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可比邱嵐差遠了!

沒多墨跡,何璐對着幾位弟子道:「今後,你們就隨李長老在此地學習劍道,未經他的允許,你們千萬不能將有關劍道的事透露出去。」

「是。」眾弟子齊聲喊道。

「師尊,」幾人中,袁長欣還是忍不住向何璐傳音,「我們今後,當真得喊他師尊?」

何璐仔細地看了看他,有些深意道:「別想着喊李長老叫師尊了,你們還不夠格。」

袁長欣心頭一驚,他不傻,知道師尊的這一句話代表着什麼。他連忙收起了打量著李易的目光,心態和表情都再端正了些。

『看來,教這些弟子還挺不容易的啊。』

李易有些無奈,並不是每個人都像袁長欣一樣,與何璐傳了音。此時,還有不少人打量着他,那些目光多多少少有些輕視。

忍不了,李易突然引動劍威臨身,一名甚至用靈識探查着他的弟子,眼睛在此刻瞬間炸裂。

其他人也不好受,當時還打量著李易的弟子,此時眼睛也彷彿滲著血。

袁長欣心裏頓時閃過一陣后怕,他有些慶幸,自己提前與師尊交談過,沒有再冒犯李易了。

單憑一段劍威,便可炸裂返虛修士的眼球,這多麼可怕。

何璐看到此幕,沒說什麼,她看向那位眼睛炸裂的弟子,心裏劃過一道嘆息。

自己的弟子,未免有些太笨了……

此時,她想了想,還是認真說道:「我就先離開了,在這裏,有什麼事你們都得聽從李長老指揮。」

同樣地,何璐再次把之前告訴袁長欣的話重複了一遍:「不要想那麼多有的沒的,我知道你們中有些不服李長老的,還有許多不屑於叫李長老叫師尊的,覺得這樣丟臉變扭。」

「但其實你們都多慮了。」

架起一片雲霧,何璐遁入其中,對着自己的弟子們留下一句話道:

「你們要想成為李長老的弟子,還遠遠不夠格呢……」

聞言,李易心裏舒服了許多,他眼裏看着何璐漸漸架雲遠去,感知卻又在近處發覺到了她的氣息。

『原來沒走啊。』

李易看着大多還捂住眼睛的學員們,心中嘆了口氣,也偷偷地度了些真氣為他們療傷。

等傷勢稍稍好轉后,大家對李易的態度瞬間變得端莊肅穆了起來。

李易開口:「今日開講第一天,我們先不講劍道,而是練道心。」

衣袖一甩,六本書籍出現在了李易手上,他走下台去,每個人分發了一本。

「國學?」

袁長欣嘴角微微抽搐,他還以為李易要教他們如何明道心呢,結果居然發了本學堂里的課本教材。

「對,就是國學,且其中全是我自己編寫的內容。」

抱着好奇的心態,袁長欣緩緩翻開了書本的第一頁。可就是這一眼,讓他震驚非常:

詩名:我愛這土地

假如我是一隻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

…………

…………

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一詩結束,袁長欣忍不住拍手,道:「好,好!」

身為一名讀書人,他此時不禁眼中發亮。

不知為何,讀完這首詩,他的心中竟莫名其妙感到了一種悲涼之情。

可於此相對的,以那隻「鳥」自比的作者,也讓他感受到了一種,他從未在任何人身上體會過的一種感情。

「這是……愛國嗎?熱愛自己的國家?」

袁長欣有些不解,身為修士,天下之大他哪去不得,怎麼能體會到上輩子藍星人民的真摯之心。

「李長老,李長老實乃大才!」

捧着手上的書,大家都眼神都變得熾熱起來。而站在其中的袁長欣,手掌微微顫抖,臉色因為興奮而變得通紅。

不止是這一篇,這本書之後的所有內容,都讓袁長欣感到震撼和激情澎湃,因此,他甚至感覺自己的道心真的明凈了幾分!

他在此刻突然意識到了,李易究竟有多麼神秘可怕,彷彿只要他說了什麼,什麼就一定會實現。

這樣的人,自己確實配不上當他的弟子啊……《神皇歸都市》封魔陣 「真是壯觀啊,是吧,幽蘭黛爾。」奧托看着深邃黑洞中浮現的星空,裏面鑽出無數量子之影,有些感慨。

幽蘭黛爾心神領會,手握黑淵白花,即將出手,卻被奧托攔住了。

「已經不需要了,果然啊……哈哈,我沒有猜錯。」奧托轉身,離開將要這裏。

不知怎麼時候,沐清楓已經踏入了星空,所有的量子之影隨之崩碎,黑洞被強制關閉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幽蘭黛爾在空中看見了泛著熒光的透明絲線,隨後又消失了。

「跑的真夠遠啊……」沐清楓閉目凝神,第二神之鍵所經過的地方,必然會留下痕迹,追溯著痕迹,就接近蘇所在的區域了。

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活着……

……

參天巨樹肆意生長,種種奇珍植物生機勃勃,色彩斑斕,瀰漫着白色霧氣,宛如仙境。

巨樹下,黑色長發,眯眼小憩的男子睜開了眼睛。

「沐先生,這個稱呼您能接受么,我想過有人回來找我,卻沒想到是您。」

「看起來你的狀態不是很好。」沐清楓坐到他面前,「傷的不輕,但還有救。」

「是么,還有救啊……」蘇笑了笑,顯然他並不在意這些事,「凱文那傢伙還好么,現在他應該從世界泡里掙脫出來了吧?」

「沒猜錯的話,是前輩您放他出來的。」

將五萬年時間盡數用來觀測無量世界的蘇,早已突破了自身的極限,但是突破極限帶來的不是蛻變,而是崩潰,再加上受的傷,已經強弩之末了。

「回去吧,凱文拜託我帶你回去。」沐清楓不置可否,「我對你們之前的矛盾很感興趣,想來可以成為一個不錯的小說素材。」

「哈,您真是變了不少啊,前輩,這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蘇起身,從沐清楓到這裏開始,他受的傷和已經崩潰一部分的本源都在慢慢恢復,又欠了一份情。

「大概一千五百多年前,火種計劃失敗,方舟計劃的執行者失聯,而恆沙計劃也沒有進展,凱文決定實施危險性最高的聖痕計劃,當時我認為凱文為了對抗崩壞,已經失去了珍貴的感情,所以就履行身為「監察者」的職責。」

所謂的監察者,是監察者計劃的誕生物,是為了在實力最強負責最危險計劃的凱文,失去作為先行者的責任與擔當之後,阻止剿滅他。

蘇是恆沙計劃的負責人,同時也是監察者計劃的執行人。

「凱文當時識破了我的計劃,但是依然接受了邀請,踏入了陷阱,用壓倒性的實力擊敗了我,然後把我從世界泡里送出來了,同時送出來的,還有天火聖裁。」

蘇回憶著,當時他抱着和凱文同歸於盡的想法,用第二神之鍵的力量把世界泡沉進了量子之海深處……

「很不錯的素材,決定了,我最新一部的小說主角就是你們倆了。」

「前輩您是認真的嗎,怎麼總感覺您變屑了……」

……

「凱文,我帶蘇過來了……」世界蛇的總部,空間被拉開,沐清楓提着蘇過來了,看他面相,似乎被打了,熊貓眼格外清晰。

「吸溜~吸溜~吸……」

「…………」

就怕空氣突然安靜,凱文坐在象徵十三英桀首位的王座上,端著最新款的速食麵,剛剛塞了一口在嘴裏,嗦面的聲音在安靜空曠的空間里清晰可見……

「吸溜~吸溜……」凱文短暫的停頓之後,仍舊面無表情的嗦面,嗦完最後一口面,把湯喝完,用餐巾紙擦了擦嘴,只要他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哈哈,凱文,你還是一點沒變啊。」蘇沒忍得住,笑了出來,一半是欣喜,一半是懷念,記得當初還在上學的時候凱文就是這樣。

等成為逐火之蛾的牌面,精神領袖的時候,偶爾類似團建之類的活動,他請吃飯,也是嗦面。

想像一下,一大群融合戰士,意志堅定,信仰堅定,然後首領帶他們在會場集體吃面……

……

水字數小劇場沐清楓新書發佈

:新書很不錯,這還是沐老師第一次進軍言情小說,男女主的感情互動很好,沐老師是談戀愛了么,以前戀愛這種甜甜的感覺您可寫不出來,可以和大家說說么?

沐清楓:嗯……也不是不能說,我確實是戀愛了,這對我寫小說來說有很大幫助。

:竟然真的戀愛了么……可惡,好吧,咱們回歸正題,男主女主的人設都很棒,可以說說靈感來源於哪裏么?

沐清楓:靈感都是來源於周圍的生活,悄悄說一句,他們的人設來自我的兩個朋友。

:那之後有什麼具體的規劃呢?

沐清楓:可能考慮給女主一點危機感,新加一個女角色。

:可以透漏一下么?

沐清楓:是個戴眼鏡的科研女孩哦。

……

丹朱:凱文凱文,哦豁,真巧,蘇你也在,諾,給你們推薦一本小說,是沐清楓寫的哦!(壞笑)

凱文:既然是他寫的,那就勉為其難的看一看好了……阿這……怎麼那麼眼熟……

蘇:我看看……

眾人:欸?你們看什麼看的那麼面紅耳赤,給我看看……

眾人:…………

愛莉希雅:沒錯的話是寫的事蘇和凱文的故事吧?女主是蘇?

丹朱:傳下去,凱文和蘇在小說里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奧托:傳下去,世界蛇的尊主和前文明先行者蘇是情侶關係,記在資料庫里。

瓦爾特:傳下去,前文明裏先行者凱文和先行者蘇是夫妻關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