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扎裏手中的長刀瞬間將堅硬漆黑的骨棒斬斷,但是他所蘊含在武器中的力量也在這個時候消耗殆盡,堪堪斬在精英哥布林戰士的肩頭就再也無法寸進一步,反而眼前的精英哥布林慘綠色的面容猛地扭轉過來,大手張開一把捏住了扎里長刀的刀身。

在扎裏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一股龐然大力已經驟然從手中傳來將自己手裏的武器一把奪了過去,緊接着,還沒有等到扎裏的臉色出現變化,長刀就被這名精英哥布林戰士倒提在手中狠狠的砸向了扎裏的胸口。

“啊!”

手中武器脫手的扎裏猛地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怒吼,雙手之間驟然間顯現出銀白色好似金屬一樣的光澤,他的雙臂交叉在間不容髮的一瞬間阻攔在了自己的胸前。

但是裹挾着淒厲風聲嘶吼呼嘯的長刀已經狠狠的劈在了扎裏的胸口,讓他整個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後拋飛出去,在轟然巨力的衝擊下扎裏的身軀狠狠的撞進了大廳兩側牆壁之內,就好像是被一隻巴掌直接嵌進去了一樣震得塵埃,泥土紛紛揚揚的灑落飛散。

雙手呈現出詭異扭曲姿勢的扎裏在牆壁上不住的喘息,七竅中都在這恐怖的震盪下逸散出淡薄的血絲,他看向不遠處矗立在原地肩膀上暴露出的皮膚傷口正在逐漸復原的精英哥布林戰士難以置信的吼叫道:

“這…這怎麼可能?!精英哥布林戰士怎麼可能會這麼強!”

似乎是聽到,聽懂了扎裏話語中的疑惑,一直僞裝着的精英哥布林戰士頭部的毛髮陡然膨脹,散落下來,形成了宛如鬃毛一般的雜亂腥臭的毛髮,猩紅的眼眸深深的隱藏在髮絲的縫隙之間,這隻形態姿容都顯得極其怪異的魔物陡然用艱澀,沙啞的語氣開口道:

“人…人類,這只是爲了埋伏你們殺死你們所使用的手段而已。”它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獰笑,手臂上的肌肉虯結膨脹,顯露出與普通哥布林戰士截然不同的外表來。

“你…難道…”扎裏似乎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運氣會如此之好,只是無意間從陷阱中脫離就遭遇了這個地下洞窟的真正主人。

“你是那隻智慧魔物!”

“智慧魔物?”蛻變進化成爲野獸人的精英哥布林戰士殘酷的眨動着眼睛,竟然人性化的露出了戲謔的嗤笑:

“爲什麼你會覺得我會是大人呢?大人當然還在地下洞窟的最深處等待着你們。”

“這…這怎麼可能?!”

扎裏難以置信的看向眼前突變的野獸人,而在面前人類驚慌失措的目光的注視下這隻在智慧魔物幫助下不僅開啓了部分智慧,掌握通用語,甚至還蛻變成更高級形態的野獸人揮舞着原本屬於扎裏的長刀切割空氣發出刺耳的尖嘯,“好了,現在我也該解決你然後去爲你的同夥們收屍了。”

“…那麼你口中所謂的大人真正的能力又是什麼?批量製造蛻變形態的野獸人,還是其他巫術側的詭異技巧…”

正在野獸人準備給予扎裏致命一擊,徹底瞭解對方的性命的時候,一個冷淡的聲音突然從洞口的位置響了起來傳入了在場的一人一獸的耳中讓兩人的面色大變,“一個進化方向詭異的智慧魔物,突破了原本的界限,是因爲正式巫師和這片遺蹟的影響嗎?” 一股濃稠到極點的黑暗突然間涌入了這片只有十幾平方的空間之內,潮水一般的陰影在將四周零散的幾隻普通哥布林無聲的吞噬之後沒有絲毫的停歇,驟然朝着野獸人所站的位置猛撲了過去。

“雕蟲小技!”

站在大廳中央的野獸人憤怒的低吼起來,它緊緊的注視着潮水一般涌動的黑暗浪潮中隱約矗立的一個人影隨後就發出了不屑的嗤笑。

“原來又是一個來襲的人類學徒而已!”

野獸人原本突然間聽到白遠在洞口傳來的聲音便是驟然一驚,甚至其猙獰殘酷的臉色都出現了細微的變化,但是在見到這片黑暗陰影背後操縱的人影之後它卻再次放下了內心不知爲何驟然升起的不安大吼着咆哮起來,彷彿是要發泄自己內心的憤怒。

要知道對付黑暗陰影魔力的剋星除了火焰,聖光屬性的法術之外便是隸屬於煉體巫師開發到極致的血氣,而它所擁有的正是這宛如炙熱火浪一般的血氣!

但是還沒有等到野獸人咆哮着將身軀中的血氣爆發出來化作熔爐驅散黑暗,陰影生物極致精純的魔力便蜂擁而上將其龐大的身軀覆蓋包裹,形成了一個巨繭的形狀發出了好似心臟搏動一般劇烈的跳動聲。

無數針刺狀的陰影魔力在巨繭的內部變換生成直接將內部被魔力束縛無法動彈的野獸人刺成了篩子一樣,無數腥臭墨綠色的血液從密密麻麻的針眼中噴射而出,直接將巨繭內部的皮膜染上了一層悚然的碧綠色。

觸鬚一般好似擁有活性的陰影緩慢的蠕動着將噴濺的血液乃至於血肉完全吞噬,只留下一些無法消化的物品從巨繭之中噴吐了出來,在黑暗中滑落出一道模糊的軌跡。

啪!

從遠處的陰影中緩慢走來的白遠一手接住從半空中跌落的已經收到腐蝕無法再運用的魔化長刀,看向了遠處奄奄一息,難以掩蓋自己驚疑神色的扎裏,他那冰冷的目光讓扎裏驟然間就從呆滯中恢復過來,狠狠的打了一個寒顫。

“你到底是誰?!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在學院中有你這樣的學徒存在…難道你是那個傢伙?!”

“煉體巫師學徒?”

絲毫沒有理會扎裏打算也完全不瞭解扎裏話語中所說的到底是誰的白遠信手將手中破損的魔化長刀橫放於胸前,以右手手指輕輕摩挲着長刀晦暗的刀身發出低沉的響聲。

煉體巫師作爲三大巫師體系中的一種在學徒階段的實力相較於血脈系以及塑能系略有不如,但是達到正式巫師,開啓基因限制之後他們便可以發揮出真正的實力,一躍成爲正式巫師中相對強悍的個體。

“我現在還不太想暴露自己完成陰影血脈實驗的事實進而引起將我當做血脈實驗素材的正式巫師的注意…”

站在原地靜靜思索,陷入短暫沉默的白遠緩緩的擡起頭,漆黑如墨的雙眼猛地盯住了遠處正逐漸從地上站立起身的扎裏淡淡的道:

“所以還是請你…死在這裏吧。”

話音落下的瞬間一道晦暗的光芒驟然間貫穿整個大廳筆直的射向靠在牆壁上的扎裏,被陰影魔力腐蝕的魔化長刀在空氣中中發出一陣急促的呼嘯直接將還沒有來得及說出話來的扎裏死死的釘在了牆上,再也動彈不得。

貫穿一切的力量和隨之而來的附着腐蝕性陰影魔力直接將扎裏體內殘存的生機摧毀,隨後一道如同浪潮般的陰影從地面上猛地一竄而出,將扎裏的屍體拖入了蠕動的地面之中,緩緩沉入瞭如同活物般的黑暗內部,可以見到扎裏的屍體在觸碰到蠕動陰影的瞬間就開始出現了被溶解消化的跡象。

“其餘的二級學徒應該已經死絕了,在周圍我沒有感受到其他任何陌生人的氣息,那麼應該就只剩下雅各布幾人了。”

輕彈手指將地面上蠕動的陰影重新喚回自己的腳下,白遠邁開腳步朝着一旁的大門位置走去,這座大廳的入口位置連通着之前他進來的裂隙而在另外一端的位置還存在着另外一個連通其他地方的出口,而這想必就是剛剛野獸人和一種魔物前來襲擊扎裏和失散學徒的通道。

“希望那隻智慧魔物能夠爲我消耗掉三級學徒所擁有的魔化物品,不然就太浪費時間了。”

砰!

由陰影覆蓋的手掌在空氣中狠狠一捏,就像是握住了什麼一樣的白遠眼底露出了濃濃的急迫感,智慧結晶這種能夠加速他自身對於世界規則解析和體系滲透的物品無論是誰阻擋在他的面前都要死!

……

雅各布和卡菲斯乃至於面色難堪,陰沉的另一位隱藏至今的黑袍學徒被團團包圍在大量的魔物羣之中,在他們遠處的一座高臺上坐落着一張完全由骸骨組成的座椅,宛如王座一般卻又彷彿是雜亂的堆砌,顯得有些不倫不類。

而此時就在這座不倫不類的座椅上正端坐着一隻身披厚重鎧甲的高大魔物,在魔物的兩側各站着一隻手持彎曲法杖的野祭祀。

之前的火球便是其中一位手持紅寶石魔杖的野祭祀釋放而出,吸引三人的注意力並將其最終引向了這裏。

卡菲斯站在雅各布的身側目光遙遙的看向遠處座椅上端坐的怪異魔物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神色,他微微扭頭看向一邊的雅各佈道:“雅各布,這裏看起來有些不對勁,那隻智慧魔物的進化方向很明顯和正常的有很大的不同…”

“我看到了,但是現在你認爲我們還有什麼辦法嗎?”雅各布手中的破損魔杖微微露出一絲冰冷湛藍的光澤,連帶着他的雙瞳也緩緩的逸散出點點的幽藍星光。

“它很可能不是簡單暴露了自己的行蹤而被傑諾斯家族探索遺蹟的斥候發現了蹤跡。”雅各布的目光從四周圍攏的魔物中越過看向不遠處堆積的骸骨殘骸臉上閃過一縷濃濃的忌憚。

“它應該是故意暴露自己的行蹤,爲的就是引誘我們這樣的巫師學徒前來!” 似乎是從遠處聆聽到了雅各布的話語,處於高處坐在白骨座椅上一直保持着端坐姿勢給予在場的衆人極大壓力的古怪魔物突然支起了一隻手掌撐起自己慘綠色的面孔發出了一陣陣怪異沙啞的笑聲。

“人類,你說的很對。看來哪怕是在你們的族羣之中你也算是充滿智慧的那一個。”這隻模樣古怪的魔物用指節凸起,佈滿鱗片的粗壯手指指向四周的屍骸堆淡淡的道。

“看到那些堆積成山的骸骨了嗎?他們都是爲了帕瑟大人的祭祀所做出的的終極奉獻,這也是一種必然的犧牲,因爲只有這樣纔會使得帕瑟大人成長爲這片區域中地下魔物聚落裏的最強者!”

在瘋狂的咆哮聲中,兩點猩紅的光點驟然從這隻怪異魔物的眼底盪漾射出,在昏暗的地下洞窟中好似點燃了兩盞碩大的燈籠正在熊熊的燃燒着暴虐的火焰。

自稱爲帕瑟的智慧魔物,在場諸多魔物的統領,領袖突然間從座椅上緩緩站起,高大近乎兩米的身軀舒展發出骨骼的爆響聲,“不要把帕瑟大人當做孱弱的掌握法術的低級生物,在我得到了你們所謂的煉體側巫師祕法之後我就知道,只有強壯的身體才能夠帶給帕瑟大人我摧毀一切的力量!”

煉體側巫師祕法?!!

驟然間聽到頭頂魔物傳來的憤怒咆哮,在場的三人臉上原本平靜,忌憚的表情統統呆滯,愣在了原地,似乎是完全沒有想到還能夠有這樣意外的收穫。

炙熱的眼神同時從三人的眼底流出,一種貪婪的情緒無可抑制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臉上代替他們原本的表情。

正式巫師獨有的祕法不管是隸屬於哪一個體系的都對巫師學徒有着極其深刻,重要的影響,甚至是已經晉升的正式巫師都可以憑藉此得到類似觸類旁通的效果。

正式巫師的祕法在大多數情況下對於學徒階段的學員們來說都是有着高屋建瓴一般的效果,絕對是比智慧結晶更加稀有的物品,一旦出現別說不可能被小小的巫師學徒們知曉消息,一下子就會被正式巫師們收攏收集走。

“原來是這樣的東西才導致了你體態,模樣出現瞭如此巨大的變化嗎?那麼看起來可能就連你的智慧也是因爲接觸到了這本祕法的緣故了。”

驟然間開口的雅各布面朝着魔物統領帕瑟的方向雙手之間無窮無盡的寒冰氣流涌動,呼嘯着憑空生成了大量陰冷冰寒的雪花四散飛灑,他死死的盯住前方智慧魔物所在的位置大聲疾喝道:

“諸位,卡菲斯,還有那位不知名的學徒朋友,想要憑藉我們中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解決這個已經修煉了部分正式巫師鍛體祕法的智慧魔物,我們只有聯手纔可以將這隻魔物斬殺,不然極有可能死的就是我們。”

雅各布頂着飄飛的飛雪看向智慧魔物所矗立的位置,一股強烈的威脅正不斷的警告着他讓雅各布迅速的離開此地,脫離對方的視線鎖定,但是如果不知道對方擁有祕法典籍也就罷了,現在他們這邊足足有兩位三級學徒,還有一名實力未知的神祕學徒,三人的力量完全可以試上一試奪取典籍來供給自身。

“…好。”

“沒有問題。”

轟轟轟!

在經過了簡單的思索之後,現場的其餘兩名學徒齊齊點了點頭然後毫不猶豫的悍然出手選擇清場防止多餘的魔物影響到最終的對決,噴薄而出的火焰和席捲的颶風在無邊飄雪的映襯下激盪飛舞向着四周沖刷而去將周圍匯聚的大量普通魔物一掃而空。

在三級學徒不再保留自身精神力兇悍出手的情況下這些魔物就好像是飛蛾撲火一般迅速的泯滅在魔力的潮流之中,被沖刷成了灰燼!

見到自己的下屬被巫師學徒們釋放的法術掃除剿滅,處於座椅之上緩緩起身的魔物首領——帕瑟非但沒有露出憤怒惱火的神色,反而神色詭祕的接過身邊兩位下屬遞過的一雙拳套,細緻而又緩慢的戴在了自己寬大粗糙的手掌上。

這雙外表古樸,殘破的手套在套上帕瑟的雙手之後就驟然收緊,變成了最適合的形態牢牢的固定在了帕瑟的雙手之上,指節舒展之間甚至可以隱約的聽到類似於齒輪撞擊,攪動的聲音從手套的內部傳來。

而當帕瑟完全適應了手中手套的佩戴狀態之後,原本矗立在它身側的兩名野祭祀也被三名學徒迅速的絞殺,將地上殘破的魔杖撿起置於手中,卡菲斯站在雅各布的身邊手持紅寶石法杖意氣風發的道:

“現在你以此爲憑藉的下屬已經全部被我們殺死,現在只是孤家寡人的你是終於想好了自己的遺言,準備好了自己最後的死法了嗎?!”

化作焦炭的骨灰飛揚在地下洞窟的溶洞遺蹟之中,在飄揚涌動的魔力之下散發出濃烈的焦糊臭氣,鼻翼抽動嗅着這古怪味道的帕瑟人性化的張開雙手猙獰冷酷的長笑道:

“都是受到正式巫師輻射和遺蹟作用催化出來的垃圾而已,死與活又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它面朝三位匯聚在一起的巫師學徒,高大的魔物身軀投下一片厚重陰沉的陰影,全身上下釋放出一股股讓人無法喘息的壓抑氣息。

“這種聚落,族羣憑藉帕瑟大人的能力想要多少便可以催生出多少來,但是一次性能夠引誘三名巫師學徒來到我的領地卻絕對不是常見的事情,爲此…”帕瑟粗壯的手指豎起比在嘴脣的位置,露出大嘴中猙獰的鋸齒。

“爲此,現在已經有些飢餓的帕瑟大人想要先吃掉一隻二腳羊填補一下肚子。”

轟!

爆炸般的氣流從原地猛地散開,將四周的骸骨乃至於座椅都完全摧毀,四散的骨渣炸裂向四面八法四濺飛射宛如一道道暗器飆射,而帕瑟的高大身影也猛地從原地消失,瞬間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爆散的氣流橫推而至,洶涌激盪着朝着三名巫師學徒所在的方向衝擊而來,雅各布見到這絲毫不遜色於煉體巫師出手時的手段不由得面色大變的高喊道:

“迅速出手,它已經通過自身種族的軀體將鍛體祕法修煉到了即將突破正式巫師的地步,遠遠不是我一個人的法術可以抵擋的!”

袖袍甩動之間,雅各布在此緊急關頭終於顯露出了自己一直隱藏着的魔化物品——寒霜手杖,這隻通體幽藍色的殘破手杖被他高舉在自己的胸前綻放出前所未有的璀璨光輝,在魔化物品的最上方宛如海洋一般深邃的幽藍寶石在暴烈魔力的急速涌動下迅速激發,催動,發出了無可抑制的咔吱異響,彷彿整隻魔杖在下一刻就即將爆炸碎裂開來。

此時迅猛撲襲的帕瑟高大的魔影已經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激盪的拳風席捲刮擦在衆人外露的皮膚上都隱約感覺到輕微的刺痛,而帕瑟此時右拳直指的方向正是在這個隊伍中最爲突出的雅各布,它竟然是毫不顧忌強強碰撞帶來的反噬效果,赫然要在最強的一點將這些巫師學徒統統打死,吃掉,最後化作自己晉升高級魔物的養料。

面對這樣兇悍的襲擊,一直低頭沉默,站在雅各布另一側的黑袍學徒兜帽翻滾露出內部的一縷漆黑的秀髮,精緻蒼白的面容在黑暗中流動着彷彿白玉似的光澤。

嗤嗤嗤!

在雅各布手中的魔力還沒有達到最巔峯的時候,帕瑟兇猛的直拳已經宛如一把鋼槍裹挾着呼嘯嘶嚎的氣流尖嘯衝向了雅各布的面門,但是也正是在這個瞬間黑袍學徒瑪姬終於暴露出了自己真正的實力,屬於三級學徒的頂級手段!

無形的颶風在瑪姬的意志操縱下激盪席捲,衝散了拳勁所裹挾的大量氣流,一陣撕裂虛空的波紋驟然出現在了帕瑟直拳最後的落點的位置的正前方,牢牢的阻擋住了帕瑟這一次兇悍的襲擊,恐怖鋒銳的風刃在空氣中切割飛射,後發先至一般瞬間越過了雅各布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的身軀,直指帕瑟的周身上下各個要害。

在黑暗中瑪姬的手指彷彿彈奏鋼琴一般急速的飛舞抖動,無形的精神力絲線在她的控制下纏繞在飛射的風刃上進行着局部的微操,淡青色的鋒銳勁氣在暴露在空氣中的瞬間就散發出無比濃重的寒氣,彷彿神兵利刃已經狠狠的撞在了帕瑟外露的雙臂,雙腿上,爆發出一股股碧綠色的炙熱血花。

瑪姬的眼神冰冷,淡漠,彷彿是擁有一種足以冷凍人心的力量,操縱風刃的她此時就好像是掌控颶風的超人,暴虐的氣流一重重的沖刷在帕瑟的身軀上,直接將它撞擊的向後暴退出去,再也無力保持住挺身進擊的兇猛態勢。

“幹得好!”

見到驟然爆發的瑪姬阻擋住了帕瑟的突然襲擊,卡菲斯發出一聲讚賞的爆喝,他全身炙熱的火元素魔力匯聚於自己的手掌前段,一顆正在迅速壓縮,旋轉的火球在即將爆裂爆發的一瞬間被卡菲斯的手掌堅定的向前推出,臉盆大小仍舊在不斷膨脹的火球伴隨着炙熱的氣浪狠狠的撞擊在了四周激盪席捲的颶風之中。

風借火勢,火借風勢,席捲的火龍捲的中心位置正是被囚禁束縛到暫時無法動彈的帕瑟,帕瑟高大的魔物軀體上的表皮被炙熱的火焰舔舐灼燒的一片焦黑,在空氣中散發瀰漫出一股令人作嘔的熟肉的氣息,而四周的颶風仍然在迅速的切割着它引以爲豪的肉體,彷彿不把帕瑟凌遲處死決不罷休一樣!

在兩名三階巫師學徒學徒的合力之下,帕瑟彷彿已經陷入了無法動彈的絕境之中。

然後,此時雅各布凝聚了足足有五秒鐘的強悍法術也終於成型暴露在了空氣之中,方圓數十米的溫度隨着法術的驟然成型猛地就被吸收下降了一截,三人呼出的氣流在這一刻彷彿都變成了霧化的白霧飄散。

一柄足有兩米長的冰晶長矛驟然間出現在了雅各布的手掌上方懸浮抖動,在冰矛尖端無數冰凌組合旋轉,刺骨的冰刺層層疊疊的浮現在冰矛的正前方散發出無比陰冷的劇烈寒氣,其上覆蓋的幽藍光澤無一不說明了冰矛內部的陰毒寒毒的可怖之處。

這也是雅各布賴以稱雄的最強手段——冰晶毒矛!

冰屬性與毒液混合的恐怖法術!

轟!

激發而出的冰矛在颶風之中就好像魚兒在水裏遊動一般迅速遊走,在瑪姬和卡菲斯故意留出的細小間隙的放任,操縱之下無論是颶風還是火焰都沒有給冰晶毒矛的突進造成任何的阻礙。

甚至在三人彷彿心有靈犀的配合之下這些摩擦鼓盪的颶風火花還宛如推進器一般使得冰晶毒矛向前突刺的速度更加快速,兇猛,暴烈的冰晶毒矛在風與火的交融之下宛如一點幽藍的寒芒瞬息而至。

在三人的第一次的合作配合之下,儘管還顯得極其的生疏和不適應,但是此時雅各布的壓箱底法術冰晶毒矛無疑也發揮出了自創立法術模型之後有史以來的最強效果,這絕對是一加一大於二的恐怖加成!

這道法術的激發就好像是武道家一拳揮出精氣神三者前所未有的合而爲一,緊密結合一樣,此時風,火,冰霜三種元素的力量交織融合也爆發出了一種常人難以意料的泯滅之力,驟然間就撕裂了空氣出現在了帕瑟的面前。

“好,很好!”

見到這恐怖絕倫的法術襲擊,帕瑟的眼底精光閃爍,終於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它面朝三人在颶風火龍捲的籠罩之下嘴角扯出一抹難看至極的微笑。

“只有這樣的攻勢才能夠催發出我《元祖基因祕源法》的真正實力啊!!”

吼吼!

發出兇悍怒吼的帕瑟面對着聲勢驚人的冰晶毒矛非但沒有後退半步,反而擡起雙手向自己的胸口狠狠一壓用手臂朝着鋒銳至極的矛尖砸了過去! 帕瑟屹立於風火熔爐之間全身氣血鼓脹激盪不休,體內由於元祖基因開發祕法所開發的部分異化基因瞬間在血管之中奔騰涌動,爆發出遠超常人的兇悍爆發力與恐怖力量。

它全身上下漆黑虯結的經絡彷彿扭曲的莽龍沿着帕瑟手掌往上的位置盤桓纏繞,騰飛躍動,氣流呼嘯之間化作暗紅色的血氣劇烈咆哮着轟鳴而出,炸裂出一團血龍奔騰般的血霧向前一衝而出,狠狠的撞在了冰晶毒矛的最尖端位置!

在場之中就算是對雅各布最不瞭解的瑪姬在看到了冰晶毒矛與風火兩元素混合交融之後的力量都在內心深處絕對完全無法阻擋,只能通過躲閃,閃避的保命祕法勉強避開其精神鎖定的軀體要害,做到棄卒保車的目的。

甚至那在冰矛尖端詭異閃動的泯滅力量讓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心神顫抖,彷彿見到了什麼極度令人驚恐的力量。

所以當三人見到帕瑟竟然想要通過那僅僅成就一小半的正式巫師祕術來抵擋雅各布引以爲豪的絕殺的瞬間,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疑不定,甚至驚喜的神色,似乎就連他們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的勝利會來的這麼簡單。

儘管如此,心中仍然保持謹慎的雅各布雙手之間陰冷的冰霜魔力如同極地冰川中凌冽的寒風一般呼嘯奔騰,無數的冰棱結晶已經瞬間從空氣中凝聚出來遙遙對準了帕瑟站立的位置浮動着發出急速的震顫,隨後在雅各布的指揮下所有的冰晶驟然向前飛射刺向了正前方,達成最後的一層保險。

炸裂暴動的魔力使得冰晶魔杖的前段寶石都出現一絲隱約的裂紋,但是在這個瞬間雅各布的內心深處已經充滿了絕對的自信,沒有人能夠在這樣雙重的襲擊之下得以保全,點與面的雙重攻擊再加上卡菲斯和瑪姬的傾力配合,他有自信就算是修煉正式巫師祕術有成的智慧魔物自己等人也能夠耗費一小部分的代價將其擊殺!

潛藏在冰晶與毒矛之中隱藏的陰毒寒毒是對煉體巫師側的學徒最佳的攻擊手段,極寒的寒毒會對他們的身體造成難以逆轉的損傷,甚至直接摧毀對手的內臟器官,使得敵人直接器官衰竭而死去,瀰漫的寒氣會凝固住敵人的精神力凝聚速度,使得對手的移動能力和出手速度獲得足足三成以上的削減,這對任何一位以肉體作爲攻擊手段的對手來說都是極其致命的。

雅各布的嘴角翹起一抹自信的笑容,他彷彿已經看到了下一刻帕瑟胸口貫穿,雙臂折斷,全身綻放出宛如冰晶雪蓮綻放的悽美血霧,這種殘忍而美麗異常的景緻也是雅各布選擇冰屬性法術作爲自己主要攻擊手段的原因之一。

轟!

冰晶毒矛的尖端和帕瑟被古樸拳套完全包裹的手掌猛然間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宛如炸藥爆炸一樣的恐怖震動和轟鳴,,泯滅之力驟然爆發之下將帕瑟手掌前端的手套都完全吞沒,吞噬,化作了一團無形的虛無。

整座遺蹟的牆壁和天花板都在這股劇烈的震盪下顫抖起來,無邊的塵埃紛紛揚揚的灑落飛散,瀰漫在整座大廳之中。

但是在三人難以置信的視線裏,整隻冰晶毒矛在接下來的拳掌的撞擊下就好像脆弱的玻璃一般一寸寸的粉碎,折斷,無數龜裂的紋路出現在了冰晶毒矛的矛身上爆發出令人咋舌的碎裂炸響隨後整隻冰晶毒矛便在巨力的捶打下轟然粉碎爆散成一團幽藍色的冰霧盤旋飛舞。

失去了手套的帕瑟同時也不再受到泯滅之力的威脅,一下子就將雅各布蓄謀已久的攻擊一下打得粉碎斷裂!

雅各布見此情景猛然間發出一聲爆喝,全身的魔力全部涌出體外,整個人的臉色瞬間蒼白下來,彌散在空氣中的無數幽藍色冰霧瞬間就像是在一隻無形的大手的推動下朝前迅速移動推進,就算是不遠處的颶風以及近處的氣流都完全無法阻擋其前進的步伐。

粉碎的冰晶毒霧在空氣中伴隨着震盪化作璀璨的晶體碎片飛濺四射,它們在雅各布爆發的精神力颶風的卷蕩吹拂之下驟然朝着帕瑟的方向捲去,充滿恐怖寒毒的冰晶碎片在下一刻就要將帕瑟全身上下都要完全籠罩在內部使其受到無窮無盡的陰毒折磨。

“你的法術在最強的一點被我折斷的那一瞬間,你們的失敗就已經成爲了定局!”

帕瑟見到飄散而來的幽藍色冰霧發出了一聲猙獰冷酷的狂笑,就好像是在嘲笑着眼前幾位還在苦苦掙扎的兩腳羊無謂的浪費時間一樣。

它青筋纏繞的漆黑手臂驟然收攏回縮,兩隻食指互相觸碰形成了一個殘缺的三角形,好似金字塔一般的詭異形狀,帕瑟注視着前方站立的三名巫師學徒,在颶風的切割與火焰的灼燒,還有近在咫尺的寒冰的三重威脅之下不屑的冷笑道:

“你們既然只能夠爆發出如此的實力,那還是化作帕瑟大人我肚子的食物,成爲我成長的養料吧。”

三角形金字塔中伴隨着帕瑟的話語驟然爆發出一團明滅不定的微弱光點,就彷彿是位於遙遠星空彼岸的一點微弱光芒被投射到了大地之上一樣,充滿了殘缺,虛弱的味道。

但是哪怕是這一點點微弱的光屑,都在下一刻爆發出前所未有的能量暴動!

“現在就在元祖基因的終極力量之下顫抖吧,食物們!!”

帕瑟所凝聚的三角形手勢是《元祖基因祕源法》之中除了凝聚元祖源力之外最基礎的攻擊手勢,但是僅僅只是這個簡單的手勢也必須要正式巫師階級的完全開發出基因限制的煉體巫師才能夠完全爆發出其真正的威力,現在帕瑟作爲中階頂峯的魔物僅僅只能夠發揮出這個手勢十分之一的力量。

但就算是正式巫師的十分之一力量也不是幾個三階巫師學徒可以憑藉自身的實力所阻擋的! 正前方爆散的幽藍冰霧宛如長鯨吸水一般的被吸收進了帕瑟三角形的手勢之中,完全沒有對帕瑟造成應有的影響,劇烈的寒毒迅速的進入了元祖基因的內部在一種奇異力量的轉化之下變成了一陣由氣血組成的強大力量。

附近的空氣在劇烈的震顫下像是水面的漣漪一樣被巨大的力量震盪,粉碎,一道無形的裂紋瞬間從帕瑟三角形手勢中心源點的位置飛射而出,宛如一道貫穿虛空的雷霆蔓延炸裂朝着雅各布三人所在的位置突襲了過去。

轟!

近似於正式巫師的力量被一隻中階魔物以詭祕的手段再現的一瞬間就讓雅各布,卡菲斯與瑪姬三人的臉色大變,三名巫師學徒再也沒有了之前欣喜淡定的姿態反而像是落荒而逃的敗犬一般迅速的逃竄了出去。

生死之間的極端危機瞬間就席捲上了雅各布的內心,雅各布在心思電轉之間猛地將腦海中殘留的精神力的一部分投入灌注進了手中的魔化物品之中,在寒霜手杖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光芒的一剎那,雅各布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魔化物品投入了眼前急速移動的無形雷霆之中以作抵擋。

也正是這樣的果斷讓雅各布有那麼點滴的機會暫時迅速的逃出了無形雷霆的精神鎖定使得無形的雷霆力量首先指向了其餘兩人,散射的雷霆在分出了三道大小不一的分散枝丫之後其中一道粗大的裂紋首先就狠狠的撞在了寒霜手杖的寶石頂部,爆發出一團陰冷刺骨,極端寒冷的湛藍氣團。

這隻被雅各布當做趁手武器的魔化物品竟然連一瞬間的阻擋都做不到就被暴烈的力量粉碎成了碎片,煙幕!

轟轟轟!

接二連三的爆炸聲從原地傳出,即將化身火焰轉瞬即逝的卡菲斯還沒殘留大半沒有來得及變換的軀體猛然間就被分裂的無形雷霆擊中,他沒有一絲反抗能力的爆散成一團血色的花朵驟然綻放在半空之中沒有留下一點殘骸,完整的軀體瞬間炸裂開來瀰漫出無數血色的氣息。

“不…不!!!”

就在卡菲斯身側的瑪姬面對着迎面而來的粉碎雷霆,她全身黑袍鼓盪,無數的氣流彷彿瞬間就從她的身軀內部涌出爆發出一團令人雙眼都無法睜開的劇烈氣團,沖刷激盪。

一面表面鐫刻着一隻青色鐮刀的小巧盾牌在眨眼間的功夫出現在了瑪姬的身前,彷彿是想要通過這件魔化物品阻擋住無形雷霆暴虐恐怖的威力。

但是在瑪姬驚恐,慌亂的神色之下,無可抑制的雷霆一擊還是在下一瞬間狠狠的撞在了盾牌的正面。

砰!

盾牌表面青色的鐮刀在受到外力激發的瞬間就爆發出一層淡淡的無形氣團,彷彿有一隻巨大的淡青色鐮刀在虛空中揮舞發出刺耳的尖嘯一般就要將眼前炸裂的雷霆一下斬斷。

然而這種攻擊根本沒有起到任何作用,或者說連肉眼可見的阻擋都無法得見,炸裂的雷霆在一瞬間就粉碎了屹立在盾牌正面的青色鐮刀,直接將不知名物質鑄造的金屬盾牌貫穿出一個拳頭大小的裂口空洞,排山倒海的粉碎巨力瞬間就將瑪姬的擡起支撐在盾牌之後的雙臂折斷粉碎,然後狠狠的劈在了她的胸膛之上。

如果雅各布現在能夠回頭甚至可以清晰的見到僅僅只是一瞬間的功夫瑪姬在黑袍之下隱隱聳起的胸口在慢動作之下逐漸塌陷,向內崩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