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站起來?

連葯谷長老都不敢治玉恆。

楚塵明說了。

黃玉恆,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站起來。

那麼……

這一生,也不可能再回青陽派了。

黃禹的身軀在輕微地顫動,這個消息,他不知道該怎麼去跟玉恆說了。

此刻,玉恆一定躺在床上,做着師尊前來替他出氣的美夢。

大概也註定了……

大夢一場空。 話分兩頭,另一邊的燕翎羽可就慘了。

他本身沒什麼修為,只能被凌霜抓著飛。

雖然有藍色罩子保護他,但是這麼快的飛行速度還是讓他很難受,感覺人都要散架了。

「到了。」凌霜突然喊了一聲,燕翎羽向前看去,發現前面又出現了一個發光的漩渦。

他已經有經驗了,心想這應該就是出口。

凌霜和李蘭馨加速向前飛行,一下就穿過了那個漩渦,隨後三人落在了一個小廣場上。

凌霜鬆開了燕翎羽,燕翎羽剛落地腿還有些發軟,一下子沒站住坐在了地上。

一旁的李蘭馨看見這一幕捂嘴一笑,趕緊把他扶了起來。

這個廣場不是很大,只有一個老人站在不遠處,拄著拐杖,面容滄桑。

看到凌霜幾人出現,那老人慢慢走了過來,凌霜也趕緊迎上去抱拳,微微彎腰:「見過嚴神座。」

此人名叫嚴德運,擅長各種占卜推演之術,在天諭神宮地位非凡。

「嗯,此行如何。」嚴德運掃了一眼三人問道。

「嚴神座果然神機妙算,此行有大收穫。」凌霜回答道。

「有收穫就好,什麼神機妙算,不過是拿命提前換一些線索罷了。」嚴德運擺了擺手。

「神座是我天諭神宮的樑柱,千萬要保重身體。」凌霜面色擔憂。

「放心吧,暫時還死不了,說說,都有什麼收穫。」嚴德運說道。

凌霜沒有答話,只是閉上眼睛,豎起一根拇指放在自己眉心。

幾秒鐘之後指尖便出現了一個黃色光球。

她將黃色光球遞給嚴德運說道:「事情比較奇特,神座一看便知。」

「嗯」嚴德運點了點頭,接過那個光球將其粉碎,光球化作幾條細細的絲線飛入他的腦中。

嚴德運一開始面色如常,過了一會兒臉色變幻,又過了一會兒再度變幻,最後臉上掛起淡淡的笑容來。

「不錯,不錯,盤古石的碎片,還有弒天劍主的傳承,此行的確算是大收穫。」

「此人便是燕翎羽。」凌霜指著燕翎羽說道。

「看起來不能修鍊,不過弒天劍既然選擇了他,那自有緣由,我去向宮主稟報,你先帶他去你的山峰安頓一下。」說罷嚴德運便拄著拐杖慢吞吞的轉身離去。

「是」凌霜再次行了一禮,帶著燕翎羽離開了。

…………….

燕翎羽跟著凌霜,屁顛屁顛的走在人家後面,眼睛不停的東張西望。

聽李蘭馨說這就是她們的宗門–天諭神宮。

跟著凌霜從那個小廣場走出來,一路上碰見了不少人,有人穿著古樸的服裝留著長發,腰間還配一把長劍,長得也都挺帥,說一句翩翩公子不為過。

有的則是穿著那種比較現代化的衣服,留著短髮。

還有很多女修士,穿著不一,各種風格都有,關鍵是都很漂亮,天上還有不少人在飛行。

「神宮平時不限制弟子們穿什麼,哪怕是本門制服也有幾種不同的樣式。」

「只有在有活動的時候才會規定必須穿門派服裝,但是穿哪種樣式的隨意。」李蘭馨在一旁給燕翎羽當起了解說員,她是浮玉峰的核心弟子。

「這樣啊,你們平時都有什麼活動」燕翎羽好奇的問道。

「外門每月的比武,還有各峰自己的比武,年底神宮的大比,有時候還會帶弟子外出參加一些活動。」

「每月都要打架嗎,那不會很累吧。」

「也不是都打架的,還有比試丹藥之術,煉器之術,奇門遁甲呀各種各樣的,而且只有外門各種考核才會比較頻繁。」

「噢噢。」燕翎羽不再發問,而是觀察著四周的環境。

他發現自己極目遠望,視線已經到了很遠很遠,但是那裡似乎還是天諭神宮的地方。

因為建築的樣式還是一樣的風格,也就是說這個天諭神宮非常大。

「還能飛嗎。」凌霜突然對著燕翎羽說道:「走路太慢了,到我的浮玉峰天都要黑了。」

「呃…可…可以。」燕翎羽結結巴巴的回答。

「再堅持一下吧,很快就到了。」說罷凌霜一手提起燕翎羽就騰空而起。

李蘭馨也趕緊跟上。

飛了大概十幾分鐘,凌霜慢慢降低了速度。

前面的巨大山脈就是她口中的「浮玉峰」了。

說是峰其實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

從遠處望去雲霧繚繞,頗有世外仙山的感覺。

浮玉峰只是這片山脈的主峰,山脈外圍有很多建築,整片山脈整體上來看從下往上建築越來越少也越來越精緻。

很明顯位置越高的地方住的人肯定也是地位越高的。

凌霜飛到一處最高的山峰前停了下來,這裡便是浮玉峰了,下面有各種各樣的建築,還有一條非常長的階梯,從山頂延伸至山腳。

帶著燕翎羽緩緩落到山頂上的廣場,廣場十分寬敞。

剛一落下便有不少人朝著凌霜行禮「峰主。」

凌霜沒有說話只是點頭回應了一下,便對燕翎羽說道:「我們去後山,這裡我平時很少來,除非有事情需要親自出面處理。」

燕翎羽抬頭望向前方,那裡一座建築比周圍的都高。

大門是開著的,往裡看去可以發現大殿的盡頭有一張座椅,而且位置最高,兩側有很多座位,像是一種聚眾議事的地方。

凌霜邁步向另一邊走去,燕翎羽也跟著,李蘭馨跟凌霜告退了一聲便離開了。

走著走著兩人就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

這裡種著很多竹子,還有其他燕翎羽沒見過的奇花異草,清新的空氣迎面撲來讓人心神舒暢。

「這裡就是我平時住的地方,議事殿有事才會過去。」凌霜指著竹林里的一個小屋說道.

「走吧,你先在這裡休息一下,看神宮後續對你有什麼安排。」凌霜一邊說一邊往小屋走去。

燕翎羽跟在後面說道:「要等多久啊,我很急呀,我來這已經三四個小時了,再不回去我朋友可能就要報警找我了。」

「這我也不知道,你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碰到。」

「我家裡就我一個孩子,我要是突然消失了他們肯定很著急的。」燕翎羽說著說著都快哭了,明顯很心急。

凌霜看到這一幕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只好摸摸他的頭道:「沒事的,應該很快就好了,走吧,進去歇息一下,被抓著飛了這麼久肯定很累。」

竹林里的小屋其實也不小,還挺大的。

旁邊還有兩個小亭子,搭配起來給人一種很愜意的感覺。

小屋後面有個小湖泊,湖泊上有個木板橋,木板橋從小屋後面一直延伸到湖中心。

燕翎羽跟著凌霜走進屋子,發現裡面是個很大的客廳,擺放著一些盆景。

還有一張圓桌子,上面放著磨砂的茶壺茶杯。

跟桌子正對著的前面有張床,而在桌子的右邊方向是個小房間,桌子的左側有個雅間,不過沒門。

一眼望去中間有個長方形的桌子,上面有紙筆,右邊放著一個書櫃,左邊靠窗的位置依舊放著一張床。

「坐吧,我去沏壺茶。」凌霜指著圓桌說道。

被抓著飛了這麼久燕翎羽確實很累,拉開一張椅子坐下。

而凌霜則是拿著茶壺去了右邊的那個小房間。

「難道裡面是廚房?」燕翎羽起初以為是雜物間,看來並不是。不一會兒凌霜就端著茶壺走了出來。

「上好的雪霧,你肯定沒喝過,我平時都很少拿出來招待人。」凌霜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桌上的茶杯給燕翎羽倒了一杯。

茶入杯中芳香襲來,更神奇的是茶水竟然冒出大量白霧,這一幕看呆了燕翎羽。

他拿起杯子,發現茶水裡有幾片白色葉子,茶水也呈現淡淡的白色。

正當他準備喝一口的時候一旁的凌霜說道:「小心燙。」

「嗯嗯。」燕翎羽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吹了幾下才抿了一小口。

茶入口中,非常香,不一會兒他就喝了半杯,只感覺渾身舒暢,連思維都清晰了幾分。

凌霜也給自己倒了一杯,兩人聊起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來。

大約一個小時后,凌霜的腦中響起了一道聲音:「丫頭,來主峰大殿一趟,順便帶上那個小子。」

說話的人正是凌老,凌霜他們回來不久后,他也回來了,而且直接去了主峰大殿。

「好,對了,宮裡打算怎麼辦,我是說這小子。」經過一陣閑聊她覺得這小傢伙還不錯,挺有趣的。

「神宮的意思是不想放這小子回去,讓他留在神宮修行吧,畢竟弒天劍主的傳承,神宮也非常重視。」

「這樣也好。」

斷開傳音,凌霜便對燕翎羽說道:「走吧,我們去一趟主峰,是有關你的事情。」 「楠木山的氣候和南原府還有些區別的,楠木山裏明顯要更冷,就連日出都失去了那種壯烈感覺,只剩下那種蒙蒙清冷,太陽卻也更溫暖。」

山崖之上,林軒盤膝而坐,經過一夜冥想之後緩緩睜開了眼睛,看着遠方地平線上的第一縷晨曦。

畢竟剛進楠木山的時候是清明之前,爾後幾個月由春入夏,林軒一直應付著諸多高手相互的瘋狂廝殺,一點都沒有感受到這仙境中的氣候。修行者也確實耐寒,等到如今剛剛入秋林軒才猛地發覺這天氣的寒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