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起來吧!」她邊說邊往廳內走去,「如何這一大早就急火攻心似的趕過來,可是出了什麼事?」

錢善成躊躇著步子跟在她身後,深深一嘆道:「不敢欺瞞姑母,確實是——四郎昨晚出一樁不得了的事!」

榮王妃剛坐定,也示意後者坐下。

驟然聽聞此言,她不由身體一頓,神情疑惑:「出了何事?」。 凌天心領神會,喃喃低語道:「原來如此。」

照這麼一說,那道光影所說的話語想必是預示自己的神魄即將蘇醒。

母親從前並未告訴過自己有關天神一脈的歷史,對其真實的身份也是隻字未提,想必是母親不願讓自己踏上這場漫漫無期的征途,但天意如此,人願難違,降臨的災厄猶如山呼海般勢不可擋,將一切的希望化為泡影。

他轉而將目光移向了前方,眼底浮生出堅定的神韻,腳步也隨即邁了出去。

逃避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更何況現在也只有一條路走到死,後方根本無路可退。

靠近高拔的祭壇,周圍的景貌一覽無餘。

正如遠處所見,祭壇的台階底下是一群人的冰雕。

這些人列著長隊,前後排得工工整整、井然有序,且動作也整齊化一,都無一例外的雙膝跪地,雙手環握於胸前,雙眼凝視著祭壇上方,像是在原地祈禱。

凌天見狀不明緣由,甚覺奇異的走進冰雕隊伍中,揣摩觀察著冰雕。

這些冰雕中的人皮膚為紫,耳朵上尖,形貌和人相差無幾,讓凌天很自然的聯想到了在半夢的營地中,與此類似的種族倒是隨處可見。

如果沒記錯,這應該是暗精靈種族吧。這些暗精靈統一穿著黑袍,額頭上刻有玄奧的法文,彰顯著隱秘和強大。

眾多的暗精靈中有男有女,還有一些高大威猛的暗精靈戰士屹立於靠前的地方,活脫脫的像一個巨人。

一路看來,凌天驚嘆至極。

雖然這些暗精靈都已經冰封於此,但那股久經不散的浩瀚氣息一直徘徊於全場,恢宏的勢氣足以悸動人心。

「這些暗精靈每一個都至少擁有神境的力量,真是恐怖如斯,這種仗勢光是看著都覺得驚心動魄。」他站在隊伍的最前方,有感而發。

一陣震撼后,他便將視線轉移至身後的祭壇上方。

眼前是冰雕玉刻、直入高處的台階。在那台階最上方,有著一口巨大的冰棺。

冰棺之上是幾把拔地參天的潔亮巨劍,巍峨的劍柄埋入了高空的雲煙。

蔽日千雲的力量在無形之中掌控了整片天空,凌天能感受到空中擁有一股空前絕後的力量在不停的震蕩,彷彿巨龍在咆哮,風波在嘶吼。

他強咽一口氣,平復心中的緊張,抬腳走上了台階。

台階又高又陡,很不好走,並且抵達較高處時還有一股強勁的阻力。這股阻力隨著他不斷的靠近而愈發的狂暴和兇猛,如同橫衝直撞的牛群般力大無比。

蒼渾的力量在空中激蕩,惹得風波喧囂奔騰,橫行霸道。

凌天調動玄力,其身前浮現出一道金熠的玄力屏障,如同一面牆壁般將他擋在後方。

他緩慢的朝前行進,獄炎沒有絲毫遺漏的包裹著他的身體,抵禦著高空的風寒,但即便如此,他的身體依舊會傳來萬針扎入肌膚般的刺痛感。

在離祭壇頂部不遠時,

壯氣吞山的波動暴然而起,像是海潮一般激浪澎湃,無窮無匹。

由於這股浩猛的衝擊,凌天雙腳一陣娘蹌,差點從台階上摔下去,還好他反應夠快,倒退了幾個台階后立馬身體前傾,整個身體直接貼在了台階上。

掀天的風浪排空飛策,阻攔著一切靠近之物。天空上方繼而風雲變換,行徑莫測,某種力量好似在祭壇的頂端不斷噴發。

「小凌子,快調動你魂源的力量,凜冬聖晶有些暴走了。」龍姐的話音有著稍許急促。

凌天聞言茫然無措道:「龍姐,如何運用魂源的力量?這魂源的力量貌似不受我控制啊!」

「集中精神,用心感受你體內魂源的所在之處,然後用你的意念去控制它,速度要快!」龍姐十萬火急道。

祭壇最頂部所震蕩出的力量在轉眼間暴漲了數倍,整個祭壇都開始左搖右晃了起來,好像隨時會坍塌。

看到這一幕,凌天算是理解龍姐為何這般火急火燎了,這情況確實很不妙。

他集中心念,專註凝神,意識在身體中來回穿梭,

以最快的速度去發掘魂源的所在之處。

片刻后,他在左肩處發現了魂源的蹤影。那是由一團暗紫色氣體濃縮而成的球狀之物,四處延升的氣體長絲像是縱橫交錯的神經脈絡一般千絲萬縷,令人目不暇接。

這魂源的力量確實蠻橫,當他的意識延升到此處時,有一種難以靠近的感覺,就像是有一堵無形的高牆擋在眼前。

不過事到如今也顧不了那麼多,只能硬著頭皮強行催發。

伴隨著他的意念持續加強,頭腦也先後傳來一陣欲要裂開般的疼痛,但他咬牙堅持,最後得以成功。

一個流溢的光圈在他左肩前閃亮而出,宏大的暗紫氣體從他的身軀傾涌直出,瘋狂撲涌,氣勢震人。

「轟!~」

正於此時,那祭壇之上突然射出了一道壯碩的藍色光柱,一飛衝天,將整片天空上翻滾的雲氣震得四擁而散。

翻天覆地的衝擊自祭壇上方傾瀉而下,帶著如雪崩一般的氣勢欲要吞噬一切,足以撼動蒼穹。

凌天大驚失色,這回山倒海的力量誰能抗得住?!那股參天之力一瞬即至,令他臉上布滿了驚恐之色。

「不用怕,這魂源的力量可以讓你在一小段的時間內無視任何攻擊的傷害,這種魂源極為稀有,只存在於異界的變異魂源中。」龍姐淡定解釋道。

龍姐話音剛落,那股汪洋的衝擊就從凌天的身體穿透而過,對他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

凌天本來將雙手擋在身前,全身的力量已經催發到極致,就是想要拼盡全力的抵禦這股衝擊,卻沒想到就這樣簡簡單單的化險為夷,整個人愣在原地一陣錯愕。

「額……,嚇我一大跳,還好只是虛驚一場。」稍許后,凌天抬手抹了抹額頭上冒出的冷汗,大鬆一口氣道。

龍姐語不驚人,平聲淡語,「算你運氣好,能獲得來自異界的變異魂源。這種魂源對你現在的增幅還挺大,且會隨著你的修為實力而不斷成長,這才是此魂源最可貴之處,詳細的信息日後再說,你現在先把聖晶弄到手,這才是至關重要的事情。」

凌天倒覺得自己能獲得魂源靠的不單單是運氣,不然當初也不至於打得頭破血流。

ps:今日呈上一章,希望您能看得開心。。。。 「本王今日下朝早,回到王府後,聽說你們來逛街了,所以就想來陪你們。」楚玄辰走到雲若月身邊,因為他個子比雲若月高出一大截,所以他很自然伸出手,在她頭上寵溺的揉了揉。

這時候,蘇七少見有人進來,便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一睜開眼,他就看到有個男人正在摸雲若月的頭,他頓時大喝一聲,一掌朝那男人的胸膛拍了過去,」大膽狂徒,竟敢輕薄小月兒,你找死!」

楚玄辰沒想到蘇七少突然朝他打來,他一個凌厲的側身,就避過了這掌。

同時,他已經閃到蘇七少面前,一掌朝蘇七少的胸膛打過去,直打得蘇七少急急的後退。

他頓時冷拂衣袍,聲音凌厲:「蘇七少,你喝醉了!」

「本少爺沒醉,你是哪裏來的登徒子,不准你佔小月兒的便宜,否則本少爺就剁了你的雙手,挖掉你的眼睛。」蘇七少說着,突然打了個酒嗝。

他被楚玄辰打得後退了幾步,將將才站定,身子又醉得搖晃了起來,看着搖搖欲墜。

長公主見狀,趕緊衝過去扶住他,「蘇卿塵,你喝醉了。你看清楚,這是玄辰,是月兒的夫君。」

有長公主及時扶住,蘇七少這才沒有摔倒在地。

他冷冷的看向楚玄辰,卻仍是沒有認出他來。

楚玄辰懶得理他,他攬起雲若月的雙肩,溫柔的凝視着她,「月兒,你不是要逛街嗎?本王陪你去。來人,送蘇七少和皇姐各自回府!」

說完,他牽着雲若月的手,轉身準備離開。

「玄辰,蘇七少喝醉了,我留下來照顧一下他,等他酒醒了再回府吧。」這時,長公主突然說。

楚玄辰一愣,頓時轉身,目光森寒的看向長公主,「皇姐,本王自會派人照顧他,男女有別,你還是先行回府的好。」

「不,我才出來沒多久,我還沒玩夠呢,我想多玩一下。」長公主生氣的說。

楚玄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發現她的手臂緊緊的扶著蘇七少,他的瞳孔頓時睜大,心中溢起一縷不好的預感,「皇姐,你喜歡上他了?」

「不,我沒有,你胡說什麼,他上次救過我的命,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長公主臉一紅,趕緊解釋。

可她臉上那抹紅暈,和那不自然的神態,已經證實了楚玄辰的話。

楚玄辰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莫說蘇七少比她第三者歲,就是那個蘇家,就和他根本不對盤。

要是長公主嫁過去,不得受蘇明的氣,被蘇家人欺負呀!

他是絕不會讓自己的姐姐任人欺負的。

「皇姐,你和他是不可能的,你先回府,我會替你另覓好郎君。」

「不,我和他真的只是朋友,就像月兒和他一樣,大家只是正常的朋友關係,為什麼不能交往?」長公主好不容易才喜歡上一個人,當然不想輕易放棄。

被楚玄辰那麼阻止,她的眼淚都要落下來了。

「你確定你對他,只有普通朋友的感情?」楚玄辰冷聲說。 咻!

一個淡藍色的影子穿梭在大廈樓層間,在他後面緊緊追著一個影子。

「卑鄙的巴爾坦,居然對我偷襲!」一邊跑,藍色虛影基里艾洛德戰士還不忘謾罵。

巴爾坦不為所動,在來到樓頂后,身軀驟然脫離陰影,展露出猙獰的面目。

「宇宙忍法·致命飛彈!」巴爾坦雙鉗張開,數發飛彈射出,瞄準了天空中的淡藍色虛影。

「喝!」基里艾洛德戰士似乎終於忍無可忍,轉身後,手在面部一揮,火紅的火焰噴射而出。

將飛彈盡數摧毀。

巴爾坦雙眼閃動,迅速飛到空中,身影快的連機器都無法捕捉。

在基里艾洛德戰士的精神感應中,更是只感覺有什麼東西掠過,但卻無法細細感應。

大樓內,因為做好了決定,這一次肖龍也不再隱藏了,直接按上了腰帶。

居間慧看著肖龍腰部神奇的腰帶,有些好奇:「這個特戰服是什麼樣子的?」

巨神計劃——為由大門大月博士率領的一項計劃,以巨大機器人與巨大生命體的和平戰鬥為目的,而開展的計劃。

「這可不是特戰服,而是假面騎士——居間隊長,還請退後。」肖龍糾正了一句后,在內心跟破壞者意志溝通。

「能幫忙將大門大月更改成我的名字,然後將巴爾坦寫入大門大月的身份。」

破壞者意志:?(●′?`●)?

嗡嗡!

迪迦世界意志4396:叮叮!

肖龍面露驚訝,世界意志來幫忙了?這波誰能看穿我?

整個世界不知不覺在一道銀色帷幕過後,發生了一些細微的改變。

大門大月成為了巴爾坦的名字,而大門大月在之前的現實中的身份,則被肖龍取代了。

沒人能感覺到絲毫不對勁,遠在tpc的三人組忽然腦袋一蒙,記憶中,被巴爾坦打敗的畫面,變成了被紅藍色的裝甲人打敗的畫面。

而自己等人找上肖龍的目的也變了,成為了想要劫持這位天才學者,為自己等人製造侵略武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