點肉味都沒有,就好像吃了一塊朽木一樣,極其難吃。

「沈先生,你如果這麼說,那我就能理解你說的『難吃』是怎麼回事了!其實這並不能怪我們廚師做的不好,而是生豬肉的問題!」

甄靈解釋道,「這家店原本是我父母開的。我父母出車禍去世后,本來說讓我弟弟來繼承的,我弟弟不肯做,所以就讓我來繼續做了!現在的豬肉和我小時候吃的豬肉簡直沒法比!

因為以前的生豬養殖喂的都是沒有添加劑的飼料,而現在養豬的飼料都添加了各種的生長激素類的添加劑!有些品牌的飼料在宣傳的時候甚至還用力『吃一斤長一斤』這樣廣告詞!

生豬的生長比吹氣球還要快,一天一個樣,爆炸式生長!這樣一來,就會導致餐飲界普遍的問題,『豬肉沒味』。」

甄靈這樣解釋,沈勇還是比較認可的。

因為西境部隊做飯所用的豬肉,都屬於部隊後勤部特供的,對生豬養殖源頭的標準也有嚴格把控,所以吃起來就會感覺特別的香。

「嗯!真不愧是飯莊的女老闆,對豬肉的了解還是很透徹的!」

沈勇道,「如此看來,養豬行業的潛力非常大啊!我以後也要進軍生豬養殖行業!到時候,我就要改善一下目前生豬養殖的怪圈!我要用最原始的養殖方法來養豬,一定會有市場的!做高端豬肉市場!」

「那真是太好了!要是你能用最原始的方法養豬的話,希望你能考慮和我合作啊!你養豬,我做餐飲,合作剛剛好啊!」

甄靈不愧是一個要強的女人,沈勇這麼一說,她便嗅到了商機,主動求合作。

「對啊!沈勇,你在部隊養了五年豬呢!養豬可是你的老本行啊!這個手藝不能丟!」唐影道。

聞言,沈勇有些尷尬,唐影竟然還真的相信鄧沖的那份假資料了啊!

不過,沈勇也不想說破,就這樣讓她認為這吧,也挺好的!

這時,一旁的顏冰冰有些聽不下去了,冷聲道:「沈勇!你今天叫我過來不是說『痘痘消』的事情嗎?怎麼吃上豬肉,又想要養豬了呢?」

「哦!對了!一吃豬肉,竟然把葯的事給忘了。」

沈勇從軍大衣的口袋裡將痘痘消藥膏拿出來,遞給甄靈道,「用這個藥膏抹,早晚各抹一次,抹兩天,你臉上的痘瘡就能完全好!抹三天,痘瘡上的死皮就會完全褪掉,變得和你的皮膚一樣嫩白光滑!」

甄靈接過痘痘消藥膏,開心地道:「那就謝謝你了!我應該給你多少錢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